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二百六十九章 试弓

    “黑诃,醒来!”殊天厉声发出警醒,他那轰隆的话音狠狠的冲击着黑诃的心神,令黑诃心神剧震,眼神回复清明。

    可是,殊天的警醒,又怎快得过净长幽的黄泉之花?黑诃清醒过来的时候,黄泉之花距他已不足一尺的范围。

    在黑诃那骇然的神色中,黄泉之花轰然爆发,毁灭性的力量将黑诃的魂身冲击得四分五裂。恰好在这时,云辰射出的血骨箭也到了,带着红黑光芒,狠辣异常的穿透黑诃的本源。

    连遭重创,黑诃生还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只是他的气息尚未断绝,净长幽冷笑着又补上一掌,将黑诃已经碎裂的本源彻底的炼化了。

    又一位古祖身殒,这种层次的强者身融天地,一举一动莫不影响着一方天地,黑诃古祖的死,使天地间蒙上一层浓厚的悲意。

    “黑诃!”正出手为另一古祖稳固魂身的摩曼将黑诃身死的一幕看在眼内,直看得目眦欲裂。

    太好了!远处的蛮菩恨不得拍手叫快,又一位古祖身死,净长幽他们的胜算更大了。

    “走,速退!现在我们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殊天深深看了眼云辰和净长幽,向摩曼和另一古祖传音。随着两位古祖的身死,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跟净长幽的差距,这时他已经没了斗志。

    “面对两个异端,我们就这么退缩了……族中其他人会怎么看待咱们?”摩曼严声回应,“黑诃和隆丹,两位古祖的死,使我们蒙羞,此战不能停!让赶往第三魂界的其余古祖赶回支援咱们吧。已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一定要除去净长幽!”

    殊天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净长幽已经攻了过来,如临深渊的危险感觉令他不得不集中精神应对。

    云辰再一次将血骨箭搭上杀戳之弓,阴阳生死劫的力量凝聚在这一箭上,使得血骨箭散发出暴戾而嗜血的气息。这种气息使殊天等人动容,云辰虽然要比他们低上一个境界,掌握着的力量已经实实在在的威胁到他们这些存在了。

    “摩曼,先解决他!”殊天苦战净长幽,不忘回头朝摩曼喊了一声。云辰在旁虎视耽耽,那一箭不知什么时候会射出,很大程度上妨碍了他跟净长幽的对决。

    摩曼早就惦上云辰了,从云辰在封印之地几乎要损坏他的法宝那刻起,他已决定不许云辰有机会踏出主魂界。

    “小畜生,受死吧!”摩曼向着云辰的方向伸手一罩,天地间有一股势开始覆盖着云辰,层层叠叠的重力加诸云辰身上。

    云辰一声绽喝,狂猛的劲力轰然爆发,碾碎了空间,也破去了摩曼施于他身上的重力。

    “古祖又如何?今日屠你!”云辰换了个角度,已经搭上弓弦的血骨箭对着几乎已经掠到跟前的摩曼放了出去。

    “屠我?狂妄!别以为仗着一件法宝就能弥补你我境界的差别!”摩曼带着令人窒息的威压扫向云辰,出招间连空间都震得现出密麻的裂缝。

    面对来势汹汹的摩曼,云辰没有闪劈,直接抡着杀戳之弓砸过去。

    “你个疯子!”摩曼骂了声,止定身形,隔空一掌朝云辰拍去。没办法,再继续上前的话,固然能够一击打垮云辰,肯定也要挨上云辰手上的杀戳之弓砸上一记。云辰手上这套法宝可是大凶之物,若是被它伤到本源,那可就有得麻烦了。

    摩曼隔空的一掌正拍在云辰砸下的杀戳之弓上,当即震得杀戳之弓从云辰手上脱手掉下,而云辰也向后倒飞出去。

    “哼,差了一个境界,你也就仗着偷袭稍能有点作为了罢,正面对抗,你非我一合之敌!”摩曼讥讽的看了眼倒飞出去的云辰,视线很快被从云辰手上掉落到不远处的杀戳之弓那边,他的眼神中泛出贪婪的光芒。杀戳之弓的威力他已经见识过,比他原本所用的法宝好得太多了。

    这件宝贝是我的了!超越古祖器的圣器啊……杀伤力不在殊天得到的那双眼珠之下,利用得好了,绝对是无上杀器!摩曼的心思异常活络,一手将杀戳之弓摄了过来。

    他接触到杀戳之弓的瞬间就被那种冰冷的杀伐感和血腥气息所惊,恍惚间,他见到了一尊伤痕累累的人影正在射杀诸天神魔的一幕。那尊人影搭箭、拉弓、狂射,不停的重复着整个过程,将一个个强大的神魔射得形神俱灭。那尊人影散发出来的滔天威压,压崩了星空,令人心折。

    很快,摩曼回过神来,爱不释手的打量着眼前的杀戳之弓。他知道刚才自己所见的一切并非幻想,而是这具杀戳之弓所承载的一段真实往事。

    “果然是圣器啊……可惜,损伤得未免太严重了些,很难重现往日的风采了。”摩曼喟然长叹,这么强大的法宝,如果有所损伤,想要修复,难度太大了,即使是身为古祖的他,也没这个信心能够修复这具杀戳之弓。

    突然之间,摩曼有个想法,想要试试杀戳之弓的威力。这把弓在净长幽手上,发出三箭能够逼得五位古祖手忙脚乱,并最终射杀了一人。如此凶器,在他手上又能发挥出几分威能呢?

    虽然还没有从云辰的手上取得血骨箭,摩曼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一试血骨箭的威力。没有箭对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杀戳之弓向着净长幽,扣着弓弦虚虚的一拉,一根虚化的箭开始凝实,向着净长幽射去。

    这一箭完全是虚化的,虽然比不了原先净长幽射出那三箭的威势,在水准上,它爆发出来的威力至少要比从云辰以血骨箭所呈现的威能强上了好几倍。

    云辰以这把弓射出的箭,能够威胁到古祖层次的强者。在摩曼手上,再爆发出强数倍的威能,那种杀伤力无疑更为强悍了。

    箭啸声破空,一束流光向贯射而去,速度异常惊人,眨眼射到净长幽的身后。

    净长幽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了似的,一手横击殊天,一手随意甩向后方一抓,正抓在那枝虚化的光箭上。

    嗤!

    强劲的冲击力,绞碎了净长幽的手掌,那种冲势更是逼得净长幽的身形往前方送去。

    刚被净长幽逼退的殊天眼目光中爆发出一股惊喜之色,眼前一幕于他而言,正是个好机会。他紧紧把握着战机,如电般急掠向正被光箭的冲击力带动着身形的净长幽,中途,他化出的一只巨手以比他的移动更快的速度向净长幽击去。

    摩曼见一击有效,顿时狞笑着连续紧追着净长幽轰出几箭。

    “封!”魂身已经彻底稳固下来的那位古祖自然不会错失这种机会,截在净长幽的前方,以法器封住净长幽前方的空间。

    被光箭的惯势冲带着往前方掠去的净长幽撞在那方被封住的空间上,身形猛的滞停下来,而后方,是殊天拍过来轰轰碾碎着空间的大手,还有摩曼接连射出的几箭。一下子间,他陷入了前后夹击的困境。

    形势看似危险,净长幽仍能镇定自若,新催生出来的手掌先是把那道几乎要射入他魂身中的光箭揉灭,又是一朵黄泉之花迎向殊天拍来的大手掌,跟着,一手往前扣去,被封住的空间如布帛般被他撕开。

    长啸声从净长幽的嘴中发出,音波一道的攻击,也是他所擅长的,这一声啸声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的声线往周边荡开。

    摩曼射出的光箭迎上扩散过来的声线,被声线这么一荡,几道光箭连攻击方向都发生了偏离,好巧不巧的往以法器定住空间的那位古祖继续射去。

    黄泉之花爆发,殊天打出的大手掌轰然消散,而黄泉之花爆发出的力量继续向殊天轰去。

    “大苍之手!”殊天双掌往前印出,这双掌的力量宛若无处不在,散发着一种可怕的势,似乎整片天空之下,都处于他的攻击之内。

    轰!

    大苍之手对上黄泉之花那似乎毁灭一切的力量,爆发出的动静绝对不小,数万里的山川大岳都在这种碰撞中夷平了,成为一片满目疮痍的战场遗迹。

    净长幽这时已经锁定了那名正在化解误击过去的光箭的古祖,他并没有对殊天进行乘胜追击。殊天和摩曼都在同一个方向,他要是追击殊天,摩曼能够在第一时间和殊天汇合。以一敌二,然后陷入缠斗,那里有比解决单个古祖来得轻松?

    危险!那古祖心中警兆顿起,强行炼化几根光箭后,马上退出一段距离,想要绕过去跟殊天两人汇合。净长幽的修为战力太高,任何一位古祖对上他都是件很凶险的事情,只有联合所有人的力量,才能够对抗得了他。

    “嘿嘿,好机会!”蛰伏已久的蛮菩眸中现出一抹厉色,他小心翼翼的隐匿在这方战场上,不就是在等一个一击必杀的好机会吗?现在机会来了。

    “天魔乱魂诀!”蛮菩展出自己最为得意的绝学,从后方暴起,攻向那名古祖。

    “蛮菩,你个叛徒!”摩曼心神一惊,看出那名古祖的处境极为不妙,正面有净长幽,后方有突然现身偷袭的蛮菩。而他和殊天跟那古祖隔着一段距离,绝对快不过净长幽和作为有心人的蛮菩,明显是施救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那古祖能在两人的夹击下支撑得住,撑到他跟殊天过去支援。

    蛮菩瞅了那久久,等这个机会等得不容易,一出手自然是尽了全力的。天魔乱魂诀,最是能扰乱对手的心神,而那古祖这时也正好格外的紧张,一下子就着了道。

    蛮菩已非古祖,他施放的天魔乱魂诀的威力远非昔日可比,那位古祖虽一时间着了道,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净长幽早就乘着那短暂的时间冲杀到他的面前,捧托着一朵黄泉之花的手正往他的头部压下。

    我命休矣……这是这名古祖最后的念头。

    轰的一声中,黄泉之花猛的爆发进来,毁灭性的力量崩灭了古祖的魂身,将他的本源彻底的磨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