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十三章 乱起

    第十三章乱起

    “管他是谁,反正不会是朋友!”云辰收回视线,全神开始调息。

    他说的话倒是个事实,在圣穹中,很难想得出他有哪个修士朋友,昔年追杀他,要夺宝物的人倒是一大堆。

    耗了小半天的时间,云辰终于化尽体内莲花丹残留的药力。在他试图重聚玄元之力时,发现已经萎缩了的那些窍穴根本无法储存得了玄元之力,任他如何花大力气,始终聚不起多少玄元之力。

    “呵,逍遥境的修为,直接被打落到法天境!”这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并没有让云辰受到多大的打击,他不止玄元之力一种力量可以动用,还有印记异力和死亡之力。

    死亡之力虽然还薄弱,它的特性却使它能造成的威胁远超玄元之力。印记异力更不用说,都不用去修炼就能源源不绝。

    说起来,云辰本身的实力虽要大打折扣,展用各种手段出来也不会比原先弱上太多。

    “云天宇……”云辰绕了一大个圈,回到云府遗址边上,那栋小屋早已人去楼空。

    “呵呵……”云辰悲愤一笑,转头看向云府那片废墟,“爷爷,看看你的这个好孙子!他怎做得出这种事?这笔账,我又该怎样跟他清算?”

    云天宇这边已经人去楼空,云辰只得悻悻的掉头离去。其实他这趟到来,也没有想好要怎么对云天宇,虽然恼恨对方对自己的出卖,毕竟是云家人,这个家现在就只剩这么几人了,难不成还能下狠手打杀了云天宇不成?

    云辰如普通行人一般,出了云城,来到苟世遗藏身的林子里,一声低沉的叫唤,苟世遗慢慢的迎了过来。

    “你的脸色不对劲,怎么了?”苟世遗一眼注意到云辰没半点血色的脸,不禁有点担心。

    “别提了。”云辰摇摇头,来到这里他才放下一颗心来。

    别看他现在除了脸色苍白点其余与常人无异,莲花丹药性霸烈,短时间化尽他的玄元之力不说,对他体内造成的损伤其实也很严重。

    这也使云辰第一次意识到本源之力并非万能,连本源之力这回都被莲花丹的药力化去了部分。云辰想要利用本源之力治愈体内莲花丹留下的伤患,却难有效果。这也是云辰小心翼翼避人视线离开云城的主要原因。

    “云少爷,你是去与人对敌了吗?现在的你都不比当年的主人弱了,是谁能伤你这么重?”苟世遗直觉认为云辰肯定是与人对敌才会造成现在的状况。

    “被人暗算了,如果是正面对敌那还好点!”静下心来,云辰发现体内的伤势超乎自己意料的严重。玄元之力被化去,云辰自恃还有印记异力、死亡之力可用,事实却是他体内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允许动用过强的力量。换而言之,他原本就要打个折扣的实力,在此还得大打一个折扣。

    “云少爷,可有小老儿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吩咐。”

    云辰点头,道:“我体内的伤势较重,需要时间好好的调理一下,你就帮我好好的注意一下四周的动静吧,如果察觉到不对劲,马上唤醒我。”

    “云少放心,这点,小老儿自认还是能够做得到的。”苟世遗慢悠悠的走到一个地势较高的位置,时不时打量一下四周。

    云辰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双目,开始调息,压制体内的创伤。

    外界这时已经闹翻了天,玉阙神教的人手突然向圣阳宗几处据点发起突袭。猝不及防的圣阳宗被打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几个据点接连被挑翻。

    接着,败退的圣阳宗诸人在另一位强力人物的带领下展开反击,双方斗得个旗鼓相当的时候,另一条大鳄屠妖会也开始介入其中。

    没有不透风的墙,圣阳宗和玉阙神教的事渐渐闹大,一些消息也开始传了出去。据说两方势力突然反目的原因是因为当年的云辰回来了,为玉阙神教的秦素所擒,后又被圣阳宗的韩朝阳施计截走,造成现在两强相斗的结果。

    屠妖会的一些人因为苟世遗的失踪而猜测可能有当年的人回来了,他们正暗自留心着近段时间的动静,一听到云辰的消息,自然是赶了过来。

    屠妖会原本只算是个小打小闹的小势力,在几经易主后,它身后站着的是一尊谁也不能忽视的庞然大物,丝毫不弱于圣阳宗和玉阙神教,他们自然有这个底气介入其中。

    他们直接找上玉阙神教在圣穹的最高层,言称云辰昔日曾斩杀他们屠妖会一位长老,要玉阙神教交出人,他们要云辰血债血偿。

    玉阙神教在这里最强的是一位姓铁的大修士,听到屠妖会来人的话后大发雷霆。秦素擒下云辰的消息,他也是等到玉阙神教的人和圣阳宗开战后才得知。屠妖会的人却找上他施压,这算个什么事儿?

    “你们爱怎样便怎样,我不管了!”玉阙神教的大修士直接撒手不管,他名义上是玉阙神教在圣穹的领导人,对秦素却是没有什么办法。

    秦素身份特殊,这人又在圣穹沉睡了上万年,上万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修为虽无精进,他昔日的师兄弟和徒弟们早已成长为玉阙神教中的顶梁柱,一个个都是玉阙神教核心圈子层的人物。

    姓铁的大修士修为上能够力压秦素,名义上统率圣穹事务,实际上地位却比不得秦素,在玉阙神教中的资历也比不得秦素。秦素不遵他的指令,他只得捏着鼻子忍了,现在秦素一声不吭的给他招来这么一堆麻烦,他实在忍不住发作了。

    玉阙神教在圣穹就姓铁的那一位大修士,他撒手不管,圣阳宗的人气焰越盛,反平掉了玉阙神教的据点,迫得秦素开始逃亡。

    玉阙神教和圣阳宗的打斗,以圣阳宗胜出告终,然尔,这才是个开始,外边各个势力早已闻风而动。

    刚开始时,不少势力都坚信云辰肯定是落在玉阙神教的手上,可玉阙神教的据点都被挑了,秦素等人狼狈万分的逃窜,哪见到云辰这人?不少人开始相信另一个版本的传闻,云辰虽被秦素擒下,其实已被圣阳宗的人施计截走了。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圣阳宗,迫得圣穹圣阳宗的人不得不向外界圣阳宗的大本营发出求援。

    一日之间,圣阳宗空降来五位大修士,这才震得住一些蠢蠢欲动的人,不过,这也仅仅是暂时性的事情。

    要知道云辰身怀的神宫至宝,可是引发万年前百族大战的宝物,连神灵都陨落多位。连神灵都忍不住插手其中的事情,又岂是区区几个大修士能够震得住的?

    云辰归来圣穹的消息,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在圣穹外传开,一时间,多方势力的强者跨域而来,齐聚圣穹。

    某处,山腹内,库斯巴面前跪着老老少少十来人。

    十来人皆头顶一双大犄角。

    “我已经证实,你们确实拥有我族血统,放心吧,以后,我会为你们作主!”库斯巴缓声说道,面前这十多位,虽然血脉不纯,但又确实能算是他们牛头一族的族人。

    “库斯巴大人啊,你不知道我们这些年的艰辛。外边那些人族修士唤我等作牛妖不说,又因为我们这一双犄角质地坚硬,经常有族人被他们杀而取角……人族势大,我们修为不高,轻易不敢现身,多年来都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你的到来,就是我们的救星,恳求大人率我等回归本族,再不受外人欺凌。”

    库斯巴不禁苦笑,道:“我现在都不知路在何方,如何能领尔等归去?你们最高的修为也不过法天境,传承早失,难怪要受人欺凌。这样吧,这是本族最多人修行的一部功法,大力牛王经,我传予尔等,你们须好生修炼,资质出众者,两百年内,或入逍遥。”

    库斯巴一指点出,牛头一族一部传承多年的功法传入面前十来个牛头人的脑中。

    “多谢大人赐法!”十多个牛头人惊喜道谢。

    “都是一族人,就无须客气了。外边现在正值大乱,这段时间你们就不要外出了,好生在这里修炼便是。”库斯巴一阵感慨,在云城外他匆匆和云辰分开,就是因为察觉到牛头一族的气息。他一路追寻过来,吊在一名外出的牛头人身后,来到这里,几番验证,他才确定这里的这些牛头人体内确实流淌着他牛头一族的血脉。

    而此间的牛头人见到突然崩出这么一个强大的族人,自然是喜出望外,一个个开始诉苦,个个说得无尽辛酸……

    库斯巴狠狠的晃了晃脑袋,辞别一众热情的族人,离开此地。

    外边的动静,他都看在眼内,云辰一个人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一个逍遥境的修士,竟引得那么多强者为之疯狂。

    “那家伙好像好像从来闲不住,在灵明界是这样,想要他命的大有人在。进入神岚秘境后,因为玄磁宝石又几乎引得所有人加入追捕他的行列。进入幽离之境后,又引得神庙、蛮族的人一同对他围追堵杀……现在回到他的故乡,才多少天?也没见他作什么孽,就有那么多人想要把他挖出来,呵呵,真不知他现在怎样了。”

    库斯巴并不相信外边云辰被人擒下的传闻,云辰的手段他很清楚,拼起命来,就是大修士也未必奈何得了他,又有五角龙弓这种大杀器在手,会被一个通神境的修士擒下?

    还有一件事,库斯巴在离开时曾教云辰一句偈语,可以召唤他。云辰若有危险,会不念出那句偈语?所以,库斯巴是绝不相信云辰会被擒下的。

    “到底该去哪找那小子?一个多月了,都没有听到有关他行踪的消息……”库斯巴行走着,有些苦恼的琢磨云辰会在什么地方。他对圣穹不熟,也不太清楚云辰的往事,想要猜出云辰可能在的地方,难度可不小……

    正当库斯巴克思乱想时,一道银白的影子窜了过来。

    “哈哈,刺头,你在这里!”库斯巴一眼认出了刺头,不禁一喜,刺头在这里,云辰的行踪就不用烦了。

    刺头叼着库斯巴的衣袖一扯,示意库斯巴随它而去。

    说起来,云辰在云天宇家前让刺头寻打库斯巴去救他,距今已过了一个多月。刺头一直朝着当日库斯巴离开的方向寻觅,周周折折,用了一个多月的时候,现在才终于找着库斯巴。

    “这么急干什么?”库斯巴看着一瘸一瘸往前奔走的刺头,看得出它的匆急的模样,不禁心一动,暗暗猜测难道真是云辰出事了。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