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八章 堂兄

    第八章堂兄

    三人向阴罗山下走去,苟世遗在路上则跟云辰说起他在阴罗山上偶尔听到的一些事。他在山上能听到的,都是旁人从他身旁经过时随口谈起的只言半语,信息面并不广。

    “你可知道,屠妖会最强的人是谁,什么境界?”等到苟世遗说完,云辰问出他最关心的一件事。

    “这个,我倒不太清楚,屠妖会虽然还是屠妖会,实则它已经几度易主了,现在的屠妖会已经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我见到过几位强者登山,他们强得不可思议,即使主人在这,也难以匹敌那些强者,可是,我了解到,那些强者也只是屠妖会一位大人物的下属。”苟世遗说得有些无力,他恨夺走他尊严、自由的屠妖会,可是,对这个势力,他难起得了复仇的心思,屠妖会的强大,已经到了令他绝望的地步。

    “几度易主?哼哼,虽然当年的主使人荆涛已毙于我掌上,这屠妖会,我还是要铲除的。什么大人物,撑死也不过大修士而已。”云辰自语,突然想起,云家被灭后,他回到云城,找过城主李半鼎,李半鼎曾说过云家被灭的时候,他有几位堂兄在外侥幸避过一劫的事。

    “几个堂兄吗?虽然曾经的关系不算怎样,不过,你们能够得以幸存,也算是喜事一件。”云辰暗想着,心中突然有种即时回到云城的冲动。

    库斯巴突然侧耳细听了一下,道:“嗯,山上有动静!”

    云辰的感知也不弱,他也感知到山上突然响起的叫嚷声,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看来,他们发现了……”

    山路上,锁困着苟世遗的那块巨石旁,这时已经聚来十来人。

    “怎会这样,谁干的?”一位中年人用脚翻了翻地上碎开的铁链,皱起眉头。

    先前殴打苟世遗的青年上前说道:“李队长,刚才我们几个经过,那老头还好端端的锁在这里呢,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肯定跑不远!”

    “一个废人,不可能撑得开这条铁链,看这铁链的裂口,分明是蛮力击断的……出手的人不弱。谁会来这里救一个废人?呵呵。”李队长自语着,嘴边现出一缕笑意,他已经大概的猜到了答案。

    “你们,四下好好搜寻,一个个别偷懒,否则饶你们不得,我先去将这消息传上去。”李队长吩咐完众人后,加快脚步往山上走去。

    他九曲十八弯的穿梭着,最后走到昔年阴无魂的那座殿堂外。

    “有事吗?”

    李队长才站定,殿内便传出了一道声音。

    “大人,我发现了一件事!”李队长脸上抑不住喜色,他知道,这事一经证实,他便算是立了一功。

    “说!”

    “阴无魂的老仆刚被人救走,属下怀疑,出手的就是当年的那一伙人其中之一。”

    “一个无关紧要的废人,除了那些人,还会有谁在乎?传我命令,以你为主,全力彻查此事!”

    李队长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这么个小队长隐约间算是得到了提拔,让自己为主全力彻查此事,那么,自己将拥有极大的权限,甚至还可以调动一些强者,想想都觉得威风……

    李队长很快收起心中的那些杂念,恭敬退下,他知道当下最要紧的是办好这事,不出差池,否则,一切都只是空想。

    ……

    云辰三人一兽风驰电掣的往云城方向赶去,看着这种速度,苟世遗暗暗咋舌。他的修为虽然是废了,可不代表他就这眼力,通过现在的这种速度,他明白现在云辰的境界已经不在当年的阴无魂之下,甚至要更强。

    想想云辰才多大的岁数?旁人要想拥有这样的修为,那个不是数十岁,上百岁,甚至几百岁的?这么暗中一对比,苟世遗直认为很多人一大把岁数,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云少爷,我能问问,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苟世遗很是好奇这个问题。

    云辰随口答道:“嗯,逍遥境而已。”

    “逍遥境……还而已?”苟世遗苦笑不已,圣穹的封印被破开后,昔日的绝巅已经破灭,新一套的境界划称也传了开,绝巅其实只是自在境的巅峰,在此之上的,就是逍遥。多少人穷毕生之力跨不进这个门槛啊,云辰怎么就说得那样轻松不在意?

    以云辰等人的速度来说,回到云城,并无需多长的时间,一座老城池很快呈现几人眼底。

    在云辰落下身形的时候,苟世遗有点感伤的看了看自己双手,道:“云少爷,今日幸得你相救,小老儿无限感激,只是小老儿已成废人一人,跟在你身边也只会拖累你。这地方不错,就让我在这度过剩余的日子吧,如果哪一天,你遇上我家主人,就跟他说一声,他的仆人苟世遗在这里……”

    云辰微微惊讶的看了眼苟世遗,知道他说的也是事实,自己身边带这么一个人,很是不方便,因此他也不反对。

    “你心意已决的话,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得注意一下,别被那些人发现了,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苟世遗也明白云辰说的那些人是谁,他点点头,道:“小老会小心的,修为虽然被废了,照顾自己还是能做到的。”

    云辰点点头,看了眼他身上的伤,道:“我身上并无疗伤灵药,过后我会给你找一点,你记得小心。”

    苟世遗含笑点头,佝偻着身形转身走路边的林子内。

    云辰目送苟世遗的身影隐入林子内,刚刚迈开脚步,要进入云城时,库斯巴却侧过头看向一个方向。

    “我就不陪你了,得先走一趟,嗯,来,说一句我族的偈语你听,有事时念此偈语,我会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库斯巴念了句拗口晦涩的语言,然后一缕烟的跑了。

    “这么急,搞什么……”云辰咕哝了句,也不去多想,继续走向云城。

    云城还是记忆中的那个云城,变化不大,只是一些楼阁变得更高、更豪华。

    “不知道李叔叔还是不是云城的城主……”云辰想想后,不禁摇头,不顾是与不是,他自身现在就是一个大麻烦,贸然现身跟谁相见,都可能会给对方带来风险。

    “先去寻寻看,我的那几个堂兄……”

    昔年,若说云城最尊贵豪华的地方,莫过于云府了,不输世袭的云城城主府半点。现在,云府已成过去,留在世人眼前的是一片多年没人管顾的废墟。

    云府遗址地势极优,四通八达,这些年来,不是没有云城的权贵看上这地方,只是他们大多是有这心却没这胆。昔日辉煌的云府虽已破灭,可是,据说东林叶家跟云家是姻亲的关系,没人想要为了一块破地而冒着得罪东林叶家的风险,那可是个修士世家啊。

    “你这婆娘,家里的钱呢?拿来我去买点酒喝!”云府遗址边上,一处低矮的楼房普,一不修边幅的青年正在朝一名女子发着脾气。

    “喝喝喝,怎么不早点把你喝死?你就一废物!还以为你还是当年的云家少爷?”那女子性子倒也泼辣,吃不得半点亏,青年说一句,她得还上两句。

    青年悻悻的哼了声,他知道真吵起来肯定不是面前这恶婆娘的对手,只得作罢,重重的往门槛上一坐,道:“如果不是那一对兄弟,我云家仍旧是这云城最尊贵的存在,轮得到你来折辱我?”

    “呵呵,又说这些废话了,整天怨天尤人管什么用?还是早点吃了昨晚剩下的那点饭菜,好有力气上山帮人砍树吧。”女子没有半点客气的一句话将青年拉回现实。

    “催,你这死婆娘再给我催!今儿我就偏不上山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你这死无赖,也不知我家那死老头吃了什么药,什么云家对我们有恩,见你落难,非要我嫁过来……这些年,我算是看透你了,好吃懒做,烂泥扶不上墙!好,你不去干活是吧,那你就等着吃西北风去吧,我这就回娘家,你敢跟去,我让我那几兄弟打断你两条腿!”女子说完后,真的转身往屋内走去,开始收拾简单的衣物。

    “走?你敢走?”青年气红了双眼,朝木门上狠狠一拍。他曾经也修炼过,虽然没什么出息,力气倒也比常人大得多,这一掌下去,那脆弱的木门直让他拍出了一个窟窿。

    “怎么着?你这模样,还想要杀人不成?”屋内的女子吓了一跳,很快又镇定下来。

    青年急促的喘着气,胸膛起伏,道:“你说我会不会杀人?”

    “哟,我家这位大爷似乎被撩得性子起了呢。杀人是吧?”女子放下手上的衣物,左右四顾,很快看到一物,她急步走过去拿了过来。

    “来,来,往这来,往这来也行……”女子把手上的菜刀往青年手中一塞,然后在自己的颈间比划,又往胸前一指,“来啊,怎么不来?不敢出手,你就老娘生的!”

    青年颤抖着手,痛苦的闭上眼,然后把刀一扔,紧紧的将女子搂在怀里。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不要走……”

    女子试着挣扎几下,实在脱不了身后,没好气的道:“老娘不走,留在这跟你吃苦受罪吗?”

    “文娘,不要走,我会改,改掉所有的陋习,以后好好跟你过日子……我现在就只剩下你了呀,难道你真的忍心离我而去?”青年说着说着,微微抽泣起来。

    文娘叹了口气,差点又心软了,她深吸一口气,道:“你这话,跟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又改过多少次了?你让我怎么再相信你?”

    “你不相信我是吧?”青年猛的放开文娘,转身捡回那把菜刀。

    文娘吓了一跳,正想后退时,却见青年走到了一旁,卷起了左手衣袖,右手则操刀比划着。

    “你,你要做什么?”文娘不禁往前走近了两步。

    “文娘,你即不相信我,我便断手明志,让你看看我这回的决心!”说着,青年挥手就要砍下。

    “你疯了!”文娘发疯似的扑上前,一手抱着青年的腰部,一手握着青年的右手猛摇,直到青年手中的菜刀摔落,然后她低声哭了起来。

    青年搂着文娘,暗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赌对了,文娘对他始终还是有情意的。

    “文娘,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要重新做人……或许我给不了你锦衣玉食,但我会努力使你衣食无忧。”

    文娘伏在青年怀里,只是不住的点头。

    云辰站在废墟上,正见这一幕。

    本书首发于看书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