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三章 赤灵之事 下

    第三章赤灵之事下

    “说得再好听,仍旧改变不了事实,出卖就是出卖。师叔,我很好奇,到底颜默黔许了你什么好处?你生于斯,长于斯,非但没有怀有一颗感恩的心,还要将这大好基业拱手让人。”

    南怀瑾轻轻摇头,继续说道:“当初你引狼入室,想要谋取本宗,形同叛逆,已是死罪。我师父留了你一命,实在是件错事。”

    既然南怀瑾都这么说了,连华杰也不再客气,冷笑说道:“可惜,我这位好师兄已经死了!对我而言,你师父,才是本宗的叛逆!师尊失踪,并没有留下任何法旨指定谁接任宗主之位。你师父,我的那个好师兄却自行召人举行接任大典,自封宗主。”

    缓了一口气后,连华杰怨愤的说道:“他凭什么那么做?师尊既然没有指定继承人,那就该所有人共同竞争。”

    “就凭师父修为比你高,就凭师父深得师祖信任。师祖未失踪前,本宗大小事务就已交由我师父处理,师祖失踪后,为定人心,师父他顺理成章的接掌本宗有何不妥?”

    “别说那么好听,他是利欲熏心!”

    “师叔,我不想跟你争,你还是赶紧下山吧。”

    连华杰冷笑,道:“怎么,真以为你是宗主了?要我下山,你有这资格说这话?”随即,他加大语气,朝人群说道,“诸位,我这好师侄要赶我下山呢。”

    一听到这话,左边的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宗主,此事万万不可,连长老是我赤灵宗的顶梁柱,少了他,我们赤灵宗何以立足?”

    “哼,赤灵宗少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少了连师叔!”

    “某人排除异己的做法太不要脸了,真以为可以只手遮天?”

    “我们不同意!”

    “对,不同意。”

    各种话锋,悉数指向南怀瑾的种种不是。

    右边心向南怀瑾的人也开腔了,“放肆,你们这些人,都什么意思?”

    “一个个明里暗里诋毁宗主,置门规何顾?谁给你们的胆子?”

    连华杰傲然看向南怀瑾,道:“师侄,你看到了,你要对付我,只怕会使本宗分裂,到时你就是罪人!难道这就是你想的?”

    不等南怀瑾答话,连华杰转身走入主殿,不多时带着一名女子出了来。在回到南怀瑾身旁后,他说道:“这位是颜大人的亲传弟子宁絮,颜大人的意思是,你们结为夫妇,然后和气的让赤灵宗顺利并入雪坪山门下。要使本宗不流血,你还是接纳颜大人的意思吧。”

    连华杰带来的女子脸容姣好,她静静的看着南怀瑾,对于师父颜默黔对命运坚这个安排,她并不抗拒。她自幼孤苦,也从不去奢望太过美好的事情,她认为一个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只不过看嫁的是谁。而南怀瑾算是出身显赫,风度不凡,修为也算高,这些年来一力撑着赤灵宗,也算是个有担心的人,有这样的归宿,并不算坏事。

    南怀瑾跟宁絮对视一眼,微微作过一个礼节后,注意力便重归连华杰身上。

    “师叔,还是请回吧,有我在的一天,绝不容许赤灵宗被任何势力吞并。”

    连华杰不禁一怒,他好说歹说说了那么多,这南怀瑾始终油盐不进,真以为自己拿他没办法了?

    “南怀瑾,你够了,我直白坚告诉你,赤灵宗今天是肯定要纳入雪坪山门下!今天到来的可不止宁絮姑娘一位,颜大人可是派了两位通神境修士过来!”

    南怀瑾心中一沉,两位通神境修士,加上连华杰就有三人了,而他这边,就他一人。

    赤灵宗本不止这么这么一点实力,自赤斗失踪,宗门内部几大强者争权,南怀瑾的师父作为大师兄,行事果断,直接举行接任大典。此后,宗门里的几位通神境修士离开的离开,脱离宗门的脱离宗门,也造就赤灵宗一落千丈的困局。

    “只有他了……”南怀瑾默默的说了声看向一个方向如今能帮他的,只有那位老人了。只是,那位老人毕生只忠于赤斗一人,对赤灵宗的事只是看而任之,从不出手干预,要怎样才能说服他出手?

    在南怀瑾琢磨着如何请得那位老人出手时,连华杰沉声开口了,“南怀瑾,你担任这宗主,虽无建树,苦劳还是有点的,如今你脑袋僵化,问题都看不透,我也不为难你请你到后山禁室好好的闭上十年关吧!”

    “连长老,你什么意思?要联同外人,监禁宗主吗?你此等做法,形同叛逆!”有人声色俱厉的质问。

    “轮到你这小辈评说?”连华杰怒视说话的那人,一掌抽出,隔空将那修士拍飞出人群。

    连华杰看了眼噤若寒蝉的人群,微哼了声,朝一方向说了声:“两位道友,请现身吧。”

    两道灰光转瞬掠至,出现在众人面前。

    到来的两人,中年模样,相貌有七分相似,不过两人的气质各异,一人透着和熙,另一人则浑身带着一股子阴冷。

    “莫家兄弟!”见到现身的两人,一些有点见识的人惊呼出声。

    莫家兄弟,一莫失,一莫忘,同胞兄弟,幼时为顾默黔所收养,并亲授一身本领。尽得顾默黔真传的两兄弟,在跨入通神境后,被顾默黔引为左膀右臂,这些年这两兄弟的名头更是响遍碎星天域。

    南怀瑾见到莫家兄弟,一颗心更是沉得厉害,这两人对他来说,算是老牌的通神境,任何一人都不弱于他。今日之事着实棘手,等着他的,恐怕会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脸容和熙的莫失对南怀瑾笑道:“义父他老人家要收编你们赤灵山,着实是你们的福气,你如此不识抬举,着实可恨。不过,我雪坪山是有胸怀能容得了人的,你也算个人才,便依连长老所说,自闭十年吧,如果想通了,也可以提前出关。”

    “狼子野心,冠冕堂皇,呵,我愿以身殉道,绝不屈从!”南怀瑾脸无表情的说道,浑身气息一盛,将身边的人横推开,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想死还不易?成全你!”神色阴冷的莫忘冷哼一声,掌上光芒大作,一个赤红色的大掌印向南怀瑾拍去。

    “宗主……”一些人惊呼。

    南怀瑾掌上结印,几道光柱自双手散出,绕着弧形轰向赤红掌印。

    剧烈的波动扩散开,动手的两人同时后退两步。莫忘神色不改,南怀瑾脸色越发凝重。

    主殿不远处,一位枯坐已久的老者微微回过头,看了眼正斗作一团的南怀瑾和莫忘,手指微微动了动,随即又收回目光。

    这个老者就是赤斗昔日的仆人,赤斗失踪后的千来年,他在赤灵山活动的范围不过百丈。

    他在赤灵山上虽无所作为,从不曾干预赤灵宗的事,可又没人敢忘了他这么一号人。他虽以仆人身份自居,但以他一句话,绝对能免去赤灵宗内不少争端,也是因为他的存在,连华杰才沉默了那么多年。

    他不想介入赤灵宗的任何事,对他而言,他只忠于赤斗一人,并非整个赤灵宗,赤灵宗再乱也不关他的事。

    连华杰视线紧紧盯着稍落下风的南怀瑾,嘴勾微微勾起,现出一些诡异的笑意。

    “你师父当年打我三掌,差点没置我于死地。他死得早,这帐没法跟他算了,师债徒还……就送你一根本门的蚀骨针吧!”

    连华杰手上轻轻一弹,一根细针悄无声息的钉向南怀瑾。

    南怀瑾正凝神对敌,突感腰间一痛,像是有上万只蚂蚁正在同时在噬咬。他心中一惊,疾身退开,微微低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蚀骨针!”这种东西并非法器,只是普通的暗器,但是用料讲究,极为歹毒,甚至足以威胁到大修士。在南怀瑾的师父上位后,因为嫌此物歹毒,早已将之封存,并下令不到宗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不许再用。

    “连华杰……”南怀瑾根本不用多想,就知道他腰间的蚀骨针是谁的杰作。

    “你师父欠我三掌,这是你应代他受的……你身上不会随时带着这玩意的解药吧?呵呵,那就等死好了。”连华杰得意长笑。

    “卑鄙!”有人愤声大骂。

    “刚才的教训就忘了吗?找死!”连华杰毫不犹豫的出手,当场击杀那名大叫的赤灵宗弟子。

    南怀瑾脸露怒色,想对连华杰出手,可是他中了蚀骨针,身上没解药,现时不宜动手,只得转身退去。他必须得及时取到解药,否则死路一条。

    “在我面前还想跑?”莫忘如幽灵般截在南怀瑾身前,转瞬两人又动起手了。

    “前辈,看在师祖的份上,请援手,赤灵宗基业不容有失……”南怀瑾在交手的同时,朝远处枯坐的老者求援。

    枯坐的老者这时站了起来。

    连华杰脸色微变,莫家兄弟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因为颜默黔曾评说过那老者的实力,碎星天域大修士之下的通神境修士中,那老者实力能排在前五!

    出乎所有人意料,那老者站了起来,却不是往这边赶来,而是朝赤灵宗山门外掠去。

    “哈哈……这老头……”白紧张一场的连华杰放声大笑,眼泪都差点飚了出来。“早知道这老头是这样的货色,我也不会等这么多年了……”

    南怀瑾一颗心直沉到了井底。

    “主人……是主人的气息,他回来了!”老者往山门外疾奔,心中激荡。

    这些年来,任由外人怎么诉说赤斗已死的消息,他始终不为所动,固执的认为赤斗还活着,终归有一天会回来,这也是他固守赤灵山千余年的理由,如今他终于等回了那人。

    “诸位,前方便是赤灵山了,呵呵,上千年不见,一眼看去,变化似乎没多大呢!”赤斗在前头引领着上百人,看着前方阔别多年的那座山,他心中百味杂陈。

    “哎,我也想家了。”有人感慨。

    我又何尝不想?可是,我的家,我的亲人,又在哪?云辰默默想着。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