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二百六十五章 尸前悟法

    “神使大人,你可知道你不在的这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楚言沉声问道,语气很是平淡。自从库斯巴放过明洞子,透露出也想离去的意图后,他知道,他们终归不是一路的人。

    虽不会是同路人,但库斯巴头上好歹还顶着个神使的头衔,需要他的时候,还是得要让他出点气力。

    “我感觉到天地大变,已经不再局限于只能在古地才能动用修为了,是这具神尸弄出的变故?”库斯巴问,他看向牧神遗体的目光中异色连连蠢蠢欲动,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肯定是想打那具神尸的主意。

    “你问的问题,我们回答不了。”楚言眼睛稍稍变冷,道:“你放过了明洞子,他们可不曾打算放过我们,我们刚才已经失去了一位老伙伴了,你本不该对他们留手的。”

    库斯巴愕然,左右看了眼,很快想清了楚言说的老伙伴是谁。

    “他们敢胡来?难道还没尝到我的厉害?”他眼睛一瞪,也觉得不是滋味,才饶了明洞子那些人一命,乘着自己不在,那些人还敢动手,是想报复吗?

    “你们一个个倒真是好本领,怎么,仗着人多欺负人少了?”库斯巴准备向明洞子等人发难。

    “哼。”一正为明洞子疗伤的大修士重重哼了声,道:“神尸现世,合该是我等的机缘,大家一同坐下,细细参悟共鉴心得,岂不是美事一桩?神庙那家伙倒好,宁愿舍了命都不许旁人染指,他自寻死路,死了也活该!”

    知道明洞子等人也是想打神尸的主意,库斯巴眼睛一转,难能再那么义正言辞的声讨对方了,其实他见了这具神尸也有打起某些主意。

    “莫磊,楚言,来,咱商量个事!”库斯巴觉得有必要先给两人打一剂预防针,先探探两人的态度。

    “神使,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库斯巴问,“这具神尸跟你们……呃,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大有关联,这是牧神,我们神山供奉的三百六十尊神像中就有他一席之位!”

    “噢,这样啊,其实吧。”库斯巴凑近两人,一脸凝重的说道:“你们应该知道云辰曾有幸见着我族始祖神,始祖神大人也是你们供奉膜拜的一系神灵,他既已现世,很可能往昔的大敌也开始活动了。你们说,我们是不是也该要有所行动?”

    莫磊和楚言对视一眼,理所当然的点头。

    “那是应该的!”

    “啪!”

    库斯巴一拍手掌,颇有同感的点头大笑,道:“所以,为了能够帮得上庇护过我们的神灵一点忙,我们当下最该做的事,自然是提高自身实力,你们说我有没说错?”

    “没错,要想在神战中帮忙出力,我们自然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可是,多少人困在这个境界终老死去也难能再突破?”莫磊露出黯然的神色,他已经亲手埋葬过几位血气耗尽终老死去的前辈、同伴,从那些人身上,他仿佛见到了自己并不美妙的结局。

    “现在,机会来了!”库斯巴神秘兮兮的说道。

    莫磊两人精神一振,疑惑的看着他。只见库斯巴朝牧神遗体微微努努嘴,并朝他们挑眉。

    两人吓了一跳,脸色大变,终于意识过来库斯巴跟明洞子等人一样,想打牧神遗体的主意。

    “绝对不行!”莫磊声色俱厉,瞪着库斯巴的眼神如看仇寇。

    “作为神使,你竟想要亵渎神灵遗躯……”楚言手发抖的指着库斯巴,气得说不出话来。

    库斯巴正色道:“两位勿气,你们想想,牧神福泽苍生,一生征战,庇佑我等子民不受敌寇所害。以他的伟大,定是愿意让残躯继续发挥余热,造福后人。”

    “哼,任你巧舌如簧,休想动摇我心中信仰!”莫磊冷笑说完,转身走开,都懒得跟库斯巴废话了。

    既然已经无话可说,库斯巴决定懒得跟他们客气了。他虽在这里当上这个神使,但终归还是要离去的,莫磊等人清楚他的想法后,双方之间已经横了一道裂痕,终究不是同路啊。

    “我欲以力成道,难得碰到今天的这份机缘,不管你们如何决定,我意已决,今日我非得借这神尸残留的神力熬炼肉身不可。”库斯巴说完后,以登阶之势一步步踏空走去,停在牧神的头部一端。

    “你敢!”莫磊气极怒笑,也懒得管库斯巴什么身份,直接出手。

    “老人家,停手吧!”云辰纵身,横亘在两者之间。他知道库斯巴跟神庙一方的渊源不浅,也看得出库斯巴其实不想跟神庙的人交手,看在库斯巴救回刺头的份上,这事他得管一管。

    莫磊见到云辰,视线下意识的落在云辰手中的五角龙弓,然后喟然一叹,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居然真的收手了。

    库斯巴咧嘴一笑,朝云辰竖起一根大拇指,尔后悬空坐下,手间变幻,结出一个又一个法印。

    随着库斯巴的动作完成,牧神的天灵内窜出一道氤氲彩光罩在库斯巴身上。

    “嗯,这牛妖来历不凡,居然有办法引出神尸中的力量。他掌握的秘法非同小可!”有人感慨,蠢蠢欲动。

    有人毫不客气的泼了一盆冷水,道:“哼,不知死活,你虽然跟他同一个境界,还是好好想想明洞子对上他的下场吧,死了多少人?你认为你比得上明洞子这等人物?”

    确实也是,库斯巴以通神境的境界大胜化神境大修士,这实在不是一般的妖孽。一些蠢蠢欲动的人马上压下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

    想要对付库斯巴的人虽压下了那份心思,但是想要接近牧神的人还是不少,只是现在没有大修士带头,谁敢当这出头鸟,非得迎来神庙的人最严狠的打击。

    异变又生,库斯巴盘膝悬空而坐,沐浴在氤氲彩光中,突然一阵沙沙的呢喃声响起,又似有谁在念颂什么。

    所有的修士都不禁惊疑不定的四下察看,始终难以发现那种声音源自何处,很快,有人将目光落至牧神和库斯巴身上。要说这里有什么古怪的话,也只有出自这两者之间了。

    库斯巴此时神情详和,随着那种呢喃念颂声越来越清晰,他的神情也变得如痴似醉。一双手下意识的结起晦涩的法印,在这过程中,他的动作不时停顿下来,似在纠正错误,然后又重新开始。

    随着库斯巴结成一个个晦涩的法印,他的身前身后风火雷光,异象连连。

    “神尸中有古怪,必有造化,要被那牛妖所得了!”有人大嚷,一脸嫉恨,又不敢上前。

    “千百人族修士在此,区区一牛妖有何资格继续一位神灵的东西?”暗中有人冷酷的说道,数十道黑芒如一条条灵蛇般缠向库斯巴。

    库斯巴如痴似醉的神色消失,从某中状态中醒来,猛的睁开双眸,重重的哼了声,将一道道袭至跟前的黑芒震碎。

    “噗!”

    吼碎数十道黑芒后,库斯巴也吐出一小口血。被强行从那种状态逼了出来,他也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刚才是谁暗算我?”库斯巴怒吼,视线从修士群中来回察看,断他机缘,他恨极了那人。

    “是我,你能把我怎样?”一道冷笑声在人群中到处飘忽,难以确定他的真正所在。

    库斯巴恨得牙齿嚓嚓响,他刚才正在施展族中一篇通灵法门,有几率可从亡者身上探得一些东西。本来他已经成功了,可是又被人打断了。施展那篇通灵法门,要想有所获,很大一部分是运气使然,被人打断后,他都不能肯定再能成功。

    “别让我找出你来,否则,剥皮抽筋都算是对你的仁慈了!”库斯巴心中暗暗有了计较,刚才出手偷袭的人绝非大修士,而是跟他一样的通神境修士。

    这里大修士不多,要说到通神境的修士,同样无多,在这个范围内有心想要找出一个人其实不易也不难。

    明洞子这时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他看了眼暴怒的库斯巴,然后在身后一位大修士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位大修士先是一挑眉,尔后点点头。

    “库斯巴,送你一份礼物!”

    那位大修士爽朗笑道,一手罩向人群中。

    那个区域的修士大惊,想不通为什么要对他们出手。有人惊叫着跑开,有人咬牙准备拼死一战,但是覆罩下来的大手并没有伤害到谁,而是攥着一人后便缩了回去。

    被大修士化出的元力之手抓住的通神境修士大惊,尖叫道:“前辈,我们无怨无仇,是不是晚辈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还请给个机会晚辈改过。”

    大修士冷笑,道:“你并没有得罪我,只是你实在不该坏了库斯巴道友的好事啊,我都看不过去了。”

    这位通神境修士善隐匿之道,库斯巴察觉不了他,可不代表他的那些小玩意能瞒得了所有人。

    “库斯巴道友,这人坏你好事,便随你处置!”大修士笑语间,一手将那名通神境修士推到库斯巴面前。

    “是你?!”库斯巴狞笑着一手掐上通神境修士的脖子。

    “不,不是,不是我!”通神境修士惊骇欲绝,矢口否认,想作挣扎又无法挣得开一位大修士的束缚。

    “是吧?”库斯巴哪会轻易相信,看似随意的往这修士肩上拍了几下,一缕感知和一道元力侵入这修士体内,马上引得修士体内的力量自行回击。

    “呵呵,真不诚实!”得到答案的库斯巴狞笑着一拳拳将这修士捣为肉泥,然后又对明洞子那边说道:“我可不会感激你们,就算你们没出手,我也能找到他,你们这一出手,我倒是少了许多乐趣!”

    库斯巴自然能想得到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对方这么卖人情他,自然相应的也会有所求了。他脸皮够厚,先将话堵死不说,还说得对方帮他其实是帮倒了忙似的。

    “道友,我们都是想要离去的,难道不该合作吗?”一大修士反问。

    “眼前有一桩天大机缘,一同参悟如何?届时互换心得,共促进步,也是雅事一件。”另一大修士接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