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至强战纪

第二百六十三章 出手暗算

    第二百六十三章出手暗算

    外来者一方的大修士见到明洞子化出那个暗红六芒星,马上清楚明洞子是打算拼命了。几位大修士这时候那还能迟疑?几人纷纷掠至明洞子身后,四个手掌一同印在明洞子背后。

    明洞子暴喝一声,气息不断上涨,身上散发出的光芒连他身后四位大修士都不能直视。

    暗红六芒星开始旋转,越转越快,形成暗红色的圆墙。

    奇异的事发生了,明洞子几人分明还在那里,可是场上的人再也没能感应到他们几人的任何气息,要不是眼睛还能看到,场上的修士毫不怀疑那里是一片空地。

    “星芒化界术,以一己之力衍化一方世界,这是神灵才拥有的手段。明洞子合几人之力也能造出相似的效果,他所处的那个地方,已经成了随他心意主宰的世界了……这种力量,当真不可思议,那是神灵才该有的手段啊。”蛮族三大修士正聚在远方,他们没有露脸,静看外来者跟神庙一方相争,他们坐享其成,这是做梦都盼着的好事啊。

    “噗!”施展星芒化界术的明洞子突然仰脸吐出一口血,引得他身后正全力灌输元力的几人大惊。

    “明洞道兄,出什么事了?”一人紧张紧问道,他们现在只能倚仗明洞子的手段了,要是明洞子有任何闪失,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明洞子没有言语,只是微微摇头,示意没事。

    “哼哼,明洞子先前大意被那个神使所伤,还没痊愈,又要施此法,不是找死吗?”远处的星陀说完后,脸色一冷,明洞子受伤,他又何曾不是一样?云辰……云辰!

    他的视线一移,瞥向正跟绿袍老者相斗的云辰,暗想着是不是该出手阴一把。

    “嘭!”

    绿袍老者横飞出去,中途的时候身形被他强得稳住,静止在半空。

    他又惊又怒,完全没想到云辰能有这样的实力,几乎不比他逊色。

    观战的人也是大惊,不少人曾见云辰持弓射伤星陀,不过那是仗宝物之威,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至宝太强,而忽略云辰自身的实力。现在徒手相搏,云辰能让绿袍老者吃亏,这份实力,已足以令他跻身这里真正的强者之列。

    “一个逍遥境的修士,怎有理由有如此实力?没道理啊!”一位通神境修士不解,他对比过,在绿袍老者刚才那番攻势下,他想自保都难,可云辰却做到了令绿袍老者吃亏这件看起来没半点道理的事。

    “这些新来的外来者似乎一个个都强得可怕,那个神庙尊为神使的牛妖以通神境击伤明洞子,要不是最后收手,都能击杀明洞子了。这个云辰又似乎能跟神庙那个家伙争锋,当真可怕!对了,这些外来者中不是也有一位大修士吗?他还没真正出过手,不知实力如何?”一位蛮族的修士跟同伴私语,一脸感慨,觉得跟这些强人相比差距太大了。

    “速来相助!”明洞子暴喝,目光看向场外的两名同级的同伴。

    那两位大修士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轻轻摇头,不想贸然插手。五角龙弓的威力太强,反正它的目标不是自己,此刻插手,可能会有杀身之祸,他们深知明哲保身的道理。

    “混蛋!”见两位同伴不为所动,明洞子身后的四大修士纷纷叫骂出声。

    明洞子暗恼,狠瞪了眼那两位平日里所谓的知己好友,到这时候,他算是看透他们了。他又看向正欲攻向绿袍老者的云辰,“云辰,速来相助,我们曾约定联手离去,我几人若折殒这里,一切成空!”

    “好,我来助你!”云辰眼睛一转,真的往明洞子那边掠了去。

    “善!”明洞子一喜,关键时刻,还是有人靠得住的。

    云辰转身掠去,绿袍老者也不再追赶。对于云辰的行动,在他看来,敢与这时候的五角龙弓相抗,无异是自寻死路。

    云辰到了明洞子身前,却感到有莫名的力量阻住了自己,难以迈进一步。

    “云道友,快来,将你的元力灌输入我体内即可!”明洞子手一划,打开了一道无形的门,供云辰进入。

    “好!”云辰满口答应,转至明洞子身后,一手印了过去。明洞子的后背已经放了四个手掌,他只能把手贴到明洞子的右肩。

    “你徒弟伤我右臂,我就先废你右手收作利息,再慢慢跟你清算……”云辰暗想着,突然又觉得不对劲。那种不对劲是一个骤然闪过的念头,一下子他又想不明白,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星芒化界术!”得到来自云辰的助力,明洞子精神一振,强抑着自身的不适,全力催动星芒化界术。

    在外人眼中,明洞子六人现在不仅是气息全然消失,连身形也开始变得模糊,就要彻底消失于此间。

    这时的云辰嘴边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贴在明洞子右肩上的掌力一变,从灌输元力转为爆出凤凰真火。

    明洞子怎想得到云辰会突然向他出手?猝不及防的他当即重创吐血横飞出去,星芒化界术也因此强行中断。

    “噗!”

    另外四名大修士也或轻或重的受到影响,有人吐血了。他们一同将元力注入明洞子身躯内,明洞子本是起到某种容器的作用。云辰骤然出手,等同引爆了那个容器,几大修士一同注入的元力瞬间爆发,近在咫尺的几人,能没事吗?

    “云辰,你,你背叛了我们……”明洞子遭受重创,翻起身后马上盘旋坐下调息体内混乱的元力。

    “出卖我们,死吧!”四名大修士反应过来,狂吼着要向云辰出手。本来有明洞子施展星芒化界术,他们有极高的把握能够避过五角龙弓的攻击,被云辰这一来,现在的情况,那是大大的不妙。

    “哼!”云辰冷笑,掌上凝出死亡之力,黑色的死气将他浑身裹了起来。

    几名大修士看不出云辰这种力量的来历,但能感知得到其中的恐怖,一时间,几人只是在边上围住,并没有攻过来。

    死亡之力一出,没有人察觉到五角龙弓轻颤了几下,五根分别锁定一位大修士的血骨箭也发出几下抖动。

    正在自燃的鹰勾鼻老者自燃到现在只剩下悬着的头部,他发出最后一道呐喊,化成一道光融入五角龙弓中。

    五角龙弓弓身光芒大作,冲天的血雾自血骨箭中散出,一幕幕异象从血雾中显化,隐约间传出的呐喊声直使不少修士觉得心脏跟着共鸣,似要炸开,很多人同时往外处退去。

    “这种力量……”被锁定了气机的一位大修士脸色发白,也不再去顾得了云辰,他绝望的狂吼起来,不认为凭自己能挡得了那一击。

    “若有来世,必寻你报此仇!”一位大修士恨声对云辰发出诅咒,被五角龙弓锁定,他已经嗅到死亡的气息。那种力量太强了,毫无疑问,血骨箭射出的瞬间,将是他的末日。

    看着这一幕的人,有人惊,有人喜,无人语,场上仅能听闻血雾中的拼杀嘶吼声。

    五根血骨箭抖动着往后移,撑开弓弦,散发出的气息简直要令人窒息,可不知为何,突然之间,箭、弓分离,蓄势待发的惊天一击并没有如众人所料那般发生。

    “出什么事了?”绿袍老者三人面面相觑,眼前这一幕根本不应发生,搭进鹰勾鼻老者性命的一击并没有发动。

    明洞子几人忽有所感,那种被锁定的感觉消失了。又等了一小会,五角龙弓和血骨箭还是悬在那里,轻抖着,没有发出任何攻击。

    “哈哈,命不该绝!那家伙白白搭了一条性命,也无力催动得了五角龙弓发出一击,哈哈。”

    感到危机已经解除的几大修士尽皆大笑,转瞬地狱天堂的冲击太大了。

    “敢暗算我们,差点使我们遭受灭顶之灾,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大笑过后,几大修士并没忘了云辰刚才对他们做了什么。

    “搞什么玩意?”云辰也纳闷,蓄势待发的五角龙弓没有发出那一击,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现在要他同时对上几名恨他入骨的大修士更不在他的打算之内。

    “咻。”

    破空声响起,五角龙弓和五根血骨箭同时掠至,悬在云辰身前。

    几名正欲围上来的大修士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惊疑不定的看着云辰身前的弓和箭。

    云辰对这一幕也是云里雾里的,不过他的反应不慢,一手抄弓,一手搭箭,对着几位大修士。

    几名大修士下意识的回想起星陀被云辰一箭击溃半边身子的场景,没人愿意成为下一个星陀,所以他们一个个静了下来,警惕的看着云辰。

    几人面无表情,心中的苦涩只有他们自己能知。作为大修士,被一个逍遥境的小辈暗算了,还不敢出手讨回个公道,这得有多憋屈。

    盘坐在不远处,胸前衣裳被嘴边溢出鲜血染红了的明洞子,带着一股怒气向云辰质问。

    “为什么暗算我?神庙的人给了你什么好处?”

    “哈,真是笑话,看你这样子,感情还是我的不是了?你也不想想,你做了什么龌龊事?”云辰说话的同时暗暗惊奇,察觉到五角龙弓正在吸收自己散发出的死亡之力,弓中的一个生灵还隐隐发出满足的的情绪。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小孩遇着久违的亲人那般,满足中又带着一种孺慕之情。

    他知道感应到的那个存在是五角龙弓的器魂,确定这点后,他并没有切断死亡之力,而是选择继续供器魂抽取。

    “什么龌龊事?”明洞子也很是不解,他实在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云辰。

    “装,你继续装!”云辰冷笑,说道:“不得不佩服你的脸皮,够厚!”

    本書源自看書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