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一百零七章 兄弟之战

    “哼!你和吴家三兄弟没一个好东西,居然还敢用帝火水晶化去我的魂力,可惜现在我已经习得了一身的修魔劲,比以前有过无不及,你已经无法阻挡我来复仇。”齐云天叫嚣道。

    “大哥,你在地下这许多年也受苦了,其实我每次去看你心里也极为难受。”齐云傲回过头看着他颤声说道。

    “你难受?你会难受?”齐云天一步步走到他跟前道,“你知道我在地下这几年怎么过的么?为了打发无聊,我就自己与自己说话,开始因为极其恨你,却又无法时刻当面骂你,我就假想自己是你,以你的思维方式来与自己对话,就这样每日没事了我就自己扮作两个人对话,到后来几乎不管想到什么事我都会以两个人的模式来思考,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我的身体里真的出现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和你一样令人做恶,一样的絮叨,一样的虚伪,我真怕自己会被他控制,我要击倒他,我不能被他控制。”齐云天说着忽起一拳,正中齐云傲前胸,将其打得飞出丈许,远处吴剑等人一声呼喝就欲跳上台来,齐云傲一抬手制止住了他们,缓慢站起身来。

    秦玉麟此时呆呆望着凶神一般的齐云天,忽然明白了两次去地下与他说话,为什么会有不同的感觉,他被两个思维交替控制着。

    “齐云傲,来呀,来和我打啊!”齐云天以拳击打着自己胸膛吼道,他那头蓬乱而稀疏的白发随之摇摆着。

    “云天,当年我是有错。“齐云傲站直身子说道,“我就错在不该替你食用了化灵蕨的精根,不该替你背了数年的黑锅,不该开始让你去做名剑门门主,不然,也许你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呀!”齐云天立时大怒,身形骤闪到了齐云傲面前,一拳直奔齐云傲面门,满拟再次将云傲打翻在地,不想嗵然一响,正打在齐云傲举起的手心里。

    “云天,今日我们俩是该做个了解了。”齐云傲沉声道,随即向前一推,齐云天踉踉跄跄退出数步,站稳身形,抬头怒目看去,正对上齐云傲那双冷静沉着的眸子。

    一个是天罡气神魔双修的武尊神,一个是修魔劲的七相恶鬼劲,二人多年的宿怨都集中在了这四四方方不过数丈的校场之上。

    “呀!”齐云天先行发难,左手做爪,右手成拳,身形变了两变,全力袭出,齐云傲看出对方来时凶猛,慌忙错身去闪,齐云天拳运如风,通红的右拳直追而上。

    这是炎龙波,秦玉麟看的真切,原来还可以这样使,他暗暗纳罕。

    齐云傲不敢硬接炎龙波,再次撤开一步,拉远了距离,那黑色炎龙嘶吼着擦过他的脸颊,齐云傲扭身卸力,将那股龙炎反手甩出,连消带打,齐云天自然知道其中威力之猛,但前冲势头正猛,不愿闪避,左臂一横,硕大的冰障立时矗立起来,炎龙波轰然撞上,齐云天的冲力立时缓了一缓。

    这是冰玄力,秦玉麟心内暗道。

    齐云天脚下运力,冲力立时再增,同时双掌合十,猛力前刺,整个人便如同化作道真红利刃。

    齐云傲知道这是修魔劲中的真赤刃,自己越是刻意去躲,对方的进击速度就会越快,索性来个硬碰硬,两臂急忙蓄力,一展一收就以“铭心障”硬接过去,嗵然一声巨响,齐云天的真赤刃撞上了铭心障,这时魂力高低的对拼,二人的天罡气修魔劲基本阶段相当,真赤刃并未刺入进去,齐云天心念一动,哈哈大笑出声,手上力道却丝毫不减,“云傲,你有伤在身,凭着什么和我来拼?”

    原来齐云傲拼的激烈,前日被林雨诗所刺中的伤口再次扯开,虽是剧痛难当,他也没有露出丝毫退缩意向,但是腹侧衣衫外已经显出一片暗红,齐云天如何会注意不到。

    “看来明年今天我不耽误来你墓前祭拜一下,哈哈哈,当然我要以名剑门的门主身份前来。”齐云天既然知道他有伤在身,有恃无恐的同时,还不忘以言语刺激。

    “你真的这么想么?”齐云傲面色涨红,眼神冰冷,却见他身前的铭心障色泽愈发深重,“只怕要让你失望了。”他那涨红的面由下而上忽然转为金属色泽,腹部的伤患也不再加重,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金光,温暖四溢。

    “识破金身?”齐云天目内闪出一丝惊慌,“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会领悟到的,不可能,你没可能领悟到。”

    识破金身已属于天罡气中天罡神阶中天罡斗神的至高武技,而齐云傲却只是神魔双修阶,竟然使了出来,怎能不让齐云天惊慌失措。

    “你也知道识破金身?”齐云傲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只怕也是第一次见到,也是最后一次。”

    “我,我输了,这场是你胜了。”齐云天慌忙卸了真赤刃的力道,仓皇跪下喊道,“弟弟,你,你放我一次,以前不都是如此么?你向来是帮我。”

    “可是这次不一样。”齐云傲缓慢走到齐云天身前,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云天,你现在后悔了?可是已经太晚了。”

    “不,不晚。弟弟,你还做门主,我以后都听你的,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就饶我一次吧!”齐云天七十多岁的年纪,哭泣的却像个孩子。

    “不能饶他。”忽然一人跳上台来,众人看去却是三位长老中的吴越,“他当年做了那么多恶事,囚禁起来已是仁至义尽,现在却趁乱又来使坏,我们绝不能饶他。”吴越愤慨的说着走到了齐云傲身旁。

    秦玉麟心内忽然升起一丝异样感,吴越师叔话语不多,平时也鲜与人来往,今日却为何如此激动,难道齐云天做过伤害他的事情么?前日林雨诗那信笺蓦然在脑内显现出来,是了,自己见过那纸笺的,第三场比试前日,自己只怕静琪不是惠三官对手,去找她时,林冬儿曾说那是送与吴越长老的,他顿然醒悟,惊叫一声,“门主,当心。”他话音未落,吴越已经发难,四掌两拳合作一式同力击向了齐云傲的后心,齐云傲反应自是机敏到了极点,只是变故极其突然,再加腹部伤痛丝毫没有缓解,虽已极力闪避,仍是吃了七成力道,他单膝跪地,气喘吁吁,心痛而不解的望着丈外的吴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