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一百零五章 鬼月舞与合心剑道

    “看了可不要后悔。”秦傲一晃手,两柄短匕已然亮出,“我这“煌咬”早已饥渴难耐,就拿你们两个开开荤。”

    邵渐离挥手间,落月海棠也已在手,豫辛在他侧后站立,凤血青忽闪忽闪的跃跃欲出。

    秦傲忽然两匕在胸前一交,蹲低身形,骤然向上一举,随即他的整个身形都透出一股银白色的光芒。

    这俊美少年真不似世间之人,豫辛不由看的有些呆了。

    “辛儿,小心了,鬼月舞只怕是速度快攻型的武技。”邵渐离到底看出了些门道。

    “你倒聪明。”秦傲的声音忽然在豫辛身后响起,随即一道银白色身影攻到了后颈,豫辛哎吔,急急闪避,却哪里来得及,呛啷一声,煌咬却已撞上了落月海棠,只是呛然一声,秦傲身形随即消逝。

    “注意。”邵渐离替豫辛挡开一击,语气明显焦急,秦傲身形如鬼似魅,骤然出现在两人中间,一左一右快速出刀,三人挨的如此之近,落月海棠、凤血青却都无法抵挡,邵渐离如何也想不到这么快就陷入了被动,他看出秦傲在分化二人,煌咬适合近身作战,如此就逼得二人无法用出合心剑道。

    邵渐离暗衬这两刀自己勉力也可避开,辛儿却只怕难避此险,只是不知能否使她尽量伤在非关键处,正做此想,秦傲忽然不见了,随即出现在了原先的位置,两匕背到身后,仰头轻蔑说道:“不过如此嘛,赢了你们只怕也是不服,我就给你们机会使出合心剑道,再打输了可不要哭哦。”

    “你个大混蛋。”豫辛心急骂道,随即不好意思再说,她知道适才秦傲只需略微一动,现在自己的右肋就被煌咬洞穿了。

    “感谢阁下适才礼让,不过合心剑道一出,你必死无疑。”邵渐离拱拱手道,“我看不若这样,今日之事咱们都当没有发生过,我们绝不会与任何人提起。”他对秦傲有了些好感,今晚不愿再与之为战,是以此说。

    秦傲举手搔搔后脑似乎有些为难道:“俗话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说实话,很早以前我就一直想领略下二位的合心剑道,不想今日却有这个机会,我不想放过。还请两位放心一战,即使死了我秦傲也绝无半点抱怨。”

    “你这人怎么这么傻。”豫辛柳眉一皱,走他身前道,“我哥都说明白了,你真的低不下合心剑道的,你还是走吧。”

    秦傲侧头到她耳边低声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随即向后一跃朗声道,“二位来吧!”

    “好,你一力找死,好说无用,辛儿,血破三军。”邵渐离神色一凝,手内落月海棠翁然作响,随他手动处幻化出道道剑影。

    “哥。”豫辛知道血破三军是合心剑道中最快的一式,邵渐离用它自然是为了压制鬼月舞,同时血破三军力大招狠,属于一击毙命,邵渐离是不想秦傲受什么苦楚,豫辛有些不忍,但见邵渐离做出了起势动作,也只好配合而上。

    落月海棠与凤血青二剑相触随即化作一股强大气旋,冲向秦傲,秦傲知道个中厉害,不敢正面顶触,鬼月舞的强化影闪急急避开,血破三军随即赶上,秦傲闪避正快,忽然发现若是再向后退,就到了平原边界,几大块树影就在几步外等着自己,若是再退,必然进入阴影,那时鬼月舞就没了作用,看来只好拼了受他一击想法撤出此点,他正有壮士断腕之想,忽然留意到脚下树影后淡淡显出一个人影,不由一呆,自己只顾与二人纠缠,全没发觉竟然有人在旁边偷觑,若是牺牲了一条胳膊可以避开血破三军,只怕血破三军剩余的威力就全打在后面这个人的身上了,他不敢去避,站稳身形,魂力周身攒动,煌咬猛然向前擎出。

    血破三军共有三击,第一击是来自邵渐离的落月海棠,秦傲右手短匕猛然外格,立时气血翻涌,这时他已进入阴影之内,即使想走也走不脱了,同时第二击已由凤血青打来,秦傲左手慌忙去拦,勉力也避了开,但强大的冲力使他撞上了后面树身,随即第三击也赶了上来,落月海棠、凤血青共力击来,秦傲双匕首一擎,硬生生顶了上去。

    强大的推力轰然袭来,秦傲身后的大树不堪重荷,拦腰而断,同时一个瘦小的身影由树后飞出,静静的躺在了数丈外。

    “你怎么样?”邵渐离收起落月海棠与豫辛来到秦傲身边问道。

    秦傲坐在断掉的树下,抬头看看他俩,面色苍白可怕,额上满是汗水,努力露齿一笑道:“还好,应该暂时死不了,看看那人怎么样?”

    邵渐离点点头走开,豫辛皱起细眉责备道:“都说了你不行还硬撑,若不是我俩及时卸力,现在你早死了。”

    “哦!那我岂不是要谢谢你?这么,这么心疼我。”秦傲笑着向邵渐离看去。

    “还乱说。”豫辛嗔道。

    邵渐离已抱了那人走来,“秦傲,你这次做的可不明智。”说着他就将其放在了秦傲身边。

    “呀!”豫辛不由惊叫一声。

    原来那并非是什么人,而是一只少年噬心猿,矮小的身材,瘦弱的臂膀,看样子不过八九岁的模样,此时头侧遍是血迹,微弱气息几不可察。

    “我来杀了他。”豫辛抽出凤血青就待出手。

    “别。”秦傲低呼一声。

    “怎么了?”豫辛奇道。

    “放过他吧!”秦傲向她一笑说道,“你现在若杀了他,我适才这一下不白挨了?”

    豫辛看看邵渐离,又离近看看秦傲道:“你这个人,可别忘了,不久前你自己还杀了两只噬心猿呢!”

    “我知道,不过你看他。”秦傲侧头望向那只小噬心猿道,“年岁不大,对咱们也构成不了什么威胁,你就放过他吧!”

    豫辛收起凤血青,忽然轻笑出声,也不知是笑秦傲傻还是笑自己居然听了他的。

    “他一定是你说的那五只里面的一个。”邵渐离想了想道,“总共跑了两个,他负责跟着咱们,还有一个定是去找他们的同类了,那此地不能久留,秦傲,你可能走动。”

    “那是必须可以的。”秦傲扶住身后树干勉力站了起来,额头冷汗涔涔。

    “我和辛儿先送你回去营地。”邵渐离说道。

    “现在只怕有点难了。”秦傲努力笑了笑,豫辛一呆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平旷草地对面的林内影影绰绰许多噬心猿的身影显露出来,怕是要有百十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