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八十四章 心欲难控

    “静琪,我可已经替你说了不少好话,回头你可怎么谢我?”苏敏握住静琪的手把他拉到了桌边。

    “怎么回事?俩美女你们可知道什么是喧宾夺主么?”秦玉麟带上门笑嘻嘻说道。

    “傲儿,我可听说你这两日冷落了静琪,好歹她也是你师妹,不过和那惠三官说了两句话而已,用得着生气么?”苏敏摆出副和事老的模样。

    “怎么会,我和静琪妹妹一向相亲相爱,我怎么会……”

    “你都胡说什么呢。”静琪面色通红,举拳在秦玉麟肩侧锤去。

    “师娘,你看,你看,我可刚说两句好话,师妹就来欺负师兄了。”秦玉麟躲开静琪那记轻拍,转到苏敏身后道,“师娘,我听说脾气大的女人食欲也大,不想静琪不光食欲大,打人的欲望更强,就不知其他还有什么欲望强了。”

    “你胡说,你才食欲大。”静琪笑闹着要来捉他。

    “你俩闹着吧,我可先回去了。”苏敏要的结果已经出现,她自然要早些离去。

    “师娘,别走!”静琪慌忙扯住她衣袖急道,“你走了他肯定要欺负我的了。”

    “就是啊,师娘,急着走干嘛?”秦玉麟凑到另一边说道,“对了,我还有个问题要请教呢!”

    “什么问题?”苏敏只当他要询问关于秦舞阳的事,说话间却觉面颊炙热,浑身温度高了许多。

    “是这样的。”秦玉麟走她面前道,“我听孟小阳说的啊,一个男人站在一个女人面前时,他的臂长恰好等于女人的腰围。”

    “胡说,那怎么可能?”苏敏自然不信,却觉身体愈发炙热,好似这屋内温度高了许多。

    “我其实也不大相信,师娘,要不我们来试试。”他说话间不容苏敏回话,抬手便揽在了苏敏的腰际,猛然贴到了自己身前,“好像确实差不多哦!”

    “你,你放开,这,这像什么样子?”苏敏又羞又气,推了推秦玉麟手臂,却觉身体酸软,使不出多少力气,立时唬的花颜变色,青灵的紫刃明明有延毒之效,今日却为何没有起上作用。其实这点也是她疏忽了,青灵紫刃确实可以延缓毒物发作时间,可惜那春心合欢是春药却非毒药,它只是扩张了原始欲望,却并不对身体造成威胁,紫刃自然起不了作用。

    “师兄,我也想试试,我也要看自己的腰围等不等于你的臂长。”静琪双目迷离的贴近秦玉麟说道。

    这春心合欢药性果然厉害,苏敏看出静琪已然心神荡漾,愈发的兢惧,虽是竭力想要脱开秦玉麟的手臂,可内心不争气的竟有些想要靠拢那火热的充满男子气息的身体。

    “来,你也过来。”秦玉麟大笑着一把揽住静琪的纤腰扯入自己怀内,静琪就如同只小猫一般嘤咛一声钻入了他怀内,秦玉麟左手一抖,忽然将苏敏放了出去,一下跌坐在了床边,随即两手一下抱起了静琪,走到床前,扔了上去,静琪哼了一声,拉来被铺遮住了脸面,苏敏挣扎起身,想到不需多长时间吴鸣就会带了吴剑前来,猛然生出股力量,推开秦玉麟,挣扎着走到了桌前,刚刚立定,秦玉麟已由后环抱了上来,紧紧捉住她的前胸,苏敏立觉酥麻难当,口内低声抗拒着,却反头去感受那男子响在耳旁的鼻息,秦玉麟骤然将她横抱起来,又返至床前,静琪衣衫凌乱,双腿交织在被间,不断摩挲,秦玉麟面红耳赤,气息沉重,哪里还能忍耐的了,将苏敏横在床上迅捷扑了上去,“嗤嗤”数声就将苏敏外衣褪个精光,看着如同只白羊般蜷缩在身下的苏敏,秦玉麟埋头扎在了她的胸前。

    苏敏不想自己一招失误竟会出现如此结局,可惜脑内已无暇多想,只能感受到肉体的快感正汹涌袭来。

    “师兄。”静琪娇喘着爬了过来,使劲向二人挤开,迫得秦玉麟不得不松开苏敏,抱住了静琪,苏敏陡觉一股失落空虚,挣扎要去抱回这个属于自己的男人,疯狂中手上那块绸带也散落了去,未曾凝固的伤口染的被面斑斑血迹,掌心传来的刺痛忽然带来了片刻的清醒,苏敏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肉体的放纵,趁着这点清醒挥拳朝头侧昏睡穴击去,登时昏了过去,秦玉麟此时正在静琪身上下大功夫,二人不觉将苏敏挤去了墙角。

    “师兄。”静琪的意识已被欲望完全侵袭,呢喃着八爪鱼一般钳在秦玉麟身上。

    “静琪。”秦玉麟回应着她,将头扎入她怀内疯狂的亲吻,忽然“啊”的一声抬起头来,唇上已满是血渍,低头一看就见静琪那皙白的前胸有道细绳悬了枚红彤彤不规则的晶石。

    “帝火水晶。”秦玉麟脑内立时回想起来,这是自己上次离去送与静琪的,望着怀内目眼迷离,意识被欲望填满的静琪,秦玉麟忽然警醒过来。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只是一个刺痛,秦玉麟已然恢复神智,虽然他也被春心合欢侵袭,但他既有修魔劲的精修,又有天罡气的基础,再加破盾力的魂力,体内的抗性便较常人强出许多,他既然警醒过来,自然不会再坠人机蛞,静琪低哼着又来抱他,他探手一揽,反手便在静琪脑后重重一掐一按,静琪立时昏睡过去。

    秦玉麟跳下床来,细细思索今日事情,就觉如在梦中一般,许多说过的话现在想来倒觉极是羞愧,自己那时不知如何做想,竟会那般厚颜,他喝了杯水,正待继续细想,忽听嘈杂脚步声响起,很快已到了门外。

    “傲儿,你睡了么?”吴剑的声音传入,“我让你师娘转与你的话她说了么,我看她至今未回,就来问问。”

    秦玉麟在屋内早已慌乱不堪,静琪苏敏如今都昏睡自己床上,衣不蔽体,自己却如何来解释,他正不知所措,忽然哐当一声,门销已被震断,木门大敞开来,却是吴鸣忍耐不得,硬闯了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