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六十八章 雷暴的弟子

    “千羽,你们这是?”古少辉恰好走来,千羽看见转身走去小惠身后别过头去,“秦玉麟,你也在这里?”古少辉骤然望到秦玉麟不由也是一惊。

    秦玉麟此时心内正自忐忑,不知为何自己竟吻了千羽,仅仅是脑内冲动了么?似乎那时体内还有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自己到底怎么了?恰此时古少辉出现了,秦玉麟慌忙拱手道:“古少主多日不见。”

    “多日不见。”古少辉也拱了下手,他对秦玉麟并无好感,但上次穴底一战如非秦玉麟出手只怕他已命丧剑齿鳄口下,自然不能冷言相向。

    “不知今日什么情况,为何这许多人聚来了名剑门山下?”秦玉麟奇道。

    “你不知道?”古少辉似是不信的问道,“我们都是天猛星请来的这里的。”

    “雷暴?”秦玉麟愈发奇怪,“他请你们来名剑门?”

    “对啊,哥哥。”小惠凑到跟前道,“许多狩魂猎人都被邀请了,只要能如约来此,待月底雷暴便会有厚礼相赠。”

    “厚礼?”秦玉麟心内忽然想到黑竹简,雷暴来此最大目的自然是黑竹简,但他请来这许多狩魂猎人却是为何?

    “有些人经不住诱惑自然就狗一样的巴巴跟来了。”千羽在小惠身后轻蔑说道。

    “千羽,我还不是为了霜剑盟吗?”古少辉赧颜道,“雷暴答应了我只要来此待上十日,便会以两册天罡气圣师武技相赠,我们若得了那两册武技,还不是如虎添翼,教人再不敢小觑了我霜剑盟。”

    千羽冷哼一声道:“你的魂力已经进入圣师了么?”

    “虽然差些。”古少辉在千羽面前总有种莫名的压力,每次都想能够表现的好些,却每次都被千羽挤兑的无话可说。

    “你没有修入圣师,咱们霜剑盟也没有一人修成,要它来何用?”千羽冷声道,“整个无妄仙境谁不知道雷暴是幽冥幻境七杀星?你看又有几个狩魂团会接受他们的邀请?他们允诺血染苍穹多少好处?为什么人家却不来?来的都是些不成气候的狩魂团,若是大伯三伯在,说什么也不会答应来这里的。”说到最后眼圈一红,声音哽咽再说不下去。

    “姐姐,你别。”小惠本要安抚千羽,被最后几句话引得念起父亲来,忽然坐去一边草地,埋头膝间低声抽泣起来。

    “你们,反正你们就是看不起我。”古少辉面色涨红道,“可我还不都是为了霜剑盟。”说罢掉转身离去。

    秦玉麟走到千羽身边低声道:“他也有许多难处,不要生气了。”

    千羽瞪大红透的双目望去别处,哑声道:“我没生气,我只是见不得他这个样子。”

    秦玉麟转头见祝融扶了小惠站起,正给她抹泪,心内正想说几句安慰二人,忽见远处行来三人,身上黑红相间的衣饰格外鲜亮,不时有些狩魂猎人与他们招呼。

    “这位仁兄。”三人也望见秦玉麟,为首之人远远便既招呼,同时加快步子到了近前道,“看你衣着莫非名剑门门人。”

    秦玉麟心下一禀,后面两人修魔劲已是上级鬼厉,为首那人却无法揣测,显是修过了邪隐阶段,对自身魂力藏逸的滴水不漏。

    “名剑门秦傲,不知三位?”

    “秦傲?”为首那人听到他的名字明显一愣,而后上下打量几眼恭敬道,“失敬,在下天猛星,座下首席弟子惠叁官。”

    “哦!原来是叁官兄。”秦玉麟拱拱手暗思,幽冥幻境的人已经到了,他们请来这许多的狩魂猎人仅仅是为了让他们看到修魔劲战胜天罡气么?转眼看那惠叁官,却见他面容也算清俊,个子虽然低些,倒不失潇洒二字,只是目内带股邪气,一双眼滴溜溜在小惠千羽祝融三女身上转了几圈,最后定在祝融身上,舔舔上唇道:“这几位仙子妹妹也是名剑门的么?”

    “我们霜剑盟可是你请来的客人。”小惠怒道,“你这人……。”

    “哦,霜剑盟,是了,是了。”惠叁官拍拍额头道,“我险些忘了,霜剑三娇,对对,三位如非霜剑盟的仙子怎会如此清新可人?”说罢手掌身后一晃,再转出时已多了束野百合,恭敬递上说道,“花娇人美,若以此花致歉,可否原谅我适才唐突之过?”

    “你这人虽然油嘴滑舌。”小惠抿嘴一笑伸手接下道,“不过似乎还不算坏,但是只有我们两个是霜剑盟的,这位大姐姐却不是。”

    “哦?那是我记错了,霜剑盟只怕也因有你二人在,才会名气如此响亮,整个无妄仙境只怕也无人不知霜剑盟吧。”

    “哪有啊!”小惠抱着花笑的花枝乱颤,千羽在后面拍了她一记低声道:“一会哭一会笑的也不害臊。”

    小惠吐吐舌头,将花递向秦玉麟道:“玉麟哥哥,上次你帮我和姐姐纠正天罡气,又赠我们聚灵草,这花就送你作为感谢吧!”

    “你这可是借花献佛。”秦玉麟笑着接下,转手递向祝融道,“融儿,上次我单独留你在狩魂旅店应对强敌是我的错,这花我送你做赔偿吧?”

    哪知祝融斜睨他一眼,抓起花来摔在地下,又踩了几脚道:“我最见不得男人矫情,成天带着束花,油嘴滑舌,最是安不得好心。”

    “嗯嗯,就是就是,我也见不得这样人。”千羽凑到跟前,拍了秦玉麟肩膀一下道,“你可要小心,若是你成了那个样子,我们三个都不会放过你。”

    “我知道我知道。”秦玉麟明知道她们在指桑骂槐也只得配合应话,又怕惠叁官尴尬转开话题道,“叁官兄,不知何日至此?雷师可已到了?”

    惠叁官呆呆望着祝融,不想竟碰如此大个钉子,见秦玉麟与自己说话,慌忙嗯嗯应了两声,却不作答,转身与同来二人两人匆匆离去。

    “这人真有些奇怪,玉麟哥哥与他说话好似没听见一般。”小惠摸着鬓边发丝奇道。

    “登徒浪客,有什么稀奇。”千羽哼然一声,转而看着祝融道,“姐姐你刚才真是太解气了,对这种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人正该如此。”

    “师父,你不怪融儿吧?”祝融没有看她,转头小声询问秦玉麟。

    秦玉麟锁紧眉头望她一眼,摇了摇头道:“咱们抓紧回名剑门,雷暴既然到了,怕是有事发生。”他心内另有个担忧,怕那雷暴已寻到了真正的黑竹简。

    二人匆匆与千羽二人作别,小惠自多般不愿,秦玉麟只能好言相劝,最终答应她不几日再来看她这才放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