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五十二章 野室棋局

    不曾想师妹竟是如此轻盈,秦玉麟背着她如若无物,快步向前方奔去。不大会功夫,头顶的骄阳被云块遮蔽了起来,风势也大了起来,二人都没有再说话,秦玉麟埋头前行,想要说句什么打破这尴尬的静寂,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隐隐可以感受到背上有一颗小心咚咚的跳跃着。

    忽然一颗水滴落在了脸前,“师妹,似乎要下雨了?”秦玉麟鼓起勇气说道。

    “我知道。”林雨诗在他背上柔声回答。

    秦玉麟忽然想到她在自己的背上,自然早已知道下了雨,只是不想自己在意,是以忍着不说,不由心内老大过意不去。

    雨滴渐渐转至豆大,在秦玉麟脸侧滑落,他想到林雨诗在背上只怕更不好过,向前望了望道:“师妹,那边有处破旧房舍,咱们先去那边避雨可好。”

    “你说如何便如何吧!”林雨诗在他后颈吐气如兰,秦玉麟面部一阵燥热,急急向那远处破旧屋舍冲去。

    快到那屋前时随着轰隆一声炸雷,瓢泼大雨争抢着涌向地面,二人狼狈不堪推门闯入,室内光线昏暗,秦玉麟隐约瞧见屋角一隅坐有两个身影。

    “打扰了,不期适逢大雨,借贵地一避,雨停便走。”秦玉麟小心翼翼将林雨诗放下说道。

    屋角那二人并未回话,甚至动也未动,只里面一人重重吸了口气。

    “似乎不太欢迎咱们。”林雨诗淡淡道。

    秦玉麟见她衣背湿透,长发贴面,虽知她魂力强势,此时却身上带伤,湿漉漉总不会有多舒坦,转头见屋中堆了炭火,上面悬有铁斗,似是烧水之用。

    “可以借些薪柴用么?”秦玉麟向里走近几步问道。

    “嗯!”这次又是里面那人低哼一声,似是同意了。

    秦玉麟聚起薪柴,不多时热腾腾的篝火便燃了起来,屋内也光亮许多,他又找来根竹竿,见一旁有许多破旧布帛,以竹竿穿了,好似一块尺许的幕布,遮在火前道:“你来这里把衣服烘烤下吧!”

    “嗯。”林雨诗低应了声,小心的去了那幕布后面。

    秦玉麟在另侧百无聊赖,四下查看,见此所显是多年未清,许多地方蛛网林结,灰尘布了厚厚一层,只身旁一个铁锅,里面堆了许多野菜略泛些热气,显是刚吃后剩下的,难道那边二人也是来此处不久?他目光扫了一圈忽然停在篝火一侧,原来那块幕布虽是遮住了林雨诗,但火光却将一具玲珑剔透的躯体投射在了一旁墙上,细长的柔胰,盈盈可握的纤腰,在那悦动的火焰下更显得赏心悦目,秦玉麟目瞪口呆片刻,忽而醒转过来,转头望望屋角,见那边二人仍是低头对坐,全无丝毫变化,这才转回了头,不敢再去看那墙面,垂头只听得篝火哔啵作响,好长时间过去,幕布一动,林雨诗已将它取下,走至秦玉麟身旁坐下小声道:“谢谢你!”

    “没什么。”秦玉麟望见她衣服已然干透,脑内不由想起适才墙上所见,脸面一红又垂下头去。

    “在下棋。”林雨诗忽然贴近他耳畔低声说道。

    “什么?”秦玉麟没有反应过来,见她忽然靠近自己,慌忙向后挪出许多。

    林雨诗抬手指指墙角二人低声道:“他们是在下棋。”

    “哦!”秦玉麟知道自己想多了,摸摸滚烫的脸面道,“那很好玩么?”

    “我也不太会。”林雨诗看着那边说道,“不然咱们过去看看。”

    “好啊!”秦玉麟以前也曾与师兄弟有过对奕,只是平日里修行才是最重要的,棋局之乐倒未体会到多少。

    二人轻手轻脚走至近前,就见那背对的人戴了兜帽,极其瘦小的坐着,对面那人发须花白脏乱,身上那麻布衫也结了厚厚的油块,不知多少时间未曾清洗,右手放在盘卧的膝头,手上中食二指夹了枚黑色棋子轻轻的敲击着胫骨。

    二人中间摆下了棋盘,虽然黑白错杂,却是雾蒙蒙一片,原来盘面已布了一层厚实灰尘,秦玉麟心内惊奇,这棋盘明显在此日久未动,此二人莫非偶然撞见待要破解此残局?他虽然棋力不强,却也懂得观摩之道,留意看了会,发现黑棋虽略占主动,此时却面临一个角隅之劫,此劫如若有差,白棋立有翻盘之能,自己脑内演算几遍,忽发现不仅仅是一个劫的问题,此处是一个连环生死劫,黑棋的选择有许多但都不是很好,黑白二者在此劫处胶着牵绊,每一应后面皆有十数余的变化,如此思索下去怕有千万种的可能,秦玉麟思索片刻便觉疲累随即放弃,如此变化多端的劫数实费心力,怪不得那执黑棋的老者沉思如许之久。

    “你看的懂么?”林雨诗见他轻呼了口气,慌忙问道。

    秦玉麟摇摇头低声道:“不行,你呢?”

    “我是从来没有碰过这个。”林雨诗小声道,“很费脑子,若谁可做到只胜不输那真的很难。”

    秦玉麟心念一动说道:“这个我倒可以做到一半。”

    “做到一半?”林雨诗奇道,“你玩这个很厉害么?”

    “那倒不是。”秦玉麟贴近她耳前道,“只胜,我是做不到的,但是我可以不输。我只要不下,就永远不会输了。”

    林雨诗莞尔一笑道:“照你这个说法,大家都不下,那谁都不会输了。”

    秦玉麟正待回话,忽然里面那老者左掌重重砸去地面,砰然一声巨响,立时灰尘飞扬。

    “对不起前辈,适才言语无意冒犯。”秦玉麟进门时未察觉到二人有丝毫魂力,以为悄声言语应该无事,不想仍是被对方听了去。

    老者却不答话,忽然挪身改为双膝跪地,恭敬的将手内那枚黑子放于棋盘边沿,随即砰砰砰朝着对面那人磕了三个响头。

    “啊!”林雨诗忽然惊叫出声,原来适才老者一掌击地,对面那削瘦之人脑袋随之向后耷拉下去,兜帽随即脱落,秦玉麟二人立时注意到那却是一具干尸,同时秦玉麟还发现那枚搁置下的棋子也极是古怪,薄若兵刃的片状,不知要摩梭多少时日,才可将石质棋子磨做那般削薄。

    “天行兄,这局棋不曾想竟持了九载,九年光阴少枫妄增九岁,天行兄你现已仙去。”老者恭敬的望着干尸说道,“今日忽闻良言,老朽茅塞顿开,我不会再执着于往事,这盘棋我自愿认输,你我之约定然履践,元少卿此生绝不会再踏足东海兽岛半步。”

    话毕自称元少卿的老者起身小心翼翼抱起那具干尸,走去一旁扯下竹竿上的布帛将其包裹起来。而后转身到了秦玉麟面前定定的注视着他。

    秦玉麟被他看的毛骨悚然,小心道:“前辈我……。”

    “哈哈……。”元少卿忽然纵声长笑,倒把秦玉麟吓了一跳,笑毕元少卿纳头便拜,砰砰砰又是一连串磕了三个响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