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四十九章 地下见闻

    这时秦玉麟忽然领会到问题所在,是味道,自己愈是向前走愈是可以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一股淡淡的潮湿霉气,昔日自己在屋内住惯了对这味道习以为常,此次离去半年有余,再次归来才发觉屋内确是有股异味,可为何正气厅也会有一样的味道?他回首望下厅外,不见半个人影,快步到了那石台旁,那股霉味以此处最为明显,秦玉麟揭去石台上的坐垫,见下面并无什么异常,他又试着运起气劲推了几推,石台也无有丝毫反应,他盖好坐垫四下看了看,忽见两侧厅角椽柱与此石台并不对称,一条明显远了一步多的距离,他走去两椽柱中央,站到了石台后方,忽觉脚下一软,原来两椽柱中央正对石台那砖块并不坚实,秦玉麟运力踩了一下,砖块竟下陷了三指有余,随之听的石台下咔哒一声轻微响起,秦玉麟心念一动,又走回石台旁运力一推,那石台竟随之转了开去,显出个四四方方的石洞。

    秦玉麟跪下身向内里瞧了瞧,隐见有些光亮透出,他再次望了望厅外,只有微风吹过树枝发出沙沙响声,他摸着洞壁拾级而下,完全进入洞后忽然想到如若此时有人进入厅内岂不也看见了,他抬手去摸那石台下端,果有一处凹槽,恰好抓握,他单臂使力转动石台,就听咔哒声响,石台已然复位。

    秦玉麟深吸口气小心翼翼向下面走去,不远处凸起块嶙峋石角,上托油盏,昏黄的烛火在这暗洞内却显得颇为温和,秦玉麟走至近前见内里的灯油极多,至少可烧两天之用,想必不久前刚有人添过灯油,他缓步前行不过二十来步又有灯台照明,如此走出半里多路仍不见尽头所在,秦玉麟此时已心惊到了极点,不曾想自己呆了十数年的地方下方竟有如此幽长的密道,他脑内计算着自己的行进路线,现在自己应该是接近了秀峰院的下方,密道忽然一拐,转向左侧,秦玉麟明白如若正正挖进,再有数十丈就是湖底了,松软的泥土难免出现坍塌,如此想来造此密道者对名剑门是极为熟悉的。

    又行半里多路,嶙峋凸起的岩块逐渐增多,想来此处极其不好挖掘要么就是造此密道者已不在乎规整性,前方不远应该就到了剑苑的下方,秦玉麟正走的起劲,忽然一个声音飘入耳内。

    “你终于来了。”

    于这密道内忽然传出了第二个人声音,秦玉麟着实吓了一跳,他放轻脚步继续向前行进,走出不远,前方蓦然开阔,他停下步子四下望了望。

    “别看了,来这里。”声音离自己竟是极近,秦玉麟循声望去,这才看到自己左侧立有一道钢栅,声音正是由那后方暗影里所发,他走近几步到了那钢栅前。

    “你是秦问的儿子?”里面的人颤声问道。

    “你认识我父亲?”秦玉麟问道。

    “岂止是认识。”钢栅后哗啦作响,一个人影渐渐显露出来,“八年了,我被关到此地整整八年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关你?你告诉我,我会让门主帮你。”秦玉麟道。

    “门主?”那人身躯一震随即哈哈大笑,忽然啷啷大响,那人冲至钢栅前大声吼道,“你瞧瞧我是谁。”

    秦玉麟吓了一跳,随即近前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一头蓬松花白的头发,那人将头发缓缓拨开,露出一张瘦削而格外熟悉的脸面。

    “你!你!”秦玉麟心惊道,“你为什么与门主一模一样?”

    “你们门主是谁?”那人忽然厉声问道。

    “我们门主姓齐名云天。”秦玉麟忽然觉得他要说出件极恐怖的事。

    “胡说胡说。”那人厉声大骂,“齐云天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名剑门的门主也只有一个,也是我,你们现在那门主是假的,是假的。”

    “你为什么说他是假的?”秦玉麟只觉今日所遇之事实在匪夷所思。

    “因为他是我的孪生弟弟,名叫齐云傲,他对我的门主之位早就心怀不轨,最后终于被他阴谋得逞,将我困于此地,而他却在外面冒充我做了门主。”老者神色极是激动。

    “这,你怎么能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秦玉麟无法接受他所言之事,齐爷爷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个和蔼可亲的小老头形象,如此人所说全是事实,那齐云天岂非成了阴险奸小之徒。

    “我需要什么证明?我不就是最好的证明?”老者血红双目怒吼道。

    “你能说的详细一些么?”秦玉麟想想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否则为何会被关在此处。

    “我还是门主时那小人忌惮我的力量,设计害我,以龙魄水晶吸走了我所有的天罡气,可惜我却在此暗暗修到了修魔劲的上级幻魔,他还全然不知,待我离去此地一定,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那老者越说越是激动,忽然面色一转,压低声音道,“你快走,齐云傲来了,你快离开此地。”

    秦玉麟也隐隐听到些声响,知他所言不虚,可是自己却该去哪里躲避。

    “往里走,继续往里走。”老者激动的跳着脚说道。

    秦玉麟虽然不知继续往里是什么位置,听他如此说也顾不得了,慌忙继续向里跑去,“记得救我出去。”老者喝道。

    秦玉麟没有回应他,只是默默的快步离去,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他的话,如他说的都是事实,那齐爷爷自己却该如何面对?

    身后响声忽然增大,显是进来那人也发现有人进入了密道,秦玉麟已顾不得前方到底通往哪里,只是见路就走,身后已听到那蓬头老者的喊话声,知道进入者已经过了他的身边,秦玉麟愈加惊慌,脚下速度愈快,此处光线昏暗,地利环境既不熟悉也异常狭窄,秦玉麟实在不敢运用雷行,否则定有碰壁危险,身后那人却似完全无碍脚步声愈发接近,忽然秦玉麟暗道一声糟糕,原来前方骤然一转,却是到了尽头,他左右推按正自焦急,忽然发现头顶却有一处凹陷,双脚踩住两侧岩壁双手向上一推,没有推动,慌忙深吸口气,翻动体内的破盾力,一股怪力充斥双臂,他已是上级金刚力,这股力早已超出常人两三倍,隐隐听得头顶咯吱咯吱响了数声,随即传来哗啦啦的声响,头顶那石板应声而开,秦玉麟顾不得喘息,也不管外面到了哪里,脚下运力猛然跃了上去,甫然望到眼前景象竟而呆在了原地。

    原来自己出来的地方不是别处却是自己居住的那间薪火房,自己刚才正是推倒了积压在一旁多年厚实极了的那堆薪柴,他微一愣神,慌忙弯腰捉住地上那块石板压回了原位,再想去拾掇那些薪柴堆放上面,却觉身心俱疲,干脆坐在那出口旁,心想如若齐爷爷从此处出来自己便与他敞开来说问个明白,然而他休息了良久也未见那石板有丝毫动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