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四十四章 重回故居

    “傲儿,这次您能回来,大家都很能高兴。”名剑门中央大院首阁正气厅威严豪阔,厅内坐了五人,正对大门最深处是适才说话须发皓白的齐云天,下手一字盘腿坐了三人,正是名剑门三位长老,他们对面自然就是秦玉麟。

    “门主,傲儿既已回来,还需安排一所住处,刚才我让安信查过了,加上去年新入那七名弟子,咱们这里只怕已无独宅。”吴钰很为这名昔日得意弟子考虑,率先说道。

    “实在不行,就委屈傲儿去散厅屈居数日。”吴剑接道,散厅是幼年弟子的居身之所,通常四人一室。

    “傲儿颠沛流离日久,我希望他可以过些安稳日子,散厅多是新入弟子,于他记性恢复无甚帮助。”齐云天捋须道,“我想到一个地方,不知几位师弟有无意见。”

    “师哥,你要说的莫非是杂役后院秦玉麟曾住那房?”三长老吴远问道。

    “不错,那里秦玉麟曾经住过,兄弟心性相近,又况这数十年变动最小的就是杂役院,不知你们认为可好?”齐云天道。

    “倒没什么不好。”吴钰皱眉道,“只是那里过于偏远,屋内又潮湿阴冷,傲儿,你觉如何?”

    “小子唯门主与几位长老所言是听,住在哪里本就无所谓的事。”秦玉麟听到可以回杂役院那房,心内不由倒有些欢喜。

    “你这孩子,可缺了以前的那股锐气。”吴钰抬手点点他道,“许是多年在外之故,幼时那份少年狂性倒真收敛不少。”

    三位长老又与秦玉麟聊起些绝生林地的事,齐云天也不言语只是笑呵呵在旁静听,秦玉麟也只重复些那日与齐云天说过的话,涉及稍微一远,便以失却记心推开了。

    过了未时,吴钰派小鱼送秦玉麟去杂役后院收拾房间,秦玉麟随其一路走来,所见各处变化并无多少。

    “师兄,这房以前是你弟弟在住,他平时要做许多杂活,住在这里倒是方便,现今却委屈了你。”安信一边开门一边说道,“对了,关于师弟秦玉麟你还有印象么?”

    秦玉麟摇了摇头,随他走入房内。没有变,室内与半年前完全没有变化,秦玉麟观望着心内欣喜中又带些哀伤,记得那夜自己离开此房时还在想待回来要将这漏雨的地方修补一下,却不曾想这一离开就是半年多,再回来时已物是人非,自己再不是当年那个受尽欺辱的九年白魂了,想到这里不由自思我既然在冒充自己哥哥,为何不干脆把他的事都做了呢?如若哥哥知道自己被那几个人间接害了性命,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替自己讨回公道。自己却为什么这么懦弱,当初也曾怀了一颗魔鬼的心,想着等有了今天这样时候就去报复那些欺侮自己的人,现今万事俱备自己却失了那颗复仇之心,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松懈以致瓦解了呢?

    安信与其余几名弟子给他收拾好了床铺便离去了,秦玉麟斜躺床边,认真的思索着自己这段时间的变化,对了,在那时,小斌,那个为了救自己而与豺狼搏斗的少年,自从那次离开他后自己似乎就不愿再去想复仇的事了。想起江滨,那个少年充满阳光的笑意便浮现在了脑内,也不知他现今如何了,那时他为自己受了那样的重伤,也不知现今恢复的如何了,自己曾对他说只要有得自己在,便再不会令他受到欺辱,这么多时间过去了,自己却都未再去看过他。

    正当秦玉麟胡思乱想着,笃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秦玉麟跳身下床将血石搁置到一旁桌后,而后走去启开木门。

    “师兄。”静琪笑吟吟跳进门来。

    “师……妹,有事么?”秦玉麟见是静琪,忽然有些不敢单独面对她,他担心自己真会有伤害静琪的那天。

    “没事我就不能来么?”静琪撇撇嘴道,说着走去桌边坐下摆摆手道,“师兄你也来,坐这里。”

    秦玉麟没有言语走去她身边坐下。

    “师兄我问你件事,你一定要说实话。”静琪忽然低下头,小声道。

    “嗯,我若知晓绝不瞒你!”秦玉麟心奇她要问些什么。

    静琪低头沉默了好半天才缓缓说道:“你是玉麟师弟,对不对?”

    秦玉麟心内咚的一跳,难道自己哪里被静琪看出来了?正在思虑如何回应,静琪又开口道:“在后山你看到苏敏小师娘,一紧张,喊出了师姐两字,那时我并没在意,事后想起来应是我习惯了你那样叫我,所以没有深想。”她抬起头凝望着秦玉麟道,“你说实话,我说的对吗?”

    “师妹。”秦玉麟知道这时一旦退让便等于前功尽弃了,他冷笑道,“你跑来就是说这个?我不知道什么秦玉麟,一直都是你们硬要给我安排这么个兄弟,你说那时我喊了师姐两字,我真不记得了,你们那么多人一会这个是我师弟,一会那个是我师妹,我怎么记得来?喊错一点也不奇怪。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来此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想起些以前的事,现在你又跑来给我换个身份,如果你们也弄不清我到底是谁,我想我也没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师兄。”静琪急道,“是我自己想多了,可能是我太想念师弟了,都是因为我害了他。”说完便低下头去抽泣起来。

    秦玉麟看着静琪颤抖的肩头,心内极其难受,可自己的身份现今绝不能够被发现,只好委屈她了,秦玉麟返身拿来丝帕递与静琪轻声道:“对不起,我……是无心的。”

    “没事,是我自己想多了。”静琪接住丝帕,擦了擦眼哑声道。

    “师妹,你们都说我有个弟弟叫秦玉麟,在后山你还说小时候咱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玩。”秦玉麟搓搓手指,脸面灼热道,“你……你是喜欢我那弟弟么?”

    静琪双目通红疑惑的抬头望向秦玉麟。

    “也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秦玉麟不敢和她视线接触,背过身去说道。

    “玉麟这人很好。”静琪撮弄着丝帕说道,“以前我一直都不是太在乎他,很多时候都是他暗暗帮我,不管我有什么困难,他都愿意第一时间来给我帮助,可是我没有珍惜,后来还是因为我,让他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我失去了一个好师弟,失去了一个再也寻不回的关心自己的人,如若有机会重新来过,我会当他是自己亲弟弟一般看待。”

    “你当他是自己的弟弟来看待。”秦玉麟定定望向静琪问道。

    “嗯。”静琪抬头望向秦玉麟,“我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

    “他那样对你好,甚至丢了性命……。”秦玉麟喃喃道。

    静琪泪痕未逝的面上泛起一阵红晕:“师兄,玉麟也一直都把我当做姐姐的,如若没有其它事情,我要走了。”

    秦玉麟没有说话,也没有起身去送静琪,虽然早已知静琪的心思,可是自己心内似乎总存了那么一丝幻像,现今那份幻像也已消逝的无影无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