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三十二章 背水亡魂

    “你不要师父师父的了。”秦玉麟心内不悦道,“我没能力做你师父,你另寻高明吧。”

    “师父,我……”祝融待要再说,秦玉麟不再理她转向小月道,“不要哭,你若不想回裂影村,不回便是,谁也不能强迫你。”

    小月望望他并不回话,目内仍是泪水茕然,泫然欲泣。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起,三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人由林内喘着粗气奔了出来,正是适才劝老者离去那少年。

    “小斌,你怎么自己跑回来了。”小月望见,急忙上前扶住满头大汗的少年问道。

    “小月姐,你,你快走吧,海爷爷去找了熊劣抓你。”小斌满头大汗急切道。

    “熊劣?”小月双目骤然睁大,“海叔居然去求那人?”

    “熊劣是谁?”祝融好奇问道。

    “二位你们还是抓紧离开吧。”小月擦去脸面泪痕道。

    “熊劣是个巫师。”小斌插口道,“听我奶奶说他在驭兽峰学过天罡气,甚至可以使唤野狼豺狗,很可怕,你们抓紧走吧!那人凶的很,如果被他碰上,后果不堪设想。”

    祝融听到这才慌张起来,她自身魂力不济,眼看秦玉麟又是虚弱不堪,匆慌道:“师父,你可以走嘛?不然我来背你吧!”

    秦玉麟正待回话,那少年小斌已抢在祝融前面在秦玉麟身前蹲下身道:“我来吧,我是男孩子,有气力。”

    “可惜,他们已经来了。”秦玉麟摇摇头道,同时再次握了下血石,体内却无多少魂力回升。

    四人不安的向林内望去,悉悉索索十数人穿林而出,领头那个身形高大,小眼阔嘴,半脸的焦黄胡须,月色下透着股阴狠劲,绝非善类,这人就是熊劣,他身后影影绰绰许多村民皆是手执各样农具。

    “就是他。”适才离去那老者由人群内挤出,指着秦玉麟叫道。

    “老海,这次我可是看三婶的面来给你帮忙。”熊劣挖着鼻孔道。

    “那是那是。”老海赔笑道。

    “小子,就是你不放小月回村子?”熊劣近前看着秦玉麟道。

    “我回去,我这就回去。”小月忽然喊道,同时闪身挡在了秦玉麟身前,“熊叔,你别难为他们,这事和他们没有关系,刚才是我自己不愿跟海叔走。”

    “现在不说这个。”熊劣抬手把小月推去了一边,蹲在秦玉麟身前道,“外乡人,你没听过熊劣爷爷的大名吗?”

    “没有。”秦玉麟摇摇头如实道,“不过我听过林少龙,林峰主。”

    “你,你说什么?”熊劣瞳孔骤然一缩,后退一步道,“你刚才说什么?”

    秦玉麟哼然冷笑道,“看你的反应,确实是被驭兽峰驱逐的弟子了,想必也是当初没有严守门规才落得今日下场。”秦玉麟已看出他有着中级青魂的魂力,刚才那句话便故意试探,熊劣骤然听见驭兽峰峰主的威名,果然立时露出了畏惧神色。

    “哼!”熊劣面色一转,杀气突显,“你不也就是个上级青魂?现在还残了,你不说还好,现在你既然知道我的底细,便更留你不得。”说完起身后撤一步,手放口边打个唿哨,一边林后呼啦作响,不多时两只眼泛绿色光芒的豺狗缓缓走了出来,熊劣手型在胸前一转,猛然指向秦玉麟同时口内嗥然一声怪叫。

    那两只豺狗看到讯号,骤然暴起,四爪刨地,闪电般射了出去,秦玉麟心叫不好,匆慌举起血石,可惜手上无力,哪里低的住这两只小牛犊子般的豺狗,眼看前面一只就要跳到脸前,忽然斜刺里一只木棒伸出,正正抵向它的口内,那豺狗空中匆慌扭了个身,落到地面,低声吠着看向对面手执木棒的祝融。

    “滚开。”祝融口内大声叫着与其对峙,然而另一侧那只豺狗却已跃向了秦玉麟,祝融远远看到却有心无力。

    小月此时已被那群村民制住,也只能眼看着豺狗扑向秦玉麟全无办法。

    真可悲,秦玉麟心内暗叹,剑齿鳄,翔天龙皇都倒在了自己的剑下,不想最终自己却要死在这样一只荒村野狗口下,他甚至已经看清那只豺狗明亮獠牙,带着豁口的爪尖,这一刻许多熟悉的脸面在他脑内忽然闪过,千羽,小惠,自己甚至不曾道别就离开了她们,岚风岚月那两个鬼精灵的师妹现下也不知怎样了?忽然一张白皙的颜面浮现出来,林雨诗,自己离开的那日白天她还来看了自己,给自己带了玉野胶,多么善良的一个小师妹,秦玉麟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豺狼毛茸茸的脸面,原来人死前的最后时刻会是这样缓慢。

    静琪!离开后你有想过我吗?秦玉麟最终脑内还是被师姐填满了,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每一个霎那都那样清晰。

    “小斌。”小月忽然一声尖叫惊醒了秦玉麟,同时一个黑影由他身后猛然跃出,一下便和豺狗抱作一团,双双跌在地面,正是那名少年小斌。

    豺狗疯狂的撕咬,前爪在小斌身上撕扯着,充满腥气的大口不断靠近,小斌使力推开,不让它靠近,怎么身单体薄,胸前已被撕扯的血肉模糊。

    “快,快叫它停下,莫伤了小斌。”老海抓住熊劣臂膀叫道。

    “哼,小子自己找死,须怪我不得。”熊劣冷笑着却不阻止。

    “你不准备出手么?这少年会死的。”惊慌中秦玉麟耳边那个神秘声音再次出现。

    我该怎么做?秦玉麟不再对这个声音感到惊奇,他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出现,一次次帮助自己,相信总有一日他会主动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还记得修魔劲初级炼气法门么?”

    当然记得,秦玉麟回想起岩壁上那手绘的人形图案。

    “就以初级炼气法行气,脑内空灵,心神专一,无想、无色、无识三境界你还记得初悟时的感受么?”

    秦玉麟心思无想、无色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候习得的,完全记不清了,不过上级无识却是在紫东亭那里认识了修魔劲后习得,所以那种初悟的气息融合身心舒畅的感觉印象极深。

    “唉,二弟不知怎么教导你的,算了,只记得无识也够了。”那个声音无奈道,“你听好我下面的话,修魔劲之所以弱于天罡气,主要因为练到后期身体摧残深重,但它却有一点胜过天罡气,也正因此才教许多人宁可豁出身体不要,也坚定的选择了修魔劲。这就是意阶强化。”

    意阶强化?秦玉麟不由心奇,紫东亭似乎从未和自己提起过这个。

    “天罡气四阶十六层,修魔劲四阶十二层,每一阶修到最后天罡气总要胜修魔劲一筹,但是修魔劲一旦懂了意阶强化,就完全可以压制住天罡气了,所谓的意阶强化就是修魔劲习练者每阶的三个层段都可以选择其中一个进行质的突破强化,但是只可以选择一个,以后也无法再改变,你的第一阶炼魔阶段已然纯熟,所以可以在无想、无色、无识三层中对其中一层进行强化,你现今只记得无识的领悟感受便只能选择强化无识了。”

    修魔劲原来还有此一说,秦玉麟心内暗思,那自己日后化魔阶段纯熟了,便可以从鬼厉,邪隐,幻魔中选择一个进行强化修习。

    “先以初级炼气法行一遍气,脑内静静回想当时突破无识的感受。”

    秦玉麟完全依照那声音所说去做。

    “而后以现今的炼气法行气,同时将身体内无识的力量全部发散出去,而后迅速敛回,如此三次,再以初级炼气法行上一遍加以稳固。”

    “你看,那人在干什么?”村民里有人叫道。

    怎么正襟危坐行起气来?熊劣也已看到不由惊诧不已,“看来你是放弃生存了,这时还想去炼气提高魂力,真是个大傻瓜!”熊劣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秦玉麟第三次将无识的力量敛回已经察觉出了变化。

    “无识强化后唤做背水亡魂,就是在你濒临绝境,身体无法再战时,短时间将魂力提高至平时的两倍,是一种很激进的战斗方式,当然结束后你需要调养的时日也相应增多,是平日的十倍时间。”那声音说道。

    不对,远处熊劣暗叫不好,他隐隐感到一股极为强大的魂力正在接近,又有人来了吗?不,不对,这是眼前那小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熊劣正感恐惧时,秦玉麟已缓缓由地面站了起来,强大的魂力覆盖住了熊劣全身,压的他心惊肉跳。

    怎么可能?熊劣恐惧的握起拳头,这人明明只是上级青魂,现在为何忽然跳到了紫魂阶段。

    熊劣看到的只是秦玉麟天罡气的变化,如若他习练过修魔劲,感受到秦玉麟修魔劲的境界,只怕他现在求死的心都有了。

    “呀!”秦玉麟暴喝一声,伸手捉向小斌身上那只豺狗,动物对于强大气息天生敏感,现在那豺狗已然瑟瑟缩伏在地面,全无抵抗之力,秦玉麟捉住它脖颈甩手掷入林内,另一只开始还在与祝融对峙,看到眼前变化,察觉到秦玉麟那股死神一般迅速弥漫开的魂力,忽而全身僵硬,口吐白沫翻头倒地,竟而吓得昏死过去。

    “我,我……”熊劣望着一步步靠近自己的秦玉麟,张口结舌竟然发不出声来。

    “快,快走。”村民对魂力的变化毫无察觉,只是看到眼前情况,已然知道熊劣不是对手,一干人互相催促着匆匆忙散去。

    小月夹在人群里望了眼秦玉麟,被老海扯着,只得随同他们离去。

    “饶,饶命。”熊劣口内终于发出了声,他明白别人谁都可以离开,自己却是走不掉的,今晚为什么要答应老海来接这么个活儿?眼前这人简直是个怪物,他一定是名剑门的正规弟子。熊劣身下大小便早已失禁,湿了一片极是难受。

    秦玉麟望见他的变化,摇了摇头,转去小斌身前,见这少年伤势颇重,慌忙取出玉野胶涂在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处,到底是绝刃谷的灵药,不多时血便止了,甚至破裂处也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愈合。

    “你没事吧?”小斌微弱的声音问道,他胸口伤处好了许多。

    “嗯。”秦玉麟点点头,祝融取来条麻布,在小斌胸前缠了几道。

    “你为何如此?”秦玉麟沉吟下道,“我是说咱们并不怎样熟识,可刚才你还那样不顾危险的救我。”

    小斌呆呆答道:“这也需要原因?我爸爸死时告诉我一定要做个好人,我看你对小月姐很好,你是好人,我帮你还需要理由么?”

    小斌淡淡说完,秦玉麟听的却是心神不安,他望着小斌仿佛看到了昨日的自己,原来世上还有抱持这样信念的人。自己为什么现在听到他的话却感到一丝罪恶?他所做的事换做以前的自己一定也会毫不犹豫的履行,自己之所以改变难道仅仅因为陈笑天等人的伤害?受到静琪的背叛?艳魅说由爱生忧,由爱生怖,如果不是自己对静琪执着,又怎么会出现后来的事?但自己却将责任全推在了陈笑天、静琪等人身上,秦玉麟揉揉额头感到一阵迷茫。

    “师父,你没事吧?”祝融看到秦玉麟神色恍惚。

    秦玉麟无声的走去熊劣身边。“求求你,饶了我吧!”熊劣磕头如捣蒜,眼泪鼻涕糊了一地,秦玉麟一把捉住他耳朵,提将起来。

    “啊!饶命。”熊劣杀猪一般叫了起来。

    “你喊什么?”秦玉麟喝道,“一会你带小斌回村去,三月后我再找你,若他出了什么事。”秦玉麟忽然回手一击炎龙波打了出去,黑夜里那道龙焰光柱怒吼着一气贯穿了两株环腰古树,碗口般粗细的孔洞咝咝响着伴随阵阵乌黑烟气。

    “我明白,我明白。”熊劣险些把魂吓了出来,这样一击再来十个自己也一样是透心凉,跪下身去使劲磕起头来。

    没想到威力竟如此恐怖,秦玉麟对这一击也震惊不小,自己现在的修魔劲真是强到了极致,他回首走到小斌身边低声道:“你回去好好养伤,过些日子我一定来看你,只要有我秦玉麟一天,就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

    “你们也多小心,这附近有只怪物,听说许多狩魂团都拿它没办法。”小斌说道,他自然不知翔天龙皇已被秦玉麟击败。

    “我师父神通广大,又有我这样聪明伶俐的徒弟。”祝融抢先回道,“就不劳你操心啦。”

    秦玉麟回身对熊劣招了招手,熊劣慌忙抢上抱起小斌,为了讨好秦玉麟,又脱下外衫盖在小斌身上,口内说着:“夜里风大。”

    看着他们二人离去,祝融欣喜道:“师父,你可真厉害……。”

    “融儿。”没等祝融说完,秦玉麟忽然低声道,身体晃了一晃,低低说句:“找个安全地方……。”便软软倒了下去。

    祝融抢上一步抱住,让他落在自己怀内,望着失去意识的秦玉麟,口角显出一丝浅笑,轻轻拨弄着他头发道:“背水亡魂够辛苦吧,够你休息几日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