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三十一章 绿瞳少女

    “这柴怎么这么难着?”女子自言道。

    秦玉麟远远听见,已知并非林雨诗,却不知为何自己这时会想起那个小师妹,转而思道我是要做恶人,却非饿人,现下如何都要厚起脸皮讨些吃的,想到此又向前挪了几步,牵动身旁杂草哗啦作响。

    “谁在那里?”听到声响女子慌张转过身来,手握一柄细剑,长身立起。

    秦玉麟也不言语,双手着地歪在地上歇息,这段距离着实费了不少力气,心思你给我肉吃,我才与你说话。

    那女子已走近他身前,用剑鞘捅了捅,秦玉麟抬起左手晃晃,表示未死。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女子小心望望他身后喝道,秦玉麟只是埋头不语。

    “你说话哎!问你那!”那女子又以剑鞘捅了捅他,忽然尖声叫道,“哎,有血,你受伤了,这可不是我捅的。”她看到秦玉麟身前沾染的血迹,惊叫出声,那自然不是秦玉麟的血,但他实在懒得解释,身上魂力虚乏再加腰后的痛楚,只是粗重的呼吸着,同时期待着女孩自动将篝火上的肉送到嘴里来。

    女子又唤几声,秦玉麟索性闭上眼睛任由她呼喊,女子只道他昏了过去,思虑片刻,俯下身来拖了他双臂,缓缓拽到篝火旁,肉香味立时增大,秦玉麟睁开眼睛,转转眼珠,觑见篝火上那只肥硕山鸡。

    “你醒了?”女子擦擦额上缕缕细汗道,“你是哑巴吗?也不知道说句话。”

    秦玉麟依旧没有吭声,只是对那女子挤出一丝充满谢意的微笑。

    “别笑啦,饿了吧?”女子见他脏乎乎的面,笑的却格外可爱,不由也娇笑一声说道,“可惜山鸡肉还不熟,你忍忍,附近柴湿,花了我半天时间起火,肉挂上不久。”

    秦玉麟躺在火旁眼巴巴望着头侧的山鸡,身体也温暖了许多,心道在这绝生林地烤着篝火,等着山鸡,身旁还有美女作伴,幸福也不外如此,忽然想起幼时静琪和自己在后山躲开二长老偷烤山鸡的情境,不由会心一笑,转头看向那女子,火光下隐约瞧着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扎几条碎辫,容貌并不出众,还带些菜色,一身白衫也极是破旧,手中一柄剑打制的格外粗糙,秦玉麟留心勘察下,她虽有修习天罡气,却只是中级白魂。

    “你看什么?小哑巴。”女孩当然不知他的想法,只是见他观察自己立显不悦。

    秦玉麟怕她生气不给自己肉吃,抓紧别过头去,又望向火上那半生不熟的山鸡。

    二人再没言语,只听得不知名小虫儿藏在某处吱吱叫着,篝火内几根树枝散发着水汽不时滋滋作响。

    “若要追来,非给你们好看。”女孩忽然恨恨道,秦玉麟悄悄望去,见她只是自语,眼望篝火,面上忽而现出微笑,忽而颦眉浅显,最终却是一脸惆怅,手内半根木棍不时在火内捅上几下,忽然意识到秦玉麟还在一旁,转头看去,秦玉麟慌忙转开目光继续研究那山鸡构造,熟烂程度。

    “放心,没有说你,看你吓的。”女孩瞧见他慌张的目光笑了笑,随手将木棍扔入火内,起身取下那山鸡,捏捏按按,最后扯只鸡腿递他面前冷声道:“手能动吗?”

    秦玉麟慌忙接住,也不管手上泥泞脏秽,匆匆将鸡腿递入口内,管它骨头、筋肉,一并填入肚中。

    “慢点吃。”女子看到他的吃相,刚板起的面上又冒出了笑意,“这儿还有。”

    林内忽然哗啦作响,似是有人走近,女孩站起身拍拍尘土,拿几片树叶,将山鸡扯做几块放上面道:“好了,小哑巴,他们要抓我走了,你慢慢吃!”

    “小月,你又乱跑,看回去不打断你腿。”说话间一名须发皆白,衣衫褴褛的矍铄老者带了两人由远及近,看到秦玉麟他们先是一愣转而去扯小月,“抓紧与我回村,猜你就来了这里。”

    女孩反手挣开道:“要我回去可以,但我绝不嫁你那傻蛋儿子。”

    “爹,她说你傻蛋。”老者身后冒出一名三十来岁,发须蓬乱的汉子,口边躺着诞水,笑嘻嘻说道。

    “庆哥,别闹。”另个十四五岁少年急忙扳住他肩头道,“好好听大爷爷和小月姐姐说话!”

    老人向后搡了下那傻蛋儿子继续说道:“小月,你又说浑话,现下不比往日,裂影村自打遭了盗魂贼袭击后,你都不想想是谁在照顾你?”

    “我知道。”小月扫视了三人一眼,“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是我不跟你们回去,也不会嫁给庆哥。”

    “都说些什么,不怕外人笑话。”老人恼羞成怒,抬手就要去捉小月。

    小月敏捷的一闪身退去篝火另侧,唰的拔出了腰间细剑,冷目望向三人。

    “你,你待怎样?”老人走近一步惊且怒道。

    “小月姐姐,你别急,有话慢慢说。”后面少年一手拉着傻子一边急切叫道。

    “慢慢说,慢慢说,嘿嘿!”傻子完全不晓眼下形势,傻笑着望向小月。

    小月秀眉紧撇颤声道:“我……我不怎样,我敢怎样?我,我反正是绝不回去。”说罢手内细剑骤然回转直直划向自己颈下。

    变故突生,众人心内皆是一悬,眼见这女孩就要血溅当场,突的一道黑线闪过,正正撞在女孩手腕,当郎一声,细剑脱手坠地。

    老者望去,却是根鸡骨。

    “她不想走,为何迫她?”秦玉麟面色苍白问道,适才一击已将体内略微恢复的丁点魂力损耗殆尽。

    “原来你会说话?”女子揉着手腕惊道,适才那一掷准头力道恰到好处。

    “我管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去了,以后我管她吃喝,这就够了。”老者此时多少有些顾忌,火光下仔细打量几眼秦玉麟,见他满面晦涩,一身疲惫气,似乎来阵风就可以将他吹倒在地,放心不少,转头看向小月道,“跟我走。”

    “你真听不懂话么?”忽然有人从远处树影内走出,秦玉麟循声望去,不由惊奇万分,这人他倒是识得,正是白日里见过那绿色瞳子的少女,令他感到惊奇的是,此时那绿瞳少女背后正负了柄深红巨剑,血石。

    “人家不想走,你还在这里赖着作甚?”女孩年龄不大,神色却是老气横秋,两步到了老者身前,隔开小月,“难道你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就能无所顾忌?”

    “你……。”老者看到她身后负的大剑,心内先惧了三分,这时被她一阵抢白,立时满面通红,却又不敢与她理论。

    “海爷爷,咱们还是回去吧!”后面少年上来拽了拽老者。

    “回去,回去。”傻子拊掌叫了起来。

    “小月,你好自为之!”老人知道难讨到便宜,恨恨说了句,转身随那二人离去。

    “好,解决了。”绿眼少女拍拍双手,回转身望向小月。

    “喂。”秦玉麟无力的喊了声,抬手指指绿瞳少女背后的血石道,“可以还给我么?”他看出这少女身无丝毫魂力,能够令适才三人退却,全是仗了血石剑那巨大外形。

    “哦!这个自然。”那绿瞳少女微微一笑,回手取下身后血石,恭恭敬敬走去秦玉麟身前,双手奉上道,“物归原主,还请师父原谅融儿擅动神兵。”

    秦玉麟抬手取走血石,疑惑道:“什么?我并不识得你。”

    “师父,怪融儿没有说明。”那绿瞳少女走至秦玉麟身前道,“我叫祝融,一直想要修习天罡气,在绝生林地闲转两年,参加了九个狩魂组,却一直未获名师,碰巧遇见师父,白日我见你时心内已有计较,后来跟在霜剑盟后面,师父你力战九鳄,击退龙皇我都在一边看的清楚,像你这样魂力惊人,行事低调的人,融儿还是头次见到,所以请您老人家一定要收下我这个徒儿。”她一口气说下来小脸已涨的通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