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二十九章 穴底恶战

    二弟,哥哥明白了,你一直在指引着哥哥,今日便是要在此做个了断了。

    古风转身看向古岳和古少辉,沉声道:“三弟,少辉你们走吧,以后霜剑盟就靠你们了。”说着他抬手将凌乱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下,整理下衣衫,面上回复了昔日一盟之主的豪气,“我古风是个罪人,对不起自己兄弟,对不起霜剑盟,你们回去将我的事如实告诉大家,如实告诉千羽。”说罢他眼内闪出一丝不舍,将目光转向古少辉道,“以后爹不在,你多听三叔的话,霜剑盟有你们,我放心的很。”

    “爹,你……。”古少辉口唇咬紧,血丝隐隐渗出。

    “那些都是真的话,我绝不能原谅自己的大哥,但现在没必要来逞这英雄。”古岳冷声说道。

    “三弟我绝不求你能原谅我,我也不是要逞英雄。”古风垂头说道,“天理循环,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你们走吧。”

    “爹。”古少辉泪如雨下。

    “咱们走。”古岳一咬牙,泪水也涌了出来。

    三人蹒跚着向一边岩壁攀去,古少辉不时回头看向父亲,但那个背影始终没再回头。

    “吼!”翔天龙皇一声长喝,带动着碎石屑轰隆隆的跳入穴内,顿时占去了接近五分之一的区域,秦玉麟古风急忙闪身躲开了它正面一扑。

    然而翔天龙皇刚一落地抬爪便击了上来,这一击却是冲着岩壁上三人去的,秦玉麟暗叫不好,脚下雷行切动已到了龙皇头前右侧,“你的对手在这里。”随着秦玉麟喝声,血石已带着千钧之力劈了下去,翔天龙皇回爪一击,正正格开了血石这记重击。

    “秦玉麟。”古风一声大喝,秦玉麟稳下步子向他望去。

    “古风对不起自家兄弟,有此一命残喘至今,现愿以性命相交,助你灭此畜生。”古风哑着嗓子说道

    秦玉麟没有说话,心内却有些惋惜,古风自知大错铸成,便执意以死相拼,可是这就能换来他二弟的性命么?世上做恶之人多不胜数,终了能幡然悔悟者又有几多?忽然想起陈笑天,如若自己回去名剑门,他来向自己道歉,还有那所有欺负过自己的人都来与自己道歉,自己便能原谅他们了么?

    这时翔天龙皇忽然甩头,口内烟火喷涌,随之一团火焰已冲到了秦玉麟眼前。

    “小心。”古风看的真切,急忙出言提醒。

    秦玉麟脚下运起雷行,闪身到了龙皇身后。那绝不可能,秦玉麟思道,日后自己如若真回到名剑门,就绝不会给他们道歉的机会,想到此,心下坚定起来,运起血石剑,骤然跃起,一击重劈击在了龙皇后颈,猛然一股强猛的反力弹来,秦玉麟脚下慌忙错动,血石向后一支方才稳住身形。

    这翔天龙皇周身遍是硬甲,又以颈后为甚,看来只能寻找到它的薄弱所在方有制胜之法,秦玉麟暗暗思道,适才运用瞬狱烈焰杀耗去过多魂力,体力已明显不支,不过也足够再使一次瞬狱烈焰杀,只是这是个范围型的攻击方式,分散打在龙皇身上只怕起不到多少作用,怎么办?

    “破坚青龙。”忽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秦玉麟一怔,这声音略带熟悉,是了,正是自己修习瞬狱烈焰杀时知道过自己那人的声音,他慌忙四下,却见只古风在远处神色紧张的屹立着,完全没有听见刚才的人声,为什么?他疑惑不定,上次自己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不要胡思乱想,用破坚青龙。”那声音再次响起。

    秦玉麟急忙收摄心神,这破坚青龙自己也习练数天,却一直不够娴熟,是以对战并不予考虑。

    “风魔斩是命决武技,你愈是使用,便愈是熟稔。”那个声音似是知道他为何迟疑,再次说道。

    命决武技!秦玉麟心头不由一震,以前曾听静琪说过,武技分为灵诀武技和命决武技,通常所修习的,诸如天罡气的影闪,修魔劲的雷切,炎龙波,天霜力都是灵觉武技,只要魂力达到就可修炼,练成了便是练成了,没任何其余道道可循,但是武魂斗界还有着另外一种极为罕见的武技就是命决武技,它与灵决武技全然不同,这是一种带有生命体的武技,一旦修习起来,就好似在自己身体内蓄养了一只宠物,会随着它对主人的熟识度提高攻防技巧,如若训习有佳,完全控制住了它,更是受益无穷,关键时刻,主人如若有险,甚至可能爆发出寻常达不到的力量,反之如不能将其完全驯服,就不会得到丝毫提高,甚至反噬己身,未攻人先伤己。

    “玉麟小兄弟。”古风看出秦玉麟已有疲惫之态,只是与龙皇遥遥对峙,遂开口道,“这畜生不易对付,你自管去吧,我们不会怪你。”

    秦玉麟呆呆望了下他,心内仍在快速盘算,风魔斩有四式蓄力武技:破速朱雀,破群白虎,破锐玄武及破坚青龙,这四式运用可谓极其广泛,却有一点不佳,也是秦玉麟刚才不愿使它的另一个原因,它们的蓄力时间过长,与人对战别人怎么可能任由你去安心蓄力?

    “大叔,你可挡得下一时半刻?”秦玉麟忽然问道,“如若可以我便有对付这畜生的办法。”

    古风乍听心下先是一喜,随即却是一阵焦虑,这翔天龙皇已有了神魔双修的战力,自己只是上级黑魂,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完全像成年人殴打小孩一样简单明了,但是他却张口回道“没问题。”心内暗想只望自己这条命能撑得到这段时间。

    “大叔,那你多小心。”秦玉麟知道他已抱了必死的决心,脚下雷行切动,已然转到岩上,手内血石快速抡动起来,残影在他身周逐渐形成一个赤色斜挂圆环,挥舞速度会愈来愈快,当这个速度达到最高爆发点时,这记破坚青龙式便使了出来。

    岩下古风此际心内已有盘算,心思自己正面绝不是它的对手,但如若自己靠着身形优势游走作战许或能撑得一时半刻,然而此念刚起翔天龙皇却已忍耐不住,仰天一声长鸣,拍打两下肉翅就欲跃去岩上。

    不好,此时绝不可让它的注意力转向秦玉麟,古风手内长剑舞动,纵身跃上,长剑立时化作十三点星芒向翔天龙皇划去,这记“影月重杀”是古风的成名作,许多低级卫灵兽都曾受到此招重创而死。古风知它身周附有坚甲,独前腿内侧上端有处软肉,故此十三下重击全部招呼到了那里,他明白自己对翔天龙皇造成不了多少伤害,但自己旨在转移它的注意,使它放弃岩上的秦玉麟。

    翔天龙皇猛然遭到袭击虽不如何疼痛,心内却已怒不可遏,收起肉翅,转首一口龙息烈焰向着古风喷了过去,古风慌忙后撤,终是躲闪不及,右半个身子被烈焰擦了过去,立时一片焦黑,翔天龙皇抬爪再次击来,古风强忍住灼痛,剑转左手,举手就想要格挡这一击,剑身方碰上龙皇利爪迅既折断,古风慌忙趁这股力向后疾跃,然而那利爪已快速从他身前闪了过去,立时血花狂飙,古风仰身向后躺去,一道寸深的伤口由他左肩直贯至腹下。

    “爹。”古少辉在岩上看的真切,疾声大呼。

    翔天龙皇听到声响,转头望去,看到三人站立处岩石低矮,猛然前冲数步,高高抬爪就向岩上搂去。

    “少辉,退开。”古岳仓惶叫了一声,同时用力一推,将古少辉断面二人推的飞了出去,自己却被这一爪挂住双腿,直接带下岩去。

    古岳便如葫芦般咕咕咚咚一气落到了谷底,口内血沫子汩汩外涌。

    “三叔。”古少辉起身慌忙奔至岩边,望见岩下古岳,大声哭喊,却又不敢跳下相救。

    翔天龙皇低吠着抬爪便如玩耍般翻弄着古岳,锋利如刃的爪尖在古岳不时戳出几个血洞,古岳却似已没了气息。

    “助手。”一声低沉的喊叫,古风摇摇晃晃在后面站了起来,身前本焦黑的灼伤处现今已尽是血浆,双目通红喊道,“有胆冲我来,不可再伤害我兄弟。”

    翔天龙皇听见声响转头望向古风,口内咕噜一下,似是颇为不解这人为何还要站起来,缓缓转过身,硕大的脑袋垂至古风身前,想要将他看个清楚。

    “久等了。”正在此危机时刻,秦玉麟一声长喝,带着风火轮般旋转的血石直跃下来。

    它的前腿内侧是弱点,自己这一下破坚青龙便以此为攻击点,无论如何都要打中,秦玉麟明白自己的力量绝对不够再打第二次了,机会只此一次。

    “打它后颈。”那个神秘声音忽然出现。

    什么,秦玉麟身在半空猛然一征,后颈乃是翔天龙皇最为坚硬所在,为何要避虚击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