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二十四章 瞬狱烈焰杀

    “哦?”古风喜道,“离此可远?怎么你自己回来了?”

    “不远,我与另外四人寻出踪迹,他们留在那里看守,派我回来报告。”

    “好,好,你先去歇息,明日便带路一同前往。”古风吩咐那人离去,回首大笑,“真是天助霜剑盟,寻到了剑齿鳄,便有了聚灵草,我们不论谁服用了那灵草,对于霜剑盟都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秦玉麟在一旁听的自是清清楚楚,剑齿鳄,他们是要去围杀名剑门后山的剑齿鳄么?不会,绝生林地这样大,又不是只名剑门那一只剑齿鳄,但如果是呢?自己离去后也不知是谁在看守小乖,如果霜剑盟去杀了小乖,取走聚灵草,那样岂不是又有一位师兄弟要受到责罚么?

    “敬二位首领。”忽然一人起身举杯道,众人随之效仿,纷纷举杯。

    “敬二哥。”古岳举起杯子凄声道。

    古风面上一怔,随即强笑了下道:“敬霜剑盟所有失去的兄弟。”说完仰脖饮下,放下酒杯道,“三弟,你先去准备一下,剑齿鳄有着圣师阶段魂师的战力,把咱们的好手全部叫上,算上中级青魂的,应有三十来人吧?让他们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出发。”

    “好,我这就去。”古岳放下酒杯,又回首看了眼秦玉麟,转身走了出去。

    “怎么样?小兄弟,你即使不愿留在霜剑盟,猎杀剑齿鳄这样难得的事却如何能错过,一起同去吧?”古风笑吟吟说道。

    “大伯,这怎么行?”千羽站出叫道,“他只是下级白魂,去了岂不是枉送性命?”小惠在后面也是连连点头。

    “白魂?是么?”古风好奇道,“我怎么看着是青魂,哦不?是黑魂啊?”

    “明明是下级白魂嘛,大伯你……”小惠大声辩道,忽被千羽在身后一拽,见千羽对自己眨了眨眼,不解道,“姐姐,你?”

    “还不快答应。”古千羽在秦玉麟背后一推说道。

    秦玉麟自然明白古风的意思,他是要将那聚灵草送与自己,令自己的天罡气得以提升。

    “好,我去。”秦玉麟应道,心内做出的决定却是如若你们要去拿名剑门后山的聚灵草,可不要怪我从中阻挠了。

    “这才对,小惠,带你玉麟哥哥去休息,你爹已给他安置了营帐,明日一早咱们就出发。”古风说着便招呼人收拾起宴具。

    秦玉麟随了小惠离去,古风转向千羽微笑道:“这下你满意了?”

    “满意什么?”千羽面上一热,脑内想到秦玉麟就觉此人虽然面容冷漠,时常故意板着面孔装作恶狠狠的样子,然而他那眼神内却有着藏不住的落寞和一股莫名的柔和。

    “哈哈,以为大伯看不出?”古风在她后脑拍了一记说道,“这聚灵草给了他,他说什么也不能再拒绝留在霜剑盟了,只要留在这里,霜剑盟有人中了毒,他便不能置之不理,那冥骨花露也算有了用场。”

    千羽心下一冷,低头只顾收拾餐具,不再做声。

    秦玉麟到了住处并未休息,而是静心研习修魔劲,说来奇怪,连续几日没有进展的下级邪隐,竟然轻松突破,一口气到了第六层下级幻魔,心下惊喜不断,突破了幻魔,自己便可进入修魔劲第三阶断灭魔神了,他又取出风魔斩的武技图钻研了两个多时辰才躺下休息。

    第二日清晨秦玉麟便随了古风等三十来人出发,千羽小惠也在其中,一路二人在秦玉麟身边笑声不断,不远处古少辉看在眼里,心内极其不是滋味。

    “玉麟哥哥,那你的天罡气虽只是下级白魂,但你的炼气法却一定是极正确的了?”小惠问道,“不像我们都是凭着一知半解,蛮头练习,所以提升也极其缓慢。”

    “我可以把名剑门的炼气法教与你们。”秦玉麟明白她的意思,便主动说破。

    “得了吧!”千羽撇撇嘴道,“你自己只是个下级白魂,还来教我们呢!”

    “姐姐,这就是你不对了。”小惠一撅嘴道,“玉麟哥哥魂力提升不了自然有他自己的理由,但是他学的炼气法一定是最正统的,咱们为什么放着正统的不学?”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古少辉打起笑容走到三人身边,“千羽小惠两位妹妹是想提高天罡气么?我可以把我的一些心得教给你们呦!”

    “算了吧!我们这里有正统的天罡气练习法,你的那些心得都留着自己用吧!”千羽说完便揽住秦玉麟左臂道,“快告诉我们吧!刚才不说要教与我们么?”

    “就是就是。”小惠慌忙抱住他右臂,生怕跑了似的,“快告诉我们。”

    三人说着话自顾向前走去,没有一人再去留意古少辉。

    秦玉麟你真行,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古少辉心内恨意愈甚。

    这一日一行人向绝生林地深处行进了数十里路,一直到了申牌末时,古风看看晚阳西挂,这才吩咐停下宿营,秦玉麟虽早已明白他们并非要去名剑门后山,此时却也不好直言离去,暗自思量待助他们取得了聚灵草,再悄然身退也算对得起他们。

    扎营期间秦玉麟一人又走出两里多路,到了条山溪附近,瞧瞧四下无人,这才放心取下了血石,昨日认真研读了风魔斩中的第三式:瞬狱烈焰杀,心内试演多次,今日便决定以血石剑实验一番,按照脑内那熟记的行功之法潜行运作,体内那六层幻魔的修魔劲立时调动起来,手中血石剑轻挥两下,一股热腾腾的气感由脚面逐渐涌上腰间,秦玉麟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这股危若累卵的强大力量,一丝丝将其引导至双臂,猛然间血石本体轰然燃烧起来,手内便如持了柄火柱般,就是这个时间,秦玉麟双目爆睁,猛然前跃,一道烈焰组成的弧线猛然划破长空,重重击在了身下的土地上,四周顿时一股气浪冲散开来,秦玉麟粗喘着气望着手内的血石,不对,这不是瞬狱烈焰杀,威力不该只有这么小,难道是因为自己第一次使用不够纯熟的缘故,他少歇片刻,再次起身演习,然而这次的威力甚至还不如上次,哪里错了?秦玉麟心内泛起疑问,难道因为自己手内握的不是战斧的缘故么?为什么无法发挥出十成十的力量?

    他反复演练着,直到身心彻底疲惫,仍然没有找出所以然来。此时夜幕已然落下,四周渐渐被黑暗笼罩起来,秦玉麟不得不放弃,决定先回霜剑盟的营地,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真是个大傻瓜。”

    秦玉麟心内猛然一紧,这人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如何一点也没有察觉?他握紧血石剑,快速扫视了一圈身周,静悄悄的林地,只有不远处潺潺的溪流声不绝响着,在哪里?秦玉麟愈发紧张,看不见的敌人才最为可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