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一章 无妄仙境

    “师弟,浴巾是不是在你那?”静琪空灵的声音由门后传出却带股浑重的感觉。

    秦玉麟慌慌张张扯开布囊,口内低呼道:“师姐,你等等啊。”他埋头努力翻捡以致面色通红,细小汗珠都泛了出来。

    “有没有哇?”静琪娇嗲的声音带些恙怒。

    “找到了。”秦玉麟长吁口气,二人皆是名剑门的弟子,静琪大他半岁,是为师姐,秦玉麟对这个师姐向来言听计从,就连今晚偷来凤歆池都是被静琪唆使来的,凤歆池是二长老吴剑督造的一座温泉浴所,虽然基础设施已经完善,却还未彻底完工,静琪顾不得那些,待到二更带上这个小师弟先来一浴为快。

    “师姐,我从墙上抛进去吧?”秦玉麟站去墙边,比划了几下。

    “傻瓜。”静琪低骂了声,“雾气这么大,你扔没了怎么办?你在门边等着,我去拿。”

    秦玉麟一听立时没了声响,师姐要出来拿浴巾。他仅在脑里略略一想那香艳画面,立时血气上涌,就觉由脸至颈皆热腾腾的,努力克制住了心猿意马,正襟危立垂头杵在门边候着。

    好半晌忽听“吱”的一声,木门拉开条缝来,静琪探出头左右望望,秦玉麟侧眼一觑,立时呼吸加重,静琪头发漆黑湿重,斜挂眼前,雾气由门角里渗出,烘托的那白皙肩膀上一幅潮湿面孔带种蒙淞之美,秦玉麟向来听人道东海仙子如何漂亮,现今心内却有个想法,如若那仙子长的不似师姐这般,倒真算不得漂亮。

    “傻瓜,愣什么?”静琪小嘴一扁怨道,“浴巾呢?”

    “这,这里。”秦玉麟听到喊声,还道心事已被看穿,面色愈加红透似血,慌里慌张提起布囊奔来,心内本就紧张再加毛手毛脚,脚下一滑骤然哗啦散了一地,浴巾也混迹其中。

    “哎呀。”秦玉麟惊呼一声,慌忙俯身去拾。

    “真是个傻瓜。”静琪说着将门掩上了些,秦玉麟却在一俯身间看见了那白皙如藕的小腿。

    “别慌,又不是不让你洗,等我好了就换你。”静琪却不知他心内想法,只道他是心急洗浴,“你看你脸上红的,还没来洗都这般模样。”静琪说着在门后掩口笑了起来。

    “这里了。”秦玉麟粗喘着气站起身将浴巾递去,“师姐,你快回去吧,小心着凉。”

    静琪嘻然一声掩上木门,秦玉麟却仍是心跳如鼓,喘息粗重傻傻立在原地,心内回味着师姐那销魂的笑意,手内撮弄着布囊。

    正自彷偟无定忽然望见一侧竹墙低矮处,心下一怔,暗道我若搬来旁边石凳站去那里,定可将里面的光景看个通透。这个想法只是那么一闪念,他慌忙甩甩头,干咽了下口水,怎么能对师姐产生这种想法,真是可恶极了。

    意识到自己思维的偏差,秦玉麟强行定下心来,暗思这样好的时间为何不抓紧炼气,却在此胡思乱想,又如何对得起师父师姐?他努力收摄心神,一心思虑起天罡气的修习。

    “白魂,青魂,黑魂,紫魂。”他口内缓缓说着,脚下却缓缓移向了远处那石凳,他所说的是天罡气初阶修炼的四个境界,入门修习是为白魂,而后经历青、黑、紫四个层次就可晋级下个阶段,他口内嘟囔着天罡气的修炼口诀,脚下却已蹭到了石凳旁边。

    我只是坐下休息片刻,秦玉麟心内如此想着,便也原谅了自己,坐下身去,继续以天罡气初阶修习口诀行了遍气,忽想如若此时来了歹人对师姐不利怎办,还是离近些的好,他搬起石凳缓缓靠近了凤歆池一些,又行了遍气,忽然又想这个距离算不得安全,还是再离近些好,径自抱起石凳到了矮墙边上坐下,这样就安全了,不管来了什么歹人,师姐只要一呼喊自己就可第一时间听到,他很满意的坐下正待继续修习,忽然又一个念头冒出,或者歹人已经藏身凤歆池内,自己在外面守着却有何用,秦玉麟抓抓后脑想到我不如看看里面有无歹人藏身,也好让师姐放心洗浴,只看一眼,他在心内暗暗起誓,只是看看里面有无歹人藏身。

    他站上石凳扶着矮墙缓缓直起身来,只一眼,师姐就算知道定然也会原谅我的,秦玉麟悄悄探出头去,眼前立时雾气缭绕,却哪里有歹人的影子,他正待起念歹人莫非藏身在水雾之中,忽听得身后哗啦啦数声响,随即一声巨喝:“嗨,好你个秦玉麟,胆子可真不小。”

    这一声喊着实将他吓得不轻,哧溜滑下石凳险些跌倒,惶恐看去,却是两个同他一般大小的少年,左首那个一脸雀斑,身材短小却极其粗壮,秦玉麟自然识得这是三长老弟子孟晓阳,如此不用看便知旁边站的一定是大长老吴钰的爱子吴鸣,适才出声喊叫的正是他,这二人好的亲兄弟一般,平日里最大乐趣便是收拾秦玉麟。

    “秦玉麟,凤歆池还未修好,你在这里作甚?”孟晓阳走进几步喝问道。

    糟了,可不能让他们知道师姐现在里面,不然如若去告知了师父,俩人只怕都要受罚,秦玉麟脑内急速转动,慌忙打个哈哈道,“这不是闲的无聊吗?都二更天了,你们俩人不也没睡么?你们来这里又是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趁凤歆池未完工之际,先来一浴为快?”他抢先把这话说了便是占个先手,他们如再返来如此说自己便是拾人牙慧,同时最后几句他刻意说大声了些,是有心提醒里面的静琪。

    “胡说。”孟晓阳怒道,上前一把揪住秦玉麟的衣领,恨恨一搡,“你个九年白魂,有什么能耐说我们?”

    白魂是天罡气的入门阶段,与后面的青魂、黑魂、紫魂同属于天罡气初阶散魂阶段,一般人通常都在二十多岁就能够突破散魂,当然也有极个别天赋极突出者十多岁就步入了第二个精修阶段:圣师。

    秦玉麟却是个奇才,从八岁入名剑门到现今十七岁,九年时间始终只是在最初级的下级白魂徘徊,一直沦为诸多同门笑柄,也正因此,即使他的师父二长老吴剑也对他无甚好感,平日里只是安排些杂务与他,并不将他当做正规弟子教导。

    “咦。”孟晓阳惊异出声,原来他这一推,秦玉麟手内布囊散开,却落出一地衣物,孟晓阳走近一看,厉声喝道,“好哇,原来你是有预谋来的,怪不得适才看你攀墙而上,你倒恶人先告状,说起我们来了。”说罢扭头道,“鸣哥,怎么办?”

    吴鸣搓着下巴走近两步道:“还用说吗?揍他。”说罢一脚踢在了秦玉麟膝弯处,秦玉麟脚下一软慌忙抬手扶墙,险些就跪倒下去。

    “干什么呢你们?”忽然木门敞开,静琪红润着脸面站了出来,听到外面的争吵声她便匆忙换好了衣物,这时见他们要动手,知道秦玉麟魂力低弱,远远不是那二人敌手,急忙冲了出来。

    “师妹?你怎么在这里?”吴鸣带些惊喜的语气说道,同时放开了刚捉住的秦玉麟前襟,“师妹,这小子偷来凤歆池,我们正要把他送去长老那里。”吴鸣说的起劲,孟晓阳却在后面扯了下他的衣衫,原来孟晓阳注意到静琪发丝潮润,气息湿重,又是由那木门后走出,自然猜到了缘由。

    “那你们就去告诉长老吧。”静琪走近一步扯住秦玉麟拉到自己身后,“是我带他来的,刚才我也在里面洗浴过了,随便你们怎么说吧?”

    “洗浴过了。”吴鸣怒气上涌惊道,“你,你们两个?你,你居然和这个九年白魂一起……。”

    “九年白魂怎么了?”静琪大声道,“齐门主是看他底子好,有意压制他,让他扎稳基础,你行吗?门主怎么没让你做九年白魂?你想修习的快些,那你去幽冥幻境啊?”

    此界共分四块大陆:无妄仙境,幽冥幻境,东海兽岛与殇龙境。

    他们所处地便是无妄仙境,这里云集着为武而生的人们,他们将提升天罡气做为一生奋斗的目标。天罡气的修习也渐渐走出分支,以修习剑道为主的人建立了名剑门,他们以天罡气御剑,将剑技发挥到了极致。相对的有绝刃谷,这里的人则将刀法谌化至炉火纯青。另有一部分人,他们善于伪装,藏匿,通过天罡气隐藏自己身上的气界,幻化自身的外形,便是幻化阁,除了这些为武而生的人们,丛林深处,深山峡谷之地还生活着多种灵禽异兽,以天罡气驾驭灵兽做为武技手段的人们就是驭兽峰。

    这四个门派便代表了无妄仙境,幽魔幻境则与无妄仙境截然对立,那里的人皆是大奸大恶之徒,他们修习一种叫做修魔劲的斗气,与天罡气恰恰相反,讲究通过损害己身从而达到速成的效果。

    至于东海兽岛则聚集了未开化的蛮荒野人,他们茹毛饮血,有着自己的一套独特生存之道。

    最后是殇龙境,那是一个强者生存的地方,其余三个地方的最最杰出者都会被送往此地接受更高层次的深修。

    “你们才去幽冥境呢。”吴鸣气道,众人皆知那里是修魔之所,去往那里的人也自是奸恶至极的人物。

    “以后你们再敢难为玉麟师弟,我绝不会放过你们,你们有什么资格说他,若是秦傲哥哥在,谅你们不敢如此说话。”静琪语气缓和下来。

    秦傲是长秦玉麟一年的哥哥,被誉为无妄仙境最有潜力的少年,十三岁便突破了散魂阶段,十五岁突破圣师阶段,定为前往殇龙境的不二人选,可就在那年,无妄仙境与幽冥幻境在海中虚影岛发生了场大战,秦傲在这场大战中失了行踪,齐门主一直没有放弃找寻,却始终没有丝毫线索。

    “哼,死人提他做什么?白魂很好么?”吴鸣气焰涌了上来,“那二长老怎么不让你们都留在白魂阶段?出来一大堆下级白魂,那样名剑门岂不是很有面子?”

    “你……”静琪听他说到自己师父,心内气极,却又不知如何反驳,晶莹泪花立时在一双俏目内滴溜溜打起转来。

    “哎呀,别生气,别生气。”后面一直没有说话的孟晓阳笑着插口道,“静琪师妹,以后你迟早是要嫁给吴鸣师兄的,到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生气的,对不对?”

    “鬼才要嫁给他。”听到孟晓阳的话,静琪呜呜的彻底放声哭起来。

    “那,那是我爹和吴剑长老说好的,你,你以后迟早是我家的人,哼。”吴鸣红着脸大声说道。

    “不嫁,不嫁,我嫁谁都不要嫁给你。”静琪一手捂住耳朵,一手扯了秦玉麟就走。

    “哼,那也由不得你。”吴鸣在后面低声说道。

    静琪拉着秦玉麟一气跑出了名剑门,籍着月光一直到了后山红叶溪边,二人坐在溪边,静琪趴他肩上断断续续抽泣着。

    “师姐,你不乐意嫁他就不要嫁,我看师父也不会逼你的。”秦玉麟不知如何安慰,只能老实说出心内想法。

    “真的吗?”静琪抬起头看着他问道,一双秀目略带红肿,秦玉麟看了不由极是心疼。

    “恩,我想师父总不会迫你的。”秦玉麟感受到紧贴自己身前的柔弱臂膀,少女的体香在鼻下弥漫着,不由心旷神怡,真希望时间就这样停住,师姐一直被他敬若天人,她让自己往东自己绝对不会往西,有时秦玉麟自己甚至会想,如若哪天师姐遇到了生命危险,自己必须付出生命才可救的回她,那一定毫不犹豫的为她献出自己的性命。

    “师弟。”静琪忽而抹抹面,抬起身来静静的说道,“你待我真好,虽然你很笨,但是我很喜欢。”

    秦玉麟听到这话不由心花怒放,师姐说喜欢自己,那自己即使受再多的委屈也都是值得的,心内只有种想要大喊的快感,张口就想告诉她,师姐,我也是,我也一样的。

    静琪却抬起一根指头按在他的唇前低声道:“师弟,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你要保证谁都不会说。”

    “好,好,我谁都不说,哪怕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秦玉麟愉快的回道。

    “我真的不喜欢吴鸣,所以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嫁给他的。”静琪幽幽说道。

    “恩,我知道。”秦玉麟点点头。

    “师弟,下个月就是幼狮战了,其它三大玄门都会派人前来,到那时。”静琪忽然面上一红,趴到秦玉麟耳边悄声道,“那时你帮我送封信给笑天师兄好吗?”

    笑天师兄?秦玉麟模糊记得不久前他曾经来给名剑门送过药草,只隐约记得是个挺秀气的师兄,“恩,好!”秦玉麟用力点点头道,“师姐,到时你放心就可以了,我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会把信送到笑天师兄手里。”

    “傻样。”静琪扑哧笑出声来,“送封信而已,什么死不死的,哎,天也不早了,咱们回去吧。”静琪面上满是喜色道。

    第二日将近晌午,秦玉麟孤身一人行在后山路上,他要去给后山一只异兽喂食,大家都忙于练功,这差事自然着落在了他的身上,清晨因为多打了几个呵欠被二长老吴剑狠训了一顿,主要还是夜里没有睡好的缘故。

    刚跨过红叶溪畔,忽然不远树后一左一右跳出两个人来,却是吴鸣和孟晓阳挡住了去路,秦玉麟上前道:“二位师兄在次相侯,是有事么?”

    “别说没用的。”吴鸣一挥手道,“我问你昨晚静琪师妹带你走后,和你说了什么?”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们,我答应了静琪师姐绝不会和其他人说的。”秦玉麟坚决的摇了摇头。

    “呦呵,还敢和师兄耍心眼,我看你是欠打了。”孟晓阳上前一步,在他肩头猛力一推,秦玉麟一交坐倒在地,“快说。”孟晓阳恶声道,“这里不是名剑门,我们就算弄死你喂给老鳄吃了,也没人知道。”

    “我不会说的。”秦玉麟站起身来大声道,“师兄,你们真想知道就自己去问静琪师姐好了,我不会和你们说的。”

    “耍横是吧?”吴鸣骤然起脚踹在了他小腹上,“小阳,给我揍他,不信不说。”

    二人扑上去拳打脚踢,秦玉麟虽也努力抵挡,却终是挨打的面多,吴孟两人天罡气都已修习到了黑魂阶段,也习练了一些相应的技法,却并未使用,只是以拳脚相加,饶是如此,不多时秦玉麟面上已显出几块青斑,口角也破了,衣服撕开道大口子。

    “哼,嘴还怪硬。”吴鸣气喘吁吁的站直身子,“一个九年白魂,我呸,丢人的杂碎,小阳,我们走。”

    孟晓阳随吴鸣走出几步,又返身呸的一口唾沫吐在了秦玉麟身上,而后两人哈哈笑着走回了名剑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