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修魔

第一百二十八章 疾风将

    没有破绽,他这样躲到屋内,就完全没了破绽,楚红媱额上泛出缕缕细汗,这样的对手真是第一次遇见,只能搏一把了,她看准屋内摆设,手中双刃齐齐飞出,她倾尽了所有力量,这两柄飞刃共要在室内弹射六次,每次的路径她都已计算清楚,秦玉麟的闪躲路径自然也是一清二楚,她在暗处清楚的看着秦玉麟闪转腾挪一连躲过了四次的弹射。

    就是现在,楚红媱心内一喜,她真切的看到了,秦玉麟千防万防终于还是落下了一个极其细微的破绽,这意味这什么,楚红媱自然一清二楚,她身形跃起,若是只等到了猎物的狸猫,纵身到了秦玉麟后心,右手一扬,就接住了侧面弹来的短刃。

    “受死。”楚红媱一声清斥,随之倾力袭去。

    “你看哪里呢?”身后忽然有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同时一只手后面探上骤的就抓住了她握刀的右手,同时另只手由腋下伸出卡在了楚红媱的的喉咙上。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楚红媱心内绝望了,自己的目标竟是挂着秦玉麟外衣的椅子,他是在自己出手接刀分心的那一瞬做到的,这速度远非自己可以对付,忽然她的眼内一阵惊恐,一点寒芒正疾驰射向她的前胸,那正是自己的另柄短刃的最后一次弹射。

    “啪。”握着自己喉咙的手松开了,紧紧握住了那飞驰而来索命的短刃,楚红媱呆呆望着身前那正趟下血来的握刀之手。

    “你走吧!”秦玉麟将两柄刀都丢在了地上。

    “你不杀我?”楚红媱转头怔怔看着他问道。

    “我早说了你不是我对手,快走吧,明天带上剑舞卿一起来。”秦玉麟扯了块粗布缠绕手上说道。

    楚红媱呆呆望了他会,这才转身慢慢向门口走去,刚到门边,忽然一个人影转出,“呀。”的一声力喝,楚红媱就觉喉下猛然传来阵灼热,努力向前看去,却是来时在门外坐在石炉旁那女子,手内持了根通红的钢棍,此时已贯穿自己的咽喉,楚红媱口内格格响了两声,抬手在自己胸口撕挠了几下。

    “告诉你,我是铁君蓝,你没有烧死我。”铁君蓝走近一步大声吼道,可惜楚红媱已经听不到了。

    “姐姐。”秦玉麟也没想到会是这般,他神色颇有不忍。

    “弟弟,你可以饶她,我却不能。”水珠由铁君蓝颊边滴落下来,分不清汗水还是泪水。

    天亮的时候,秦玉麟又迷糊了片刻,这期间他又做了个梦,梦见楚红媱在名剑门,为了一颗枣子正和静琪在树下吵架。

    “你醒了?”鬼老见他睁开眼睛,凑上来问道。

    “你没再休息会?”秦玉麟坐起身揉了揉额头问道。

    “我倒是想。”鬼老双手交叉在脑后说道,“他已经等你半天了。”

    “谁?”秦玉麟精神还没完全恢复。

    “剑舞卿。”

    秦玉麟一出门就看到了他,剑舞卿此时正端坐在椅上,认真的看铁君蓝在石炉旁忙活,他握起那根通红的钢棍护手道,“手艺真好。”

    “放下。”铁君蓝冷冷说道,剑舞卿慌忙将钢棍放下,不晓得他若知道正是这根钢棍要了楚红媱的命会作何感想。

    “让你久等了。”秦玉麟去旁边桶内取水在脸上大致冲洗了下。

    “你值得等。”剑舞卿站起身来,这时秦玉麟看见了他的剑,一把在右肩后,一把短剑在左手小臂,最后还有把在右腰倒挂,他不由暗思看来这剑舞卿是右手持剑习惯,但一只手又如何使得了三柄剑呢?

    “你昨晚杀了楚红媱?”剑舞卿缓缓拔出了背后的那柄剑。

    秦玉麟沉默了下,点点头。

    “我这柄剑名曰力王,剑技取自东海兽岛。”剑舞卿说罢就将宽阔的剑身向前轻轻一招,冷声道,“取你兵器。”

    秦玉麟四下看看,顺手拿起了适才那根烧的通红钢棍,放入一旁桶内刺啦作响,随即抽出道,“那就得罪了。”

    “力王”在剑舞卿手内嗡嗡争鸣不止,剑锋微颤,“接好这第一支剑。”剑舞卿口内啸然一声,一式力劈中宫直接抢入,秦玉麟手内那支钢棍外引斜带,剑锋堪堪擦过脸颊。

    恩?这力王果是力御之剑,秦玉麟心内思道,若果只是力大倒也不难对付,剑舞卿怕不只这些本事吧?

    剑舞卿匆匆抢了五招,力王传来的劲道一次大于一次,秦玉麟倒也有几次机会可以反守为攻,但是心内好奇剑舞卿的剑术也只是劲大,并不见有何玄妙之处。

    “哈!”剑舞卿冷笑一声,身形后跃,猛然将力王插入地面,随手一抽,腰下那剑便应声而出,随之一道光影突入,速度陡增,秦玉麟仓皇荡开,力道却是少了许多,只是速度却快的出奇。

    “这是速影。”鬼老在一旁低声道,“与力王相辅相成,一个占据了力量的巅峰,以东海兽岛的刀法融入其中,另个却是速度见长,吸收了无望仙境的剑术精妙。”

    那速影刷刷连抢几次,秦玉麟一边小心应对,同时也看出这速影的剑技竟有两式取自渊龙七杀剑,看到熟悉的剑招他忍不住也以渊龙七杀剑的剑势迎了上去,二人连拼几招,剑舞卿暗暗惊奇,收剑后撤道:“你是名剑门的弟子?”

    秦玉麟点点头道:“你还有一只剑呢?”

    剑舞卿一挥手将速影插在了左后方,与力王遥遥成犄角之势,同时左臂一抬,身形疾进,一道暗影划过,秦玉麟哎吔一声只觉手背火辣辣的痛,自己竟连他如何出剑都未曾看到。

    “这是诡心。”鬼老冷声道,“剑技应是出自幽冥幻境,招式皆是诡异莫测,教人常常捉摸不清其中玄妙就已丧身剑下。”

    “对你也只能得手这头一击。”剑舞卿手抚左臂,没有再次出手的意思。

    这人确实不简单,秦玉麟对他也有些心服,自己确实已经看清诡心的伎俩,若是他再贸然出剑,自己若是想,一击便可结果了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