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情比金坚

    那人看见他们三人走了进来,笑着鼓着掌说:“三人真是人杰,孤不得不佩服,你们居然杀了孤带来的御魔族成千上万的人,破解了那么多让人根本就无法破解的陷阱。”

    雪温愤恨的瞥了他一眼,狠狠的说:“臭老头子少在那里说废话,我今天就要手刃了你!为我雪族族人报血海深仇!”要说雪温没有进到殿内的时候心情还能保持平静,现在看见御魔族族长笑吟吟的和他们说话之后,她再也不能故作平静。心中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烧一般,身子被气得上下起伏着阙。

    冷玄棠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说:“莫要冲动,御魔族精于设置陷阱,他这番话可能就是为了激怒你,你要是冲动了,岂不是就中了他的计谋?”雪温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我会让自己平静下来的。”说着就开始运行自己体内的灵力,想要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这时,坐在金椅上面的男人又笑着开口了,说:“姑娘莫要担心。这里没有什么陷阱,只是……”说着就停了下来,嘴角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就在这时候,他们身子后面的那一扇门啪的一声就关上了。外面传来厚石板摩擦时候的沙沙声,她一扭头就看见了那石板从宫殿上面下来,挡在了她们刚经过的门口!

    雪温气愤的说:“你做了什么?”御魔族族长悠闲地站起来说:“没有做什么呀,就像是姑娘你看见的一样,我把真正的门关了,这里现在可是连一只苍蝇都没有办法飞出去呢!不过你们雪族环境这么好,怎么会有苍蝇那种东西呢?哈哈哈!你们的族人一定会感谢你们的!孤”

    相比起雪温的激动,冷玄棠和凤无双则是一脸平静,手缓缓的向上抬起,接着他们两的手中就各自握了一把长剑。由于石板的遮挡,虽然是白天这大殿内的光线也是昏暗不已。冷玄棠的天阶宝剑在昏暗的宫殿中闪着冷冷的光芒,剑身上的光在她的脸上映出了一抹清冷的光亮,把她清冷的面色衬托的更加清冷如霜。

    凤无双拿着长剑就像是这天地之间的王者一般站在那里,俊美而冷傲。御魔族的族长站在高处却硬生生被他的气势震得想要往后退,御魔族族长成为御魔族族长这么多年,从来都是他身上威严的气势震得别人不敢有什么表现,可是这一次他却被一个比他站的低的人在气势上轻而易举地压了一头。他的眼中对凤无双更加欣赏,在他们三个人完好无损走进大殿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再也不能有什么作为了。

    从此以后,御魔族不能再对雪族造成任何威胁了,想起他朝雪族进军时候的雄心壮志,他们御魔族人的威武气派,可是现在却只留下他和空落落的一座宫殿,他就不由得有些悲从心起。但是他却不甘心,不甘心!所以才启动了安置在大殿外面的机关,他要死也要把这三个破坏他的计划的人拉着!

    冷玄棠冷冷的说:“你不是想要我们陪你一起死吗?那我现在就让你先死!”御魔族的族长看着她,笑着说:“好呀,我倒要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说着手上就多了一把长刀,刀出鞘的时候发出清脆的震动声,一听就是一把好刀。刀刃反映出的冷光在殿内的柱子上反射出一抹清亮之光,她也不再磨蹭,抬脚就朝着那御魔族族长冲了过去。

    刀和剑碰撞在一起,又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之声,两人都被对方的灵力给震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凤无双本想要上去帮忙,却感受到了来自大殿后面的阴冷之气,仔细一看才看见了鬼鬼祟祟躲在后面的大祭司,她依旧是一身紧贴在身上的一群打扮,勾勒出她美好的曲线。眼角那么娇媚的风情没有因为处于这种境地而减少一分半毫。

    可是凤无双却一点也不关心她的外貌,只是有些担心她又在后面做什么怪,让冷玄棠受伤。眼前浮起她那次给冷玄棠下咒语,让她身上的灵力不断地流失,最后又接了大祭司一掌,就像是一个残破的娃娃一般倒在血泊中的样子,平时绝代风华的清冷之气完全消失,这让他怎么能接受!清冷的眉毛微微蹙起,狭长深邃冰冷的目光锁住站在大殿后面的大祭司。

    放弃了去帮助冷玄棠的打算,他提起剑一步一步朝着大殿后面走去,雪温则是上去和冷玄棠一起对付御魔族族长。御魔族族长力量强大,每一刀都下了十足的力,虽然冷玄棠的剑术不低,可是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力量。雪温加入之后,她们两对视一眼,立马就明白了对方的战术,她们两二对一,在人数上占了优势。虽然力量都没有御魔族的族长大,可是她们两再速度上占了优势!

    大祭司发现凤无双一直在看着他,嘴角勾起一丝妖魅的笑容,等着凤无双过来,她纤细无骨的身子瞬间就缠了上去。攀附着凤无双的身子娇媚的说:“你舍得取我的性命吗?”眼睛中尽是柔情蜜意,像是她早就已经爱了凤无双几百年一样。雪温看见了大殿后面的两人,有些诧异的看了还

    是清冷无比专心对付眼前御魔族族长的冷玄棠,想着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一个走神,就让御魔族族长抓住了空隙,金刀一挥就朝着她的肩膀上砍来。看见雪温马上就要被砍伤了,冷玄棠不得不改变原本的路数,飞身过来长剑贴着雪温的肩膀在最后一刻挡住了御魔族族长的长刀,虽是没有受伤,可是雪温的肩膀和冷玄棠的手腕也被震得一痛,她还是忍着手腕上的疼痛,提剑把御魔族族长的刀给推了出去。

    在提剑的那一瞬间,雪温的几根头发在碰上她的剑刃后断掉,飘在空中,看着自己的肩膀差点受伤。雪温立马集中了注意力,开始专心对付御魔族族长,看着自己飘在空中的断发,她心中忽然就想到一个主意,看着和冷玄棠打的难舍难分的御魔族族长。

    她把在空中飘摇的断发握在手中,集中灵力于手上,那几根断发忽然就开始无限制的增长,形成了一根根坚韧的冰丝!趁着御魔族族长不注意,她立马就飞到了他的身后,那一根根坚韧的银丝出手牢牢地缠住了御魔族族长的胳膊!他惊讶地看了在他身后的雪温一眼,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容,说:“雪族人你们还是这么蠢你以为凭你几根银丝就能把我绑住了吗?真是笑话!”

    雪温却一点都不在意的说:“你马上就要死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得意几分!”御魔族族长听见她说的话,就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冷玄棠也没有闹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按理说雪温就算是把全身的灵力都注入在这几根银丝上面,也不能牢牢拴住这御魔族的族长呀!她为什么这么淡定和肯定呢?她不解地看着雪温。

    却惊愕的发现随着御魔族族长的挣扎,雪温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可是御魔族族长身上的银丝却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御魔族族长也停止了自己得意的笑容,加大了挣扎的力气,雪温这时候终于支撑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冷玄棠终于明白了,那雪温刚才是用自己削断了她的那几根白发制成了着银丝,除非雪温死了!那么缠在御魔族族长身上的银丝会一直那么牢牢地拴在他身上!

    冷玄棠知道现在她耽误多一分时间,雪温就可能多收一份伤害,不再思考,立马就拿起手中的天阶宝剑,朝着御魔族族长的脖子刺去!那御魔族族长岂是这么容易就被杀死的呢?感受到了冷玄棠的杀意,他立马用自己身上的灵力护在了身子外面。

    她的剑刺来的时候,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挡了回去。而御魔族族长也更加用力的挣扎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丝线,雪温经过这么一折腾,又是一大口血狠狠地吐了出来。冷玄棠被震得飞了出去,看着雪温苍白的小脸和带着血的嘴巴,冷眉一拧,再一次提剑飞了过去,御魔族族长依旧是没有把那雪白色的丝线挣脱开。

    而冷玄棠这次已经做好了和他殊死搏斗的打算了,不管他身上抵挡的力量有多么大,她都要刺进去!这一次她没有选择刺他的脖子,而是选择了胸口,脖子虽然好容易刺伤,但是也容易被他躲开,但是胸口就不一样。虽然难以刺伤,可是只要她刺进去了,那他就只有一死!两人展开了力量上的对峙。

    雪温只觉得自己体内血气翻涌,她开始运功想要把自己体内的血气压下去,她闭上眼睛坚定的想冷玄棠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一定会诛杀了御魔族族长,为她们雪族带来平安!天阶宝剑受到了强大力量的推搡,她的身子被那股强大的力量震得好像下一秒就要散架了一般,但是她还是强撑着,她绝对不能对不起雪温用她自己生命换来的牺牲!在她不懈的坚持下,那剑尖一毫一毫的朝着御魔族族长的胸口推进着。

    他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御魔族族长发现自己再也不能阻挡她的剑刃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剑刃推进自己的身体!冷玄棠看着剑刃一寸一寸的朝前移动着,一咬牙拼尽全力,只听见噗地一声,天阶宝剑的剑尖刺破了御魔族族长的衣服,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血肉中!

    冷玄棠看着血顺着天阶宝剑涌出来,开心的看着雪温,没有了平时的清冷,声线稍微有些上扬的说:“雪温,你看我们赢了。”雪温抬眼看了一眼御魔族族长闭上的眼睛,还有血淋淋的身子,就晕了过去。看见雪温晕了过去,她立马抽出天阶宝剑,跑到了雪温身边,而那御魔族族长身子没有了支撑物,直直地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华!

    她看着雪温苍白的小脸,想着那御魔族族长那么恨雪族人,刚才一定是用了全力想要挣脱开雪温绑在他身上的银丝。雪温一定受了很重的伤,一把雪温的脉,她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是对的,立马就给雪温身上注入灵力。过了一会雪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了在一边不断纠缠凤无双的大祭司,推着冷玄棠,有气无力的说:“不要管我了,你赶紧去收拾那个女人,不要

    让凤无双被她抢走了。”

    只见冷玄棠依旧面不改色的给她输入灵力,连那边看都没有看一眼,她又仔细看了一下冷玄棠,才知道冷玄棠其实并没有生气,也不是赌气不过去和凤无双一起收拾大祭司。而是纯粹的她对凤无双的信任,她相信凤无双一定不会背叛她。雪温更加肯定了他们两之间情比金坚,敢问这世间,有几对情侣能做到全心全意的信任自己的伴侣永远不会背叛自己呢?甚至变成了根深蒂固的一种习惯?

    凤无双厌恶地推开大祭司的身子,冷冷的嘲讽说:“没有想到御魔族风光无限的大祭司,居然还会用这低俗的媚术,真是可笑。”大祭司却一点也在乎他话中的嘲讽之意,反倒是更加娇媚的笑着说:“御魔族族长已经死了,再也没有御魔族了,我现在是孤身一人。呵呵,你愿意和小女子一起成为一对神仙眷侣吗?”

    凤无双拔出剑架在她的脖子上面说:“赶紧说怎么出去,要不然你就和那御魔族族长一样。”她这才惊觉自己刚才无意间说出了这个宫殿可以出去的秘密,那御魔族族长在修这座宫殿的时候,就想着要是不把雪族灭了,他们到时候就全部困在这个宫殿里面,谁也不要想活。虽然当时觉得灭雪族一点悬念都没有,可是大祭司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谁想要和你御魔族族长一起同生共死?

    她掩盖住了脸上的那一丝惊惶,继续笑呵呵的对凤无双说:“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呢?你看看我对你可是一见倾心呀!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在乎你,而且我这么风华绝代!你和我在一起一定不会后悔的。”说着就要推开他的剑,继续往他的身上贴,可是凤无双拿着剑的手一点都没有松动,照样架在她的脖子上面,只要她往前走一丝一毫,那剑就会擦伤她娇嫩的脖子!

    雪温听见了大祭司的话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笑容,想着冷玄棠和凤无双之间的深情怕是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凤无双冷冷的说:“马上带我们出去,不然你的胳膊就断掉。”看着他冷漠如霜的眉眼还有冰冷的话语,大祭司终于是放弃了魅惑他,为了保命不得不站起来带着他朝出口走去。

    雪温在冷玄棠灵力输入后,脸色渐渐恢复,没有刚才那么苍白了。两人跟在凤无双的身后,一起往出口走去。果然在大殿的后面,大祭司敲了敲厚厚的墙壁,那墙壁竟然落到了地下,几人出去之后。大祭司娇媚的笑着说:“现在可以放了我吧?你们已经出来了。”

    冷玄棠看着她的笑容,忽然就有不好的预感,赶紧扶住了在自己身边的雪温,防止她耍什么阴招,雪温身子已经虚弱至极,怕在她刷阴招的时候,让雪温再次受伤。果不其然,就在冷玄棠扶住雪温的时候,墙上忽然就伸出了一双手,掐出了雪温的脖子!冷玄棠本来想要拉着她躲开,可是速度没有那双手快,雪温还是被掐住了脖子。

    随着那手的缩进雪温渐渐觉得呼吸不畅,大祭司想要趁机挣脱,可是她却惊讶的发现,凤无双并没有被雪温的事情吸引住,那把剑还是牢牢地架在她的脖子上面。她还在惊讶之中的时候,凤无双一剑狠狠的就抹过了她的脖子。在她不可思议的目光下,他给她说了最后一句话:“兵行险招,虽然听起来不错,可是用在我这里不顶用。”

    而那只手在大祭司被凤无双杀了之后,就无力的放了下来,冷玄棠赶紧扶住了雪温,给她顺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