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255.第1255章 1255 自我救赎

    雨果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那无聊的景色,那棵高大的松树上有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在停歇着,鸟儿站立在树枝上,细细地啄着自己的羽毛,夏日的暖阳投射在它身上,轻盈舞动的尘埃在鸟儿身边勾勒出一个轮廓,彷佛为它镶嵌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

    然后鸟儿突然就振翅高飞起来,激荡起一片尘埃剧烈的旋转着,制造出了好几个漩涡,但旋转之后还是徐徐沉淀了下来,最后再次恢复了平静,在空气之中缓缓流淌。

    雨果就这样安静地躺着,看着窗外那在变化、也没有变化的景色,没有说话,没有动作,也没有表情,就连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都没有任何色彩,就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只剩下一具躯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亚当-兰开斯特进入房间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他就这样傻傻地站在门口,看着消瘦了两圈的儿子,那苍白的脸色没有任何生命力,他突然就胸口一闷,有些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就偏开了视线。

    听说这已经是雨果保持如此情况的第五天了,听说雨果半夜还是梦魇缠身痛苦无比,听说雨果的朋友们甚至是女朋友都已经束手无策了……否则约瑟夫也不会联系他了。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雨果那稚嫩的肩膀终究还是被沉重的压力压垮了。

    当初年仅十四岁的雨果离家出走后,其实亚当就在担心这一天的到来,虽然雨果一向独立自主,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好莱坞那个五光十色的名利圈里几乎处处都是陷阱,压力更是无处不在。

    亚当曾经一度恳切地希望,雨果遭受到了社会的打击,然后回到蓝切斯,过上普通的生活,从此再也不会受到伤害。但这是他的想法,他没有办法要求雨果这样做,也没有权利要求雨果这样做,就好像他不能指责莉娜的离开一般,他不希望雨果也像莉娜一样,永远地消失在他的生活里。所以,亚当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一个人在蓝切斯那一番天地里担心受怕,然后默默地关注着雨果的一举一动。

    可是看着眼前宛若灵魂都被抽空一般的儿子,亚当却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他的手开始不可控制地颤抖起来,他也分辨不清楚这是恐惧还是担忧。

    亚当深呼吸了一下,把双手握成了拳头,让脑海里繁杂的思绪沉淀了下来,走到了床边,在雨果面前坐了下来。亚当可以看到雨果那琥珀色的眸子里倒影着自己的影子,但雨果却没有太多反应,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

    这反而让亚当更为自在一些了。

    亚当从来就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他也不擅长沟通,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所以,雨果不看着自己,这可以让他稍微放松一些。

    亚当静静地坐在床边,没有说话,只是有些紧张而局促地眼前安静地躺着的雨果,他已经忘记上一次看到如此脆弱的雨果是什么时候了,是他六岁从稻草垛上摔下来那次吗?不对,好像是七岁那个发高烧的夜晚。

    那天晚上雨果完全烧糊涂了,把他和莉娜吓死了,两个人手忙脚乱地给雨果浑身涂抹酒精,试图让他降温。那时候的雨果小小的、瘦瘦的,好像他轻轻一搂就会散架一般,烧得迷迷糊糊的雨果一直在喊“妈妈”,那痛苦的呻吟让莉娜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因为他们该做的都做了,可是温度依旧降不下来。

    后来还是亚当脱了上衣,紧紧地抱着雨果,不断拍打着他安抚着他,就那样守了一整夜,黎明破晓之前,雨果的体温才终于缓缓降了下来。亚当看着雨果那因为脱水而开始龟裂的唇瓣,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这才叫醒了在旁边因为过于疲倦而闭上了眼睛的莉娜,把儿子交给了她。

    当雨果醒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莉娜那充满慈爱的笑容。

    眼前的雨果就好像七岁时一样,轻飘飘得像是一片羽毛,随时都会离开他一般。想到这里,亚当的心脏就猛地一缩,他连忙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唯恐他的眼睛会泄露内心的害怕和慌乱。

    亚当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才重新看向了雨果,不过雨果依旧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亚当轻叹了一口气,其实内心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雨果发现了自己刚才的狼狈,然后出声调侃自己。

    “雨果……”亚当艰难地开口说到,他脑海里有无数的想法和语言,但却不知道应该如何组织,这让他有种挫败感,“如果你不想坚持了,那就不要再坚持了。你已经实现梦想了,又何苦再折磨自己呢?你知道,上次我和老杰克去买马鞍,看到老板在那里看‘义海雄风’的录影带,老杰克和老板交谈了起来,那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牛仔,他说你是最近这两年唯一一个能看的男演员了,其他人要不是肌肉太假,不然就是太过娘娘腔,还是你最看得顺眼。然后那天我和老杰克一人买了一整套马具。”

    亚当说完之后,却也不知道应该再多说些什么,就干巴巴地停了下来,有些局促地摸了摸口袋,想要拿出香烟来,但指尖才触碰到烟盒,就停住了,然后右手讪讪然地放了下来,懊恼地挠了挠脑袋。

    “我记得你母亲离开之后,有一段时间你也是这样,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无论我和你说什么,你也不回答。当然,我也从来说过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你总是和你妈妈有说不完的话。”亚当说完还讪笑了一下,似乎在自嘲。

    “你记得你后来是怎么出来的吗?”亚当嘴角勾勒起了一点笑意,显然是回想起了当初的情形,“是老杰克把你骗出来的,他说要带你去看电影,你才打开房间门的。当时他说要带你去看什么电影来着?”

    亚当停顿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雨果的回答,但可惜他要失望了,因为雨果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沉默了好一会,亚当干巴巴地咳嗽了两声,声音里的嗓音却透露出了一丝疲惫,“我还记得,是‘大白鲨’。后来是小杰克带你去看的吧?你回来的时候可是被吓坏了。”说到这里,亚当嘴角也多出了一点笑意。

    “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你就已经下定决心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了,是吧?”亚当在回忆里寻找到了线索,沉声说到,他忽然意识到,也许雨果需要的不是劝慰,也不是引导,而是鼓励。

    亚当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因为他听约瑟夫说,雨果是因为入戏太深而导致了压力崩溃,出现了人格分裂的症状。心理医生都说这种情况需要引导为主。亚当毕竟不是专业人士,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但是看着眼前安静躺在那里的儿子,亚当决定试一试。

    “你还记得你离开家的那天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离开,但其实我当时就在阁楼,注视着你离开的背影。你当时个子那么小,好像一阵风过来就会把你吹跑似的,你肩膀也瘦弱得不行,背着一个大书包,看起来比你身体都还要大,摇摇晃晃地好像随时都会跌倒一样……”

    说到这里,亚当就沉默了下来,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但是你没有,”亚当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坚定地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然后来到了洛杉矶。回想起这些年,其实你很了不起,至少我就做不到。你依靠自己的力量读完了大学,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我不太懂好莱坞那些东西,但我知道,你就是我最骄傲的儿子,你依靠自己的双手实现了梦想,这就是无数人都憧憬的目标了。”

    “所以,我一直想告诉你……你很棒,你真的很棒。”亚当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似乎有一些哽咽,然后他就尴尬地把所有情绪都掩饰了起来,他还是不习惯在儿子面前显露自己的脆弱,“雨果,不要让我后悔好吗?不要让我后悔当初的决定,不要让我认为我当初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不要让我认为你的梦想一文不值……”

    亚当再次词穷了,他就这样安静地坐在原地,看着雨果,许久许久,终究还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能是站了起来,转身准备离开,但走了两步之后,却又忍不住回头看向了雨果,那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疲倦和苦涩,“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没有我的帮助,也没有其他人的支持,你一直都做得很好。”

    说完之后,亚当就迈着脚步离开了房间,只是脚步却缓慢了下来,一步,接着一步,沉重而迟缓。

    只是亚当没有看到,雨果第一次转过头来,看向了父亲的背影。亚当那宽厚的肩膀在阳光之中显得有些模糊,但却依旧坚挺,如同他记忆中一般,可此时此刻,这个坚挺的背影却显得有些疲倦,有些苍老。

    雨果的眼眶不知不觉就湿润了,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清楚地知道过去这几天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自我产生了怀疑,他的坚持是否正确,他的努力是否徒劳,他的方向是否错误,因为他很有可能扼杀一条生命,仅仅是因为他自己那荒谬而可笑的演技坚持,仅仅是因为他在钻研演技过程中无耻而荒谬的失控。那是一条生命,无可取代的生命。

    雨果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但今天,雨果知道,他需要的不是原谅,而是自我突破,更是自我救赎,没有人能够帮助他,除了他自己。选择放弃、选择颓废、选择退缩;还是选择坚持、选择奋进、选择拼搏?在这个选择题上,雨果的选择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现在也不应该改变。

    就好像马修一样,真正的救赎只有自己才能执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