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205.第1205章 1205 沉冤昭雪

    琼-钱德勒站在厚厚的窗帘后面,偷偷地拉开一丝缝隙,看了一眼外面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可是才瞄了一眼,人群之中似乎就有人发现了窗帘这里的异样,刹那间闪光灯就朝这里蜂拥而来,一开始还只是一两盏而已,但随后其他人也意识到了异动,转眼就有十几盏闪光灯倾泻而来,这让琼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把窗帘拉紧。

    闭上眼睛,琼就可以感觉到黑暗的世界里有无数闪光亮点在扑闪,闪得她脑仁开始发疼,脑袋一阵晕眩让她根本站不稳。睁开眼睛,琼再次上下检查了一番窗帘,确认没有任何一丝空隙之后,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惊恐地瘫坐在沙发上,脑袋一片空白,什么想法也没有。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们家门口就有记者开始陆陆续续聚集了,她昨天本来还盛装打扮,准备到乔丹的学校去接他回家,这一段时间来乔丹的心理状态十分不稳定,学校已经前后几次反应了这件事,这让琼不得不开始花费更多精力集中到儿子身上。可是昨天才一出门,就有好几个人冲了上来,就好像疯子一般,那种吃人的模样把琼吓得灵魂出窍,甚至没有来得及打量眼前到底是三个人还是四个人,就直接狼狈地逃回了屋子里。

    等埃文回来时也被吓得魂不附体,结果他也只能无神地安慰琼说,等不到他们,记者明天就会散了。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安慰琼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今天早晨一起来,琼就看到了窗外那不可思议的景象,他们的别墅四周全部都被记者包围了,虽然她没有详细数,但至少有一百人以上,密密麻麻地,就好像暴雨来临之下蚂蚁搬家时的景象。

    所有记者都把手中的照相机镜头对准了他们的屋子,等她路过厨房的洗手台时,迎面而来的闪光灯光芒让她惊慌失措,她这才意识到什么叫做“生活在镁光灯下”,她手忙脚乱地试图把所有窗帘都拉上,但外面的记者却好像疯了似的,用照相机记录下她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她拉窗帘的动作,这让她陷入了无限恐慌,这一切太过可怕了,就好像……就好像那些记者可以用眼睛肢解你身体的每一寸细胞一般。

    琼慌忙地去找丈夫讨主意,结果却把埃文吓得分寸大乱,那双手抖得比任何人都厉害,甚至就连走在平地上都会摔倒,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厨房里,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酒,一口气灌了两大杯威士忌之后,就像懦夫一样把自己锁到了书房里,再也不肯出来。

    琼坐在沙发上,但她的身体却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抖,让她觉得自己赤身果体地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四周却荒无人烟,找不到任何求助。她知道迈克尔-杰克逊的事情东窗事发了,昨天她也收看了“新闻六十分”,他们一家的丑事就这样被彻彻底底地曝光了,让她觉得浑身赤果,没有任何遮掩。

    琼其实是知道整件事的,毕竟那是她的丈夫和儿子,她知道丈夫在教唆儿子说谎,但觉得这不对,但她却没有阻止。因为在内心深处,她始终认为,迈克尔身家几亿美元,他们只是想要两千万美元而已——仅仅两千万,这对于迈克尔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却可以拯救他们全家。更何况,迈克尔不是一直都热衷于做慈善吗?那么他就当做是慈善资助他们家好了,多么完美的借口!

    甚至包括安米妥钠,琼的内心深处也是隐隐猜到了,但她却选择了回避,选择了不闻不问,也许在她的潜意识深处,她也是赞同丈夫做法的,只是她不愿意背负上道德的枷锁而已。

    但是今天,不对,准确是从昨天开始,琼才真正意识到她到底做了些什么,迈克尔当初面对媒体的狂轰乱炸时,到底承受了多么可怕的压力;琼这才真正意识到她到底错过了什么,雨果当初面对媒体的义正言辞时,那一句“女巫审判”到底是多么可怕的指责。

    她没有办法进入天堂了,对吧?

    琼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此时她甚至就连想哭的力气都没有,浑身上下都被绝望包围着,她只能颤抖着双唇,大脑一片空白地坐在原地,哪怕只是移动一下手指都显得如此费力。

    “妈,我们做错了,对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在客厅里震荡出了回音,这让琼如同惊弓之鸟般跳了起来——这宽敞的客厅原本是她的骄傲,但现在却成为了她的噩梦,那回音让她觉得自己置身地狱。她猛地一抬头,就看到了乔丹穿着他的睡意,十五岁的孩子身材已经如同树苗一半抽条了起来,那青涩的脸上长满了青春痘,但那双应该干净清澈的眸子此时却充满了痛苦。

    琼坐在眼底不知所措,她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从窗户传来,然后一块石头直接砸到了客厅的地板上,发出一阵闷响——有人砸碎了窗户。这让琼开始尖叫起来,窗外的喧闹声嘈杂声如同潮水一般蜂拥而来。

    “魔鬼!你们这群魔鬼!你们用谎言欺骗了全世界,你们用阴谋毁掉了一名艺术家的生命,你们用贪婪毁掉了一个男人的人生!”

    “****!见鬼的****!你们就应该下地狱!”

    “吸血鬼!狡诈、险恶、无耻的吸血鬼!你们应该永远地被钉在十字架上!”

    “恶心的钱德勒!无耻的钱德勒!下贱的钱德勒!”

    “还我迈克尔-杰克逊,还我的迈克尔!呜呜呜……”

    乒乒乓乓的敲打声音从屋子四面八方传来,就好像全世界都在集中攻击这片土地一般,人们的怒火宛若火山一般,将这里牢牢包围,将这座华美的宫殿变成了可怕的孤岛,地狱炼火在视线里诡异地点燃,彷佛轻而易举就可以将所有一切焚烧殆尽。

    琼四周打量了一番,原本让她享受无数安逸的客厅,此时却变成了牢笼,将她囚禁在了这片天地之中,四面八方的黑暗严严实实地将整个屋子笼罩住,即使是初升的朝阳也没有办法打破这一片束缚,就好像……就好像这片土地已经被上帝抛弃了一般。

    然后琼就看到了站在原地瑟瑟发抖的乔丹,那十五岁瘦弱的身材犹如暴风雨中飘零的桅杆,随时都有被折断的可能。乔丹那惶恐不安的脸庞充满了堂皇和恐惧,每一点声响都会让他惊动起来,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着。

    “上帝,我做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到底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琼颤抖着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她想要走上前给乔丹一个拥抱,但乔丹却害怕地退后了半步,视线里充满了排斥和抗拒。这让琼就这样僵硬在了原地,即使咒骂声依旧不绝于耳,也远远比不上此时乔丹脸上的绝望。

    琼忽然想起了乔丹的心理医生,其实乔丹从去年九月份就开始在接受心理治疗了,但情况一直时好时坏,这也让琼没有太多注意——她正在享受她人上人的生活。可此琼才意识到,那一个谎言对乔丹的伤害到底有多么严重。

    琼知道应该责备自己,但她却没有办法承受这一份痛苦,于是她很快就找到了替罪羊,“埃文-钱德勒!你个懦夫!你个魔鬼!你毁了乔丹,你毁了我,你毁了这个家!”琼就好像从地狱冒出来的恶魔一般,挥舞着自己的爪牙朝书房赤足飞奔而去,然后疯狂地砸着书房的门,想要把丈夫抓出来,然后咬断他脖子上的主动脉,看着他活生生地被折磨而死。

    乔丹站在原地惶恐不安,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想要去劝阻母亲,但母亲的疯狂却让他望而却步;他想要寻找一个躲避的地方,但四面八方传来的咒骂声和打砸声却让他觉得全世界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他想要寻找一片阳光的温暖,但黑夜的浓墨却好像永远都推不开一般,无处不在的藏青色让他觉得全世界都是如此肮脏。

    忽然,乔丹就开始用力搓着自己的双臂,他觉得自己真的很肮脏,脏得好像被泼墨了一般,他想要把自己洗干净,可是怎么搓都不干净,而且反而越来越黑,这让乔丹开始尖叫,“妈,爸!妈!救命,帮帮我,快点帮帮我!”

    可是抬起头来,却看到依旧在疯狂敲门的母亲,突然书房门就打开了,父亲凶神恶煞地出现了,他恶狠狠地想要去殴打母亲,但却被母亲冲撞了一个措手不及及,父亲在愤怒地大喊着,“你个疯子!”那浓浓的酒气即使隔着一条走廊都可以闻到。

    父亲!乔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再一步,他想起了父亲诱骗自己说谎时的片段,父亲那狰狞而扭曲的笑容就好像是万圣节的恶魔面具一般,成为一个噩梦,乔丹惊吓地就转身逃跑了,打开门,再打开门。

    阳光猛地洒落了下来,那通体的温暖让乔丹舒服地发出了一声呻吟,他想要这片温暖,他做梦都在梦想着这一片温暖,泪水忽然就开始决堤,他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说谎了,我说谎了,都是爸爸要求我说谎的,我说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