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194.第1194章 1194 背后之手

    将之前对演技的理解和体悟全部推翻重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好像是焚烧殆尽之后残留下来的炙热和痛楚,被掩盖在了层层黑灰之下,却深入骨髓。很多时候,经验早就已经在大脑深处形成了惯性,当思考开始运转时,不自觉地就会被指引,经验主义的强大惯性往往会让人无法控制。

    雨果脑海里那肆虐的旋律就好像粉碎机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将他的经验碾碎,就好像是玩沙滩堡垒游戏一般,辛辛苦苦堆砌起一座城堡,结果又眼睁睁地看着潮水将城堡毁于一旦,甚至还要主动用自己的双手成为帮凶。这个过程充满了挣扎和痛苦,让雨果觉得大脑陷入了一片混乱,他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表演了。

    就好像……就好像是从来没有表演过的菜鸟一般,想象自己站在摄像机镜头前就会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眼神不自然、手势不自然、说话不自然,就连表情都不自然。

    可是雨果知道,这是他的机会,不进则退。逆流而上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只有真正的勇者才能打破束缚,创造奇迹。从1992年的金酸莓奖以来,这一路上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坎坷,这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上,这一次不是外力制造的阻碍,而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魔障,他就更加不会屈服了。

    雨果坚定不移地相信着,拨开云雾见晴日,雨后的彩虹才是最为璀璨动人的。

    为了重新理清思路,雨果开始尝试学院的基础演技练习,站在镜子面前呈现出喜怒哀乐的最基本形态。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雨果曾经在2010年看过一个视频,那是“纽约时报”所策划的一个短片集,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找来了十四位电影演员,联手完成了一个名为“十四名演员的表演:动态画廊之屏幕上的经典形象”,这个略带实验性质的艺术视频被人们成为“表演课”。

    在影片之中,每位演员拥有一分钟时间,他们不能使用声音,完全依靠表情和肢体来展现一段故事、心境和情感,就好像是默剧和剧场戏剧的结合体。

    这个短片推出之后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其中的参演者包括了哈维尔-巴登、詹姆斯-弗兰科、娜塔莉-波特曼、杰西-艾森伯格、马特-达蒙、迈克尔-道格拉斯、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Lawrence)、蒂尔达-斯文顿(Tilda。Swinton)等人。

    每个人对于演技都有自己的理解,但是“表演课”却让人们感受到了演技基本功的重要性,虽然方法派演技在好莱坞大行其道,但事实上,表现派一直都被认为是表演的基础,表情、对白、动作等构成人类行为的基本元素如何自然而正确地在镜头面前呈现出来,并且达到感染观众的目的。这从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其实对着镜子进行演技练习可以说是基础的基础,算是演技入门级别的训练手段,等掌握了一定基本功之后,演技老师都会更改表演训练方式。

    但这种基本功练习对于现在的雨果来说,却很有效,因为他一直在寻找着途径去深化自己的表演,从刻意雕琢细节到举手投足的行云流水,这个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灵气,还有扎实的基本功。通过镜子来进行自我审视,无疑是很重要的。

    喜怒哀乐这样基本的情绪却蕴含着丰富的变化,同样是“喜”,程度有所差异,种类也有所差异,考上大学的喜悦和彩票中奖的喜悦肯定是不同的,和步入结婚礼堂的喜悦也不同。另外,怒极反笑、哭笑不得、轻快悲伤这样错杂的情绪也是存在的,因为人类的情绪往往是十分错杂的,很难用一个简单的词汇去形容。

    这些不同的情绪有的需要外放,有的需要内敛,有的需要夸张,有的需要平淡。所谓的一举一动、一蹙眉一抬眼都是戏,这就是演技基本功的最高境界。雨果以前对这方面始终缺少扎实的锻炼,也许这次推翻重来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当雨果重新寻找到了搭建城堡的框架和规划之后,表演的节奏就一点一点回到了他的掌握之中,虽然缓慢,但至少不再是一团乱了。

    在此之前,雨果对于无名氏这个角色已经有了深刻的理解,现在他更多是立足于自己去理解、去演绎、去展现这个角色,原本雨果所担心的平衡问题不复存在,相反却让雨果对于表演有了全新的理解,他在自己的世界和无名氏的世界里寻找到沟通的桥梁,让彼此之间的界线开始模糊,举手投足之间的神情举止变得沉稳却锐利起来。

    沉稳和锐利这应该是一对反义词,但对于演技来说却是一个全新的境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汤姆-汉克斯、摩根-弗里曼的这种代表。表面上看来,他们的表演行云流水、波澜不惊,根本寻找不到角色的爆发点,彷佛一些都是如此自然,让观众相信角色本该如此;但恰恰是这种沉稳,却在悄无声息中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说服观众!

    简单举例,同样是汤姆-汉克斯,那么“阿甘正传”、“费城故事”、“阿波罗13号”这几个作品里的角色有什么不同?这几个角色都不是爆发力蓬爆的角色,但在汤姆的处理之下却显得与众不同,观众可以感受得到,他们看的是同一个演员,却又不是同一个人。

    摩根-弗里曼也是如此,“肖申克的救赎”和“七宗罪”里的角色都是沉稳事故的,但在他呈现出来的气场却又截然不同。

    这,就是锐利。

    此前雨果的表演方式可以简单粗暴地区分为两种,“辛德勒的名单”是锐利的代表,角色魅力完全外放;“日出之前”是沉稳的代表,个人形象主导故事走向。现在雨果就在尝试着沉稳的同时保持锐利,也就是在角色的基础上保留个人特色,这是对方法派和表现派两种演技方法的一种融合。

    困难重重。

    “七宗罪”剧组的拍摄进度受到了阻碍,与此同时新线电影公司也开始对剧组加以干涉,等事情传到雨果耳朵里时,已经成为剧组讨论焦点了。

    “什么?”雨果皱起了眉头,“他们是说,要更改结局?更改成什么样的?”虽然最近雨果状态不好,但其实真正纠结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目前来说,雨果对无名氏的理解无人能敌,即使是身为编剧的安德鲁都对雨果敬佩不已,安德鲁也认同,如果能够按照雨果的意愿去对无名氏进行多一点挖掘,哪怕只是一两场戏的区别,也会有不同的效果。所以雨果在表演过程中,虽然挣扎,但整体效果并不逊色,真正的差别只有专业人士能够看得出来。

    雨果希望能够赋予角色更多生命力,在表演方法和呈现效果方面进行精雕细琢。但其实,雨果投入表演时,在大卫-格芬看来,他的表现依旧是十分精彩的。雨果的要求是精益求精,大卫也并不排斥雨果的努力,所以剧组的节奏才放慢了下来。

    最近雨果就一直在研究“七宗罪”收尾的几场戏,他正在思考着无名氏最终殉道时的错杂心情。当无名氏精心策划的七宗罪终于得逞时,他内心到底是喜悦多一些还是得意多一些,又或者是他的信仰得到了实现的满足,还是他的欲。望终于得以纾解的满足,另外,当他殉道时内心是否有对死亡的恐惧,哪怕只是一点点。人,面对死亡时总是容易失态,即使是动物,即使是冷血动物,那么无名氏那时的心态又是如何呢?真的像那些宗教狂热份子殉道时以拥抱的姿态走向死神吗?

    这种错杂的心情十分细腻,也许在表演时也就是一闪而过的瞬间,但对于雨果来说,却是必须细细琢磨的环节,也是他钻研演技的对象和目标。

    现在,约瑟夫居然告诉他,新线电影公司打算更改结局,这着实让雨果大为意外。

    “他们有几个选择,”约瑟夫耸了耸肩,最近雨果钻研演技付出的努力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也知道新线电影公司在这个节骨眼上决定修改结局,对于雨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冲击,约瑟夫的表情也显得不太好,说这句话时还带着一次嘲讽,“一个是无名氏试图反抗,被米尔斯正当防卫枪杀……”

    不等约瑟夫说完,雨果就直接说了一句“****”,这就是典型的正义战胜邪恶的结局,无名氏的宏伟计划没有成行。做出这个判断的人肯定没有阅读过“七宗罪”的剧本,也根本没有理解这个故事的意义,这样俗套的结局明显是为了迎合市场票房的改动,但却彻彻底底毁了整个故事。

    约瑟夫也没有在意,接着说到,“一个是沙摩塞阻止了米尔斯,米尔斯把无名氏狠狠揍了一顿,然后最终无名氏被枪决……”

    雨果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七宗罪”结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看来这改动剧本的人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

    “又或者,米尔斯和无名氏同归于尽,然后沙摩塞站在旁边也一起殉职。”约瑟夫话音都还没有落,雨果就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见鬼,到底是谁的决定,他是打算毁了这部电影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