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116.第1116章 1116 声望顶点

    站在多年之后的时间岔路口往回望,人们会清楚地发现,第三十七届格莱美扭转了整个音乐市场的格局,摇滚重新具备竞争力,再次展现了七十年代的辉煌声势。

    如果按照原本的时间轨道前进,那么摇滚在进入九十年代之后短暂辉煌过,1993年甚至被认为是继1977年之后摇滚最为成功的年份,但可惜的是,这一次摇滚并没有形成类似于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整体优势,终究没有能够达到巅峰。

    特别是在科特-柯本自杀之后,人们普遍认为,涅槃乐队的“MTV纽约不插电”就是摇滚的最后经典,在此之后虽然有无数摇滚佳作涌现,而且摇滚也始终在不断发展着,出现了许多出色的摇滚乐队,但终究没有人能够将涅槃乐队的强势延续下去,所有专辑都只能仰望“MTV纽约不插电”这张专辑,也就没有能够重现摇滚的巅峰。

    但历史的车轮却因为荣耀至死的出现而微微发生了一点偏差,在第三十七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之上,荣耀至死几乎是依靠一己之力在神圣大礼堂的舞台上展现了垃圾摇滚和新金属摇滚的魅力,前有三曲联唱的轰动和震撼,后有囊括三奖的强势壮举,这些都是学院在颁奖典礼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

    再加上学院原本计划之中的“西雅图之声”首次亮相格莱美,这才形成了强大的声势,让摇滚的发展轨迹出现了决定性的改变。

    颁奖典礼之后,官方数据统计,平均收视人数为四千三百万,而最高收视人数则是四千八百七十万——这一数据出现在荣耀至死演唱“少年心气”的时候,并且一直延续到了荣耀至死整个表演结束,换而言之,也就是有近五千万人欣赏了“迷墙(Wonderwall)”这首歌,从而掀起了一股全新的狂潮。当然,这是后话。

    数据还有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在荣耀至死表演之前的平均收视人数是三千八百万,而荣耀至死惊艳的表演结束之后,虽然有部分观众的流逝,但整体平均收视人数却直线上升,观众显然对颁奖典礼产生了兴趣。这才使得最终全场平均收视人数来到了四千三百万。

    这一收视人数数据创造了格莱美自1984年以来的最佳成绩,当年超过五千一百万名观众见证了迈克尔-杰克逊在格莱美封王,单届格莱美八座奖杯的记录一直到2014年也没有被打破;而今年则有四千八百万名观众见证了荣耀至死掀起的摇滚风暴,见证了格莱美的革。命浪潮!

    格莱美落下帷幕之后,一夜之间,荣耀至死的声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新闻媒体对于这一场音乐盛宴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格莱美本来就是焦点中的焦点,而昨晚的颁奖典礼更是诞生了无数焦点,从雪儿-克罗的强势到东尼-班尼顿的爆冷,从娃娃脸的称霸到声音花园的苦尽甘来,从电影原声带的大放异彩到荣耀至死的惊喜连连……几乎每一个话题都值得讨论,同时也都是爆点。

    格莱美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热潮了。而从各大媒体对于头版头条的选择就可以看出如今的舆论走势了。

    “滚石”杂志用“新人雪儿延续唐妮强势,娃娃脸登顶教父”为标题进行了报道,显然,这本全球影响力最大的杂志依旧对荣耀至死不感冒,他们把焦点放在了流行部门和节奏蓝调部门——这也是目前美国主流音乐市场里最为强势的音乐风格。

    在文章中,“滚石”表示“娃娃脸将自己的才华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不仅体现在他对自己音乐的制作上,同时还体现在他与其他歌手之间碰撞出的火花,毫无疑问,他对于目前整个主流市场的音乐走向有着敏感而细腻的掌控,这位堪称教父级别的唱作人,奉献出了他职业生涯最精彩的年份之一。”

    “滚石”杂志认为,雪儿的胜利固然称得上巨大成功,但第三十七届的最大赢家则是娃娃脸。

    这个观点被“另类选择”杂志私底下吐槽为“就连和摇滚沾边的都不行”——雪儿音乐风格其实也是摇滚,只是被格莱美划分到流行部门罢了。

    “另类选择”并没有在专业评论上刊登这一观点,不是因为他们害怕“滚石”,而是因为“我们宁愿将篇幅留给摇滚歌手,不是一本无聊的主流音乐杂志”。但是“另类选择”的这一嘲讽在摇滚乐迷之中广泛流传,倒是让“滚石”狠狠地丢了一次面子。

    “另类选择”作为独立音乐的先锋,他们的观点毫无疑问地瞄准了摇滚的巨大胜利,“摇滚的强势崛起?”这就是杂志选择的新闻标题,而他们选择了问号作为结尾,也表现出了他们的疑惑。

    在文章之中,“另类选择”对格莱美的选择表现出了疑问,文森特-布鲁克准确而锐利地察觉出了格莱美内部的分裂。

    格莱美一方面在嘉奖另类摇滚势力时显得小心翼翼,涅槃乐队、声音花园、爱丽丝囚徒、珍珠酱、九寸钉乐队、荣耀至死、绿日乐队等等都赢得了提名,但却仅仅止步于提名,在诸如最佳摇滚乐队、最佳摇滚女歌手、最佳摇滚男歌手方面都还是回归了传统摇滚,声音花园获得的两个奖项在专业人士看来完全就是不痛不痒的安慰奖。

    特别是格莱美再一次无视了涅槃乐队和珍珠酱的成就,最为典型。除此之外,绿日乐队折戟年度最佳新人、最佳另类音乐奖也是由最不另类的绿日乐队获得——他们是朋克复兴者、年度最佳单曲奖也是一个冷门,这些细节都可以看出格莱美的谨慎。

    但是另一方面,荣耀至死独揽三座留声机,涵盖了最佳摇滚歌曲奖、最佳摇滚专辑奖和年度最佳制作奖。如果说前面两个奖项只是局限于摇滚部门,荣耀至死以绝对实力胜出;那么最后一个综合奖项对于荣耀至死来说就是绝对的爆冷了。

    这里又可以感受到格莱美希望在改革道路上更进一步的决心。

    这是十分矛盾的。所以,文森特在撰文时详细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过,这一次文森特对于荣耀至死的历史性突破也给予了嘉奖。

    虽然在此之前“另类选择”一直看荣耀至死不顺眼,但有一个事实是不容反驳的,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必须分清楚,荣耀至死终究是代表摇滚出战。更为重要的是,荣耀至死的表演得到了文森特的盛赞——这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从‘更近一步(One。Step。Closer)’的闭嘴,到‘少年心气’的一个拒绝,再到‘迷墙’的迷墙,荣耀至死将摇滚乐队的精神和气质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桀骜不驯、向往自由、才华横溢,同时又赋予了属于荣耀至死自己特有的积极向上、风格多样,造就了这一场令人久久回味的经典表演!”

    另外,“另类选择”也认为,“摇滚势力在这一届格莱美的复苏是一次伟大的转折,从1991年至今的四年累积,摇滚终于再次在主流市场里真正意义上的占据一席之地,当另类摇滚不再另类而成为艺术时,音乐市场又将会走向何方?”

    “滚石”和“另类选择”与众不同的解读方式,其实也就是新闻媒体舆论走势的格局,以“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自转”等媒体所引领的舆论注目在摇滚的崛起上,而以“纽约邮报”、“每日新闻报”等媒体所代表的新闻观点则认为流行、节奏蓝调依旧是目前的主旋律。

    不过正如迈克尔-格林在接受采访时表达的观点所述,摇滚势力的兴盛是这一次格莱美的主旋律,即使新闻媒体极力扭转这一局面,近五千名收看直播的观众也足以改变舆论走势了。

    据不完全统计,站在摇滚这一侧——或者说认可荣耀至死的新闻媒体,足足有十八家主流媒体;而选择关注雪儿或者娃娃脸的主流媒体则有十三家;另外还有四家主流媒体则把视线放在了东尼在年度最佳专辑奖的爆冷上。

    可以说,整个声势还是有比较明显差别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摇滚变革已经势不可挡,而荣耀至死就借助着这股声势成为了全美热议话题。不仅是新闻媒体,同时还有忠实歌迷们,特别是涅槃乐队的歌迷们。

    在见证了荣耀至死版本的“少年心气”之后,涅槃乐队的歌迷们旗帜鲜明地分为了两个极端,一派认为荣耀至死侮辱了科特的音乐,新金属摇滚和垃圾摇滚是截然不同的,他们鄙夷荣耀至死的演出,认为雨果根本不配和科特相提并论;另一派则认为荣耀至死和涅槃乐队的摇滚精神是相通的,雨果真正读懂了科特,虽然两支乐队的音乐风格十分迥异,但荣耀至死依旧将摇滚的精髓酣畅淋漓地展现了出来,他们愿意支持荣耀至死。

    自从荣耀至死崛起之后,荣耀至死和涅槃乐队就被放在一起做比较,而经历了这一次格莱美之后,这种争论也越发混乱越发热闹起来,并且短时间内也很难得出一个结果。但不可否认的是,现今荣耀至死的声望已经完全可以和涅槃乐队巅峰时刻相提并论了。

    从媒体记者到专业人士,从支持者到反对者,荣耀至死在格莱美舞台上的惊世演出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去年科特-柯本自杀之后,摇滚领域最为火热的新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