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091.第1091章 1091 理念冲突

    “我们就不应该来,我们就不应该相信格莱美,我们就不应该相信格莱美还是真心在乎摇滚的……”尼尔一脸郁闷地站在原地,咬着下唇,满脸都写着不甘心。

    此时荣耀至死的五名队员站在舞台上,围成一圈,低声交流讨论着,可显然他们的心情并不太好。而舞台之下,工作人员依旧正在忙碌着,音响师、灯光师等人都在注视着荣耀至死的队员们,等待着他们再次投入工作。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佩德罗懊恼地挠了挠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就彷佛顶着一头泡面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般,“要不,我们干脆就离开,再也不出现?反正我们去年就缺席了,今年就算再次缺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佩佩,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阿方索站在旁边也是忧心忡忡,他皱着眉头对佩德罗低声说到,回头看了一眼舞台下的工作人员,“亨利已经答应下来了,如果我们转身离开,亨利就难做了。更重要的是……”阿方索抬起眼睛看了眉头微蹙、彷佛陷入了沉思的雨果,然后接着说到,“你知道,里克最近的处境不妙,他需要我们给公司更多的支持。”

    佩德罗听到阿方索简单的话语,立刻就明白了过来,烦躁地再次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像是困兽一般在原地转了两圈,发出低低的吼叫声,但却发现依旧无法发泄自己内心的怒火,最后就暴躁地怒吼起来,“草!草!草!我恨它,我恨它!草!”

    佩德罗如同惊雷一般的吼声吸引了四面八方工作人员们的注意,大家都一脸错愕而好奇地看着聚集在一起的荣耀至死,似乎想要探询出一点什么。但佩德罗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狠狠吐出胸中一口闷气,直接无视了其他人的目光,然后转过身来看向了队友们,满脸不耐地说到,“难道我们就要这样妥协?”

    荣耀至死此时正在神圣大礼堂(Shrine。Auditorium)进行第三十七届格莱美的彩排,他们接受了格莱美的邀请,即将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在格莱美这个全球最顶尖的音乐盛典舞台上。

    早在格莱美公布提名名单之前,其实唱片工业协会内部就有人向百代唱片透露了口风,想要打听一下荣耀至死的想法。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格莱美愿意主动伸出橄榄枝,如果荣耀至死愿意出席颁奖典礼,那么格莱美会十分开心;如果荣耀至死继续拒绝,那么事情也许会不一样。

    这也是格莱美的狡猾之处,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显然也是在给百代唱片施加压力。几乎就等于是在说,我们给你们面子,你们不要搞砸了。

    当时荣耀至死就有过一次讨论,最终乐队成员的观点十分一致,如果格莱美不再犯浑,能够给新金属摇滚一个认可,那么他们是愿意出席颁奖典礼的;当然,如果格莱美依旧无法给乐队一个准确定义,那么连续第二年缺席这项盛事对于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于是,格莱美公布了第三十七届颁奖典礼的提名名单。荣耀至死的出席也就顺理成章地落实了下来。

    不仅是荣耀至死,还有好几支从未出席过格莱美的乐队都收到了邀请。

    事实上,因为科特-柯本的突然去世,辉煌一时的涅槃乐队分崩离析,格莱美也意识到了涅槃乐队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更为重要的是,伴随着格莱美对新金属摇滚的认可,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必须承认垃圾摇滚对于整个摇滚、乃至音乐发展历史的推进作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珍珠酱乐队、爱丽丝囚徒、声音花园乐队、九寸钉乐队、尼尔-杨(Neil。Young)都收到了格莱美的邀请,因为格莱美打算制作一个悼念科特-柯本的特别环节,这些乐队都将会登台演出,用演唱涅槃乐队经典名曲的方式,纪念科特。

    当人们提起垃圾摇滚时,几乎所有人都只记得涅槃乐队,不仅因为涅槃乐队是将垃圾摇滚代入主流市场的绝对功臣,也因为独一无二的科特-柯本绽放出万丈光芒无人能够匹敌。但事实上,珍珠酱、声音花园、爱丽丝囚徒都是和涅槃乐队同一时期的垃圾摇滚乐队,而这几支摇滚乐队所构成的西雅图摇滚势力甚至得到了“西雅图之声”的美誉,对整个美国的音乐产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至于尼尔-杨这位老牌摇滚歌手则是风格多年,从早年的民谣摇滚到八十年代的硬摇滚,而去年他则和珍珠酱一起制作了一张垃圾摇滚专辑,事实上,从珍珠酱到声音花园,再到涅槃,他们的垃圾摇滚都受到了尼尔-杨的影响,甚至让尼尔获得了“垃圾摇滚教父”的戏称。所以,这次他被邀请出席显然也是作为压阵的超级大牌所在。

    八十年代末就成立的九寸钉乐队是一支强硬的重金属乐队,不过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伴随着摇滚世界的翻天覆地,他们也开始与时俱进,在吸收了流行、舞曲、工业音乐等元素之后,他们于去年推出的第二张正式专辑也被划分在了新金属摇滚名下,成为了目前仅次于荣耀至死最具影响力的新金属摇滚代表。

    这一次,格莱美大手笔地邀请到了垃圾摇滚代表乐队们,还邀请到了新金属摇滚的新势力,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乐队都在格莱美上拿到了提名,都有希望拿奖,由此可见,格莱美显然是想要大有作为。

    除了今年仅仅得到了一项提名的爱丽丝囚徒拒绝了邀请之外,其他乐队全部都接受邀请,表示将会出席格莱美颁奖典礼。

    如果事情就按照这个方向顺利发展,那么第三十七届格莱美很有可能载入史册,因为这将会是历史上最为个性也最为特别的一届颁奖典礼,三支顶尖垃圾摇滚乐队、两支新兴新金属摇滚势力,他们联手演出,悼念科特-柯本,这也将会是格莱美发展历史长河之中转折性的一届。

    但可惜事与愿违。

    格莱美很快就意识到了他们的改革步伐似乎太快了,彷佛就在几天之前,垃圾摇滚和新金属摇滚还在远离格莱美的偏远海岛之上,眨眼的时间里,他们就已经站在了格莱美中心舞台上。这对于学院老学究们来说着实是一个巨大的冲击,特别是荣耀至死和九寸钉乐队。比起在北美已经横行了三年的垃圾摇滚来说,刚刚兴起的新金属摇滚依旧饱受争议——关于新金属摇滚到底是否算是摇滚的争议始终没有得出一个结论。

    格莱美先是缩短了表演时间,将原定的二十一分钟缩短为十三分钟,由于有五支乐队,所以组委会将他们分为了两组,分别演唱十三分钟的前面六分钟和后面七分钟,第一部分六分钟由荣耀至死和声音花园领衔,合作演唱两首歌;第二部分七分钟则由九寸钉乐队、珍珠酱乐队联手尼尔-杨演出三首歌的串烧。

    这个改变引发了乐队的强烈不满,特别是声音花园的主唱克里斯-康奈尔(Chris。Cornell)的激烈反应,可是一番据理力争之后,最终还是格莱美占据了上风:他们用控制节目时间的理由来辩护,让乐队很难反驳。

    众所周知,颁奖典礼过于冗长的问题一直都是被诟病不已的,一个颁奖典礼持续三个小时就让许多人抱怨了,而且容易流逝观众,更不要说四个小时的颁奖典礼足以让人们昏昏欲睡了。所以,格莱美为了控制时间,不得不进行缩减调整,这一点各支乐队都很难再继续争论。

    但是乐队们的退后一步,却引发了格莱美的得寸进尺。伴随着“芝加哥论坛报”的嘲讽冒出头,随后各大媒体都开始议论纷纷,特别是在“滚石”对于格莱美的决定也表示质疑之后,达到了巅峰。

    “滚石”对于新金属摇滚的出现一直嗤之以鼻,他们至今都没有正式地对荣耀至死进行介绍,更不要说采访了,即使在荣耀至死创造了1994年的辉煌,也是如此。因为贵为全球专业音乐杂志首席的“滚石”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一名歌手或者乐队低头。

    “滚石”的观点比“芝加哥论坛报”更加激进,他们认为格莱美的妥协和低头是一次“耻辱性地动摇”,他们表示,在新金属摇滚还未站稳脚跟的情况下,格莱美的观点显然是不明智的,同时也是对整个音乐市场发展前景的巨大伤害。

    “在给了荣耀至死八项提名之后,格莱美还想要做什么?”“滚石”的结束语似乎是在暗示,格莱美的这一步实在是太大了。

    格莱美学院派内部对于“滚石”这篇文章反应十分激烈,经过了密切讨论之后,他们也得出了结论,给予声音花园、珍珠酱、尼尔-杨提名——甚至是奖杯,这本身就是对垃圾摇滚的肯定,而涅槃乐队也拿到了三项提名,这也是对科特-柯本的一种悼念。而九寸钉乐队和荣耀至死也都获得了提名肯定,这也是格莱美发展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进步和妥协。

    所以,他们无需再做太多的改变。

    于是,格莱美最终决定,取消五支乐队演唱涅槃乐队歌曲以纪念科特-柯本的环节,还美名其曰,“虽然柯本已经离开了,但涅槃乐队其他成员都还健在,我们将会联系成员们,争取他们出席颁奖典礼,以纪念柯本。”

    但谁都知道,这是客套话。于是,就发生了荣耀至死队内的刚才那番对话!显然,不仅是荣耀至死,其他四支乐队内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他们都被格莱美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