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962.第962章 962 无声来电

    雨果飞快跳了起来,闪过了查理兹的抱枕攻击,一路笑着小跑到了电话面前,然后接起了电话,“晚上好,请问谁在讲电话?”由于考虑到查理兹的母亲杰尔达可能会打电话过来,现在雨果他们接电话都是统一用这种匿名的方式,直接询问对方到底是谁。

    电话里一阵沉默,就好像雨果是在对着空气说话一般。这让雨果不由好奇地看了听筒一眼,然后又放到耳边,再次开口询问到,“请问谁在讲电话?”

    听筒里并没有忙音,只是一片沉默,这就是典型信号不好的情况,对方也许正在嘶吼着,可是却根本传不过来,所以雨果这里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一般这样的情况都要挂断电话,重新再拨,就会没有问题了。

    雨果觉得有些奇怪,这样的事情更多都是发生在移动手机上,因为信号塔分布的关系,信号有强有弱,所以总是会收信不到。但是固定电话因为是有线,所以信号都会相对比较稳定。

    雨果回想起家里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总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回头看向了查理兹,“最近家里电话还是经常信号不好吗?”

    查理兹疑惑地看着雨果,“没有啊,电话信号一直都很好。”话说出来之后,她也反应了过来,“又是没有声音的电话?”雨果点了点头,查理兹不解地说到,“家里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接到没有声音的电话啦,你和对方说挂断之后再打过来好了,看对方听不听得到。”

    雨果没有多想,就对着听筒说到,“你好,请问谁在讲电话?这里听不到,我把电话挂断,然后你再打过来吧。”说完之后,雨果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他就打算把电话挂断了,可就在这时,听筒里传来了一阵浅浅的风声。

    雨果把听筒拿开耳朵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疑惑着是自己听错了还是真的听到了异样声音,因为那种风声,听起来好像是有信号的,也像是呼吸的声音……呼吸的声音?呼吸的声音!雨果脑海里顿时产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雨果握着听筒没有挂断,再次回头看向了查理兹,“你还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接到这种信号不好的电话吗?”

    查理兹没有多想,挠头想了想,“呃……我不太确定,好像是圣诞节前后?还是……哦,对了,万圣节那段时间,你不是开始宣传辛德勒嘛,我记得应该就是那一段,而且还很频繁,我和亚历克斯都接到好多次,你不是也接到过吗?”

    “对,对……”雨果低声呢喃到,“辛德勒的宣传期……”嘴角扯出一点点笑容,苦涩而无奈。

    雨果的记忆也回来了,这种接起来之后没有声音的电话应该就是在“辛德勒的名单”宣传期那段时间开始出现的,之后几个月时间里一直都很频繁。雨果一度还怀疑过是不是约瑟夫打过来的,但问题是查理兹和亚历克斯也都接到过不少,于是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一个没有合适的怀疑对象,也只能责怪在信号问题上了。

    “然后到……五月份吧,还是四月份之后,就没有了。啊,对了,是奥斯卡结束之后吧,反正大概就是那一两个月,之后就没有出现了。”查理兹还是在努力回忆着情况,由于同居三个室友就是她最清闲,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所以她也是最了解的,“怎么了,今天又出现了?该死的,我一定要打电话给客户服务投诉一下,每次电话信号都出问题,那我们还装固定电话干什么,现在着信号比砖头都还更加糟糕,砖头就算信号不好,断断续续地也还可以听到……”

    查理兹的话语在雨果耳边响起,但他的思绪却已经是飘远了。从“辛德勒的名单”开始,到奥斯卡结束。这难道没有唤醒任何记忆吗?

    雨果想起了詹姆斯-弗兰科,莉娜就是在“辛德勒的名单”宣传期间陷入了焦躁情绪,最终被詹姆斯发现了端倪,从而揭晓了真相;而奥斯卡……雨果在上台领取自己的小金人时,专门感谢了父亲亚当,在那之后不久,詹姆斯就和莉娜摊牌了,然后就是“荣耀之路”巡演的开始,詹姆斯把所有真相告诉了雨果。

    一切线索都连接了起来。

    虽然这只是雨果虚无缥缈的猜想,也许这根本就是信号问题,也许电话另一端是杰尔达,也许根本就是打错的电话,也许莉娜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家的电话号码;但此刻,雨果却没有办法让自己沸腾的思想平复下来,他觉得可笑,他觉得荒谬,他觉得苦涩。

    如果真的是莉娜,如果这些电话都是莉娜打来的,雨果不会感动,他只会觉得莉娜可悲,因为她在后悔自己的决定,她在接受良心的煎熬,她放弃了雨果选择了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让亚当的劝说、让兰开斯特的坚持变成了笑话,那么她就应该继续坚持下去,否则只是让亚当和兰开斯特变得更加可怜罢了,也是让她变得更加可悲。

    所以,雨果重新把听筒放在了耳边。

    “嘿……”雨果轻声说到,但内心的汹涌却几乎将他淹没,他以为自己可以铁石心肠地说出狠话来,因为他和莉娜根本没有任何感情,他也不想要对莉娜有任何留恋,但话语到了嘴边,却是如此苦涩,让鼻头变得酸涩无比,“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

    雨果用力地深呼吸一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他的声音还是在微微颤抖,这真的太困难了,比想象中还要困难一百倍,“我现在过得很开心很幸福,我一切都很好,爸爸也一切都很好。刚开始,有些困难,我没有办法接受……接受事实,所以爸爸把责任背负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自己成为了我仇恨的对象,所以,我离开了他,痛恨着他,咒骂着他。一直到我发现了真相,发现爸爸一直都在试图保护我,发现其实嘴巴上说爱我的人已经离开了我,但是嘴巴上什么也不说的人却始终守护着我,所以……”

    说到这里,雨果的声音不由有些哽咽,眼眶里地温热让他大口大口呼吸着,让视线里模糊的水光都收了回去,“所以,我很好,爸爸也很好,未来我们也会继续开心下去。”

    “我不好奇你的生活,我也不在乎你的生活。你不需要内疚,也不需要牵挂我,因为这些都是不必要的,我的世界少了你不会停止转动,你的世界少了我只会更加美好。”雨果再次深呼吸了两下,咬着牙齿坚持说了下去,“我希望你幸福,真心的,因为你幸福了,你的选择才有意义,如果你后悔了,或者你不幸了,不止是你会变得可悲,那些被你抛弃留下的人会显得更加可悲,我不想这样。所以,不要后悔。”

    “如果你现在幸福,那么就继续幸福下去;如果你现在不幸福,那么请你变得幸福……”长长的沉默,长长的……雨果彷佛可以听到听筒里传来那轻轻的呼吸声,在微微颤抖着,这让雨果嘴角苦涩的笑容再次勾勒了起来,“还有,不要再试图联系我,更不要试图联系爸爸,否则,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变得后悔!相信我。”

    沉默,还是沉默。

    雨果握着听筒的手不由开始握紧起来,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开始泛着白色,他仅仅地咬着牙齿,才不让自己内心的颤抖泄露出来。查理兹坐在沙发上,所有话语都被掐断了,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雨果,隐隐约约地,她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她又不希望是她内心所想的事。

    大厅里流转着静谧的空气,彷佛沉默了一个世纪,什么声响也没有。雨果就这样握着听筒站在原地,想要再说些什么,又似乎在等待着些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就把听筒拿开了耳朵,挂断了电话。

    雨果用力地握紧着自己的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整个身体都开始微微发抖着,在他意识到之前,眼泪就从眼眶里满溢出来,直接滑落脸颊,可是他却始终不想要眨眼,也不想要擦拭眼泪,因为他不希望自己软弱。泪水,就这样一颗一颗滑落下来,在空中盛开成为花朵的模样,最终砸落在地面上,四分五裂。

    查理兹看着雨果的背影,那宽厚的肩膀因为过度紧绷而变得僵硬,透过T恤可以看到那倔强的肩线在夜色里静静蔓延,那微微颤抖的肌肉彷佛在宣泄着内心的不甘和害怕,但是雨果的背部却坚强地挺直着,透露着绝对不妥协的坚毅,彷佛任何暴风雨都无法击倒他一般。

    可是看着这样的背影,查理兹却察觉到了雨果前所未有的脆弱,哪怕她根本看不到雨果的表情。

    查理兹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安静地坐在原地,倾听着窗外的雨声淅沥沥地飘荡着,她不需要说话,只需要在这里陪伴着雨果,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这就足够了。

    詹姆斯-弗兰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狼狈地跌坐在厨房角落里的母亲,她手里还握着听筒,泪流满面、仓皇胆怯,那双沉静而慈爱的眸子此刻写满了痛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