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882.第882章 882 扣人心弦

    不知不觉之中,梅雷迪斯又再次握紧了拳头、屏住了呼吸,这已经成为了她今天最习惯的一个动作了,但她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屏幕之上。

    先是看着杰克先是把跑车的车门毫不犹豫地撞飞了,避免碍事,剧院里一片惊呼,不少爱车的男性观众更是嚎叫起来;然后看着杰克把跑车和巴士驾驶到一个水平线上,匀速地平行前进,剧院里所有人都开始吞口水,紧张得喉咙都要开始冒烟了,剧院里的空气完全凝固住了;再就是看到巴士里的乘客都不由站到了窗户边上,其中一名游客甚至还拿出了相机拍照,剧院里却没有笑声,此刻所有观众都感觉心脏随时都要爆炸开来了一般,剧院里的紧绷甚至只需要一点点摩擦就可以被引爆一般。

    最后,大家就看到杰克站了起来,肆虐的狂风将他的衬衫吹成了风帆,他前后一摇摆,猛地往前一蹿跳,整个人就落在了巴士上。“噢……”整个剧院里都传来了惊呼声,可是当看到杰克的脚居然拖在了外面,和地面发生了摩擦,“啊……”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最后确定杰克把脚收了回去时,大家的心脏才落回了胸腔。

    当看到那黑人的跑车失去控制,撞到了道路旁边的缓冲带水桶上时,现场居然发出了哄笑声。这就是极度紧张之后的猛然放松产生的效果,此时观众们才发现自己手掌心已经是被汗水湿透了,而他们仅仅握着扶手的手掌更是因为过于用力而开始变得僵硬。

    跳上了巴士的杰克试图控制情况,但显然乘客们根本无法理解杰克的行为,在最后时刻赶上这辆巴士的女士安妮挺身而出,向杰克据理力争,认为他的行为吓到了乘客们。不得已,杰克还是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身份,竭尽自己所能安抚乘客们,但不想,他才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有一名拉丁裔的年轻人突然蹿了起来,拿着手枪指向了杰克。

    这个拉丁人以为杰克是前来抓他的警。察,显然他犯了错事,但此时杰克却知道,他没有时间去顾及眼前这个拉丁人,炸弹才是当务之急,于是杰克把手枪收了起来、把警徽也收了起来,暂时控制住了现场混乱的情况,但旁边一名工人却逞英雄地扑了上去,结果拉丁人的手枪走火,击中了山姆的肩膀,现场完全变成了一场灾难。

    剧院里才刚刚放松下来的观众们再次惊呼起来,和巴士的乘客们一样。

    受伤的山姆导致巴士失去了控制,紧急情况下,安妮上前帮忙,她觉得应该停车,因为山姆必须接受治疗。不得已之下,杰克公布了真相,“巴士上有一枚炸弹”,这顿时让乘客们都陷入了恐慌。

    安妮迫不得已接手了司机的位置,杰克原本还担心身为普通人的安妮没有办法胜任,但不想安妮却调侃说,她的驾照刚刚被吊销,因为超速,这着实是充满了讽刺,让杰克都忍俊不禁。

    此时此刻,洛杉矶警方正式展开了营救,城市的电视台开始对这起事件进行了报道,不想他们却成为了培恩的眼线,随时能够监视到杰克和巴士的情况,他一边欣赏着橄榄球比赛的直播,一边通过新闻报道来进行监视,显得惬意非常,更显讽刺。但对此,杰克等人却一无所知。

    杰克在哈利的指导下,对车子底下的炸弹进行了检查,然后发现了在炸弹上有一枚金色手表——这也就意味着,培恩很有可能是他们警局内部的成员,这也就意味着是内部人员作案。

    更为严重的问题紧随而至,城市糟糕的交通被无数辆轿车挤得拥挤不堪,要么停车要么就是开辟出一条道路,不得已之下,安妮将巴士开上了路肩,硬生生闯出了一条道路,每一次岔路口、每一条堵车长龙都有可能导致巴士降速,从而引爆炸弹,那么就将造成整个城市的一场灾难。

    包括梅雷迪斯在内的所有观众们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他们的情绪就彷佛和巴士联系在了一起,每当安妮转动方向盘时,现场就会有惊呼声传来,唯恐下一秒就会出现什么意外;每当看到堵车情况时,观众就会如同巴士乘客们一样尖叫不已,一旦车速慢下来可怕的事情就会发生;每当看到红灯或者逆行通道时,观众就会觉得不由自主抓紧椅子的扶手,不仅要担心炸弹,还要担心交通事故……

    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让整个剧院都变成了过山车,所有人的心情都伴随着在喧闹城市街道上行驶的巴士而忽高忽低,没有人能够例外,也没有人能够思考,每个人都已经变成了巴士上的一员,被恐惧和紧张所包围。

    虽然安妮屡次化险为夷,可问题还是来了!

    警方用直升飞机在上空指引巴士的前进方向,每一秒每一个转弯每一个岔路都充满了无数危险,这让安妮和杰克都不由有些手忙脚乱,但一个不注意,安妮开着车就撞到了一辆婴儿车上!婴儿车!

    “轰”,剧院里所有观众都和安妮、还有乘客们一起尖叫起来,梅雷迪斯更是胡乱就抓住了身边的物体,然后就尖叫起来,“啊!”

    坐在梅雷迪斯旁边的正是梅勒琳-迪克森,她此时的情绪也紧绷到了极致,被梅雷迪斯这样一抓,她也忍不住就尖叫了起来,这种情绪刹那间将整个剧院都点燃,不少人都惊呼出了声。

    只见那婴儿车刹那间被撞飞了,不少女性观众尖叫之余,更是直接捂住了自己眼睛,唯恐看到血肉模糊的可怕场面,但很快,男性观众就附和着杰克劝慰安妮的台词,一起劝着身边的女伴道,“是铁罐,是铁罐!”

    原来那个婴儿车里全部都是听装可乐,虚惊一场。梅雷迪斯不由和安妮一样惊呼到,“哦,天呐,哦天呐……”梅勒琳也是如此,不少女性观众也都是如此,惊叹声此起彼伏,屏幕内外再次达成一致。

    但观众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就有一群孩子们横穿马路,安妮在转弯的最后一刻硬生生更改了行驶路线,就从孩子们身边开过去,剧院里“啊”的惊呼声才响起来,还没有来得及落下;就看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急弯,基本上就是九十度转弯,这种急转弯会导致巴士直接侧翻,剧院里“啊”的尖叫声刹那间被掐断,整个剧院陷入一片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杰克让所有乘客坐到了巴士的右侧,然后安妮和杰克一起将方向盘扭转到极限,巴士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经过了急弯,巴士右侧的轮胎高高翘起,就彷佛随时都会翻车一般,看着巴士像是杂耍一般转过了弯道,经过了短暂却漫长的行驶,轮胎终究还是顺利地落了下来。

    “噢!”乘客们的欢呼再一次和剧院观众重叠到了一起,所有人都长长吐出一口气,但脑袋里的肾上腺素已经掐断了所有思绪,彷佛他们也是巴士上的乘客一般,命悬一线!

    梅雷迪斯不由自主仅仅握住了梅勒琳的手,听着梅勒琳在那里嘟囔到,“上帝,我承受不住了,上帝,上帝……”其实梅雷迪斯脑海里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但她却没有办法说话,哪怕是一个字也不行,她的大脑因为极度紧绷而变成了空白,但脸色却因为过于激动而呈现出不正常的红晕。

    “上帝,请杰克一定要拯救他们!”这就是梅雷迪斯此时唯一的想法了。

    巴士顺利地进入了一条没有其他车辆的高速公路,之前的混乱似乎不会再发生了,这让大家获得了宝贵的松懈时间,杰克和安妮此时终于有时间进行短暂交流了,两个人相处得十分不错,但哈利那里调查培恩的计划却陷入了死胡同,他不得不把目标转向了退休警。察。

    洛杉矶警方开了一辆长形拖车和巴士并肩而行,此时他们已经有能力将乘客从巴士转移到拖车上,但杰克却示意,空中进行现场直播的媒体就是培恩的眼睛,培恩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巴士。

    杰克和培恩进行了磋商,可以将受伤的山姆转移到拖车上。但看着离开的山姆,其他乘客却开始心态失衡,其中一名吉普赛妇女不顾死活地靠近了巴士门口,试图像山姆一样跳到拖车上,无论杰克和安妮怎么劝阻她都听不进去,但就在这时,培恩引爆了车门口的炸弹,吉普赛妇女刹那间就掉了下去,被卷入车底。

    “不,不!”梅雷迪斯也和安妮一样,不断对着大屏幕上的吉普赛妇女呢喃着,就好像是陷入祈祷的呓语一般,只希望她们的劝阻能够成为一股实质性的力量将妇女拉回来。但可惜,她们失败了。

    “砰”的一声巨响,吉普赛妇女刹那间坠落。“妈的!”剧院不少观众都暴怒地开始咒骂起来,刚才的情节似乎已经进入了平缓阶段,但没有想到却突如其来地就死了一个人。

    梅雷迪斯红润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死亡的威胁前所未有如此清晰地来到了身边,看着道路上那具没有任何生气的尸体,看着一脸得意而奸诈的培恩,看着陷入震惊的乘客和警。察们,一种荒谬感伴随着恐惧感清晰而来,在梅雷迪斯察觉到之前,她的眼眶就已经湿润了,呼吸再一次停止,心脏的跳动都彷佛放慢了数千倍一般,清晰可闻。

    不止是梅雷迪斯,此时巴士里也陷入了沉默和紧绷之中,而现场观众更是陷入了愤怒和暴躁之中,有的人失去了控制开始咒骂着培恩,有的人则像梅雷迪斯一般被恐惧所笼罩,剧院里就好像是一个油锅一般,所有人都在承受着煎熬。

    吉普赛妇女的死亡让巴士里的乘客都失控了,有的人开始痛哭起来,其他人则开始激烈地争执起来,而正在开车的安妮也终于被压力压垮,眼泪控制不住就落了下来,这一片混乱和崩溃让剧院再次缓缓陷入了沉默,那种死亡的威胁近在咫尺,那种直接刺入心脏的肾上腺素让每一个人都濒临了崩溃的边缘。

    但更为可怕的问题紧随而至,根本不让人们有喘息的空隙,空中负责探查的警方传来消息,这条高速公路没有完成,正前方有一块五十英尺的空白,巴士不可能停下来,乘客也不可能下车,似乎飞跃过去是唯一的出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