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818.第818章 818 经典佳作

    有人将“低俗小说”称为美国电影九十年代之中,最为重要的一部电影;也有人认为“低俗小说”开创了一种全新的电影剧本撰写形式;还有人认为“低俗小说”之后独立电影才真正意义上地进入主流媒体视线。

    历史也证明了,“低俗小说”的确拥有这样的高度,所以它才和“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成为了佳片云集的1994年里当仁不让的三驾马车之一,严格来说,如果从电影创新的艺术价值来说,“低俗小说”远远超过了其他两个竞争者。

    “低俗小说”掀起的舆论风暴就是从戛纳电影节开始的,“电影手册”和“帝国”先后撰写了评论之后,大名鼎鼎的罗杰-埃伯特却依旧按兵不动,即使是诸多美国媒体都开始纷纷撰写影评了,罗杰也还是没有动手。

    一直到二十一日,也就是“低俗小说”上映了四天之后,罗杰的影评这才姗姗来迟!

    “四天来我们都坐在黑暗之中,一个场景一个场景的揣摩‘低俗小说’这部作品。我们把影碟机倒来倒去,一会儿暂停,一会儿慢进,我们有整整三百个人,而且还是很民主的:无论谁有什么发现,我们都会停下来讨论。目标就是好好研究这部迷宫似的电影。”

    仅仅只是一个开篇,就解释了所有一切,罗杰之所以一直到四天之后才撰写了影评,就是因为他一直在观看这部作品!

    “当然,也有人不喜欢‘低俗小说’,甚至于可能是美国所有电影之中最不受欢迎的一部了。我可以听到许多观众在说,这电影太暴力、太表面、太下。流,像堆****。他们看了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或一个小时,就走开了。

    然而对喜欢这部电影的人来说,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是近年来的作品中最令人着迷的了。他们讨论电影的每个细节,那种热情程度恐怕只有讨论‘太空漫游2001’时才出现过。

    从‘公民凯恩’到‘沉默的羔羊’,我对很多电影作过这种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分析。我发现,如果你找来一大群对待电影态度严肃的人,坐在黑暗中,并请他们自由得发表看法的话,无论什么问题都可以得到答案。比如这次,毫无疑问,有一回在黑暗中发表见解的就是一个十一岁孩子的声音。

    四天过后,我越来越崇拜这部电影了。它比看上去要微妙、复杂得多。困扰首次看这部电影的人的那些问题,实际上在昆汀-塔伦蒂诺和罗杰-艾瓦里(Roger。Avery)所写的剧本里都有解答。当然,第一次看的人是想不出来的。

    电影的故事是相互交织的,而不是按时间顺序展开,因此影片的首尾得以呼应,电影的中间部分实际上都是在故事结尾部分的后面发生的。为什么电影用这种方式讲述?大概有三个原因。

    一个是因为昆汀就像他的影迷说的那样,厌倦那种拖拖拉拉的线性故事线索;一个是会使他的剧本类似于计算机上的文本一样,比如你点击金表,就会看到布奇的故事,点击足部按摩,就会看到文森特倒霉的约会。

    最后一个原因则是电影的几条故事线索都是以某种救赎结束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朱尔斯的大难不死,决定洗手不干。因为,尽管此时在时间并不是最后发生,把它放在影片结尾也还是合理的。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觉得很暴力,但当我看第二遍、第三遍的时候,发现它并非我想象的那么暴力。但为什么看上去会觉得暴力呢?因为电影总是用幽默的语言调节气氛,推迟暴力事件的发生。

    实际上,电影只能统计出七个人的死亡。公寓里的三个小混混,椅子上一个、沙发上一个、厕所里一个,被文森特和朱尔斯杀死;马文,朱尔斯的内线,在汽车后座上被文森特意外杀死;文森特被布奇杀死;二手店里梅纳德和萨德被杀死;还有两个人的死亡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布奇在拳击场上打死的对手,和二手店地下室里的性。奴。

    与此相反,有几个人在影片中获救。

    蜜娅吸。毒过量之后还是被救活,布奇在地下室救出了马沙,朱尔斯在参观中说服小兔子和小南瓜,救了餐厅的客人们。还有朱尔斯和文森特被人用枪乱射居然活下来了。朱尔斯认为这是个奇迹,是上帝的旨意,因此决定洗手不干;而文森特满不在乎,最终付出了代价。

    在我们仔细的观影过程中,我们发现影片中的许多暴力成分都被置身于屏幕之外。公寓中的小混混被杀时,镜头是对准文森特和朱尔斯的;拯救蜜娅时,镜头在最后一刻切换为蜜娅坐起来的镜头;汽车后座的枪击也没有显示出来。地下室的暴力镜头是可见的,但也没有超过一半电影中打斗场面的程度。

    这部电影看得越多,你就越会强烈地感觉在故事情节的下面,隐藏着某种宗教味道的东西。很大程度上这与马沙的那个手提箱有关,就是文森特和朱尔斯在公寓中抢回来的那个。箱子里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只看到里面有什么在闪闪发光。关于皮箱有很多猜测,但我们却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们注意到,箱子打开的密码是“666”——撒旦的标记。于是有人猜测,马沙脖子后面的创口贴遮住的可能就是“666”,他就是恶魔吗?要知道,相信他为上帝所救的朱尔斯活了下来,而蔑视上帝的文森特最终死了。

    文森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被布奇用枪打死,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一个细节是布奇用的枪是马沙的——他出去买吃的,把枪留在了厨房台面上,所以文森特才会没有防备地上厕所,所以布奇离开家之后才会遇到了马沙。

    有人说:写剧本的家伙一点也不懒,他们把很多时间花费在细节上,而这些细节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他们又把很多时间花费在对话上,而这些絮絮叨叨的对话往往会被观众认为是无意义的废话。

    电影还有一条线索,许多武器都没有用到正确的地方:没有打到文森特和朱尔斯的枪,杀死文森特的枪,汽车里走火的枪,本来打算抢劫餐馆的枪,二手店的枪。朱尔斯思想上转变之后,他自己的枪甚至用来阻止餐馆中暴力的发生。

    在电影中不太重要的地方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小秘密,马沙给布奇交代任务的酒吧叫做“Jack。Rabbit。Slim’s”,而布奇在自己的公寓里偷偷走过一扇窗时,透过开着的窗户就能看到“Jakc。Rabbit。Slim’s”的标记。

    还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细节,在二手店里能看到一个霓虹灯标志,“Killian’s。Red。Beer”,但有些字母坏了,剩下的是“Kill。Ed”,后来布奇骑着萨德的摩托车逃跑时,他看了一眼摩托车的钥匙链,上面是萨德的头字母“Z”,把这个字母和霓虹灯留下的字幕拼起来,就得到了“Kiill。Zed”,“杀死萨德”,而事实上,那时布奇就刚刚杀了萨德。摩托车的油箱上有个“恩赐(Grace)”,而布奇的逃脱不正是上帝的恩赐?

    有两个镜头我们讨论得很多。一个是文森特和朱尔斯在公寓里大开杀戒时,屏幕上金光闪闪,那是不是与手提箱有关?另外一个是马沙授意布奇打假拳的时候,正对着布鲁斯-威利斯的镜头,布鲁斯的脸是半明半暗的,被竖向地分割了,分界非常清楚,我们甚至怀疑是不是用了化妆来增强这种效果。

    这两个镜头又有什么深意,还是趣味,我们至今没有能够达成共识。

    电影的对话非常幽默,有些地方显然是在向某些经典的著作致敬,不过形式比较现代,比较猥琐。

    电影开头文森特和朱尔斯讨论荷兰、美国对汉堡叫法的不同,让人想起‘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Adventures。Of。Huckleberry。Finn)’里面的情节;朱尔斯总是喜欢引用圣经以西结书的一段话,但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是与原文相同的,更多的是他自己的胡编乱造。

    这部电影的一个基本策略就是用人物对话把暴力场面往后推。

    比如蜜娅躺在地上快要死掉的时候,两个男人却在研究注射器的使用方法;比如说电影的开头,文森特和朱尔斯两个人一边走在公寓的走廊里,一边讨论足部按摩,这时的镜头是一直跟着他们的。当两个人走到要去的那间房间门口,发现时间还不到,于是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并且还继续他们的讨论,但此时镜头却停了下来,留在了那个门口,似乎在用镜头语言告诉我们:这里才是故事要发生的地方。但两个人还在不紧不慢地说话,似乎连摄像机都不耐烦了,于是气氛就显得越来越紧张了。

    有些人很喜欢‘低俗小说’,有些人则厌恶。但原因都是一样的:因为这部作品似乎始终在玩弄观众的期望,从不按规矩来。它随心所欲地组织材料,相比之下,美国当前的黑帮电影、动作电影已经陷入了一个公式化的泥沼。昆汀-塔伦蒂诺扔掉了好莱坞编剧工厂里传授的那些条条框框,白手起家地创造了一种新的编剧方式。

    ‘低俗小说’有可能是未来五年内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因为它把我们从无数可以预见的公式化情节中拯救了出来。

    因此,谢谢昆汀-塔伦蒂诺。”

    虽然罗杰的影评姗姗来迟,但却精彩十足,一举就将“低俗小说”从杰作的位置推到了经典的高度!后来的历史发展也证明了罗杰的眼光毒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