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816.第816章 816 滞后反应

    参加国际电影节的好处有很多,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一个,就是专业电影人之间的交流,大家对于参展的电影作品进行赏析、评论,分享心得、观点,然后让电影人能够取得进步,让电影艺术能够得到发展。

    当然,如果说得商业化一点,就是专业电影人对电影发表看法,电影出色的话,就将好口碑宣扬出去,以达到电影卖一个好价钱的目的;反之,就从失败之中吸取教训,并且欣赏其他佳作,汲取经验。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电影节就是一个电影人、电影爱好者的盛宴。所以,一般来说,一部电影参展之后,无论好坏,都会有许多电影人对其发表看法,或者赞扬,或者批评,或者扼腕,终究会有一个评论走势出来。那些关注度高的作品,更是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对电影进行评述,官方场刊上的影评密密麻麻、洋洋洒洒,热闹非凡。

    但是“低俗小说”首映式结束之后的这两天,影评却十分稀少,这的确是一个十分不正常的情况。无论是从首映式结束之后观众、记者们的直接反应来看,还是从过去这两天车轮采访的密集程度来看,“低俗小说”显然不应该有这样的待遇。

    不说赞誉如潮,就算是批判的声音也没有多少,人们似乎都在回味着“低俗小说”这部作品,但又好像是在无视,这种感觉堪称诡异。

    过去两天时间里,一共只出现了四篇影评对“低俗小说”进行评述,着实是凄凄惨惨戚戚,难怪就连韦恩斯坦兄弟也都忍不住了。在这四篇影评之中,最具权威的赫然就是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场刊。

    官方场刊给予了“低俗小说”非常高的评价,在满分四分的评分系统之中,给出了三点三的高分,目前仅仅落后于“玛戈皇后”的三点四分,位居已经展映的作品第二位。

    “‘低俗小说’是昆汀-塔伦蒂诺的第二部作品,这部作品无疑是‘昆汀式风格’的加强版,经验与探索纵横延伸并发扬光大的标志性作品。

    ‘低俗小说’这部作品除了机智风趣的黑色幽默之外,最大的特点无疑是环形结构和多角度设置。

    所谓的环形结构并不复杂,影片分为独立的四个部分,每个段落不分首尾、互补结构、开头和结尾相连等等,然后将时间线打散,让电影的开篇和结尾形成衔接,完成一个环状结构。

    这样的结构在本部电影之中,被昆汀用来暗示暴力故事的周而复始,从开场的第一段对话开始,到故事结束的最后一场冲突,形成一个连绵不绝的循环,同时也是在指代现实中类似影片中的情节总在发生,永不停歇。

    这种创新式的环形结构,不仅仅是对故事叙述时间线简单打乱的举动,同时还通过不同细节的呼应,将剧本的魅力用独特视角无限放大,从而将一个看似简单的故事拍摄成为妙趣横生的作品,堪称经典。

    而在环形结构之中,多角度的设置,也具有十分特殊的效果。除了是以不同角度来观察同一事件外,更多的是展现不同环境和状态下,每个人的角色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改变,在这一点上,‘低俗小说’颇有些西方解构主义大师雅克-德里达(Jacques。Derrida)的风采,也为电影赋予了更多超现实的意义——虽然这不是昆汀的本意,也不是电影的本意。

    文森特这个角色就是将整个故事串联起来的核心,他在‘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中是绝对男主角,以保护者的身份出现;但是到了‘金表’之中,文森特就变成了一个露面之后就被射杀的‘某个打手’,而金表的主人甚至不知道文森特的名字。

    如果割裂开来看这两个故事的话,文森特的角色无疑有着天翻地覆的差别。

    可能这个故事里的杀人者,在另外一个故事里就是拯救者;可能这个故事里的邪恶坏蛋,在另外一个故事里却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可能这个故事里是背叛者,在另外一个故事里却是为了家人铤而走险的孩子。

    这种多角度无疑就是在告诉每一个观众,在一起事件之中的每个参与者,都有其自己参与到该事件之中的原因和状态,而处于不同时间和状态中的同一个人,其角色也是大相径庭的。

    这种哲学上的剖析和结构,为‘低俗小说’赋予了更为深刻的意义,同时也将昆汀个人的风格化无限放大,最终诞生了让所有人赞叹不已的佳作。

    在处女作‘落水狗’之中,昆汀成功试验了暴力与哲学共生的课题之后;‘低俗小说’则尝试了复杂而有序的花样结构,彻底借鉴、大方模仿,暴力的邪恶与正义、人性的变异与原生态、社会的残酷与虚伪,通过大段大段台词的运用呈现出来,这俨然已经成为了昆汀的一种特色。

    提起电影之中的台词,其实都是值得推敲的。看似冗长无聊的废话一堆,但却像话里藏着引子一般,身份与谈话的方式、内容存在微妙的矛盾或呼应的关系,总是能够在下一个场景,不同的桥段之间,送来意外的惊喜。

    时间限度,空间维度,拍摄角度,人物的饱和度及主题深度,都带有浓烈的昆汀个人风格。在有限的两天时间里,将几个独立却有关联的故事串联起来,干净利落地展现了也许真实存在的残酷生活,交织在一起的人物事件,在必然与偶然间,编排成了有趣的连环套,独具特色。”

    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场刊对“低俗小说”无疑是推崇的,这一篇影评虽然并不长,但却简洁而深刻的对电影进行了剖析,在三言两语之间其实已经可以看到“低俗小说”开创式的壮举了。

    从官方场刊的影评就可以看出,大部分人其实并没有完全领略“低俗小说”的出色,因为昆汀无疑是狡猾的,他将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对于电影的理解,通过那一大堆絮絮叨叨、罗嗦无用的废话堆砌呈现出来,观众在观影时往往会以为那些对话都是无用的,根本不会太在意,等意识到那些话语在故事的后面都得到了印证时,脑海里却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

    这种恶作剧式的拍摄手法,让许多人在观看完“低俗小说”之后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大家都觉得这是一部好电影,就好像电影院的观众一般,电影结束时下意识就起立鼓掌;但如果硬要说出这部电影的优点在哪里时,大家却都支支吾吾,脑袋一片浆糊,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就如同官方场刊所说一样,环形结构其实只是一个技巧而已,电影真正出色的地方就在于这四段故事的排列方式也是有讲究的,上一个故事的角色在之后故事里又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包括台词的前后呼应,其实都是有讲究的。虽然大家都说昆汀是“大杂烩”,但如何把杂烩做得好吃,也是一门学问,就如同普罗旺斯杂烩(Ratatouille)一样,要将这道料理烹制得美味,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所以,“低俗小说”首映之后,专业影评人、电影人们都纷纷再次走进电影院去观看这部电影,他们不能像普通观众一般,盲目地就称赞或者批评,他们必须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过去两天时间里大家提起“低俗小说”时都有一些讳莫如深,大家明明都可以感受得到,昆汀这一次给所有人一个巨大的惊喜,“低俗小说”也开创了全新的历史;但却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盲从,而是等自己真正看明白这部电影之后,再发表言论。

    于是,这种诡异的局面就出现了。

    一方面是“低俗小说”车轮采访的络绎不绝,观众们也络绎不绝地进入电影院观看这部电影,戛纳电影节安排的“低俗小说”播映场次场场爆满,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减少几部口碑差劲的作品放映场次,为“低俗小说”进行加映;另一方面则是影评的犹豫踌躇,两天时间愣是没有看到什么著名的专业电影媒体对这部电影进行评论,一片冷清的模样。

    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被打破了,十九号下午,大名鼎鼎的“电影手册(Cahiers。Du。Cinema)”率先发表了影评。

    法国的“电影手册”,英国的“视与听(Sight&Sound)”,还有美国的“电影评论(Film。Comment)”,这三本杂志可以算是全球最权威电影杂志,特色不同,读者群也不同,但毫无疑问都是受到巨大关注的。

    戛纳是“电影手册”的主场,他们的影评对于法国观众的影响也是最大的,所以他们率先发表影评,也吸引了无数眼光的注意。

    满分四分的评分系统之中,“电影手册”给出了三点四分的评价,这个评分甚至高于了他们给“玛戈皇后”的评价,也是今年戛纳电影节揭幕以来,“电影手册”目前给出的最高分。

    毫无疑问,“电影手册”送上了至高的赞誉,从这里开始,也就拉开了针对“低俗小说”迟来两天的影评狂潮序幕,一浪接着一浪,目不暇接,汹涌而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