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813.第813章 813 掌声如雷

    当雨果和塞缪尔两个人,穿着T恤和短裤,像两个傻子一样拉风地离开餐厅,扬长而去之后,电影陷入黑屏,“编剧兼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的字幕就出现了,刹那间,电影宫里所有的观众就不分先后地集体起立,雷鸣般的掌声如同海啸一般席卷整个蓬皮杜广场。

    大屏幕的字幕依旧还在滚动,电影院的灯光也还没有亮起来,现场依旧是一片黑暗,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止观众们的热情,那一个个掌声宣泄着内心澎湃的情绪,在整个电影宫的空间里来回震荡,大有要把整个电影宫的屋顶都掀翻的架势。

    灯光徐徐亮了起来,那一张张因为太过激动而显得有些变形的脸孔逐渐显现了出来,整个电影宫里所有观众都站立了起来,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分国籍,所有人都挺拔地站立着,然后双手竭尽全力地拍动着,嘴角的笑容和眼睛的兴奋都在绽放着神采,让整个电影宫现场看起来就像是一片红色的海洋在波涛汹涌。

    观看“低俗小说”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许多时候是一头雾水的状态,因为故事的发展并不是按照正常时间结构进行的,如果把时间整理清楚,那么就应该是文森特和朱尔斯去拿箱子,然后是“邦妮的处境”,接着是开头小南瓜和小兔子的抢劫,再是“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最后以“金表”收尾。

    如果只是平铺直叙,那么也许电影依旧会十分有趣,但却少了一点惊喜。昆汀对于故事发展时间线的一点故弄玄虚,对叙事顺序进行巧妙的修改,对情节进行人为的切割,将电影故事结构赋予更多的深意和趣味,让人在观影之后有恍然大悟之感。影片故事之间看似彼此独立,断档甚多,实则前面伏笔不断,后面接应不绝,首尾相接、处处相连、连绵不绝、令人回味无穷,堪称是“低俗小说”最大的亮点!

    这也是“低俗小说”被称为开创了一种全新电影流派的原因,打乱叙事结构,采用非线性叙事方法将故事重新组织、编排,从而让一个简单的故事绽放出更多的光彩。在此之后,“记忆碎片(Memento)”、“爱情是狗娘(Amores。Perros)”、“撞车(Crash)”、“通天塔(Babel)”等等,包括同样是在1994年登场的环形叙事佳作“暴雨将至(Before。The。Rain)”,都堪称是这种流派的代表作。

    当然,除此之外,贯穿电影从始至终的黑色幽默,如同珠玉一般的台词,丰富有趣的人物形象,也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整个观影过程都充满了惊喜,一方面在好奇着电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方面又在思考着刚刚过去的画面到底代表着什么,同时还不忘记对电影画面做出最直接的反应,整部电影虽然长达一百五十四分钟,但对于观众来说,却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下意识地跟随着电影情节不断推进。等反应过来时,电影已经结束了。

    电影结束时的那种冲击力,依旧久久地残留在胸膛里,脑海之中的纷杂思绪最鲜明的一个想法就是:原来电影还可以这样拍!

    当这种情绪迸发出来之后,起立、鼓掌,这两个动作就一气呵成,所有观众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这种最为利落而直接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两个半小时观影过程的错杂思想和汹涌情绪。

    掌声如雷,山呼海啸。

    昆汀向坐在他身边的雨果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雨果原本还以为昆汀是因为现场的热烈反应而满意,但他很快就发现了昆汀眼睛里的狡黠,雨果不由愣了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昆汀得意的是他拍摄出来的电影戏耍了观众,达到了他最初的目的。

    昆汀在乎的不是自己电影能够获得专业人士的认可——除了十八年后的“被解救的姜戈(Django。Unchained)”有向奥斯卡靠拢的嫌疑之外,昆汀一向都是如此,就好像是一个电影顽童,他热衷于戏耍观众,也热衷于用自己的方式向经典电影致敬,他更热衷于通过电影来达到娱乐的目的。

    想必有许多人都会认真分析“低俗小说”的深层含义,也许有人可以得出一些思想,毕竟一部电影很大程度反映的就是导演、编剧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也许有人觉得狗屁不通,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昆汀看来,“低俗小说”就如同片名一样简单明了:低级趣味、印刷简陋的书刊。这就是他的本意。

    所以,与其说现场这热闹的掌声愉悦了昆汀,不如说观影过程中观众们的反应愉悦了他。

    雨果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看向了昆汀,然后对着昆汀的耳朵大声喊了一句,“草。”这一个单词也是电影里出现次数最多的词汇,同时也是昆汀对于“出色”一次最生动的演绎。果然,但他听到雨果这句话时,整个笑容都活跃了起来。

    当“低俗小说”剧组集体起立,走到了观众席正前方,向观众们致谢时,现场的掌声居然又再次上升了一个热度,喊叫声、口哨声纷纷响起,让整个现场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整个雷鸣般的掌声足足持续了十五分钟,即使主持人再三开口说话,试图让观众安静下来,但掌声还是经久不息,那连绵不绝的声响将整个“低俗小说”剧组的成员们推崇为了上帝,用这种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于这部电影的支持。

    这种感觉真的十分微妙。

    雨果早就看过“低俗小说”了,而且他也清楚地知道即使在佳片云集的1994年,“低俗小说”也被认为是和“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一个水准的经典;但真正地在电影院里再次观看,并且深切地感受到观众那山呼海啸般的反响,内心的澎湃还是无法抑制的激荡了起来。

    这和“辛德勒的名单”首映式又有些不同,当初“辛德勒的名单”是电影的正常首映,而今天“低俗小说”是在一个电影节。不管电影节被赋予了多少特殊含义,但归根结底,还是一群电影爱好者的狂欢聚会,他们渴望看到电影佳作的愿望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在戛纳电影节里,虽然这是一个具有十分浓厚商业气息的电影节,但是法国观众的挑剔却也是远近闻名的。不同于威尼斯、柏林或者是二十一世纪之后才逐渐崛起的多伦多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的观众十分冷酷无情,法国观众对于电影的评判十分直接,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如果真心厌恶,观众在电影播放途中就陆续立场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的;即使完整地把电影观看完毕,要赢得观众的掌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现场这热烈的掌声是多么来之不易,而眼前这数百名观众眼睛里的那种狂热,也是在“辛德勒的名单”首映式里所看不到的。这种狂热就好像是一颗颗火苗,聚集在一起就迸发出足以改变世界的那种能量,让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

    当然,如果“低俗小说”像“辛德勒的名单”那样举行正规的首映式,而不是选择电影节这样的场合,那么情况就会有很大改变了。因为“低俗小说”个人风格太过鲜明,是典型的Cult电影,这种电影对于观众来说,喜爱的人为之疯狂,讨厌的人嗤之以鼻。所以,“低俗小说”举行正规首映式的话,只怕就要面对现场炙热的争议和对抗了,而不是眼前这连绵不绝的掌声。

    整个剧组的成员前后一共鞠躬三次,表示了对观众们的感谢,掌声这才徐徐落下了帷幕。

    在例行的采访之中,几乎所有问题都朝着昆汀一个人集中而去,即使是雨果也都被记者们忽略了。这也是可以预料到的结果,当初雨果接拍“低俗小说”时,媒体就说过,昆汀是一个个人风格十分强烈的导演,他的个人光芒将会遮掩演员的存在。事实也证明了,这种说法是正确的。

    “低俗小说”虽然经典不断,文森特、朱尔斯、蜜娅等角色也都打上了鲜明的烙印,但即使角色再出彩,也都成为了整部电影鲜明风格的附属品,昆汀为这部电影注入了他最具锋芒的个性。

    甚至于二十年之后,有许多人依旧坚持地认为,“低俗小说”才是昆汀的集大成之作,后来的“杀死比尔”、“无耻混蛋”等作品虽然也十分出色,但却都没有能够超越“低俗小说”的巅峰。

    所以,现场记者们十个问题有八个都朝着昆汀去,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剩下两个问题不是雨果的就是塞缪尔的。

    虽然有点被冷落的感觉,但雨果反而是落得轻松。因为不管任何时候,和记者打交道都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注意力必须高度集中。

    等例行集体访问结束之后,观众们和记者们获得了近距离向剧组成员个别提问的机会,雨果才又再次忙碌了起来,出乎意料的是,欧洲记者们似乎也对雨果产生了兴趣,不同于之前两次官方记者发布会,此时围绕在雨果身边的记者明显热情了许多。

    看来,雨果在“低俗小说”里的表现,还是拥有不俗魅力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