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812.第812章 812 环形故事

    “是的,你耍了他,布莱特!”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画面里响了起来,如果是资深电影粉丝或者是观察入微的电影观众,就可以发现,“布莱特”是电影最开始时,朱尔斯和文森特枪杀的那个年轻人,而这一句话赫然就是朱尔斯对布莱特进行训斥时的话语。

    那么,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电影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部分,这一段故事就是发生在朱尔斯和文森特杀死布莱特之后的!

    画面亮起来之后,却不是瞄准了大厅,而是对准了厕所,原来厕所里还躲着一名布莱特的同党。观众们顿时就想了起来,在朱尔斯和文森特抵达公寓之前,他们有一段对话。

    “有多少个人?”文森特问到。

    朱尔斯说,“三、四个。”

    “包括我们的人?”

    “不知道。”

    “所以有可能是五个人。”

    “很有可能。”

    记忆刹那间就汹涌了上来,原来昆汀早在那一大堆“没营养”的话痨之中隐藏了线索,这让不少观众都对电影增加了一份兴趣,如果有机会,重新再看一遍,应该是十分有趣的事情。

    厕所里的这名同党,手里握着手枪,紧张不已,当他听到朱尔斯开始念“圣经”的时候,他悄悄地站立了起来,然后朝着厕所门口挪动着。随后,枪声响了,布莱特死了。

    为朱尔斯和文森特开门的那名黑人靠在门板上,脚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原来他就是朱尔斯的内应,也就是文森特所说的“我们的人”,他叫做马文。

    马文显然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到了,他可是目睹了两个人的死亡,这种震撼让他魂不守舍地一直絮絮叨叨,这让文森特很是不耐。

    就在这时,厕所里的同党冲了出来,一边喊着“去死吧,混账东西,去死吧!”一边朝着并肩而立的朱尔斯和文森特开枪,“砰砰砰,砰砰砰”,六声枪响过后,这个年轻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可是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扬起来,他就刹那间呆住了。

    只见朱尔斯和文森特依旧完好无恙地站在原地,两个人都诧异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但却是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有,这让两个人都很是震惊。

    看到那干净的西装,电影院观众再次忍不住,有人就嗤笑了起来。观看“低俗小说”的过程,可能不是那种让人哈哈大笑的笑点,每一次的笑点都带着浓郁的嘲讽气息,那种黑色幽默让人没有办法直接笑出声,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直忍俊不禁。

    朱尔斯和文森特同时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朝那名幸存年轻人一起开枪,他们两个人自然不会错失目标,没有任何疑问,这个倒霉的小子就这样往生了。

    死里逃生的朱尔斯认为这次的幸免于难不但是上帝的神迹,对他更是一道神谕,这让他陷入了沉思。

    朱尔斯和文森特开车带着马文回去复命,在车上,文森特一直试图说服朱尔斯,这一切只是巧合,这种巧合虽然罕见,但偶尔是会发生的。可朱尔斯却并不认同,他坚持认为这是一个神的指示,所以他决定从此退出黑帮,洗手不干。

    文森特觉得这实在是太荒谬了,但他又说服不了朱尔斯,他之后寻求坐在后座的马文的支援,“马文,你有什么意见?”

    “我什么想法都没有。”马文不在意地说到,显然他依旧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这却是让文森特激动起来,他直接就转过身对着后座的马文说到,“你必须有一个想法!你认为是上帝从天堂下来阻止……”但是由于文森特过于激动,他右手上的手枪居然……擦枪走火!

    “砰”地一声枪响,刹那间整个车厢都被血浆爆满,这一个毫无预警的视觉冲击力,让电影院现场立刻响起一片哗然,虽然大家已经习惯了电影播放过程中时不时就来一个意外,但这个意外还是……太强劲了。

    “你他妈搞什么鬼?”这是朱尔斯的第一个反应,同时也是所有观众的第一反应。

    这绝对是意外,纯属意外,但结果就是:马文被直接爆头,整个车厢内血肉横飞,一塌糊涂,而朱尔斯和文森特两个人也全身都是血浆,这让两个人都开始大声抱怨起来。两个人都愣住了,现在还是大白天,两个人车里有一具尸体,而且还被血浆布满,此时只要有人路过,事情就立刻大条了。

    为了避免被警。察发现,朱尔斯只好向住在附近的朋友吉米求助,朱尔斯开着车抵达了吉米家,他和文森特都来到卫生间一边闲聊着一边洗掉手上的血浆,然后满身都是血浆和残肉地站在厨房里品尝着咖啡,并且赞不绝口。这种典型的黑色幽默场景今天已经出现了多次,但再次看到时,还是让人忍俊不禁。

    吉米一登场,现场的笑声顿时就炸了开来。因为这个吉米,居然是昆汀客串的,那鞋拔子脸一出现,就立刻取悦了观众们。

    害怕老婆的吉米则是一脸为难的纠结,他告诉了朱尔斯一个事实,他妻子邦妮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要下班回家,如果她看到这个情景,一定会愤怒地向他提出离婚的。可是吉米不想要离婚,所以他要求朱尔斯必须在一个半小时之内搞定这所有一切。

    无奈之下,朱尔斯只好向马沙求助。很快,做事井井有条的狼先生,在准确的九分三十七秒之后抵达了吉米家。狼先生很快就掌握了情况,有条不紊地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好,甚至还有时间品尝着咖啡,为吉米的家庭琐事提供咨询。

    当观众看到文森特和朱尔斯穿着西装,坐在车子里,拿着清洗剂和抹布一本正经地做清洗工作,两个人还在争执着到底谁应该清洗后座,这时,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直接就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场景还真是……充满了喜感。

    明明是血浆迸裂的暴力画面,但却一点也不恶心,相反充满了喜感,这实在是带着强烈而鲜明的个人风格。虽然昆汀仅仅只是导演自己的第二部作品,但观众们显然已经被他收买了。

    清洗完车子之后,文森特和朱尔斯来到了后院,两个人把自己脱了一个精光,然后狼先生就拿着水管喷头朝着两个人喷洒,结果两个大男人就在冰冻刺骨的冷水之中一边尖叫着一边沐浴,而站在一旁的吉米还有闲情逸致地说,“呃,上面多一点,文森特的头发很脏。”

    这种荒谬的场景在文森特和朱尔斯穿上滑稽可笑的T恤时达到了高潮,整个电影院刹那间再次笑出了声音: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年纪依旧无所事事的小混混!细心的人就可以发现,这两件T恤赫然就是文森特和布奇在俱乐部里有一次简单交锋的那套衣服。

    随后在狼先生的指导下,他们在邦妮回家之前就离开了,他们把车子开到了一间二手汽车回收厂,把车子处理了,目送着狼先生扬长而去。

    告别狼先生之后,朱尔斯和文森特到一家小餐馆里吃早餐。

    两个人又谈起了刚才发生的神迹,朱尔斯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打算放弃黑帮的生活,准备象苦行僧一样去追求真理而四处流浪。但文森特却依旧无法理解,可是他也无法说服朱尔斯,这让文森特觉得很是郁闷。

    此时,突然旁边就有人喊着咖啡续杯,镜头一转,赫然是电影最开始时计划抢劫餐厅的小南瓜和小兔子。刹那间,观众就都明白了,原来整个电影故事就是一个圆环,从文森特和朱尔斯早晨的任务开始,最终又回到了这个早晨!

    难怪之前的情节看起来并不衔接,还有些怪异,原来昆汀玩了一个技巧!虽然从头到尾观众都兴致勃勃,但此时还是越发期待起来:文森特和朱尔斯又会如何面对小南瓜、小兔子的抢劫呢?

    郁闷的文森特最终放弃了说服朱尔斯,离开座位去上厕所,讽刺的是,他在厕所里阅读的那本书,就是之前他在布奇家蹲点时阅读的同一本书——也就是他临死前阅读的那一本。

    此时,小南瓜和小兔子就开始抢劫了。

    小南瓜抢完了柜台,又开始抢顾客,很快就来到了独自一人留在座位的朱尔斯这里,朱尔斯老老实实地将钱包交给了小南瓜,但是小南瓜却更加关心朱尔斯身边的皮箱——这显然就是要交给马沙的那一箱金闪闪的东西。

    当朱尔斯在小南瓜的坚持之下,打开箱子时,箱子里金光闪闪的东西让小南瓜吃惊地呆住了,就连握枪的手就在颤抖。由于电影一直都没有给箱子里面的东西正面特写,所以观众看到小南瓜这个表情,不由也都好奇起来,但显然,这个答案似乎是不会揭晓了。

    因为朱尔斯趁着小南瓜走神时,就把小南瓜制服了,同时他还稳定住了大惊失色的小兔子,还有刚从厕所出来、看到这一切激动拔枪的文森特,掌控住了局面。

    此时小南瓜和小兔子都知道,他们碰到了硬茬,小兔子泪流满面地表示想要回家。

    朱尔斯让小南瓜翻找出了自己的钱包,他只是要回了钱包,却把里面的钱全部都给了小南瓜,然后他又开始背诵那一段“圣经”——以西结书二十五章十七节,正当所有观众以为小南瓜就要命丧朱尔斯枪口时,却没有想到,朱尔斯并没有扣动扳机,而是向大家讲述自己从众悟出的道理。

    “也许我代表正义,而你是恶人,我的九毫米手枪保护着我,通过黑暗之谷;或者是我在保护你这正义者,对抗这个邪恶的世界。这听起来不错,但是也不对。事实是,你是弱者,我是暴虐恶人,但我很努力相当慈悲的守护者。”

    然后,朱尔斯放走了小南瓜和小兔子,自己也和文森特在餐厅顾客们恐惧的视线之中,穿着T恤和短裤的搞笑服装,拉风地一起离开。

    电影,这才落下了帷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