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811.第811章 811 黑色幽默

    等文森特从厕所出来时,只发现躺在地板上口吐白沫的蜜娅,这让他惊恐万分,慌乱之中,他把垂死的蜜娅带到了毒。贩兰斯的家里,寻求帮助。

    当兰斯得知有人吸。毒过量时,他惶恐地表现出了强烈的排斥,他可不想惹上人命,但文森特还是不讲理地把蜜娅带到了兰斯家,并且告诉兰斯,蜜娅是马沙的妻子,如果蜜娅出事了,兰斯也幸免不了。

    慌乱之中,兰斯决定给蜜娅注射肾上腺素,他翻箱倒柜地找出了针筒和针头,当观众看到那差不多小臂长短的针头时,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此时兰斯、文森特依旧手忙脚乱,试图理清一个头绪,让观众只能是屏息凝视,看着故事的发展。

    然后观众们就看到了最为荒谬却又带着无穷喜感的一幕出现了:文森特用红色的马克笔在蜜娅的胸脯上做了一个记号,然后认真地和兰斯讨论着到底应该怎么做,兰斯认为文森特应该用力地把针头刺下去,穿透蜜娅经过整容的****,穿透那厚厚的矽胶,直接刺到蜜娅的心脏里。

    一番争论之后,满头大汗的文森特举起了针头,然后紧紧地盯着蜜娅胸前的红色记号,兰斯则跪坐在旁边,数数道,“一,二……”

    所有观众不由都屏住了呼吸,这一幕实在是太具有黑色喜剧风格了,而且那种紧绷感让人根本没有办法放松,甚至许多观众看到那尖锐而修长的针头时,不由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手脚都蜷缩了起来。

    可是不等观众有进一步心理准备的时间,兰斯就喊道,“三!”

    文森特就咬紧了牙齿狠狠地把针头往下砸,一阵闷响传来,那清晰的响声让所有听到的观众都不由皱起了眉头,然后就看见蜜娅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在原地抽搐着大喊大叫地挣扎跳了起来,把文森特、兰斯等人全部都吓得退到了一片。

    蜜娅坐到了一旁,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咳嗽着,胸口那依旧刺着的针筒很是晃眼,无语的荒谬感扑面袭来。

    “如果你还好的话,说点什么(Say。Something)。”兰斯担忧地说到。

    “什么(something)。”蜜娅愣愣地说到。

    现场观众终于忍不住了,所有人都长长吐出一口气,呼吸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甚至还有隐隐约约的嗤笑声传来。

    随后文森特把蜜娅安全送回家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观众还没有来得及喘息完整的时候,故事又切入了下一个章节,“金表”。

    拳击手布奇有一块祖传的金表,这金表最早是来自于他的曾祖父,他去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买的,并且带着这块表生存了下来;随后他曾祖父把表传承了下来,他祖父带着金表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但却没有能够生存下来,他将这块金表委托给了一名飞行员,作为遗物带回了美国,传承了下去;之后他父亲带着金表参加了越战,可惜的是,他父亲也没有能够生存下来,而是交给了自己的战友,希望他能够给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布奇。

    正是因为有这个故事,所以,布奇对这块金表十分珍惜。

    想到了自己的金表,同时又想到自己可以从博彩之中得到一笔更大的收入,布奇违背了他对马沙许下的诺言。在拳击赛之中,他将对手活活打死之后,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闻讯而来的马沙,雷霆大怒,同时蜜娅和文森特也一起出现了,蜜娅专门感谢了文森特的晚餐,看来这就是发生在第二个故事之后的事了。马沙十分愤怒,他发誓一定要将布奇干掉。

    而此时,布奇顺利地回到事先定好的汽车旅馆里,第二天一早他就可以和女友菲比一起远走高飞了。布奇和菲比躺在床铺上温存,菲比说她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圆肚皮,这样看起来更加性。感,布奇知道,其实菲比是想要一个孩子,这让布奇意识到:他想要和菲比远走高飞,然后永远离开这些是非,彻底地安定下来。这样的生活,布奇十分向往。

    布奇和菲比描绘着未来幸福美满的生活,好眠到了天亮。

    但是,就在布奇整理行李准备离开时,却发现菲比竟然在慌乱之中忘记带上了那块金表,这让布奇完全失控,菲比被吓得躲在墙角瑟瑟发抖,泪流满面地恳求着布奇的原谅。无奈之中,布奇也只能强迫自己冷静,然后决定冒险回家取表。

    “给你一点零钱,你去买煎饼,好好吃早餐。”布奇脾气很是暴躁,有些不耐烦地把钱甩到了床上,冷漠地说到,“我开走你的本田,我会在你能够说出‘蓝莓派’之前就回来的。”

    菲比怯生生地站了起来,充满期冀地看着布奇,急切地说到,“蓝莓派。”她是如此恳切,是如此抱歉,是如此深爱着眼前的男人,仅仅一句话语就被轻易勾勒出来。

    布奇看着菲比,嘴角也不由多了一抹浅笑,“没有那么快,不过不会很久。好吗?”说完之后,布奇这才离开了汽车旅馆。

    一路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布奇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家,然后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金表,但随后他居然在厨房里发现了一把散弹枪,他知道:这应该是马沙派来取他性命的人。果然,他听到了卫生间里有动静,于是他拿着散弹枪对准了卫生间。

    文森特在卫生间里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他甚至还有闲情逸致阅读小说,但等他出来时,面对的就是布奇手中黑漆漆的枪口。

    场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彷佛一点点声响都会打破这种平衡一般,让电影院里观众的呼吸不由自主又再次停止了。不少人都忽然想起,之前在俱乐部里,文森特对布奇不屑一顾的那番对话。

    突然,布奇放进烤面包机里的吐司烤好了,跳了出来,这瞬间就打破了平衡,布奇扣动了扳机。无还手之力的文森特没有任何疑问的惨死在了卫生间的浴缸里。

    电影院观众看着浸泡在血液里的文森特,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雨果饰演的文森特不是男主角吗?现在电影才过去了九十分钟而已,怎么文森特就挂点了?难道说,电影这就结束了?

    可是……不对!电影最开头的小南瓜和小兔子还没有讲完,布奇的事情也没有讲完,电影还有许多伏笔都没有讲完,这远远不是结局。一部电影的男主角在演到一半时就挂点了,那这男主角还叫做主角吗?观众们顿时一头雾水了。

    布奇从容地离开了家中,前往汽车旅馆,正当布奇放松警惕时,却在一个十字路口遇到红灯停车时,看到了人行横道上的马沙,这顿时让故事急转直下。

    布奇直接踩下了油门,把马沙撞翻在地,但才冲出去,就和横穿的汽车撞到了一起,车子直接就被甩到了路边,布奇也受伤了,鲜血满面直流。

    马沙重新爬起来之后,跌跌撞撞地去追杀布奇,布奇无奈之下只能落荒而逃,两个人一个追一个逃,结果一前一后地逃进了一家二手杂货店里。布奇制服了有些昏迷的马沙,就准备一不做二不休把马沙杀了,但没有想到,店铺的老板梅纳德却端起了猎枪,制服了布奇。

    正当观众以为梅纳德只是执行正义罢了,却不想梅纳德把布奇和马沙都击昏,然后梅纳德又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同伙萨德,这让观众又再次一头雾水了。不过这一次,电影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梅纳德将布奇和马沙都带到了地下室,捆绑起来,地下室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一阵不安感侵袭而来。当身着警服的萨德出现时,人们原本还以为这是救世主,不想这才是真正的撒旦。

    萨德命令梅纳德将地下室里面房间里的一名。性。奴牵了出来,并且开始考虑到底应该先从布奇开始还是从马沙开始。

    此时观众们再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所有人都张大着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屏幕——今天的意外实在太多了,梅纳德和萨德居然是同性恋。变。态狂!这种戏剧性的转折,让人实在是意想不到,更是哭笑不得。

    坐在最前方的昆汀,听到了现场那瞠目结舌的惊吓声,不由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萨德和梅纳德把。性。奴留在了外面,拷住了锁链,然后带着马沙到里面的内室,实施强暴。寻觅到机会的布奇挣脱了绳索,打昏了留在外面的性。奴,趁机逃走,可是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听到马沙痛苦的喊叫声,不由又犹豫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搭救马沙。

    布奇来到了柜台里寻找武器,第一个候补是铁锤,随后他又选中了棒球棍,紧接着是一把电锯……

    现场观众都快要笑岔气了,搭配电影里节奏感十足的配乐,一曲“科曼奇(Comanche)”使用在这里,确实是充满了讽刺意味;而马沙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更不要说马沙这个黑社会老大——而且还是黑人的身份,却被人如此蹂躏;但相对而言地,布奇却是一脸淡定地在选择武器,这种强烈的冲突形成的黑色幽默,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最后布奇选中了一把日本武士刀!

    布奇重新回到了地下室,他看到了萨德正在施暴,而梅纳德则站在后面观看,布奇直接就劈死了梅纳德。而后,挣脱了束缚的马沙开枪把萨德打成重伤。最后,在布奇为马沙保密的前提下,马沙冰释前嫌地放过了布奇。

    布奇离开了,但马沙却是拿着猎枪留了下来,可以想象,萨德的命运将会是一片黑暗。

    布奇骑着萨德的摩托车回到了汽车旅馆,在那里惶恐不安等待着的菲比立刻犹如小黄雀一般跑了下来,布奇带着菲比就远走高飞。

    ……故事结束了?

    如果“低俗小说”这就结束了,那么这个故事还真是……莫名其妙,没头没尾,而且彼此之间也没有直接联系,各个段落之间也没有互补,让人一头雾水。可是,电影陷入黑幕之后,居然又再次出现了字幕,“邦妮的处境”。

    观众们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结束,否则这就是一部失败作品了。但是……男主角文森特都死了,电影还能够继续下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