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769.第769章 769 心之旋律

    雨果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虽然没有太过直接,但还是触动到了恩斯特的逆鳞。没有人喜欢被揭穿伤疤,雨果刚才的举动虽然谨慎,但他毕竟和恩斯特没有那么熟悉,结果还是让恩斯特发火了。

    雨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紧不慢地把水杯放在了茶几上,抿嘴笑了笑,“谢谢你的招待。”然后就站立起来,径直离开了。

    恩斯特坐在沙发上,听着大门被关闭的声音,一动不动,但是整个人却刹那间又苍老了许多,佝偻着背部安静地坐在原地,此时留声机的黑胶唱片已经播放完毕了,屋子里重新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窗外的夜色彷佛察觉到了这里的寂静,悄悄地渗透了进来,让整个屋子的气氛都缓缓黯淡了下来。

    雨果来到了三楼,却没有着急着进去,而是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却发现二楼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了,雨果只能是长叹一口气,打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没有经历过当事人的人生,永远都无法理解当事人的感受。就好像恩斯特不知道雨果年仅二十七岁就能够有如此清晰的思路到底是什么原因一样,雨果也无法知道恩斯特此时此刻对奥斯卡、对好莱坞那种又爱又恨又憾的心情。

    回到屋子里,大家都没有回来,雨果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家里,本来就是打算提早回家休息的,其他人自然都还没有来得及到家。空荡荡的屋子有着一种静谧在缓缓流淌,让雨果站在原地有些发愣,下意识地将钥匙放进了门口的玻璃碗里,那清脆的碰撞声在大厅里不断回响着,打碎了一片安静。

    雨果迈开步伐走到了台球桌旁,从窗户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城市下方的灯光与天空的繁星交相辉映,将那深邃而浓厚的黑色夜空衬托地越发悠远起来,彷佛永远都看不到边际一般。

    雨果发现,伴随着他在好莱坞取得的成绩越来越出色,随之而来的烦恼也就越来越多,他每一次迈出的脚步都是前进的步伐,双眼所看到的世界都会变幻出不同的色彩和形状,接触到的人和事物也就越来越复杂。

    原本以为获得了奥斯卡小金人之后会被喜悦所包围——事实也是如此,但是和恩斯特聊天过后,雨果却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各种滋味无法辨明,无数思绪无法理清。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人生总是有许多不解的难题,每一个选择都会造成不同的答案,也许有人获得了第二次重活的机会,他就将会活出一段截然不同的人生,有第三次、第四次机会,结果也会导致另外不同的人生。

    因为,在人生的选择题之中,没有正确答案,任何一个选择下决定之后,就无法更改,没有后悔的余地,只能迈开步伐继续往前。即使是走到了终点,回首看着自己的一生,也只有自己的心才能做出判断:这一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不是成功也不是失败,而是酸甜苦辣、幸福悲伤、美好丑陋等各种情绪所构成的滋味。

    有人一生追逐金钱,有人一生崇尚名利,有人以武力来保护自己,有人则为爱而生为爱而亡。这就是人生,没有对错也没有高低,只有自己才知道各种滋味。

    恩斯特在苦苦追寻着自己人生价值的证明,“西区故事”、“你好,多莉”、“龙凤配”等作品是他的人生坐标,但他却始终没有能够寻找到点亮他人生灯塔的那一抹光芒。

    那么雨果呢?雨果在追逐着什么,他又是否曾经后悔过、遗憾过、埋怨过,当他走到人生终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情绪和想法呢?

    “他玩纸牌,如深深冥想,他打牌从不迟疑,他打牌不是为了所赢的钱,也不是为了获得尊重,他在牌局中寻觅着答案,那神秘几何中的偶然,还有那飘忽结局的背后的隐匿之弦。数字翩翩飞舞,我明白黑桃如士兵手握的利箭,梅花似战场轰鸣的枪炮,这艺术般游戏里方块便若到手的金钱,但那不是我红桃的形状(Shape。Of。My。Heart)。”

    人生就好像一场牌局,每一张牌都代表着不同的选择和不同的命运,梅花代表权力,方块代表金钱,黑桃代表武力,红桃则代表真心,这不同的花色在时间的场合里缓缓流淌变幻,轻而易举地让人们迷失在牌局之中,找不到突破口,兜兜转转逐渐变得疲倦变得孤独变得胆怯,看着手中的花色,权力、金钱、武力、名誉迷花了眼睛,但这一切都不是真心的形状(Shape。Of。My。Heart)。

    这就是人生的迷惑,许多人一辈子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但是到头而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为何而活,奋斗拼搏了一生走到尽头,猛然回首,才发现找不到自己的存在,偌大的世界里居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到底是世界太大自己迷失在了那五光十色的诱,惑之中,还是自己始终都没有领悟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正所想。

    “他可能会出方块杰克,又或者他会下注黑桃皇后,抑或将手中的国王掩藏,但这些记忆终将褪色。我明白黑桃如士兵手握的利箭,梅花似战场轰鸣的枪炮,这艺术般游戏里方块便若到手的金钱,但那不是我红桃的形状。”

    雨果用吉他琴弦勾勒出清冷而悲伤的音符,就好像是吟游诗人那悲怆而悠扬的吟诗之声,在夜幕之中轻声哼唱。

    吉他琴弦的轻轻共振在月色之中漾出一圈圈涟漪,将月光的冰冷一缕一缕编织到旋律之中,轻描淡写地勾勒出孤独的形状。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只身前来,孤单地抵达;而当每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时,也都是只身离去,孤单地离去。

    每一个人都像是一个孤岛,站在这个孤岛上看着人来人往,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力,无论是名誉还是武力,可以让这座孤岛喧闹非常,吵闹不已,但是当夜深人静时,人群散去之后的落寞却会刹那间将自己淹没,一直到这一刻才会知道,内心的孤独是依靠物质所没有办法弥补的,这就好像是一个黑洞一般,贪婪地吸收着身边所有一切具有生命力的存在,永无止境。

    除非,除非找到能够真正陪伴自己的那一份情感、那一份坚定、那一份认同,于是,开始渴望着有人能够停留在自己的身边,陪同自己一起走完看不到终点的前路,但这又岂是那么简单的呢?

    “如果我对你说我爱你,你会有些许困惑,我并不是善变的人,我的面具始终如一,那些多言却无知的人们,斤斤计较眼前得失,如同四处抱怨命运之人,戚戚于失。我明白黑桃如士兵手握的利箭,梅花似战场轰鸣的枪炮,这艺术般游戏里方块便若到手的金钱,但那不是我红桃的形状。”

    命运的纠缠是如此疲倦,许多人一辈子都在抱怨着他人抱怨着运气抱怨着命运,但他们却始终都没有明白,如果自己放手了,命运才会掌握在别人手上。每一个人都有掌握自己命运的资格,就好像纸牌一般,四种花色之中隐藏着无数种可能,但是究竟选择哪一种花色哪一张牌,决定权始终都在自己手里。

    只有那些永远不明白自己所求、跟随在其他人身后亦步亦趋碌碌无为的人,才会感觉到疲倦,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可以得到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失去什么,金钱、权力、名誉、武力在他们眼中,是社会的认可,是成功的象征,但是不是他们真心的形状,却没有人识别出来。

    事实上,又有多少人明白自己“心之形状(Shape。Of。My。Heart)”呢?人们总是在生活之中不断寻找,试图寻找到生存的意义、寻找到快乐的根源、寻找到生活的认可,可惜的是,却很少人能够找到答案,因为他们永远都不明白,所谓“发自内心”到底是什么意思,答案就在他们自己身上,他们却试图去从别人身上寻找答案,自然永远都找不到。

    恩斯特想要从奥斯卡的身上找到自己编剧工作的意义,所以他迷茫了,他夹杂在痛恨和深爱之中无法自拔,被时间逐渐掩盖了自己的光芒。

    雨果始终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追求,他不断告诉自己,作品才是价值所在,他人的赞誉、奖项的认可、成绩的证明都只是附加产品而已。

    可是,看着恩斯特,雨果又不由想起了文森特-梵高,他的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被世人所接受,一直到十九世纪末全世界的思想得到了空前的变革,他才得到了相对应的认可。可是他到底是开心还是悲伤的呢?因为他在世时始终都没有得到世人的认可,穷困潦倒的生活几乎将他所有的才华都消磨殆尽。

    如果没有得到认可,就好像梵高一样,就好像恩斯特一样,那么雨果还可以这样继续坚持下去吗?他还有这样的自信坚持到底吗?又或者反过来说,他得到了奥斯卡的初步认可之后,这种扑面而来的荣誉以及紧随而来的赞誉,他会迷失吗,他会自大吗?更为可怕的是,雨果现在已经站在了这个名利场里,未来的烦恼、挫折、阻碍和诱。惑只会越来越多,他能够继续坚持下去吗?

    当整首歌都谱写完毕之后,雨果只觉得内心空荡荡的,所有情绪都宣泄了之后的空虚,怎么也无法弥补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