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768.第768章 768 心有不甘

    雨果的坦然和诚恳,不参杂一丝嘲讽和轻视,让恩斯特笑出了声。

    曾经的恩斯特,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奥斯卡小金人,他就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就好像是一个伤疤,他自己可以审视,但却不允许别人触碰,所以,他总是脾气暴躁地将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他总是用自己的想法武断地去揣测别人。

    当时今天的恩斯特,听到了雨果的话语,却不由自主笑了起来,是因为他不介意了吗?还是因为提出这个话题的对象是雨果。

    恩斯特抬起头,认真看着眼前的雨果,他仔仔细细地看着雨果的那双眸子,琥珀色的眼眸在夜晚柔和的灯光之中泛着温暖的光芒,就好像白雪皑皑的草原之上傲然挺立的白杨,树冠上那一抹冬日阳光散发着莹莹暖意。

    “那么,感觉如何?”恩斯特收敛了笑声,徐徐地开口问道,眼神里的凝重和期待泄露了他此时内心深处的想法。

    “开心,十分开心。”雨果简洁明了地回答到。

    恩斯特还期待着雨果再多说一点什么,但却没有了下文,只见雨果低下头吹着水杯里的茶叶,那氤氲的水蒸气让雨果的脸庞变得模糊起来,看不清楚那轮廓的曲线。恩斯特紧绷的肩膀猛然就松懈了下来,“是啊,开心,应该是开心……”

    恩斯特只觉得内心所有的期待猛然就变得空荡荡起来,原本他还以为,得到小金人之后,会欣喜若狂,亦或者是喜不胜收,至少也是惊讶得不知所措,内心的思绪肯定会波涛汹涌,可是雨果简单的回答却让这所有丰富的期待都落空了,巨大的落差让恩斯特彷佛一下就被吊到了半空中,上不及天、下不着地。

    可是,这就是事实,“开心”,除了开心之外,还有什么情绪最适合的呢?

    恩斯特就这样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眼神里的暴躁、倔强和强势就好像是被击散的水球一般,化作了一团云雾,隐藏在眼睛里的各个角落,然后逐渐消失不见。彷佛只是一瞬间,恩斯特就苍老了十岁一般。

    雨果透过眼前的水雾看到了恩斯特的模样,就好像是灵魂猛然被抽出一般,他也不由有些感叹,如此看来,他刚才的猜测估计有很大部分都猜对了。雨果想着,自己如果是恩斯特,他是不是也会如此呢?

    也许在许多人看来,奥斯卡小金人根本就不算什么,仅仅只是一个奖项而已,甚至还因为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的商业元素而被人们诟病不已。但对于许多业内人士来说,这却不仅仅是一个奖项,也不仅仅是一个荣誉,更是一个追求。

    爱尔兰著名演员彼德-奥图(Peter。O’Toole)出生于1932年,他是典型的英国学院派演员:出身于英国皇家戏剧艺术学院、站在剧院舞台上打磨演技、在艺术电影之中锻炼自我,他于1960年进入电影行业,很快就在1962年的史诗巨作“阿拉伯的劳伦斯”之中一炮而红,随后开启了他被誉为老戏骨的漫长一生。

    其实提起彼德-奥图这个名字,肯定不会比杰克-尼科尔森、阿尔-帕西诺、汤姆-克鲁斯这些名字广为人知,甚至需要普通电影爱好者都不认识他,但事实上,他的演员生涯却堪称辉煌,除了“阿拉伯的劳伦斯”之外,他还出演过“特洛伊(Troy)”、“末代皇帝(The。Last。Emperor)”、“冬之狮”、“万世师表(Goodbye,Mr。Chips)”等经典电影,他能够在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之间轻松跨界,并且都取得让人钦佩的成就。

    彼德一生一共获得了八次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最后一次是2006年,依靠“末路爱神(Venus)”获得了提名;同时他还是四十岁之前就赢得四次奥斯卡影帝提名的男演员,要知道,这一成就到2014年为止一共也只有七位男演员获得,包括马龙-白兰的、罗伯特-德尼罗、杰克-尼科尔森、阿尔-帕西诺、格里高利-派克、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人。

    但是令人扼腕的是,这八次提名却始终没有给彼德-奥图带来任何一座小金人,不得不说,他可以称得上是奥斯卡上最大的遗憾之一,虽然学院在2003年将终生成就奖颁发给了这位老戏骨,但依旧让人不由唏嘘。

    当彼德于2013年年末去世时,这位爱尔兰历史上最伟大的演员,带着人们的无限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其实恩斯特和彼德一样,他们一样取得了无比辉煌的职业生涯,但他们却始终没有获得自己相对应的认可,这就是人生,残酷得没有道理。

    人们总是感叹着电影的不可思议,认为电影屏幕塑造了我们生活里所无法遇到的事情。的确,生活不是电影,生活比电影更加残酷更加复杂,电影里的故事取决于编剧的笔杆子,主角可以上天入地、可以完美结局、可以皆大欢喜,但生活的所有一切都必须由我们的双手去创造。更多时候,付出和回报总是无法成正比,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会轻而易举地将生活摧毁。

    雨果总是会告诉自己,奥斯卡不过是一个颁奖典礼而已,不用太过在意,但真正站在奥斯卡舞台上时,他还是紧张得瑟瑟发抖;真正得奖的那一刻,他还是喜极而泣、不知所措;真正拿到了小金人之后,他还是心满意足、欣喜若狂。这,才是生活,如此真实。

    如果雨果像恩斯特那样,像彼德一样,艰苦奋斗了一辈子,却始终没有获得属于自己的认可、属于自己的荣耀、属于自己的地位,那么他又会怎么样呢?

    不甘,他也许会心有不甘,就好像恩斯特这样,痛恨着又深爱着,不断折磨着自己。

    就好像生活里的工作一样,辛勤的工作,甚至是加倍的工作,却只是换来微薄的薪水,就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维持下去,又或者是永远都看不到升职的机会,却还是要因为生活的压迫而承受着工作的烦恼和痛苦。

    所以,当人们看到华尔街那些人不过是念叨几个数字,就可以换取自己拼死拼活一辈子也得不到的财富时,会嫉妒会愤恨会反抗;当人们看到演员站在镁光灯之下几分钟,就可以得到成百上千的美元钞票,会羡慕会向往会憧憬……

    所有的一切情绪都是如此真实,也是如此残忍。

    “我不知道这听起来像不像风凉话,但……”雨果微微往前倾着身子,认真地说到,“在之前,我也想过,拿到小金人之后,我会怎么样,也许我看到的就会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也许我可以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可是,今天起来的时候,我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还是我,我的右手指并没有因为多了一座小金人就变成了金色。”

    雨果的这个冷笑话换来了恩斯特的一记冷眼,让雨果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在猜想着,真正的差异是不是会出现在我的墓志铭上,比如说,‘雨果-兰开斯特,1967年到2067年,第六十六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获得者’,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会感觉很失望;但如果什么都没有,我会更加失望;当然,如果可以多一些,那就再好不过了。”

    雨果的这番话终于让恩斯特有了反应,“一百岁……”他念叨了一下,这让雨果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头。

    “不过我又想着,也许,人们讨论我是总是以奥斯卡小金人来衡量,但也许还有其他办法。”雨果扯了扯嘴角笑了起来,其实这也就是奥斯卡的效应之一,人们总是习惯用奥斯卡得奖者——甚至只是奥斯卡提名者来进行宣传,进行定位,彷佛这就是一个标签,最重要的标签,将重点标注高亮,“比如说,‘死亡诗社’、‘闻香识女人’、‘辛德勒的名单’等作品的男主角。又或者是之类的。”

    其实娱乐圈和其他任何一个工作都是一样的,人们总是习惯于用“代表作”来定义某个人,比如说广告界则是著名广告,作家们则是巅峰作品,警。察们则是某件大案……而奥斯卡这样的奖项就是给代表作增添的光环。

    雨果是早告诉恩斯特,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光环并不是必要的存在,没有光环也不会损失代表作的地位,不应该因为这些光环的多寡而迷失自我。

    现实社会的生活就好像一场冒险,充满了无数陷阱,所处的地位越高遇到的陷阱也就越多,这也是许多人想要平平淡淡度过一生的原因;但是迎接挑战,让自己人生绽放出更多光芒,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名利场之中的陷阱更是数不胜数,要在这里坚持到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然雨果并没有正面的安慰恩斯特,但雨果的话还是让恩斯特安静了下来。论年龄论经历论眼界,恩斯特都高出了雨果许多个档次,即使雨果有了穿越这样不可思议的经历,也依旧无法相提并论,但雨果有一点优势:那就是他获得了小金人,他此刻的感受是恩斯特所无法体会到的。

    雨果说的道理,恩斯特都明白,但很多时候,明白一个道理不代表自己就能够做到,可是今天,恩斯特却因为雨果的这一番话,陷入了沉默。

    恩斯特坐在沙发上,许久许久没有说话,大厅也陷入了一片安静,然后他突然就扬声说到,“你可以回去了。”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恶狠狠地说到,“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