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759.第759章 759 金人魔咒

    雨果睡了一个难得的懒觉,等他迷迷糊糊地被尿憋醒之后,这才发现,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昨夜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之后,雨果又和莱昂纳多等一大批朋友参加了派对,玩到了凌晨四点才回家,这一次倒没有喝得太疯狂,雨果还可以记得住是约瑟夫把他送回家的,早晨起来头疼的症状也不是太严重。

    雨果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大厅,在沙发躺了下来,然后又再次闭上了眼睛,还是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耳边立刻响起一阵起哄的声音,“哦哦哦,这不是我们的小金人得主嘛!”亚历克斯那兴奋的声音最为显眼,一下就可以识别出来。

    随后又是一大堆跟随着喊叫的声音,粗粗一听就知道至少有五个人以上,雨果不由无奈地皱起了眉头,可是不等雨果出声反驳,楼下就传来恩斯特那暴跳如雷的声音,“闭嘴!你们都疯了吗?现在才不过上午而已,要喝酒就滚去大街上!”

    刹那间,大厅里的喧闹声都停顿了下来,大家都偃旗息鼓,雨果的嘴角就勾勒了起来,“说得对,说得太对了!”

    “切,白天也不让我们吵闹,晚上也不让,这什么道理嘛。”一个愤愤不平的声音传了过来,赫然是佩德罗。

    雨果头都没有回,直接就拿起一个抱枕砸了过去,也不知道砸到了哪里,引起一片嘲笑声,看来是砸歪了,“佩佩,你没事干嘛一直往这里跑!这里是我家!”

    “我又不是为你来的!”佩德罗立刻就不满地反驳了起来,“还不是因为萨摩拉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让人念念不忘啊。”说完,佩德罗还朝着厨房的方向大喊到,“萨摩拉,我爱你!”

    “抱歉,我不爱你。”萨摩拉的回应让所有人再次哄堂大笑起来。

    几乎是一大早,荣耀至死乐队的其他成员都聚集了过来,虽然他们和电影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们也都第一时间过来向雨果送上祝福,结果当事者就在床铺上挺尸,而他们则在大厅自得其乐,丝毫没有为奥斯卡庆祝的意思。

    “给。”一个声音在雨果耳边直接就响了起来,把雨果吓了一跳,刚才所有人都在大厅,这突然就有人靠近了,雨果一点都没有留意到,他直接把眼睛睁了开来,然后就看到了查理兹那熟悉的金发。

    查理兹看到雨果那惊吓的表情,不由哧哧笑了起来,那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脸颊上写着慢慢的幸灾乐祸,这让雨果很是郁闷,翻了一个白眼,“怎么了?”

    “给!”查理兹把手里的杯子往前一推,“昨天不是喝酒了嘛,蜂蜜水。”

    雨果这才反应过来,抬起手接过了杯子,手指不经意间滑过了查理兹那柔嫩的指尖,那一点点冰凉透过指尖情绪传递了过来,雨果甚至可以感受到指腹上的嫩滑,瞬间有一窜电流闪过一般,然后雨果的手指就接触到了玻璃杯的温热,手掌完全将杯子包裹着,掌心徐徐温暖起来。

    抬起头,雨果却看到了查理兹的不以为意,表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看来,刚才那刹那间的触碰只有雨果自己有异样,对于查理兹来说,一点点身体接触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共住一个屋檐之下,这种时刻简直是数不胜数。

    雨果垂下了眼帘,将所有思绪隐藏了起来,他知道,事情大抵就是如此了,他们就是朋友,要好的朋友。朋友更进一步可以成为恋人,但恋人后退一步却什么都不是,所以,当选择从朋友走向恋人时,就是将永恒演变成为瞬间,与其如此,还不如站在原地,保持朋友的关系,然后面带笑容地继续走下去。

    其实这一点,雨果在很久之前就应该领悟了才对,一次又一次的瞬间,一次又一次的错过,都证明了这一点,只是刚才那瞬间让雨果更加确定罢了。

    雨果端起了蜂蜜水,让那氤氲的水蒸气遮挡着自己的视线,放在唇边喝了一口,那温热的暖意徐徐蔓延开来,嘴边的笑容再次勾勒起来,然后所有情绪就这样平复了下去。

    “所以,雨果,觉得有什么不同吗?”查理兹的确没有任何想法,她依旧自如地看着雨果,脸上挂着笑容,还像男生一般捶了捶雨果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到。

    雨果抬起头,挑了挑眉,“什么?”

    “拿了小金人之后,有什么不同?”查理兹解释到,满眼都写着好奇。

    雨果歪着头想了想,其实昨天刚刚获奖时,那种欣喜若狂真的是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的,否则雨果也不会站在舞台上就直接热泪盈眶了,即使是后来的派对也依旧是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只觉得这一切都是如此不可思议。

    雨果甚至回想到,当初他穿越到金酸莓奖后台时,那是在好莱坞罗斯福酒店,第一届奥斯卡的举办地,当初雨果还十分遗憾,自己没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浏览一下那个酒店;但是现在,雨果却亲自站到了奥斯卡的舞台上,领取了专属自己的小金人,这一切都是如此梦幻。

    可是现在呢,当月落日出时,似乎所有一切都回归了平静,即使是亚历克斯起哄,即使是查理兹提起,他都没有特别的感觉,雨果恍然,这才是正常的。

    虽然说奥斯卡是电影界最高荣誉,许多人穷其一生都在为自己的一座小金人而拼搏,但,这仅仅只是一项荣誉而已,不是人生的全部,即使是最伟大的演员,演戏也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而奥斯卡更是这部分生活中十分微小的一部分,除此之外,他还拥有许许多多的人生。就好像人不能单纯为了金钱而活着,否则就会迷失自我;同样的道理,人也不能单纯地为了名为了利——为了小金人而活着,因为这不是生活的全部。

    得到了奖项,这不意味着得到了全世界;失去了奖项,同样失去的也不是一切。

    也许,只有真正拿到奖项之后才会有这样的感受,这就是拥有者的有余,“不,没有什么不同,我还是那个我。”雨果抿了抿嘴,又喝了一口蜂蜜水,微笑地说到。

    雨果的回答让查理兹有些意外,而大厅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走了过来,亚历克斯一路冲刺直接就冲到了沙发边上,整个人直接就躺了下去,“不会吧,这可是电影圈里的最高荣誉,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对啊,对啊,不都是说,拿了奥斯卡之后,身价倍增、自我感觉突然就变得良好之类的。”佩德罗在后面也跟着起哄。

    福金的声音在后面一切,“你干脆说为什么雨果不耍大牌好了。”一句话让大家又再次笑了起来。

    事实的确是如此,一般来说拿了奥斯卡小金人之后,这就是演员事业巅峰的标志,但事实上,演技奖项的得奖者却往往会陷入奥斯卡魔咒之中,特别是影后,有人甚至说“得奖衰三年”。

    不少女演员问鼎影后之后事业就一落千丈。1972年“歌厅(Cabaret)”的丽莎-明奈利(Liza。Minnelli),1975年“飞越疯人院”的露易丝-弗莱彻(Louise。Fletcher),1985年“邦蒂富尔之行(The。Trip。To。Bountiful)”的杰拉丹-佩姬(Geraldine。Page),她们在得奖之后几乎就销声匿迹。

    至于拿到影后之后就陷入事业危机的女演员更是比比皆是,1987年“月色撩。人(Moonstruck)”的雪儿(Cher),1994年“芳心的放纵(Blue。Sky)”的杰西卡-兰格(Jessica。Lange),1995年“死囚漫步(Dead。Man。Walking)”的苏珊-萨兰登(Susan。Sarandon),1998年“莎翁情史(Shakespeare。In。Love)”的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Paltrow),2001年“死囚之舞(Monster’s。Ball)”的哈莉-贝瑞。

    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难理解,得奖之后,演员身价水涨船高,开出的片酬翻三倍。但奥斯卡只是承认演员在某部电影中的表演成就,虽然在宣传新片时可以打出“新科影后”的名号来吸引眼球,但这并不等于票房号召力。

    许多演员得奖后拍戏增加了发挥空间,但却没有提升精彩度,如果票房失败,就很容易陷入表面地位与实际地位的断层之中,不上不下,只能是渐渐从观众视线之中消失。

    一般来说,得奖前的几年是黄金时期,因为那时候追求作品的质量为上,而且片酬合理,因此机会较多;得奖之后,要么就是为了赚钱开始频繁出现在爆米花电影之中,要么就是在艺术电影的泥沼里苦苦沉沦,无法寻求突破。

    归根结底,其实得奖之后的心态调整和自我定位,如果被小金人的光芒所迷住了,对自己的位置摆放不正确,在利益至上的好莱坞之中,小金人的利益效果很容易就失去控制,最终导致一场灾难。

    佩德罗、亚历克斯、查理兹等人好奇的其实就是这一点,雨果虽然今年才不过二十七岁,就拿到了最佳男配角小金人,这一成就确实是让人赞叹不已,但毕竟雨果穿越过一次,而且经过许多大风大浪,也见过了无数风风雨雨,多了一份沉稳;最重要的是,雨果拿到的只是男配角,而不是男主角,这就说明雨果还是有不断进步的空间,所以,他的心态不会有巨大的改变。

    当然,心态究竟是否会有改变,一切都还要看后来的发展,人心这件事,没有人能够说明白,很多时候,就连自己都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