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756.第756章 756 天堂地狱

    许多年之后,人们提起第六十六届奥斯卡时,能够记起的事情只有寥寥数件,一个是汤姆-汉克斯和雨果-兰开斯特的顺利登顶,一个是简-坎皮恩的“钢琴别恋”创造历史,还有一个就是“辛德勒的名单”横扫千军。

    事实上,许多人都不记得“辛德勒的名单”和“告别有情天”的对峙了,即使是对于詹姆斯-伊沃里这位鼎鼎大名的导演来说,也是如此。人们都记得那部惊艳了所有人的“霍华德庄园”,但却很少人记得“告别有情天”的出色口碑。

    “告别有情天”这个失败者就这样被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

    更为让人扼腕的事实就是,经过了“告别有情天”的拍摄之后,詹姆斯似乎将他身体里所有的才华都消耗殆尽,从1979年开始经历了长达十五年的磨练之后,就此沉沦了下去。虽然在1994年之后,詹姆斯还是拍摄出了“杰弗逊在巴黎(Jefferson。In。Paris)”、“金碗(The。Golden。Bowl)”等不错的作品,但口碑却是江河日下,那惊艳了无数人的才华就被消磨在了时光之中。

    后来有圈内人仔细研究过,詹姆斯的没落似乎就是从“告别有情天”开始的,人们不由猜测,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之中,剧组内部是不是发生了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一度被誉为铁三角的莫谦特-艾弗里公司也就这样消散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间或,有人会发现制作人一栏里特蕾西-雅各布斯的名字,思考着特蕾西职业生涯的轨迹和詹姆斯之间的直接、间接联系,随后若有所思地长吁短叹着。

    特蕾西孤注一掷的赌博,输了,所以完败。“告别有情天”面对强大的“辛德勒的名单”,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甚至就连苟延残喘的力气都没有了,特蕾西甚至怀疑,是不是从一开始,“告别有情天”就没有机会,所有一切所谓的机会都只是假象。

    只是,这个假象到底是谁知道出来的,是媒体欺骗了她,还是她自己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的结果,其实特蕾西早就应该预料到了,因为她不顾一切地把所有赌注都放上了台面,赢了,就大获全胜;输了,就一败涂地。

    特蕾西的潜意识里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其实好莱坞从来都不需要孤注一掷,“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才是真理,只要保留实力,任何人都有东山再起的资本。这也是当初马丁-鲍姆一直劝她不要冲动的原因。

    可是特蕾西却不愿意徐徐图之,仇恨不仅蒙蔽了她的双眼,也让她丧失了理智,更让她陷入了疯狂,所以她打破了行业规则,所以她必须承受这样的后果。

    “告别有情天”输了,不仅仅是一次电影对决的胜负,也不仅仅是一次奥斯卡的胜负,特蕾西在这部作品身上投注了太多赌注,她已经没有重新开始的资本了,她所有的实力都已经伴随着“告别有情天”的失败一起沉沦海底,最终灰飞烟灭。

    此时,所有想法都变得清晰起来,在特蕾西的脑海里无比清晰。

    但特蕾西却不后悔,她一点也不后悔,因为特蕾西知道,在好莱坞这个圈子里决定胜负的永远都是作品,即使人脉再广阔,即使过去再辉煌,即使资金再雄厚,但最终都要落实到作品身上——或者说作品所带来的利益身上。作品胜,即使是籍籍无名的龙套也可以一夜之间红遍全球;作品败,即使是顶尖巨星甚至是大型制片公司也会落入尘埃。

    “辛德勒的名单”的胜利,这是特蕾西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因为对手实在太过强大了,名利双收。那么,与其束手束脚,无法竭尽全力的拼搏和斗争,结果迎接暂时的失败,获得卧薪尝胆的机会,这并不是她想要的,因为她会后悔;还不如将所有赌注押上,疯狂地孤注一掷,最后要么大获全胜,要么彻底失败,这才是她的选择。

    所以,特蕾西不后悔,她唯一的遗憾就是,她没有能够成为这一场赌局的赢家。

    特蕾西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向了后台,此时整个奥斯卡已经彻底落幕,所有人都在忙碌着,胜利者在忙着接受祝贺,享受今夜;失败者在忙着转身离开,独自品尝失败的苦楚;打酱油者则在忙着拓展人脉,或者为即将拉开帷幕的狂欢做准备……没有人注意到特蕾西,即使是“告别有情天”剧组自己的人都没有人注意到特蕾西。

    特蕾西就像是一缕幽魂一般走向了后台,在人群之中穿梭着,没有人留意到她,没有人打招呼也没有人阻拦,特蕾西轻而易举就来到了后台,远远地,她就看到了雨果。

    此时雨果刚刚签字确认完毕,领取了已经完成刻字的专属自己的小金人,站在一旁接受着记者的采访,莱昂纳多、约瑟夫、萨摩拉等人就站在不远处,有说有笑地等待雨果接受着采访,不过今天有得等了,因为此时至少有六家媒体在等待第一时间采访雨果的感受,大家都整齐排队着等待自己的顺序。

    特蕾西站在约莫七码远之外,两个人中间隔着丛丛人群,那里喧闹无比、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明亮的灯光洒落下来,在周围点亮一圈圈光晕,那欢乐的笑声、欢快的打闹、嘈杂的议论、轻快的表情在光线之中晕开来,让空气都变得轻松起来,宛若天堂。

    而特蕾西这里,就好像是有一股低气压一般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范围,其实最主要是特蕾西站在原地,路过的人们都会下意识避开她,沿着自己的既定路径前行,所以这才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空间。但这却越发让特蕾西周围显得冷清,一片阴影笼罩在她身上,那所有的噪音似乎都被隔绝在外,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安静、死寂、灰暗、阴沉……有一种万念俱灰的负面情绪在空气里缓缓蔓延,就好像病毒一般,在氧气因子中张牙舞爪,宛若地狱。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仅仅是几步之隔,却造成了天差地别的差距,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这一段距离似乎永远都不可能跨越了一般。

    看着脸上带着开怀笑容的雨果,特蕾西忽然发现,她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认真打量过雨果了,两年时间的差距却在两个人之间划出了一条鸿沟,等她发现时,已经无法逾越。

    雨果似乎比两年前多了一些沉稳,也似乎更加阳光了,那一抹笑容的温柔在光晕之中徐徐漾出涟漪,彷佛在她的心湖之中落下了一朵莲花,傲然盛开,那俊挺的眉宇之间也增加了许多历练,那种岁月沉淀下来的痕迹悄无声息地糅合到了他的气质之中,举手投足之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猛然,特蕾西只觉得心口传来一阵抽痛,这刹那间的痛楚几乎让她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甚至表情也没有变化,顷刻间就传遍全身,深入骨髓、烙印灵魂,随即这些痛楚就深深地留在了她的脑海里,无法磨灭。但仅仅只是这一瞬间的痛楚,却让特蕾西清楚地意识到:原来她还深深地爱着雨果,原来她是真的深爱着雨果。

    她有多么痛恨雨果,她就有多么深爱雨果;她的报仇有多么残忍多么猛烈,她的爱恋就有多么疯狂多么炙热;她的意念有多么坚定,她的爱慕就有多么深刻。

    这一个念想,就足以刹那间将她焚烧殆尽。

    当痛苦到了极致,特蕾西反而是笑了起来。她后悔吗?不,她依旧不后悔,因为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她不会去后悔,如果她后悔了,就代表她否定了自己。所以,即使心再痛,她也不会后悔。

    特蕾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舌尖,那弥漫出来的血腥味在口腔里徐徐蔓延开来,她是多么遗憾,遗憾自己不是胜利者,否则,她此时就可以看着雨果一点一点分崩离析的画面,也许她会比雨果更加痛苦,但她可以痛并快乐着。可惜的是,她是失败者,她注视着雨果,雨果却注意不到她,多么可笑。

    可是就在这时,雨果似乎察觉到了特蕾西的眼神,猛然抬起头来,然后两个人的视线就宛若命运一般,隔着人群对视到了一起,碰撞出了无限火花。

    特蕾西的眼神是如此错杂,疯狂而残暴,冰冷而残忍,但那一片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却闪烁着一点点光芒,虽然隔着人群,虽然隔着七码距离,但雨果却可以识别出那一点光芒的真相:那是深深的爱恋,那是浓浓的不舍。

    都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应该说的就是这个时刻了。雨果知道特蕾西是如此深爱着兰开斯特,但两个人却闹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这样脆弱而柔弱的特蕾西看起来是如此惨烈,如此可怜。但雨果知道,可怜在后,可恨在前,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爱情之中有对错之分吗?也许有,也许没有,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段爱情都会有一个结局,特蕾西和兰开斯特的爱情就在今天画下了句号,只是两个人会走到这一步,也许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雨果深深地看了特蕾西一眼,他知道,他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从这一刻开始。于是,雨果微微抿了抿唇瓣,随后收回了视线,继续投入采访之中,没有再留意特蕾西的动作和迹象。可特蕾西依旧站立在原地,仇恨地、眷恋地、残忍地、汹涌地、不舍地注视着雨果,就这样静静地站着。

    特蕾西注视着雨果,雨果却注意不到特蕾西。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大抵就是他们的结局了。

    1994年三月二十一日,晚上十一点三十二分,雨果和特蕾西之间纠葛挣扎的五年故事,画上了句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