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712.第712章 712 刮骨疗毒

    洁白无瑕的天使在烈火熊熊的刀尖之上肆意狂舞,脚底的血液晶莹透亮,顺着刀刃徐徐滑落火海,让那无情的火焰越发猖狂起来,那洁白的羽翼被炙热的空气撕裂着,一片片白色的羽毛开始漫天飞舞,生命力就在那一步步舞步之中缓缓流逝,燃着红色的黑暗如同潮水一般徐徐靠近,将周围所有的光芒一点一点吞噬,天使的光晕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好像随时都可能会被黑暗完全吞噬,然后彻底消失一般。

    钢琴的黑白琴键音就好像是天使的舞步,短促而密集地响动着;吉他的琴弦就好像是天使的羽翼,沉重而有力地扇动着。忽然之间,四面八方响起了圣歌的吟唱着,找不到来源,只是在每一个角落响起,那种圣洁而高亢的声音让天使身上的光芒徐徐滋生,越来越明亮,越来越鲜活,而天使的舞步和羽翼也越来越有活力。

    “散乱的结局,无尽的纠缠,然后远走高飞,但这不能束缚我,永远无法将我束缚。转身离去(Off。I。Go),在哪里坠落,就在哪里着陆。”

    “呼啦啦”的风声在猎猎作响,天使的羽翼有力地扇动着,然后就看到它缓缓上升,那肆意狂傲的舞步脱离了刀尖的束缚,开始变得轻盈雀跃起来,那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圣洁的光芒之中缓缓愈合。然后就看到天使猛地张开了双臂,浑身上下爆发出无限的光芒,仅仅是在一刹那,所有的黑暗都被光芒所吞噬,黑暗、烈火都消失不见,整个世界重新变成了白色。

    “我不会认输!我不会放弃!我绝对不会放弃!”

    雨果紧紧握住了桑德拉的双手,他的双手甚至因为太过用力,指节开始泛白,但是他的双眼却开始重新聚集着焦点,灰败的瞳孔重新染上了光芒,仅仅是一点光亮,就将一双眸子瞬间点燃,那张俊朗的脸庞立刻恢复神采。

    桑德拉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雨果双手传来的力量,甚至让她的手掌隐隐发疼,但是她却没有呼唤出声,而是仅仅咬着自己的下唇,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雨果。因为桑德拉知道,雨果正在努力战胜心魔、战胜梦魇,那股从灵魂深处爆发出来的坚定和信念,从眼睛里投射出来感染到了她的灵魂。

    在这一瞬间,桑德拉相信雨果能够摆脱束缚,摆脱车祸阴影,她甚至相信自己能够战胜对黑夜的恐惧,她的内心在这一刻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虽然桑德拉和雨果认识还不到一个月,但就在这一秒钟,他相信她,她也相信他,内心的恐惧让他们的灵魂都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恐惧来自于灵魂、来自于信念,同样,战胜恐惧的方法也来自于灵魂、来自于信念。

    脑海之中的旋律就好像狂风骤雨一般残暴肆虐,让雨果清醒过来之后,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急促地呼吸着,就彷佛刚刚摆脱了死神的禁锢一般。猛地,雨果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身体往前一倾,把桑德拉往旁边推倒,然后他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只见雨果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额头上的汗水密密麻麻,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此时充斥着不正常的红色,浑身的肌肉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正当所有人都担心地想要上前时,“呕……”雨果开始呕吐了,可是此时他什么也吐不出来,只能是不断干呕,身体内部开始翻江倒海,最后吐出了一些胆汁来,然后雨果才浑身脱力地倒在了一旁。

    看着雨果那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庞,豆粒大的汗水让他看起来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干涩的唇瓣和疲倦的眸子清晰写着他此刻糟糕的状态,让人不忍心地撇过头。

    只有真正经历过车祸的人,才知道生死瞬间的恐惧和无助;只有真正被恐惧虏获的人,才知道战胜恐惧是一件多么困难多么可怕的事;只有真正明白梦魇的人,才知道正视恐惧是一件多么残忍多么血腥的事。

    看着雨果狼狈地躺在地上,桑德拉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直接就滑落了下来,忍不住撇开了自己的视线;萨摩拉跪在旁边也是痛哭不止,这样的雨果让人心疼,更让人佩服,他仅仅只是一个旁观者,都已经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了,更何况是雨果自己呢?

    约瑟夫站在原地,扭开了自己的头,狼狈地不断用手掌在脸上擦拭着,他不愿意让自己的泪水泄露此刻的脆弱,就连雨果都坚持下来了,他又有什么资格脆弱?约瑟夫忽然就觉得很愤怒,无比得愤怒,他冲到了雨果的面前,赤红着双眼训斥到,“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折磨你自己?没有人逼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站在旁边围观的工作人员都移开了视线,他们不忍心看着这样的雨果,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足以击溃他们所有的防线,只有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才能够知道雨果到底付出了多少。敬业?这已经不足以来形容内心的情绪了,雨果的强大和坚韧,一直到今天,才真正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树立下了不可动摇的形象。

    简此刻也是眼眶湿润,他不明白雨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开车对于雨果来说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那种精神和灵魂上的折磨,就足以将雨果撕碎,他也不由开口说到,“雨果,你,你不必亲自上阵,我会想办法的,我们会想办法的,事情总是有解决办法的。”

    呕吐过之后,雨果此时反而是轻松了下来,虽然他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十分骇人,但事实上,肩膀上的重压已经缓解了许多,整个人也都寻求到了解脱的开端。

    其实,心魔就好像是附着在骨头上的毒药一般,没有任何药物能够治疗,只能够把肉割开,清晰地看到骨头上那一片黑色的毒素,然后用利刃一点一点地刮骨,将毒素刮下来,然后再将伤口缝合,包扎,搭配以药物治疗,让毒素彻底消失不见。

    雨果刚才已经割开了肌肉,看到了骨头上那附着的毒物,还已经把骨头上的毒素刮掉了,其实他已经成功一半了。那种痛苦深入骨髓,甚至直接烙印在了灵魂上,让雨果的灵魂都在瑟瑟发抖,他不是关羽,他没有办法像关羽一样刮骨疗毒还谈笑风生,他会因为剧烈的痛苦而害怕,他会因为难以忍受的恐惧而胆怯,但是他绝对不会放弃!如果此时雨果因为害怕而退缩,那么就等于前面的努力全部白费了,而且等于他放弃了,未来他将永远都无法摆脱这个梦魇。

    所以,雨果不会放弃,他不会在此时此刻放弃。

    这不是“生死时速”的问题,这也不是敬业与否的问题,这是雨果自己的问题,这是属于雨果自己人生道路的问题。如果因为害怕而退缩,如果因为困难而放弃,如果因为胆怯而离开,那么雨果就不是雨果了。

    面对约瑟夫和简的劝说,雨果虚弱地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的拒绝。这让约瑟夫更加生气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为什么你一定要对自己如此残忍,为什么你一定要选择如此血腥而可怕的方法?”约瑟夫走到了雨果的面前,跪了下来,“如果你想要战胜这种恐惧,我们可以……可以去见心理医生,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治疗,不是吗?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雨果嘴角微微扯了扯,扯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虽然虚弱但却轻松。雨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尝试用双手支撑自己坐了起来,可是由于双手的肌肉颤抖得太厉害,以至于根本没有力气,手一软差点就要直接脸着地了,这可是把约瑟夫、桑德拉两个距离雨果最近的人吓了一跳,两个人都连忙伸出手想要去扶雨果,但都来不及了。

    还好,雨果咬着牙用力支撑住了,没有直接砸下去。然后他摆脱了约瑟夫和桑德拉扶自己的手,调整着呼吸,用自己的力量重新坐了起来,喘了几口气之后,再次坐到了椅子上。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但却几乎消耗了雨果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

    刚才的这场梦魇,不仅是精神的拉扯,同时也是体力的消耗,此时雨果只感觉自己身体里、脑子里、灵魂里全部都空荡荡的。

    可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会,那种力量却又再次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因为雨果有足够强大的信念,永不放弃、永不服输的信念,这个信念哪怕只是有一颗渺小的火种,都可以将整个世界点亮。

    雨果再次睁开了眼睛,脸上的笑容就显得轻松了许多,就连脸色都重新恢复了血色,“乔,我不是为了这场戏,我是为了我自己,我知道自己能行。”雨果用沙哑的声音解释到,声音不大,但却坚定,“也许,未来我不会经常开车;也许,我就算开车速度也不会快,但至少我知道自己能够战胜这个心理障碍,我知道我不会轻易放弃。所以,即使是为了我自己,我也要坚持下去。”

    雨果的话让约瑟夫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彷佛所有的愤怒和不忍都被熄灭了一般。约瑟夫沉默了好一会,最后只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低声妥协地说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