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703.第703章 703 声望台阶

    “纽约时报”作为美国舆论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之一,他们关注的焦点显然更加符合普通民众的取向,他们以“叛逆败类亦或者是个性英雄”对这次事件进行了报道。

    “雨果-兰开斯特在医院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甚至不惜用犀利的言辞与记者发生了剧烈的冲突,从而引爆了这一次媒体与兰开斯特之间的攻防战,那么他到底是叛逆败类亦或者是个性英雄呢?这个问题显然在不同的媒体、不同的受众之中将会有不同的答案。”

    从卷首语之中就可以看出,“纽约时报”这一次打算全面进行分析,事实也是如此,他们用了整整一个版面制作了专题,对整个事件进行了剖析报道,如此待遇绝对堪称雨果的演艺生涯首次,也可以看出“纽约时报”维护雨果的坚定决心。

    “回顾兰开斯特在1992年以前的行为,有让人亮眼的瞬间,比如说‘死亡诗社’之前的脚踏实地和出众天赋,比如说耶鲁大学古典文学的学士学位;同样也有让人扼腕的时刻,比如说飙车导致车祸住院,比如说酗酒、吸。毒问题层出不穷,特别是在1991年,所有人见证了兰开斯特的坠落,就如同瑞弗-菲尼克斯、詹姆斯-迪恩令人扼腕的离开一般,让人几乎以为又有一名天才要宛若流星一般快速坠落。

    这也是至今人们都对兰开斯特缺乏信心的原因。

    可是,回顾兰开斯特过去两年的行为,却充满了让人坚定信念的瞬间,电影事业的节节攀升,远离毒。品和酒精的毒害,带领乐队荣耀至死横空出世,正义、温和、阳光、绅士的言行举止……所有一切无疑都是巨大的转变,我们又亲眼见证了兰开斯特走向辉煌的历程。

    但是在兰开斯特的骨子里始终都带着属于自己的个性,用负面观点进行解读,那就是桀骜不驯;可是用正面观点进行解释,却是自我坚持,这才是属于兰开斯特的真实面貌,有原则、不轻易妥协、有年轻、有气势,但却不冒进、不尖锐、不暴躁。

    从迈克尔-杰克逊事件之中‘女巫审判’的雷霆一击,到荣耀至死音乐之中源源不断的正面能量;从‘辛德勒的名单’里搏命的演出,到对格莱美颁奖典礼的坚持,雨果的个性在主流眼光看来就是叛逆,但是在历史长河里看来却是真理。

    这一次的事件也是如此,兰开斯特在自己受伤进入医院接受检查的情况下,他没有因为记者对自己隐私的破坏而失去控制,要知道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失控的爆炸,依旧没有完全排除生命危险;但他却因为记者的喧闹可能造成对病人的骚扰而大发雷霆,甚至不惜与所有记者进行对抗。

    面对这样的兰开斯特,新闻媒体能做什么?污蔑他,抹黑他,转移焦点,转嫁怒火……这无疑是新闻媒体又一次耻辱的瞬间,也许没有女巫审判那么糟糕,但却比女巫审判更加可怕,因为媒体正在一步一步丧失自己的原则,他们为了利益而丧失了自己的原则,与兰开斯特一贯以来的坚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兰开斯特到底是叛逆败类还是个性英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答案,不是随意听信媒体的言论,而是用自己的双眼做出正确的判断!”

    虽然“纽约时报”在报道之中并没有给出一个直接的答案,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正在用这种方式将雨果的民众声望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

    既然民众一直缺乏对雨果的信心,每一次有负面新闻出现时,人们的脑海都会浮现“故态复萌”的暗示;那么“纽约时报”这次就一次性根除,它要让人们真正意识到过去两年时间里雨果的改变,更重要的是,雨果现在作为一名舆论领袖对于整个社会的重要影响力。

    “纽约时报”的论点有着庞大的论据给予支持,特别是从去年年末开始,雨果和记者的每一次交锋都是如此清晰,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民众做出选择也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当然,也许这一次医院事件还不够直接不够给力,没有办法一步到位,但“纽约时报”已经做出了铺垫,只要再有一个催化剂,雨果的公众形象就会发生真正的扭转,光明的未来就可以期待了。

    “洛杉矶时报”和“纽约时报”不愧是目前美国影响力最大的媒体之一,双方都有些相似的思路。“纽约时报”的想法其实“洛杉矶时报”之前就开始了,尼古拉斯-麦克伦那篇关于“生死时速”票房能否突破一亿美元的文章,就是一个信号,意味着“洛杉矶时报”也正在努力扭转雨果在公众、在媒体心中的负面形象。

    量变引起质变,雨果过去两年时间的累积已经有了足够的分量,现在“洛杉矶时报”和“纽约时报”就是在进一步推动量变,期待催化剂到来时,能够一口气完成质变。

    这一次的事件,“洛杉矶时报”关注的视角没有站在“纽约时报”那样的高度,他们将焦点锁定在了格莱美上,以此为切入点进行了报道。

    “荣耀至死错过了一生唯一的一次机会,唯一的一次获得格莱美年度最佳新人的机会,但这不是荣耀至死的遗憾,而是格莱美的遗憾,就好像当初格莱美错过了涅槃乐队一般,这一次格莱美又错过了荣耀至死。显然,格莱美正在愚蠢地错过整个摇滚翻天覆地的过程。

    站在历史的高度,这势必将会成为格莱美漫长历史中最为致命的一块缺陷:当人们回忆起九十年代摇滚重新复苏的经典年代时,人们赫然会发现,在摇滚全面复兴的潮流之中,没有属于格莱美的位置。这对于自诩为全球最权威音乐颁奖典礼的格莱美来说,是她的损失。

    荣耀至死没有必要遗憾,他们也不会遗憾,当他们拒绝出席颁奖典礼的那一刻开始,第三十六届格莱美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提名与否无关紧要,得奖与否也无关紧要,这从来就不再荣耀至死的行程清单里。

    所以,雨果-兰开斯特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年度最佳新人奖而失去自己的节奏,他甚至不会因为一次爆炸的意外而暴跳如雷,但是他却因为记者们的喧哗而大声训斥,这才是最真实的兰开斯特:他痛恨记者。

    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的课题,回想一下记者是如何对待雨果的,就可以知道这些待遇都是记者自找的。远的不说,单说这一次事件,当记者们因为急于采访雨果而失去分寸,导致了医院混乱时,他们选择了将责任推卸到了雨果身上,甚至没有提到雨果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进入医院的,也没有提到他们在医院到底制造了多少噪声,更没有提到雨果的退让和容忍,只是提到了雨果的糟糕脾气。

    面对这样的记者,雨果很难露出笑容。这样看来,雨果的确是有着糟糕的脾气。

    当所有人都在质疑雨果的脾气时,却没有人注意到雨果是为了电影搏命演出而受伤入院的;当所有人都在讨论雨果错过格莱美而悲痛欲绝时,却没有人注意到雨果正在全心全意投入电影的演出,只希望奉献出一部更加精彩的作品;当所有人都在讨论雨果的新作品有多么糟糕多么不值得期待时,却没有人注意到雨果为这部电影投入了多少心血,还有整个剧组团队都在为拍摄一部作品而付出努力。

    即使‘生死时速’是一部烂片,我们也应该向辛苦工作的剧组表达敬意,这是他们的心血,哪怕我们咒骂它,我们痛恨它,我们鄙视它,但我们也不能无视它。这不仅是电影行业需要得到的重视,也是社会里每一份工作都应该得到的重视。

    更何况,‘生死时速’的成品质量到底如何,我们谁也没有办法预测,因为我们不是制片人也不是导演更不是演员,我们只能等待,等待电影上映之后再做判断。至于电影的票房,则交给北美市场交出答卷。”

    “洛杉矶时报”这篇报道依旧是出自尼古拉斯之手,可以看得出来他的一贯风格,独特的视角然后以小见大,他用一个全新的角度对整个医院事件进行了解读,然后直接反驳了“芝加哥论坛报”的荒谬言论,进而对“纽约邮报”、“国家询问报”进行了鄙视。

    从这一点来看,“洛杉矶时报”确实是比“美国周刊”高端,当然,尼古拉斯比詹姆斯-拉特也是出色一截。

    另外“洛杉矶时报”还对约瑟夫进行了采访,双重作用之下,尼古拉斯的这篇报道也发挥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先有“美国周刊”,后有“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媒体力量对比的巨大差异,这次事件很快就分出了胜负,“纽约邮报”的脏水依旧没有能够达到目的,反而是让雨果接着这次时间声望再次上扬,而因为“女巫审判”而重伤未愈的“纽约邮报”又再次遭受打击,这对于他们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