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614.第614章 614 一曲道歉

    乌玛终究还是不够了解雨果,雨果的确不是那种背后捅刀子的人,他总是坚定地希望正面决胜负,所以,就好像当初他不会因为乌玛就拒绝“低俗小说”一样,他现在也不会因为自己对乌玛的愤怒就将她剔除出剧组。

    即使雨果有这个能力,但雨果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掌握别人生杀大权的上帝,他不高人一等,也没有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力,就好像当初雨果不会为了自己事业的前途而向特蕾西低头一样,现在雨果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和特蕾西一样的人。

    但雨果也不是那种心怀天下的正义之士,以德报怨、拯救天下、宽恕众生……这些词汇的责任太重,雨果不认为自己有那么无私那么伟大。所以,虽然他不会利用自己的能力去决定别人的生死,但不代表他不会反击。

    乌玛居然又一次想要利用自己,即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所以虽然雨果识破了乌玛的计谋,虽然雨果已经不在意乌玛了,但雨果却不会就此一笔勾销,他必须展开反击。

    这就是乌玛不了解雨果的地方了,其实“腹黑雨果”一点都不稀奇,看看雨果对付那些媒体记者时的凌厉,看看雨果接受访谈时的机智,看看雨果和朋友相处时的恶作剧,就可以捕捉到蛛丝马迹。如果真正了解雨果的人就会知道,乌玛的担心根本就是不必要的,因为雨果不屑如此做。

    雨果的确是找昆汀说话了,但并不是说关于乌玛的事,而是聊起了关于刚才这场戏的问题,雨果对于文森特这个角色加入了自己的理解,他想要和昆汀详细说一说,看看昆汀是什么意见,同时也可以吸取一些昆汀的想法。

    昆汀果然就陷入了思考,眉头习惯性地就皱了起来,这个表情落入了乌玛眼中就让她方寸大乱。

    等雨果和昆汀讨论完之后,昆汀又开玩笑地说了起来,“你和乌玛怎么样?我看你们相处得不错,最近新闻难道说的都是真的?”

    昆汀显然是在说最近关于两个人复合的传闻,雨果回头看了站在原地脸色阴晴不定的乌玛,轻轻舒了一口气,把脑海里的想法都驱散开来,对着昆汀露出了笑容,“这是工作,这也只是工作。”

    其实关于乌玛进入剧组的事,雨果和昆汀一直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过,今天雨果是第一次向昆汀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这只是一份工作。社会上任何一个工作都是如此,很少人能够自如地选择合作对象,甚至大部分人都在和自己憎恨的人一起工作,娱乐圈也是如此。所以,雨果会认真完成“低俗小说”的拍摄,现在也依旧如此。

    昆汀听到了雨果的解释,一下就听出了话语里划清界线的冷静,显然媒体的传言根本就是胡说的,这也让昆汀明白了雨果的敬业,特别是雨果刚才那场戏的表现如此精彩,这更是让昆汀刮目相看,这才是真正的演员!

    说完之后,雨果看了站在舞池里不知所措的乌玛一眼,随即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就让乌玛好好享受这一份心理煎熬吧。雨果拍了拍昆汀的肩膀,微笑地说到,“刚才这场戏你还满意吗?不满意的话重拍可要赶快了,不然我看现场大家都要脱力了。”

    昆汀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虽然你的舞姿很奇怪,但不得不说,效果很出色,你为文森特这个角色注入了太多精彩的东西了,就连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在大屏幕上看到他了。这场戏没有问题,没有任何问题。”

    雨果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那就好,那我去休息一会,下场戏准备好了,喊我。”

    说完,雨果就朝着自己的休息区走了过去,站在舞池里的乌玛就这样忐忑不安地看着雨果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但是昆汀为什么没有看向自己,他甚至就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难道昆汀根本就不想问询自己的意见?可是……当初昆汀为了让自己出演女主角可是花了那么多力气,为什么现在却又不在意了?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昆汀真的要更换女主角,自己又应该怎么办?

    “不会吧,应该不会的,电影都开拍一周多时间了……不会的,不会的……”乌玛就这样站在舞池中央,失魂落魄地傻傻站在中间,不知所措。

    雨果回到了休息区,环绕在耳边的音乐终于停了下来,工作人员们意犹未尽的呼喊声此起彼伏,让雨果嘴角不由就勾勒起一抹笑容,只是,眉宇之间的疲倦还是涌了上来。

    回想起刚才乌玛那绝望的神情,雨果就觉得有一种悲怆感,不是因为他自己,是因为乌玛的狼狈和恳切,记忆里那英姿飒爽的乌玛就这样逐渐变得模糊;更是因为好莱坞这个名利场将所有一切都利益化,即使是爱情、友情都可以沦为交易的筹码,亲情也不例外。

    难怪别人都说娱乐圈名利场压力太大,不仅仅是因为灯光、欢呼的包围,还因为五光十色的金钱和利益让自我逐渐消失。

    雨果那疲倦的脑海里有一种悲怆而苍茫的大提琴声响在不断回荡着,就好像一望无际的荒漠里,有一座悬崖峭壁,在那险峻的山石之上,有一个人正在演奏着大提琴,这是用生命演奏的大提琴,在整个山谷整片荒漠之中不断回响,回响,那种苍凉、绝望、悲伤的情绪犹如回音一般循环,再循环。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时间就如同沙子一般在指尖里飞快地消逝,内心的恐惧让双手不由自主握起来,可是握得越紧,手里的沙砾就消失的越快,这让内心的恐惧掀起了惊涛巨浪,让人不知所措。

    那悠然的大提琴音就是内心深处的唯一嘶吼,在峡谷之中震撼出一曲心灵悲歌。

    “死死抓住你的绳索,我高高地悬挂在峭壁之上;能听得到你说的话,但我偏偏无法发出声响。”大提琴的旋律如同湍急的河水源源不断冲击着内心的防线,从雨果的脑海里倾泻而出,刹那之间雨果就只觉得自己彷佛被悬挂在万丈悬崖的高空,维系他生命的唯一救命稻草就是手里的绳索,他可以听到有人站在悬崖之上说话,但却偏偏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呼救,但却发现所有声音都卡在了喉咙里。

    忽然,雨果就识别出来了,那是乌玛的声音,在去年的跨年之夜,他们耳鬓厮磨,但随后,乌玛就转身给了自己狠狠一刀,砍断了自己唯一的救命绳索,“你告诉我你是那么地需要我,然后你转身离开,砍断了绳索,但等等,你现在却对我说对不起。你大概没有预料到我会回头说:‘这道歉来得太迟,太迟了’。我说这道歉来得太迟,太迟了。”

    生活总是如此讽刺,当对方砍断了自己的救命绳索,看着自己堕入深渊时,这才醒悟过来,然后泪流满面地说,“对不起”。这时候的“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呢?也许在外人看来,那满脸的泪痕和悔恨是多么令人心疼和同情,但却没有人发现,就是这个人亲手砍断了最后的联系,让那个命悬一线的人永远堕入了黑暗。所以,眼泪又如何,抱歉又如何,这一切都太迟了,太迟了。

    “我曾经尝试再次寻找机会,为你坠落,为你中弹,曾经我需要你就如同心脏需要跳动一般,但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爱你的心曾红似火焰,而今却已忧郁如蓝,你如此温柔地说对不起,竟让我误认为你就是天使,但是恐怕……这道歉来得太迟,太迟了。我说这道歉来得太迟了,太迟了。”

    大提琴的浑厚和悲伤在旋律之中被发挥到了极致,这不仅仅是简单的伤心和痛苦,更是一种陷入绝望之后的大彻大悟,一切都太迟了,爱情纠葛之中苦苦挣扎的绝望、灰心、沮丧、悲痛都不足以形容那种痛彻心扉的撕裂感。

    当领悟到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一句“太迟了”,将内心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宣泄而出,就好像是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后留下的蘑菇云,宏伟壮观,让人瞠目结舌,但是真正绚丽的爆炸过程已经结束,只剩下这一朵蘑菇云,再华丽再恢弘,也终究是正在消散的过程。

    只是,看着那曾经的信任、曾经的爱意、曾经的眷恋就如同眼前这蘑菇云一般分崩离析,却有一种史诗的惨烈感,那种啃心蚀骨、撕心裂肺的感觉将所有呼吸都夺走,只能屏息凝视,痛入骨髓的悲伤也就伴随着蘑菇云一起,徐徐消散,即使是眼泪即使是痛苦即使是道歉,都无法挽回了,所有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那恢弘悲凉的大提琴弦音就在空气之中缓缓震动着,所有声音都彷佛消失了,只剩下这一阕弦音在震荡,在那寂静地宛若全世界都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大地之上,传来了那充满绝望的呼喊,“死死抓住你的绳索,我高高地悬挂在峭壁之上……”

    雨果并不悲伤,因为他已经度过了那个阶段;雨果也并不失望,因为他早就明白了这个事实;雨果只是感慨,很多时候,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许多事情,但更多的时候,一句“太迟了”却能够毁灭所有的希望。

    “道歉(Apologize)”,一句姗姗来迟的道歉却无法挽救任何事情,相反,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所以雨果低声回答到:太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