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602.第602章 602 进入状态

    演技的确是一件很玄妙的事,看起来好像所有演员都是一样的表演,但是呈现出来的效果却有着巨大的差别。

    严格来说,雨果从“闻香识女人”开始,他的表演风格都是一脉相承的,没有那种天翻地覆的巨大差异,从本质来说都是剖析角色,将自己代入角色之中呈现出来。但每一部作品都有细微的差别。

    “低俗小说”文森特这个角色的表演经历其实和“西雅图夜未眠”、“辛德勒的名单”有些相似,同样是通过角色的构建和塑造来完成表演,不过由于角色本身的限制,文森特更多需要依靠表演过程中性格的支撑来完成,这也使得雨果更加注重于人在成长过程中沉淀下来的习惯性动作和潜在心理完成表演。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雨果可以明显感觉得到,当一个人格完善了之后,他面对不同情况就会有不同反应,什么时候开心什么时候低落,什么时候瞪眼睛什么时候挥拳头,这都是不同的细节,根据故事情节自然就形成的条件反射。

    这种感觉很奇妙,和当初饰演山姆-鲍德温、阿蒙-戈斯的时候都有所不同,雨果在之前这两个角色的表演过程中,其实都是故事角色分量占据主导,这也就使得雨果出现入戏太深的情况,阿蒙-戈斯更是十分严重,导致雨果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内都没有办法投入另外一个作品的拍摄。

    但是今天饰演文森特,却是雨果自己占据了主导,因为在昆汀的剧本里文森特这个角色的笔墨十分有限,雨果必须依靠自己对故事的理解对角色进行补充完善,所以现在雨果是根据自己的风格去演绎去诠释文森特。

    所以,当一场戏拍摄完毕之后,雨果还有心思拿昆汀来开玩笑,这就是差别。不是题材是正剧还是喜剧的差别,而是演员自己对角色代入感和领悟层次的差别。也许,这一次表演说不上是演技突破,但的确是让雨果对于演技的雕琢又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

    事实也证明了雨果整个思路的正确性,开机这场戏随后没有任何一次NG,只是改变镜头方位重新拍摄了两次之后,就正式宣告完成。而接下来的拍摄雨果也渐入佳境。

    接下来拍摄一场戏,朱尔斯和文森特讨论起一件事,一个男人为他们老大马沙的女人蜜娅做了脚底按摩,结果被马沙从四楼扔了下去,现在完全就说不出话来了,朱尔斯认为这个惩罚太严重了,但文森特却认为脚底按摩其实就等于偷情——上。床了,所以这个惩罚算不上严重,于是两个人针对脚底按摩发起了讨论。

    “这可差太远了,也许你按摩的方式和我不同,”朱尔斯甚至在走廊里停下了脚步,和文森特对视着,表达自己的观点,“不过抚摸一个女人的脚底和把舌头伸进那无底幽洞完全是两码子事,根本就不是一个联盟的东西,甚至不是一个相同的运动。脚底按摩根本就不意味着什么****。”

    文森特原本把双手放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他挑起眉毛看向了朱尔斯,把左手拿出来抚平了一下他的头发,然后又把左手放进了口袋里,自信满满地说到,“你替人脚底按摩过吗?”

    “不要和我开玩笑。”朱尔斯嗤笑了一声不屑地说到,“我就是他妈按摩大师!”

    “经验丰富?”文森特眯着眼睛微微打量着朱尔斯,那薄薄的唇瓣微微往下压,虽然没有砸吧砸吧嘴,但那挑剔的眼光却显然在质疑朱尔斯的话。

    “****,当然!技术高超,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朱尔斯自信地说到。

    文森特却是往前走了小半步,逼近了朱尔斯,“你会替男人按摩吗?”这一句话就让朱尔斯愣住了,然后沉默了一秒,只说出了一句话,“去你的!”

    朱尔斯郁闷地转身继续前进,文森特紧随其后,却是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刻意露出了上排七颗牙齿,就好像是做牙膏广告的一般,“你常做吗?”

    “去你的!”朱尔斯头也不回地说到。

    但文森特却穷追不舍,“你知道,我有点累了,想来一点脚底按摩。”

    “哟哟哟,男人,你再闹我就要翻脸了。”朱尔斯一本正经地说到,惹得文森特呵呵地就笑了起来。

    “卡”,昆汀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那满脸的笑意清晰地写着他的满意,刚才文森特那句“你常做吗”是雨果的神来之笔,原本剧本台词是“我相信男人是愿意帮男人按摩的”,其实都可以制造笑果,但雨果那一句话更加简单,反击力度简短有力,让朱尔斯的反击空间进一步缩小,整个笑点也就更欢乐,特别是再加上后面那句“我有点累了……”,让人着实忍俊不禁。

    这种细微的变动,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作为导演,感触却十分深刻。

    “雨果,你真是状态正火啊。”昆汀心满意足地竖起了大拇指,现在雨果所呈现出来的文森特比昆汀脑袋里构想得要出色了许多,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雨果展现的文森特整个人物似乎都更加立体了,而且内心活动和表情变化虽然十分细微,细微到除了导演估计其他人都不会去注意,但却将整个剧情都补充完整了,这让昆汀实在是大开眼界。

    其实之前“纽约时报”的那篇新闻昆汀也是看过的,他也承认,自己的作品里留给演员的发挥空间确实有限,他是那种依靠自己风格取胜的导演,这也是昆汀对于雨果愿意出演“低俗小说”表示出巨大感激的原因之一,他知道以雨果现在的声势状态根本就可以有大把大把的优秀剧本挑选,而不是他这个拍摄自己导演生涯第二部作品的小导演。

    但是现在,昆汀却深刻感受到了雨果这名演员身上强大的动力。

    昆汀曾经听说过有这样一种演员,他不仅能够完成自己的工作,将角色完美地呈现出来,而且他还可以对角色进行解读,以角色的立场对剧情进行完整和补充,有时候甚至会激发编剧灵感,临时对剧本进行修改,让故事更加圆润和饱满。他们对剧情做出的补充不是挑战导演权威,而是用自己的理解和表演完成,就好像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地完成工作。

    这种演员可以说是所有导演梦寐以求的,因为他们兢兢业业同时又才华出众,可以让整个作品更上一层楼。

    而雨果就是这样的演员,昆汀可以明显感受得出来,雨果和塞缪尔在演对手戏时,塞缪尔的表演节奏都是隐隐由雨果在做引导,而雨果为剧情赋予的细节更是迸发出无限火花,这让昆汀简直都要开心得想要咆哮了。

    雨果倒不知道昆汀有那么多丰富的想法,就雨果自己来说,他很享受这个表演的过程,此时他才深刻感受到,雕琢一个角色的过程是如此富有魅力,这是一种与表演阿蒙-戈斯截然不同的感受,雨果现在完全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感觉走,昆汀这样的一名导演也有他的好处,昆汀现在就是拿了一张白纸给雨果,上面只是有一个简单的正方形框架而已,剩下的地方全部交给雨果自由发挥,这种随心所欲却又需要一定章法限制的表演,让雨果充分感受着表演的全新层次。

    虽然有些可惜,文森特这个角色的发挥空间还是狭窄了一些,但雨果却十分满足,因为他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通过文森特这个角色,雨果又进一步窥见了演技殿堂的景色,这也是继“西雅图夜未眠”、“辛德勒的名单”连续两部作品取得进展之后,雨果又用另外的角度在演技上取得了进步。

    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对于萨摩拉来说,这个表演过程就好像是变魔术一般,充满着无数神奇,上一秒雨果还是在他身边有说有笑的阳光绅士,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名闷骚流氓,这就是表演的魅力了。以前萨摩拉作为一名电影观众,在电影院观看的时候还觉得“表演不就是那么回事嘛”,估计大部分观众都曾经有这样的想法,似乎表演不应该是一件那么难的事,特别是演出“克莱默夫妇”或者“低俗小说”里这样普通的角色,又或者是“变形金刚”里爆米花电影里没有任何难度的角色,但事实却不是如此。

    只有真正站在片场,甚至站到镜头之前才能感受得到,有时候仅仅只是在镜头面前说一句“你好”都十分困难,你自以为说得完美无缺,可是走到监视器后面去看时才会发现:自己的表情是那么纠结或者是那么做作,更不要说用自己的表演将角色呈现出来了,哪怕是表演你自己,都没有那么简单。

    这也让萨摩拉越发惊奇起来,看着雨果准备表演到呈现角色的过程,让他不由就感叹: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光怪陆离,看来他的助理生活确实是会充满了无数乐趣。

    但对于乌玛来说,看着雨果在镜头面前挥洒自如,这却让她越来越紧张,原来在片场工作时的雨果是如此模样,如此敬业如此专业……如此迷人,她不仅开始担心自己在镜头面前的表演——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天才型的演员,而且她还开始担心自己和雨果的对手戏,真的会安然无恙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