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599.第599章 599 表演境界

    这种情况真的是雨果演员生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表演十分流畅,呈现出来的画面也十分完美,但整个表演过程中却缺少一点化学反应,让人颇为扼腕。

    其实如果就拿雨果刚才的表演呈现到大屏幕上,这也是没有问题的,至少算是一张安全牌,合格过关,但问题就在于,没有人希望“合格过关”——至少对演技还有追求的人都不希望如此。

    雨果明白昆汀和塞缪尔所说的意思,这种火花说起来很玄妙,但其实很简单,就是一种灵魂深处的力量。就好像雨果在饰演阿蒙-戈斯这个角色的时候,他的眼神就能够有一种慑人的力量,深邃地彷佛是一个黑洞,可以将周围所有的生机都吸收进去;雨果在饰演山姆-鲍德温时也是如此,眼神和嘴角微笑时一些细微的变化,有时候观众甚至察觉不到这种细微的处理,但画面上整体呈现出来的效果却截然不同。

    在表演过程中迸发出这种火花,重点就在于演员和角色寻找到共鸣,可能是演员和角色经历的重叠,可能是演员对角色经历的深入了解,也可能是演员对角色个性的理解产生了灵感,亦可能是两名演员在演对手戏时互相带动之后的产物。

    可问题就在于,文森特这个角色没有这样的一个切入点,他身上的特色并不明显——又或者可以说雨果对角色的挖掘还不够深刻,这也就使得雨果的表演足够到位,但却也平淡。

    “所以,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对文森特这个角色发表的看法吗?”昆汀看着陷入沉默的雨果,开口说到。

    雨果微微点了点头,“当然。有些智慧却又有点粗神经,有些严肃却又有点小幽默,有些急躁却又能够冷静下的角色,梳着油光发亮的背头,西装革履,看起来就像是黄金时代的优雅绅士,但却干着残酷冷血的事。”

    “对,就是这样!”正是当初这段谈话让昆汀坚定了非雨果不可的决心,他用力拍了拍雨果的肩膀,“给我一个这样的表演!拜托,雨果,这才是开机的第一场戏,不要让我失望。”

    面对昆汀的话语,雨果无奈地笑了笑,将双方放在自己肩膀上,掌心朝上,然后上下压了压,表示自己压力很大,这个动作让昆汀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重新开拍之后,雨果果然放松了一些,但昆汀却又觉得雨果太过放松了,表演显得有些油腻夸张,这与黑色幽默风格又不相符;第四次开拍,雨果却被卡在了台词上;第五次,表演还是显得拘束过头……可以清楚感受得到,雨果的双手就好像被绑住了一般,始终没有办法发挥出整场水准,而且还每况愈下,越来越糟糕,这对于“低俗小说”剧组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连续NG了八次之后,雨果主动喊了“卡”,他从车子里走了下来,对剧组工作人员再三表示了歉意之后,“昆汀,我需要二十分钟。”昆汀也没有多说什么,点头就表示同意了。

    萨摩拉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史黛西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让雨果自己安静安静,演员需要思考的空间,他有需要,会喊你的。”

    由于今天的拍摄场地就是在街道上,所以雨果也很难找到一个完全安静的地方,他也没有走远,就在街角处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直接坐了下来,然后狠狠地搓了搓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在此之前,雨果就对文森特这个角色进行了剖析,但却总是无法抓住文森特这个角色的精髓,这使得雨果在表演过程中就呈现出一个无头苍蝇的姿态。

    可是,文森特的特点到底是什么?难道说,雨果只能演出那些有突出特点、突出个性的角色?这种可能性让雨果有些恐慌。因为雨果不想成为那种只能出演特色鲜明角色的演员,他希望能够达到更加深刻的境界。

    演技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关于这件事绝对可以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一千个演员就有一千种表演,一千个影评人就有一千种欣赏的演技。

    有人认为将历史真实人物活灵活现的还原,让观众误以为演员被史实人物附身,这就是演技,比如说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的铁娘子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Thatcher)、海伦-米伦饰演的女王伊莉莎白二世(Queen。Elizabeth。II)、丹尼尔-戴-刘易斯饰演的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Lincoln)。雨果-兰开斯特所饰演的阿蒙-戈斯也属于这个范畴,正因为角色的逼真,所以引发了广范围的讨论,甚至引发了美化纳粹传闻。

    有人认为将虚拟人物的个性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将故事的真实性清晰地传达到屏幕之外,这就是演技,比如说希斯-莱杰在“蝙蝠侠前传:黑暗骑士”里饰演的小丑,罗伯特-德尼罗在“出租车司机”里饰演的特拉维斯,杰克-尼科尔森在“飞越疯人院”里饰演的麦克墨菲。

    还有人认为将普通人物的细节勾勒出来,让屏幕上的人物与生活无限逼近,就好像是回家路上、隔壁邻居就会出现的人物,使得观众无法区分出电影和生活的差异,这就是演技,比如说达斯汀-霍夫曼在“克莱默夫妇”里饰演的泰德-克莱默,凯文-史派西在“美国丽人”里饰演的莱斯特,比尔-默瑞(Bill。Murray)在“迷失东京(Lost。In。Translation)”里饰演的鲍勃。

    如果是以前跑龙套的时候,雨果对演技的理解就是最简单的“演什么像什么”,但真正成为演员之后,雨果才知道,如果演员仅仅是将目标锁定在“演什么像什么”,那么也许他一辈子都无法取得突破。

    的确,演什么像什么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但即使这个境界再高,也始终是在“模仿”,只是模仿的这个对象可能是历史真实人物,可能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也可能是雨果依靠着自己穿越的优势对原本角色饰演者的模仿……这样一来,即使雨果最终能够达到“演什么像什么”的境界,他始终也只是一个模仿者。

    一名出色的演员,其实“演什么像什么”只能说是基础而已,要达到出色,就必须有这样的水准,但这还是不够的。真正伟大的演员不仅仅要演什么像什么,同时还要将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注入其中,简而言之,就是将这个角色变成自己的,只能是雨果的阿蒙-戈斯,换成其他任何一个演员都不行,将属于雨果自己的特色深深地烙印在角色身上;甚至还能够利用自己的阅历对角色进行解读,诠释和挖掘出角色更多深层次的东西,让角色“活”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成功。

    雨果虽然目前只出演了四部电影,但每一次承受的挑战都不同,雨果从单纯的模仿,开始寻求属于自己的突破,现在他就处于一个很模糊的状态:他正在努力寻求自己本身与剧本角色之间交叉的部分,寻找出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同时,他又在尝试将自己融入角色,试图将角色诠释出属于自己的特点。

    但显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西雅图夜未眠”、“辛德勒的名单”里雨果都在做出尝试,可是目前为止,剧本里的角色始终还是占据了主要部分,雨果在“辛德勒的名单”杀青之后始终没有办法从角色里走出来,就是这个原因——阿蒙-戈斯已经开始侵蚀他的大脑了。

    所以,雨果知道自己要取得突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也是雨果再三考虑之后选择了“低俗小说”的原因。

    严格来说,“低俗小说”里文森特这个角色的“挑战难度”确实比不上雨果之前饰演的任何一个角色,比起“肖申克的救赎”来说也逊了一筹,这也是导演昆汀的强烈风格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但事实上,文森特这个角色所带给雨果的挑战确实截然不同的,这可以让雨果从不同的角度去解析角色、去理解表演,也许,这将会有不同的收获。显然,开机第一场戏雨果就感受到了这种冲击力。

    文森特这个角色显然可以归纳为“普通人”的范畴,就像是生活里随处可见的一个普通混混,他身上没有太多的特点,不像是“教父”、“好家伙”这些作品里个性鲜明的黑帮成员,甚至比起朱尔斯那具有招牌效果的“圣经”片段来说,文森特也都缺乏这样的闪光点。

    这一点从“低俗小说”在日后影迷中引起的讨论就可以看得出来了,人们提起这部电影里的角色,可能会提起每次杀人前都要念叨“圣经”的朱尔斯,可能会提起有点神经质却又迷迷糊糊的蜜娅,可能会提起峰回路转迷迷糊糊的拳击手布奇,但却很少人会提起男主角文森特,即使提起,也大多都只是记得文森特和蜜娅那段名垂青史的舞蹈。

    所以说,文森特就是一个没有突出特点的角色。

    雨果认为,如果他可以像达斯汀-霍夫曼、凯文-史派西等人一样,将文森特这个“接地气”的角色演绎出彩,那么他对于演技的理解也就可以取得突破,不是像“辛德勒的名单”一样被角色吃掉,而是让自己把角色吃掉,呈现出一个属于雨果版的角色。

    但显然,雨果没有能够成功,他在开机第一场表演就遭受到了巨大的挫折,这甚至可以说是他穿越以来遇到的最大挫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