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586.第586章 586 千钧一发

    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是如此强壮,他的块头甚至比约瑟夫还大,而且他不像约瑟夫那样是虚胖,他十分壮实,那隆起的肌肉将黑色外套绷得紧紧的,那双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眼睛就好像是饿狼一般,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男人死死地盯着拥抱在一起的雨果和查理兹,他右手用力握着匕首,然后缓缓从口袋里抽了出来,月光折射在匕首刀刃上的光芒有些刺眼,透过那光影甚至可以看到男人那血红的唇瓣和洁白的牙齿,那双眸子流露出来的贪婪和凶残一步一步地给雨果施加着压力。

    雨果此时呼吸十分急促,但却他不敢有任何放松,紧紧地拥抱着查理兹,查理兹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瑟瑟发抖着,那无法控制的颤抖让她的牙齿都在微微打颤,只有靠近雨果那温热的体温才可以稍微平复一下。雨果穿过查理兹的肩膀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雨果知道,这一刻他不能退缩,因为他的体型比不过对方,而且他手里也没有武器,一旦流露出任何一点犹豫,对方就会冲上来了。

    雨果咬紧了自己的牙齿,将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到了极致,彷佛下一秒就会全盘崩溃一般,但雨果却狠狠地咬住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迸发出凶狠而决绝的光芒,让人根本无需怀疑雨果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徒手将对手撕成碎片。

    两个男人的视线就在幽幽的小巷子里碰撞,雨果的气势却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坚韧,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退缩的余地,所以,如果有需要,他甚至会主动迎上前,与眼前的这匹饿狼展开殊死搏斗。

    男人看着雨果那骇人的眼眸,浑身上下都陷入了僵硬,他所有的信心和勇气都一点一点消散。这就是气势对决的关键,只要有任何一方稍微气短,对手就会瞬间占据上风,果然,雨果整个人的凶狠就这样迸发了出来,就好像是实质性的武器一般锋利的朝着男人的心脏狂奔而去。

    男人甚至怀疑,雨果即使用眼神都可以杀死自己,刹那间,恐惧侵袭而来,他的脚步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就往后退了半步,然后再半步,然后整个人的情绪在这一刻就刹那间土崩瓦解,直接转身落荒而逃。

    眼睁睁看着那男人逃跑,雨果却没有逞一时之勇直接就追上去,而是快速对查理兹说到,“手机,快,给我手机。”

    查理兹右手始终握着那块手机砖头,她试图把手机递给雨果,但却发现自己的手指都有些僵硬了,雨果用他冰冷的双手包裹住了查理兹的右手,这却让查理兹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然后松开了手掌。

    雨果接过电话立刻就拨打了911,“你好,这里是日落广场,我刚才发现了最近深夜袭击女性的嫌疑犯,对,他现在正在朝着日落广场方向逃跑,这附近应该有监视录像,你可以搜索一下,对,十秒钟之前。”

    挂了电话之后,雨果依旧不敢放松警惕,唯恐那个男人又重新回来,他就这样紧紧拥抱着查理兹,然后谨慎地四处打量着,转过身搂住了查理兹的肩膀,低声安抚着说到,“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雨果和查理兹两个人一深一浅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对不起,我来迟了。”雨果急促地喘着气,他刚才全力疾驰,现在只觉得肺部就好像一个风箱,呼啦呼啦地拉动着。

    查理兹此时才缓了下来,她气息不稳、心跳难平地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雨果,雨果就穿着一件白色T恤,已经被汗水浸湿了,T恤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渍和大片大片的尘土晕了开来,手臂上被磨破了一大片,干涸的血渍连成一片;低头看着雨果的双脚,现在只剩下一只拖鞋了,没有穿鞋的右脚就这样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可以看到脚掌之间还没有干涸的血渍,左脚的拖鞋也几乎被扯坏了,而雨果甚至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他就这样一拐一拐地朝前走着,彷佛脚底根本没事一般。查理兹可以透过自己的衣服清楚感受到雨果那完全紧绷起来的肌肉,他没有任何的放松,她相信,如果那个男人再出现,雨果绝对会把他直接掀翻在地。

    查理兹指觉得自己的眼眶刹那间就被温热所占据,那水汽完全模糊了视线,让她的大脑没有办法做任何思考。

    “你个愚蠢的女人!现在几点了你知不知道!”雨果忽然就被一股怒火冲昏了头脑,他简直不敢相信,查理兹居然会犯这种错误,这让他愤怒得不行,“你平时不都说自己是一个男人嘛,不是说你力气比我们都还大吗?那怎么不见你直接上去给那恶心的混蛋两脚!你到底有没有脑子,那该死的完美先生呢?他为什么不送你回家,难道他的爱情都被狗吃了吗?如果他不送你回家,给我打电话都不知道,靠,你这个愚蠢的家伙!最近这附近有多危险,你难道不知道?靠,这该死的家伙!你知道我听那电台说……”

    雨果说到这里,声音刹那间就被掐断了,脑海里那循环不断的声音让雨果只觉得一阵后怕,他就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转头看了查理兹一眼,查理兹那苍白无措的脸色完全没有了平时大咧咧的模样,那双眼睛更是被眼泪模糊了视线,雨果只觉得心脏就是一阵揪了起来,所有的怒火就刹那间消散得一干二净。

    “算了,没事就好。”雨果最终所有的盛怒就这样销声匿迹了,只是松了一口气扬声说到。

    雨果就这样搂着查理兹的肩膀,一步一步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查理兹只觉得自己浑身肌肉僵硬住了,只能被动地跟随着雨果的脚步前进,但原本已经僵硬的大脑总算是重新运转了起来。

    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小巷子,查理兹才刚刚平缓下来的心跳又再次凌乱了,不过这一次还好有雨果在身边,恐惧和慌乱还没有来得及升起来,雨果那结实的怀抱就让这一切消散了。

    “雨果。”查理兹出声喊到。

    “怎么了!”雨果没有好脾气地恶狠狠地说到,显然他还在生气着。

    查理兹看着雨果那紧绷的脸部线条,无奈地说到,“你走错路了,应该往左边这条道走。”雨果脸部那僵硬的神情就顿了顿,虚张声势地瞪了查理兹一眼,然后就带着查理兹改变了方向,朝着左边走去。

    雨果这倔强却又固执的表情,让查理兹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眼眶里所有的泪水就这样宣泄而下,她又哭又笑的,让站在旁边的雨果不由郁闷地摸了摸鼻子,只能把视线漂移开来,但是雨果心底却在庆幸,还好刚才跑过来时他没有认错路,否则……

    此时身后的街道上传来了警笛鸣响的声音,雨果和查理兹都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道,不知道那男人到底跑了多远,警方又是否能够抓到他。

    等回到了家里,雨果这才松懈了下来,松开自己一直放在查理兹肩膀上的双手,有些尴尬而不知所措地左右看了看,“抱歉,家里有点乱。”

    满地都是黑胶唱片,墙角的固定电话听筒长长地耷拉到了地上,沙发上挂着一条湿漉漉的浴巾摇摇欲坠,桌上则是没有收拾好的披萨盒子,进入屋子里甚至没有太多落脚的空间。但是沿着入口处那一堆黑胶唱片上却又一排十分清晰的水印子,看来就是雨果接到电话之后直接跑出去而留下的。

    雨果这时才反应过来,蹲下来心疼地将那些留有水印子的黑胶唱片都收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台球桌上,等雨果回头时才发现,查理兹依旧站在门口没有动弹,“怎么了?现在开始害怕了?”

    查理兹的视线却落在了雨果那不断流血的手臂和双脚上,此时在灯光之下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大厅的地板留下了一排模糊的血脚印,“你流了很多血。”

    雨果这才注意到查理兹的视线,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和脚掌,挠了挠头,“没事,只是擦伤。”但客厅里依旧弥漫着一股安静,雨果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顿时就心疼地惊呼起来,“哎呀,我的黑胶唱片!”然后整个人就在原地跳脚,心疼地把黑胶唱片一张一张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查理兹看着雨果那滑稽的动作,又想要保护黑胶唱片,又担心自己手上的血渍沾上去,但她却笑不出来,只是这样看着雨果,静静地看着。

    雨果原本是想要用这个动作来掩饰自己尴尬的,但没有想到查理兹根本不买账,他只好站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这让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此时,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查理兹和雨果注意到,留声机依旧在放着音乐,那悠扬而复古的旋律正在缓缓流淌着,“每一次想起你,我都要屏住呼吸,我依然守在这里,你却在千里之外。我问着自己你为什么离开,今夜我冰冷冻结的心,受到狂风暴雨侵袭……”

    这是雨果之前在变形虫音乐淘到的那张黑胶唱片,来自约翰-韦特的“想念你”,那淡淡悲伤的旋律在如水的月色之中缓缓流淌,让整个大厅都陷入了安静之中。

    “不,我不想念你,因为你已经离我而去;不,我不想念你,即使我说出任何话语。我不想念你,我没有欺骗自己……不,我不想念你,我不想念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