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528.第528章 528 争议浪潮

    1993年的年末显然是陷入了一股狂热的浪潮,先是“辛德勒的名单”引发了关于战争的惊人讨论,这股热浪还没有来得及退散,“几近成名”所引发的摇滚热议又开始动摇整个音乐领域的地基,“另类选择”和“自转”两家名家望族针锋相对的冰火之歌在整个音乐领域引发了地震式的讨论。

    “另类选择”和“自转”拥有的影响力也许还是不敌“滚石”,但是二者对于地下音乐、地下摇滚、专业歌迷的影响力还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荣耀至死这支乐队本来就是人们所关注的话题焦点,所以当两本杂志对于荣耀至死的乐评一经问世之后,就迅速在歌迷之间火热地扩展了开来。

    话题最开始还停留在“荣耀至死这张叫做‘几近成名’的专辑到底是不是一张优秀的作品”,但是不久之后就进展到“荣耀至死这支乐队到底是什么风格”,随后又发展到“荣耀至死是否侮辱了摇滚”,最后直接就上升到了“摇滚风格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究竟应该如何改变”……整个话题走势着实是让人瞠目结舌。

    正如“另类选择”和“自转”两家专业音乐杂志拥有截然不同的观点,歌迷们的观点也可以大致分为三派,“另类选择”派,“自转”派,还有最后一种就是中立歌迷和局外人。

    由于摇滚的音乐属性,也由于摇滚所倡导的精神,所以忠实的摇滚爱好者之中有一群死忠歌迷,他们执着地认为摇滚的血统必须保持纯正,英伦摇滚、金属摇滚、艺术摇滚、后车库摇滚、朋克等等类型都属于摇滚范畴,其中有最极端的一批粉丝只认同自己喜欢的那种摇滚,比如说朋克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依旧有一批死忠乐迷拒绝承认朋克也是摇滚。

    他们对于架子鼓、吉他和贝斯的乐队构成有着偏执的坚持,键盘的加入被认为是一种可耻的妥协和改变,他们甚至会唾弃加入键盘的摇滚乐队,即使是梦剧场乐队这样得到“另类选择”称赞的乐队,也依旧有一个固执的群体不愿意接受。

    这一批忠实歌迷其实就是摇滚极端份子,他们对于荣耀至死的出现是绝对嗤之以鼻的,自从七月份荣耀至死踏上公路巡演征程以来,他们就鄙视荣耀至死这样的乐队。做一个简单的比喻,如果说摇滚是皇室贵族,那么荣耀至死的音乐在他们眼中就是奴隶阶层,根本无法搬上台面。

    当“另类选择”对荣耀至死大肆批判时,这些顽固份子也用尽各种恶毒的言论来表达自己对荣耀至死的排斥。幸运的是,现在还不是网络时代,所以这些歌迷散落在美国的各个角落,没有一个组织将他们联系起来,并没有形成铺天盖地的批判。他们最直接的反对举动:就是拒绝进入唱片店购买“几近成名”这张专辑,用这种实际行动表达自己对乐队的抗拒。

    同样,“自转”杂志的言论也得到了一大批歌迷的支持,他们认为荣耀至死对于梦想的追求和执着,这就是摇滚精神最直接的演绎,而乐队在现场演出所表现出来的感染力更是堪称顶尖,乐队是在用最真诚的演出将自己的摇滚精神传递给观众,那种黑暗之中依旧不轻言放弃的激励能量,赢得了一大批粉丝的喜爱。

    这批歌迷同时认为,荣耀至死对于摇滚现有固定局面的挑战,这件事本身就是如此摇滚。要知道,摇滚音乐本来就是对世俗观念的一种反叛,在六十、七十年代,许多家长都认为摇滚就是堕落的代名词,极端的家长甚至认为摇滚是在宣扬毒。品、酒精和暴力,这些家长将摇滚强势地阻隔在外,认为摇滚就是精神毒药,将会残害他们的孩子,残害他们的价值观念。

    嬉皮士就是在那个年代兴起的,这正是在这种文化运动之下,将摇滚推向了第一个黄金巅峰。

    现在荣耀至死也面临着一样的情况,世俗观念束缚住了摇滚音乐的手脚,用所谓的“传统观念”制约了摇滚的创新,也许这不是六十、七十年代世俗和政治的约束,但却一样是对自由的扼杀。当摇滚失去了自由的灵魂,摇滚也就不再是摇滚了。

    所以,这批歌迷对于荣耀至死勇于挑战现状的举动赞许不已,特别是过去两年被誉为摇滚复兴的年份,荣耀至死敢于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挑战权威,这个举动就洋溢着摇滚精神。

    这些歌迷认为,那些抱着荣耀至死是在侮辱摇滚的反对派人士,其实本身就是在用绳索扼杀着摇滚精神的喉咙,他们对新生事物的恐惧就像是四十年代从没有听过摇滚的无知人士、还有七十年代将摇滚视为洪水猛兽的保守人士,这才是对摇滚真正的侮辱!

    更重要的是,“几近成名”这张专辑的十一首歌每一首都十分出色,无论是旋律的完成度还是歌词的精致度,亦或是精神的贯穿度,都让人拍案叫绝,其中堪称经典的佳作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这对于一张专辑来说,绝对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相比于那些反对派来说,支持者们则明显团结了许多,不仅因为之前荣耀至死横跨美国的公路巡演召集到了一大批铁杆粉丝,还因为梅雷迪斯-莫利斯、利亚姆-平克曼、伊莱-卡斯维等人组织起来的支持者团队给予了乐队巨大的支持,这也使得支持舆论一时间占据了上风。

    同时,支持者们还可以通过走进唱片店购买专辑的举动来表示自己的正面支持,这也就让支持者的声势悄无声息地就开始扶摇直上。

    面对这样的情况,反对派自然不甘示弱,虽然他们没有组织,但在九十年代的美国,电台却成为了普通观众们表达情绪的最佳平台,如果要说影响力的广泛程度,电台还在电视机之上。作为一个车轮上的国家,车载电台对于广大民众的影响力无所不在。

    于是,“另类选择”派和“自转”派就以电台为战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耶稣基督,你们如果再播放这种垃圾音乐,我就要砸了你们的电台,荣耀至死乐队的音乐根本就不能称得上是摇滚,你们这是在侮辱摇滚!”

    “荣耀至死,我坚定不移地支持荣耀至死,我相信他们对音乐的执着能够到达成功的彼岸,寻找到属于他们的荣耀。他们的精神才是真正的摇滚,我希望你们播放‘锂(Lithium)’这首歌!”

    “****,这一切糟糕透了,请不要用荣耀至死那样垃圾的音乐来毁了我的早晨。如果这都可以称得上是摇滚,那么玛丽亚-凯莉的高音就可以称得上是歌剧了!见鬼的上帝,你可以再提高一点音乐品味吗?就连街头捡垃圾的……”后面的话都是粗话,直接被掐断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到现在才认识荣耀至死,他们的音乐太美妙了,‘不要为往事而烦恼(Don’t。Look。Back。In。Anger)’、‘二次机会(Second。Chance)’、‘扼杀英雄(Kill。Your。Heroes)’,这一切真的太美好了。他们为我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感谢上帝!”

    “专业,专业,请专业!请不要用那些糟糕的商业流行音乐来侮辱我的耳朵!荣耀至死就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他们的歌声就连音乐都称不上,我在浴室里解决生理问题时的闷哼声都比他们的****动听!”

    “这才是真正的摇滚,敢于挑战一切权威的勇气,这种摇滚精神才是我们应该提倡的。我已经听腻了那无数模仿涅槃乐队的音乐了,拜托,涅槃只有一个,一个也就足够了,所以那些噪音可以停止了。请听听荣耀至死的音乐吧,他们改变现状的勇气,他们冲刺梦想的坚持,最重要的是,他们赋予了摇滚的全新色彩。荣耀至死就是两年前的涅槃乐队,我爱他们,我爱他们!”

    “该死的雨果,该死的纳粹,让他滚回去演戏,不要来侮辱摇滚!”

    “雨果-兰开斯特就是我的梦中情人,我永远支持他。上帝,他那双动人的眸子,他那天籁的嗓音,这是真的吗?哦,天呐,即使提起他的名字都可以感到心脏的跳动!”

    荣耀至死发行专辑的时间是周四,而由于“另类选择”和“自转”两家杂志的渲染,从周五到周日这三天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一百七十六家电台两万零七百三十次提起了荣耀至死或者“几近成名”,这种讨论频率也成为了这个周末里仅次于“辛德勒的名单”浪潮的热门话题。

    而作为两个热门话题的交叉人物,雨果-兰开斯特的被提及次数更是飙升到了近五万次,十分骇人。

    “辛德勒的名单”因为触及到了犹太人的敏感话题,所以成为了风靡整个北美大陆的社会问题;相对而言,荣耀至死的“几近成名”就弱了不止一个档次,当然,由于涉及到摇滚复兴和摇滚变革的话题,这件事本身也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所以讨论热度绝对不逊色。

    除了“另类选择”派和“自转”派的热烈讨论之外,中立派和旁观派更是成为了荣耀至死强势崛起的重要注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