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501.第501章 501 犹太团体

    “美化戈斯”的言论之所以能够引发如此巨大的浪潮,其实这和犹太人在美国的处境是有密切关系的。

    美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但是他们对于“多”民族的包容却又带有十分鲜明的色彩,对印第安土著的压迫、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对亚裔或者黄种人的排斥、甚至是对北欧民族的嘲讽等等,都是一直存在美国文化之中的。同样,对于犹太人的歧视也是由来已久。

    从历史来看,犹太人在世界各地,特别是欧洲,不断受到迫害,导致不得不流落异乡,然而,在美国这块新大陆还是有别于老欧洲,美国独立运动之中都拒绝反对犹太人,这也使得北美大陆成为了犹太人颠沛流离旅程之中的一片新热土。截止到二战之前,北美大陆至少由三百万的人口是犹太人。

    但即使如此,面对犹太人的强势崛起以及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美国许多新教富人都把反犹和反。共画上了等号,在二十世纪以来美国就爆发了两次十分严重的反犹浪潮,严重考验了犹太人在美国的处境,但幸运的是,团结一心的犹太人在北美大陆站稳了脚跟,存活了下来。

    其实,歧视犹太人的文化在美国还是一直承袭了下来,其中有历史原因、有文化原因、也有宗教原因。

    欧洲对犹太人的大规模迫害开始于希腊罗马时期,当时主要是为了推行希腊化政策,镇压犹太人的抵制和反抗,即使之后罗马帝国灭亡了,但反犹措施还是被继承了下来,最主要的教义就是来自于基督教,在基督教的定义里,犹太人就是异教徒。日耳曼部落就深刻的继承了这一部分文化。

    犹太人信奉犹太教,欧洲人信奉基督教,在圣经旧约最后的章节提到,希伯来人后来不尊奉上帝,上帝要对他们施加审判,让其他民族占领他们的国家,驱逐他们的人民,使希伯来人成为没有祖国的民族,希伯来人就是现在的犹太人。而且,在基督教的说法里,出卖耶稣的犹大就是犹太人。犹太人自命不凡,不仅自称是上帝的选民,而且是敢和上帝较量的人——以色列就是与上帝摔跤的意思,这种信仰上的冲突导致了从根源上不可调和的矛盾。

    再者,犹太人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他们的经商头脑令人赞叹,犹太人无论到哪片土地都能够赚大钱,甚至于掌握经济命脉,他们擅于放高利贷赚钱,斤斤计较蝇头小利,而且由于不断在世界各地流浪的民族文化,所以总是习惯于保护自己的财富,并不喜欢资助他人。这对于许多人来说,十分反感。

    同时,基督教国家认为放债收息是罪孽,犹太人的做法自然是被不齿的,这更加深了对犹太人的仇视。长期的反犹历史,犹太人被打上了唯利是图的奸商或者守财奴的烙印,就连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亚也没有能够摆脱对犹太人的偏见,他笔下“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就被认为是犹太人的代表。

    最后则是政治地位的缺乏,犹太人始终没有完全获得相应的政治权利来保障自身的利益,这使得他们始终是一个脆弱的群体。这也使得犹太人自二战之后,就一直用手中的金钱支持政府,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为自己获得相对应的政治权利。事实证明,犹太人成功了,近年来美国支持以色列就是来自于国内犹太人们的巨大压力。

    在未来的2007年曾经发生过一次经典的重大事件,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Of。Chicago)著名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J。Mear-Sherimer)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斯蒂芬-沃尔特(Stephen。Walt)出版了“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外交政策”一书,以近五百页篇幅和大量分析,指出美国外交政策受到犹太团体的影响和控制,因此常常损害美国自身利益。

    事实上,这两位教授新书的内容,最初是美国著名的百年综合杂志“大西洋月刊(The。Atlantic)”的约稿,但是在犹太势力的影响下,“大西洋月刊”最终决定反悔不予刊登,其他美国期刊也纷纷拒稿。最后只得到了英国的“伦敦书评(London。Review。Of。Books)”给予发表。

    文章刊登之后传到了美国,美国知识界顿时就炸了锅,美国蒙大拿大学(University。Of。Montana)历史系主任想要邀请斯蒂芬-沃尔特去发表演讲,结果遭到了校内外犹太人的一片讨伐,并且要发起运动撤销这位系主任的行政职务。另一所常青藤学院布朗大学(Brown。University)组织了讨论会,邀请了斯蒂芬-沃尔特,结果也引起了犹太组织的抗议,迫使会议主办者请警。察维持秩序。犹太组织还呼吁各界人士和校友停止捐助布朗大学。

    这一事件,最终以两位著名学者的失败而告终。

    由此就可以看出,犹太人的金钱政治策略在千禧年之后还是取得了成功,他们在美国社会之中也赢得了一席之地。但这种政治策略也更加催化了许多人对犹太人的仇富心理,所以,关于犹太人的歧视其实一直都没有消失,只是犹太人寻找到了合法合理的保护手段而已。

    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之中,支持他们的财团超过半数都具有犹太人血统,这也是犹太人经过长年累月沉淀下来的丰厚资本,他们在好莱坞之中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决策位置,这也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伍迪-艾伦这一批犹太人导演能够拥有如此广泛人脉的重要原因,同时也是特蕾西-雅各布斯、朗-梅耶、马丁-鲍姆等人竭力想要进入“辛德勒的名单”剧组的原因,因为这部作品的成败还维系着好莱坞圈内以犹太人为中心的大半人际关系网。

    可以说,由于宗教和文化影响,犹太人在北美大陆的处境虽然比起欧洲来说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还是遭受到许多保守宗教团体和仇富心理的排斥,潜意识的排斥和歧视始终都没有彻底消除,所以在二战结束之后,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犹太团体一直都是紧紧抱成一团,为自己谋求更多的生活空间。

    由于这种历史和文化背景,所以犹太人第一是团结、第二是敏感,他们坚持不懈地为自己民族的权利和地位努力着,自然不愿意发生任何意外。

    “辛德勒的名单”所带来的震撼,其实就是犹太民族内心深处最沉重的伤痛,在那一场大屠杀之中有六百多万名犹太人都被带走了生命,这就是他们不断奋斗不断拼搏的动力,这也是他们的底线,没有任何人能够触动。

    其实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诚意已经打动了全美犹太人协会,包括“辛德勒的名单”这部电影上映之后,全美犹太人协会也组织观看过了,对电影是赞不绝口。更不要说那些参与电影拍摄的犹太人反馈回来的信息,更是为电影加分不少,史蒂文在剧组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他身为犹太人面对那段历史时的痛苦和挣扎,还有史蒂文作为一名犹太人对于民族的悲悯和归属感,这都让全美犹太人协会对电影表示了支持。

    但是这一次关于阿蒙-戈斯角色的塑造问题,却触发了犹太人团体之中少数极端份子们的神经,所以他们就第一时间站出来要求一个解释,更是在洛杉矶、芝加哥、纽约、华盛顿等四大城市酝酿着游行,一场风暴就要来临。

    面对这种情况,社会学者们纷纷站出来发表了自己对于阿蒙-戈斯这个角色的看法。

    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of。Cincinnati)的社会学家达斯汀-布朗(Dustin。Brown)认为,“从阿蒙-戈斯的成长经历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坚定的反犹分子,他对犹太人的厌恶是深入骨髓的,对于这一思想的坚持让他在纳粹军队里升职速度十分迅速。戈斯可以说是一个投机主义者,他抓住了这一次战争的机会,迅速爬到了高位,并且成为了普拉绍夫集中营的主管,掌握着数千名犹太人的生命。戈斯对于生命的漠视和残暴集中可以深刻反映在他性格的每一个细节。

    对于这一点,电影里十分直接地就反应了出来,显然,导演斯皮尔伯格对这点也是表示赞同的。戈斯所代表的就是当时纳粹团体的残酷和冷漠。

    但问题就在于,导演处于电影整体商业性的考量,塑造一个冷血的杀手凶手显然没有人会喜欢,但是一个有血有肉、不断自我挣扎矛盾的杀人恶魔,就有吸引力多了。所以,导演选择了一名帅气而有魅力的演员出演这个角色,并且在戈斯与犹太人女仆身上做文章,为戈斯这个角色注入了更多的人性。

    如果这只是一个虚构故事,导演的手法无疑是讨巧的;但这不是虚构的,那是一段事实,那是一段即使在几个世纪之后依旧会被人们所铭记的惨痛历史。所以,导演应该抛弃对商业元素的留恋,写实而逼真的记录下戈斯的每一个细节,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导演现在所作出的选择,无疑是对那段历史的亵渎和侮辱,他对于商业成功的渴望影响了整部电影的基础设定,这对于电影产业来说是正确的,但对于历史、对于犹太人来说,却是绝对不允许的!

    导演对于那段历史耻辱性的解读,必须受到谴责,就如同当初有勇气拍摄这部电影一般,他现在也要有足够的勇气站出来承担责任,对犹太人表示深切的歉意!”

    毫无疑问,达斯汀-布朗是支持极端犹太团体言论的,而类似反对的声音绝对不止一名社会学者,这也让这场风暴酝酿得越来越大,就连全美犹太人协会内部也都不得不开会讨论。显然,特蕾西的话语就好像亚马逊丛林的蝴蝶翅膀,已经在整个北美大陆刮起了一股飓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