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464.第464章 464 特别礼物

    原来这就是舞台,原来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是如此美好,美妙得让所有语言都失去了色彩,不仅有欢呼有呐喊有尖叫,还有合唱有跳跃有摇摆,更重要的是,有共鸣。倾听着所有观众沉浸在歌曲之中,感同身受,这对于表演者来说就是最大的褒奖。

    荣耀至死至今在街头表演过许多次,但街头表演不是舞台,这其中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今天他们站在了真正的舞台上,与观众们进行最直接的交流,然后得到了最完美的回应。此时此刻,乐队成员内心汹涌澎湃的情绪绝对不会比眼前的观众们逊色。

    眼前那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绝的尖叫声、口哨声、呐喊声,让乐队成员不得不中断了演出,静静感受着汹涌的热浪将自己淹没。闭上眼睛,展开双臂,彷佛自己拥抱的就是全世界。

    看着站在舞台上激动不已的乐队成员,萨摩拉忽然就反应过来,这一刻就是他们送上礼物的最好时机了,于是他拉住了身边兴奋过度的伙伴们,互相眼神示意,然后他们就挥舞起了手中的蓝色荧光棒。

    蓝色荧光棒在夜空之中并不明显,就好像是深海之中的一缕光芒,但是不断挥舞之后,却画出了一道优美的蓝色弧线,于是后面的观众们都很轻易地看到了这一个标志,所有人知道:揭晓礼物的时刻来临了,这也使得现场的嘈杂和喧闹急速降温,刹那间就沉淀了下来,只留下燥热的空气在头顶上飞舞着,那对比明显的安静让人无所适从。

    乐队成员们站在舞台上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这喧闹消失得实在太突然,按道理应该有一个有强到弱的渐进过程,但现在就好像是九十度悬崖一般,直接从最顶端掉到了泥土里,这实在让人很是不安。

    所有成员都不由面面相觑,但他们又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以雨果就打算招呼队友们不要在意,继续演奏下一首歌,可就在这时,佩德罗却看到了眼前的异常,跳着脚指向了前方,然后乐队其他成员也都下意识地转头,顺着佩德罗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在舞台靠近入口处的这一侧,有三五个人举着蓝色荧光棒,形成一个小小的光束,挥舞起来,然后一群人撕心裂肺地大喊着,“旧金山!旧金山!旧金山!”紧接着是过来一点,又一个小小的光束挥舞起来,“拉斯维加斯”的呼喊声回荡了三遍。

    光束就顺延着从左到右的方向开始不断亮起,那一群群的喊声或大或小逐一响起,盐湖城、夏延、丹佛、阿尔伯克基、达拉斯……这一座座城市的名字是如此陌生而熟悉,尼尔听到夏延时就反应了过来,这显然就是乐队公路巡演的城市先后顺序,而那些或多或少的歌迷就是来自于那个城市或者所属州,而遇到没有代表出席的——比如说小石城,站在最前方的萨摩拉等人就会齐声大喊,然后再让呼喊继续下去。

    雨果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对方向、地理位置什么的真的没有任何灵感,他只听到了一系列城市的名字,而且这些城市都是乐队去过的,但他不明白这前后顺序的意义是什么。一直到尼尔主动提醒他时,雨果才反应了过来——而尼尔看到雨果那恍然大悟的表情更是一点都不意外,这显然是他预料之中的事。

    这实在是一件无比神奇的事,荣耀至死就站在舞台上,然后看着现场这一万多名观众用这样呼喊的形式,让他们的记忆重新回到七月五号开始的这一段旅程,四个多月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而此时每一次呼喊都让那座城市的记忆再次在脑海里唤醒,有辛苦有困难有挫折,有幸福有开心有快乐,那一件件小事装点着荣耀至死这一次公路巡演的旅程,让人难以置信。

    听着那一座座城市的名字,雨果不由自主回头看向了自己的队友们,每一个人脸上都有着相似的神情:不可思议,即使是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完成了这一段旅程。当初雨果和福金提案的时候,大家还觉得这没有什么,只不过是横跨美国而已,并不算难事,但仅仅是第一站旧金山,乐队就知道了这一趟巡演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们一路磕磕绊绊地走了过来,难以想象,他们居然花费了四个多月超过一百天的时间,从旧金山出发,抵达了纽约,然后又以波士顿为起点,回到了洛杉矶,这一段旅程,实在是太过神奇。

    当现场超过五千人大声呼喊着,“洛杉矶!洛杉矶!洛杉矶”,旅途终点站的实感才真正的进入了身体内部,原来,他们真的完成了这一趟旅程,他们真的来到了终点,他们真的坚持了下来!

    三十三座城市,一百零一天,两百多场演出,荣耀至死终于完成了这一段艰苦卓绝的旅程,然后全场一万多名观众齐声呐喊着,“D。O。G,D。O。G,D。O。G!”那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声让人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这就是站在珠穆朗玛峰最顶端的感受,这就是上帝站在云端之上俯瞰人世间的感受。

    “D。O。G”是荣耀至死(Death。Or。Glory)的简称,而这一刻,眼前一万多名观众将乐队的名字变成了一个艺术品,一个标志,一个值得纪念的瞬间,还有一个信仰!

    这一份来自观众的礼物,让雨果内心洋溢着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激动,他梦寐以求了十几年,终于登上了这片舞台,而这片舞台回馈给他的东西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终于彻彻底底明白了凯瑟琳-赫本当初说的那句话:只要还有一名观众,我就愿意表演下去。

    不是因为对这片灯光有所留恋,也不是因为对这片欢呼有所眷恋,而是因为只有还有一名观众愿意为自己的表演而欢呼,自己脚底下这片舞台就已经有着无穷的热情,让自己愿意奉献一切,竭尽全力地表演下去。如果哪一天,最后一名观众也离开了,那么自己也就不再有留在舞台上的理由了,他可以毫无眷恋、毫无遗憾地转身离开;但是只要还有观众站在舞台前面,自己就会继续表演下去,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不管在别人眼中,这样的一生是哗众取宠的,还是毫无意义的,亦或者是挥霍人生的,但在自己看来,这就是生命的价值,为着自己所热爱的事情,义无反顾地坚持到底,这才是人生真正的精彩,也是人生真正的勇气,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份勇气,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份执着,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这缕色彩。

    雨果内心澎湃着,佩德罗雀跃地上蹿下跳,阿方索感动得无言以对,尼尔幸福得笑容洋溢,福金激动地抹去了眼角的湿润……这对于荣耀至死来说,是一个开始,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开始,但这也仅仅是一个开始。沸腾的血液燃烧着他们的热情和激情,绽放出最美妙的烟火!

    “谢谢。真的谢谢。”雨果对于这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只能如此回应到,除此之外,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再华丽的辞藻都无法表达出他此时内心的激动,“谢谢!”他又再次说了一遍这个词,然后深呼吸了一下,“那就让我们继续狂欢吧!”

    阿方索手里的吉他弦音如同风声一般,一阵一阵地吹响,福金的鼓点就好像隐藏在乌云背后的雷声,低沉而压抑地敲响,雨果的嗓音就是那穿透黑暗的一缕阳光,在夜空之中照亮了一方世界,“我的视线无比宽广,我享受着走在前进道路上的每一天,欣赏着窗外世界,就意味着向过去道别,从今天开启旅程。曾听见哈雷彗星先生在向我耳语,‘你为什么总是原地踏步’,即使是登月之人也很快就会消失在平流层的某处。”

    为了感谢歌迷们的这份特殊礼物,荣耀至死献上了这首最为特别的“二次机会(Second。Chance)”。这首歌是来自于雨果内心的坚持,改变了环境改变了生活之后,他告诉自己不要惊慌不要害怕,很多时候,改变就意味着重新开始的机会,所以雨果没有放弃,他勇敢地朝着未知的明天迈开了步伐,于是,他走到了这里!

    “请转告我的父母,我已竭尽所能,让他们知道这就是属于我自己的人生,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我不是在生闷气,而是静下心来诉说:有时候离开意味着第二次机会。”

    雨果的嗓音在旋律之中肆意释放着能量,那硬碰硬撞墙式的宣泄将乐队成员内心的感谢、激动、幸福都表达了出来。其实荣耀至死的每一个成员都是把握住了第二次机会,阿方索和福金都获得了新生,尼尔和佩德罗则是迎来了全新的机会,所以他们每一个人对于这首歌的感触都是如此相似,又包含着自己的想法,当这所有的情感融入旋律之中,就碰撞出耀眼的火花,在雨果那爆发到极限的嗓音之中被淋漓尽致地演绎了出来。

    “有时候离开意味着第二次机会”,这种直接而真挚的呐喊在每一名观众的心底呼啸而过,不同于之前任何一首歌的感受,就彷佛灵魂站在了寒冬瀑布之下接受洗礼一般,那种刺骨的寒冷夹杂在酣畅的快感之中,让整个世界都改变了色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