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442.第442章 442 渐入佳境

    作为不是主唱出身的雨果来说,他在演唱歌曲时技巧方面还是需要不断打磨的,但是他对于歌曲的演绎却是最大的优点,每一首歌的感染力都足以让人侧目。最主要原因就是荣耀至死乐队目前所演唱的曲目,都是根据他们自身经历所创作的,大部分都是出自雨果之手,雨果对于每一个旋律的来源、每一个歌词的意义都了如指掌,而乐队经过四个月的磨合,大家在表演过程中也能够把情绪整合到一起,从而发挥出最大的能量。

    在这之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首歌就是“晒伤(Sunburn)”,这首歌只有吉他伴奏,将所有花哨的枝枝桠桠都剪短,只留下吉他来勾勒每一个乐符。在这时候,雨果的嗓音成为了情感的唯一表现通道,几乎接不到力,但是雨果却能够利用声音的力量、嗓音的变化,将歌词之中那种宛若秋日阳光之下落叶缓缓飘落的眷恋和遗憾呈现出来。这种表现力,不仅是雨果最出色的亮点,也是荣耀至死整体风格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希兰不由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着雨果那剥离了所有装饰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好像是一个彻底赤果的人站在空旷的操场上,而且还四肢大开,隐藏不了任何秘密,所有的细节都可以一览无余。

    九十年代初期的录音设备其实是很“简陋”的,因为在二十一世纪的电脑录音时代,精良的设备可以对歌手的演唱进行每一个细节进行修正,但是在九十年代初受限于设备问题,就无法达到这种程度。简单来说,二十一世纪电脑录音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地进行修改,但是九十年代初最多就只能一句一句地进行调整,而且调整的精细度也会有很大差别。所以,在二十一世纪,有人就调侃说就算是音痴也可以出专辑,就是这个原因。

    在这种相对简陋的录音设备下,歌手对于自己声音的领悟力、掌控力就显得十分重要。雨果作为非主唱出身、非专业学习的歌手,他所有的演唱技巧都是在一场又一场的表演之中打磨出来的。今天在专辑录制过程中,展现出来的实力没有参杂任何水分。

    雨果本质的声音醇厚而有质感,有一种浑厚的力量,把所有修饰都剥离之后,还可以感受得到雨果在用嗓时不正确的方法所导致的一点点磁性,由于雨果用力的错位,使得这种沙哑磁性并不明显,但却让雨果的歌声更加具有渗透力。希兰不由想起雨果在演唱“二次机会(Second。Chance)”、“锂(Lithium)”这些歌曲时嗓音爆发出来的能量。

    “好莱坞不是美国(Hollywood’s。Not。America)”的歌词被包裹在雨果温柔的嗓音之中,听起来倒不像是流行摇滚,反而可以感受到摇滚之中蓝调的部分,那种懒洋洋的忧伤,在心间叮咚作响。

    等雨果演唱完半首歌之后,他就暂停了自己的继续演唱,而希兰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雨果的演唱契合到阿方索表演的琴键音轨之中,细细地听完之后,再又尝试将雨果的演唱和尼尔的吉他表演结合在一起,再听一遍。

    希兰闭上眼睛,就好像是品尝美食一般,试图用自己的耳朵去分辨出音乐里的每一种味道,最后他睁开了眼睛,朝着站在录音间门口的雨果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这就是希兰最大的优点,他很愿意接受来自各方的意见,他会毫不犹豫地坚持自己的观点,为自己的观点据理力争,但如果自己真的错了,他也不会羞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不过,阿方索,你刚才的键盘拍子错了两次,还有琴键也按错了一次吧,这是怎么回事?”希兰回头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脸紧张的阿方索,开口质问到。

    阿方索抬头看向了雨果,但雨果却摊手,表示“我也无能为力”,因为刚才这三个纰漏雨果在试唱过程中也听出来了,阿方索还是没有完全适应录音室的节奏,每个乐器都分割开来进行录音,但同时又要契合在一起,然后将每一段曲子都解剖开来鸡蛋里挑骨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看到雨果的表情,阿方索无奈地低下了脑袋,“我的错,我再尝试一次吧。”虽然有些受打击,但阿方索整体来说还是很积极的,毕竟这张专辑,乐队希望能够达到完美的那颗心一点都不逊于希兰。

    阿方索再次进入了录音间,雨果则是在沙发坐了下来,“尼尔,‘锂’这首歌的吉他部分你还是不适应吗?”

    尼尔点了点头,“平时在现场演出,节奏总是会快四分之一拍,进入录音室之后,福金把节奏降了下来,总觉得好像慢了四拍似的。”

    其实这是一种耳朵和心脏带来的错觉,在现场表演,由于观众的欢呼声,心脏节拍数很容易就攀升上去,这就导致脉搏速度加快,整个乐队表演的节奏都会快一些,所以整首歌的表演节奏会集体偏快一点。但是进入录音室之后,身为鼓手的福金就必须按照乐谱的原本节奏进行演奏,吉他手和贝斯手都会在演奏过程中产生一些误差。

    专辑也分为录音室专辑、演唱会现场专辑,其中的差别这就是一点,现场气氛和录音室气氛是截然不同,呈现出来的表演也就会有很大的差距。这也是现场表演的魅力,每一个现场都是不一样的。

    “你应该闭上眼睛听我的鼓点,然后对着吉他弦空弹一次,感受一下心跳节奏,就可以找到差别了。”福金坐在旁边,沉声说到。他是鼓手,他就是整支乐队的心脏,掌握着整支乐队的节奏,所以他必须准确地把握住节奏的变化。

    尼尔看了福金一眼,思考着点了点头。

    “雨果,你过来一下。”希兰没有回头就直接喊到,等雨果走到了他身后时,他没有说话,直接就点了播放键,刚才阿方索录制的旋律就流淌了出来。雨果仔细听了一遍,其实从准确度上来说,阿方索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但情感表达还是不太多,乐器的演奏是可以清晰听到表演者情绪变化的,这也是优秀演奏者和顶尖演奏者之间的差距,也许很微弱,但却很致命。

    “阿方索,回想一下我在创作这首歌时的场景……”雨果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对着话筒说到,“回想一下当时乔的情况,包括我们自己的心态,再演奏一遍,刚才这个,我根本听不到歌词的演奏。”

    希兰坐在旁边连连点头,他刚才就是觉得阿方索的演奏缺了一点什么,但偏偏技术角度找不到差错,现在雨果说来,问题就明显了,阿方索的演奏和雨果刚才的试唱没有办法完美结合到一起。

    坐在旁边的尼尔三个人也都若有所思,平时在现场进行表演时,大家会互相影响互相照顾,观众反馈出来的情绪很容易就直接融入到演奏之中。但是在录音室,冷静的环境、冷静的录音过程将周遭的影响都消除了,对于乐队来说是有很大影响的。这也是许多摇滚歌迷比起专辑来说,更喜欢现场的原因,因为现场表演才是最原汁原味的,录音室版本反而缺少了一点热情。

    阿方索前后录制了三次,终于是让希兰点头了。现在希兰就是担任一个录音工程师的位置,同时站在专辑的角度和雨果进行讨论,按照雨果的要求对录音工作进行修饰和改正,然后两个人携手完成专辑的制作。当然,雨果也可以从希兰身上学习到许多编曲、录音的专业知识,这是一个很充实的过程。

    随后尼尔、佩德罗分别上场,耗费了近四十分钟,终于完成了“好莱坞不是美国”的整首歌配乐部分录制,轮到雨果正式开始录音了,希兰不由再次交代到,“雨果,你的声带还是太紧了,放松一点,你声音一紧的时候,容易很干涩,听起来很难受。”

    希兰根本没有打算给雨果留颜面,用词都很直接,但雨果也不介意,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旋律音量降低两档,这太大声了。”虽然录音时间并不长,但雨果也在逐渐进入状态,渐渐找到自己最习惯的环境。

    “好莱坞不是美国”这首歌前面三分之二的难度都不是很大,最后三分之一的部分,雨果尝试了一些节奏蓝调的演唱方式,这种表演方式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已经完全普及,甚至可以说是烂大街了,但是在九十年代初的现在,节奏蓝调甚至是比另类摇滚还要非主流的黑人音乐。

    虽然节奏蓝调早在四十年代就已经诞生了,但在当时是作为黑人音乐、种族音乐的替代词出现,专门指代结合了黑人灵魂、福音、爵士和蓝调的音乐,是一个让人十分不愉快的词汇。一直到八十年代后期,迪斯科没落之后,节奏蓝调在原本的基础上又融合了放克、流行和嘻哈等元素,形成了全新的节奏蓝调曲风,并且逐渐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在九十年代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九十年代中后期涌现了一大批顶尖巨星,并且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强势崛起,成为市场主流音乐。

    在九十年代初期,节奏蓝调的演唱方式依旧正在形成过程中,并未被广泛使用。所以雨果的演绎自然就显得十分新鲜,而且具有冲击力。

    希兰听雨果演唱完毕之后,完全是耳目一新,细细地琢磨了一会,然后对着话筒说到,“这一次很棒,不过细节方面还是没有做到位,就按照你的方式,再重新来一遍。”

    虽然说荣耀至死进入录音室之后一度显得无所适从,但乐队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泡在录音室或者练习室里,进步速度十分迅速,这才不过十天而已,就可以明显感觉到乐队的提升。不仅是雨果,乐队其他四名成员也都可以感觉到不同程度的改变,这种勤恳认真的态度也让人看到了乐队身上不同于大部分摇滚乐队的正面形象,虽然不知道这对于乐队在摇滚圈子立足是否有用,但这对于专辑录制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