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414.第414章 414 梦想代价

    追逐梦想,话说得无比悲壮无比漂亮无比豪迈,但是凌驾在生活之上的梦想只是空中楼阁,只有脚踏实地生活下去,才有追逐梦想的资格。那么什么是生活?可以很诗意地说,一杯牛奶、一块面包、一间小屋和一个相爱的人;也可以很庸俗地说,茶米油盐酱醋茶;还可以很市侩地说,金钱、权利、名誉。

    在穿越之前,雨果的生活其实很单纯,在生活线上苦苦挣扎着,乐队没有多么远大的理想,只是想要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欣赏自己的音乐,仅此而已;在穿越之后,这一年多时间里雨果也是这样走过来的,脚踏实地地出演每一个角色,为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而不断努力,勤勤恳恳地投入乐队的排练,希望能够将音乐梦想延续下去。

    在这个过程中,有困难有波折,“义海雄风”之后雨果也一度迷失了自我,经历了金球奖事件之后的短暂低迷之后,雨果又重新回到了轨道上来。可是“西雅图夜未眠”远远超出预期的巨大成功又将好莱坞的纸醉金迷送到了眼前,要拒绝这种诱。惑,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么,未来是不是迟早有一天,会有更大的诱。惑出现,不仅仅是朗-梅耶,甚至不仅仅是国际创新管理公司这一亩三分田;不仅仅是尼古拉斯-凯奇,甚至不仅仅是一两个顶级明星而已……那么那时候他们是否还能记住自己当初的梦想呢?更何况,约瑟夫是经纪人,商人逐利就是他的工作。

    雨果此时此刻才意识到,好莱坞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诱。惑,即使有无数新闻在渲染说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即使有数不清的事实都证明了镁光灯之下的瞩目有多么可怕,即使雨果自己在过去这一年多时间都经历了大大小小许多事,但一直到挂断刚才那个电话时,雨果才知道:在整个灯红酒绿的圈子里,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不迷失自我,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雨果经历过十年的沉寂期,他还经历过穿越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同样经历过兰开斯特身上那种从低谷重回高峰的起伏,在这样的情况下,“义海雄风”之后那段时间依旧让雨果迷失了自我。这一次,雨果保持了清醒,因为他和荣耀至死的队友们一直走在公路颠沛流离的旅程里,但约瑟夫却被侵蚀了。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圈子。

    梦想的代价到底有多少?现在的荣耀至死能够团结一心朝着一个目标一起前进,但未来是否有一天他也会和队友们面临现在的局面,比如说阿方索站到了约瑟夫那边,比如说福金的创作理念和乐队发生了冲突,比如说佩德罗少年心性待不下去了……又或者说最简单的,金钱、荣誉、权力夹杂在闪光灯之中让人迷失了方向。

    突然雨果就有些迷茫了,他现在还能够保持一颗真诚的心,单纯地热爱着音乐、喜欢着表演,可是这种情绪能够持续多久,是不是未来有一天他也会为了片酬而接片子,虽然他有超前记忆是他很难挑错作品,但这颗梦想起点的心就不复存在了;是不是未来有一天他也会因为专辑的销量、流行的走向就改变自己对音乐的坚持,制作出一些刻意迎合大众的音乐,虽然雨果从不否认曲高和寡并不是明智的,因为音乐来自于群众,还是必须得到认可,但因为刻意的迎合而失去了自己,又是否正确……

    “雨果,你还好吗?”尼尔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打断了雨果的思绪,他这才意识到,窗外夜色中队友的身影都已经不见了,回头一看,大家都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因为工作的事和经纪人发生了一点争执。”雨果说完,没有掩饰地看了阿方索一眼,却见阿方索担忧地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也没有预料到,雨果和约瑟夫之间居然会发生争执。

    雨果的个性并不是那种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类型,更多时候他温和绅士的性格都让人感觉到温暖,乐队组建至今也有几个月了,即使大家都吵翻天了,也没有见雨果红过脸,所以要和雨果发生争执,这也就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雨果摇了摇头,彷佛要把脑袋里糟糕的情绪都甩掉一般,然后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走吧,回旅馆吧,不是说晚上还要练习嘛,今天下午我的表演出了问题,晚上不练习一下,明天可就糟糕了。”

    尼尔欲言又止,他想要安慰雨果两句,却不知道情况,只能是看向了福金。乐队成员都知道阿方索和约瑟夫是朋友,而福金则和约瑟夫目前是室友,所以尼尔看向了福金,希望福金能够说两句什么,但福金却是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

    尼尔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在福金看来,其实朋友之间有什么误会说明白就好,如果说完之后还能够继续当朋友,那就抛弃成见;如果不能,干脆利落斩断关系就是了。就好像之前崭新一天一样,虽然福金纠结了很久,但那都是义气,可当他明白了事情没有挽回余地之后,他快刀斩乱麻地结束了一切。

    可雨果不是福金,雨果本来就是心思细腻的个性,否则也写不出情感那么汹涌充沛的歌曲了,否则也无法在大屏幕上奉献那么细腻成熟的表演了。

    佩德罗看着大家都有些沉重,就连阿方索都没有了话,他只能抬高声音,努力活跃气氛,“那就快点回去吧,今天练习的任务可是不小呢!”

    雨果第一个就给予了回应,彷佛暂时把所有思绪都压了下去一般,“出发,出发!”然后就和佩德罗两个人搭着肩膀就朝外面走去。走了两步,发现其他三个人都还落在后面,雨果回头说到,“你们还在干什么?我可不认识路,佩佩带路的话我可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

    “嘿!”佩德罗立刻抗议,雨果这显然是不相信他。但福金却是笑了起来,尼尔也想起雨果那路痴的属性,连忙快步走了上去,阿方索也拖着略显沉重的步子走了上前。

    夜色正浓,凉爽的风确实是让雨果情绪都轻快了一些,虽然这个餐厅距离汽车旅馆不够就是一个路口的距离,但雨果那糟糕的方向感还是让他走错了方向,闹得尼尔在后面是一脸无奈,“雨果,你是认真的?就一个左边一个右边,你都会走错?”

    “不能怪我,这条街长得一模一样!你没有发现吗?”雨果郁闷地伸冤,可惜没有人响应他的抱怨,这让雨果很是忧伤。

    回到旅馆之后,乐队也没有回房间,直接就做到了货车的后车厢里,打开挂在副驾驶座的照明灯,就准备开始练习。这种练习对于乐队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一路走来都是如此,乐队现在实力增涨的速度远远超出了预期,果然对于乐队来说现场表演是磨合实力的最佳途径。

    “阿方索呢?刚才不是还在后面吗?”佩德罗注意到了阿方索的掉队。

    “他说回房间拿个东西。”福金突然就冒出一句话来,不过大家都猜测得到,阿方索应该是去给约瑟夫打电话了。阿方索作为乐队的一员,这一路奔波过来,他对于雨果的情况自然是再了解不过,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和约瑟夫沟通一下,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雨果却知道,现在约瑟夫的状态,阿方索应该很难沟通,这必须要约瑟夫自己想通,这样的情况也只有经历过才能明白,阿方索却是没有经历过好莱坞的纸醉金迷的。

    “我帮他把键盘整理起来吧。”雨果本来就没有什么准备工作,于是就把阿方索的键盘找了出来,然后用架子安好。车子外面传来尼尔的声音,“试试有没有电?”尼尔是拿着超级大排插去旅馆找插座了。

    雨果按了按手里的键盘,悦耳的键盘声立刻就响了起来,抬头对着佩德罗使了一个眼神,佩德罗就把头伸出了车外,回答到,“没问题!”

    由于尼尔和阿方索都还没有过来,佩德罗也在调弦,所以练习暂时不会开始。雨果低头看着手底下的黑白键,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气,他今天还是心事太重了,如果注意力不能集中,一会的练习只会拖累乐队。

    可是最近发生的事,让雨果很容易就想起之前乌玛的事还有金球奖事件,雨果的心绪却没有那么容易就平复下来。好莱坞这个五光十色的大染缸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危险隐藏着,人人都只看到镁光灯之下的璀璨生活,羡慕不已,但却不知道隐藏在这层光亮皮囊之下的肮脏和艰辛。

    好莱坞,是一个梦想,但却又不仅仅是一个梦想,也不应该单纯是一个梦想。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错杂,以至于让雨果对自己的梦想产生了怀疑,他当初为了音乐而离家出走,真的只是为了音乐吗?而不是为了扬名立万?如果是,那么他的梦想是不是也有变质的一天,被金钱、荣誉和权力侵蚀?

    想到这里,雨果放在黑白键上的手指不由自主就按了下去,略显生涩的指法,但是旋律却从脑海之中没有任何阻碍的流淌了出来,那动人清冷的琴键音在车厢那明亮的白炽灯里轻声哼唱着心底的旋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