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99.第399章 399 酣畅淋漓

    “我如此孤独,但是还好,我剃了光头,我并不忧愁,或许我会谴责所有道听途说的人,但我不确定。我如此兴奋,我迫不及待与你相会,可是我不在乎,我如此饥。渴,但还算可以,我的意愿是好的。”

    荣耀至死的歌曲演奏才进行了一半,当歌曲进行到第二部分时,整首歌的情绪顿时就鲜明了起来,虽然歌词依旧十分隐晦,但是隐藏在那简单的旋律背后,走在钢丝绳上随时可能爆发的崩溃危机却刹那间紧紧握住了心脏,让浑身肌肉都立刻紧绷,咬紧着牙关站在悬崖峭壁前瑟瑟发抖。

    那种无谓的自卑和无畏的自嘲在雨果的嗓音之中完全释放出来,带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键盘、吉他和贝斯的结合被架子鼓的节奏推向了极致,旋律之中彷佛蕴含着足以撕裂天空、冲出宇宙的惊天能量,在这个小小的广场里淋漓尽致地宣泄出来,这让所有站在广场上的人群都陷入了呆滞状态,只能傻乎乎地舞台上尽情高歌的雨果。

    然后,冲击力迎面而来,“耶耶耶!”这种感觉就好像原子弹在自己面前以慢动作的方式爆炸一般,那鲜明的气浪冲击着自己的脸颊,让浑身肌肉都开始不断颤抖,即使想要咬紧牙齿,即使想要握紧拳头,即使想要站稳脚跟,但在音乐的庞大能量面前,都只是徒劳,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让所有一切努力都显得如此可笑,只能随着音乐一起颤栗,没有人能够例外。

    “我喜欢它,我还没有崩溃!我想念你,我还没有崩溃!我爱你,我还没有崩溃!我杀死你,我还没有崩溃!”

    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此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鼓点取代了心脏的位置,成为了每个人生命延续的起搏器,让现场每一名观众都进入了荣耀至死时间,成为那恢弘庞大的旋律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员,就好像是阳光之下不断飞舞的灰尘,只能在空气的流动之中律动,然后形成一股庞大的气流,就好像龙卷风一般,将周围所有一切都摧毁得满目疮痍。

    简洁的吉他弦音、强劲的鼓点冲击、扎实的贝斯连接、爆发力十足感情充沛的现场演唱,将每一位观众内心深处的黑暗点燃、脑海深处的激情点燃、胸腔深处的热情点燃,然后彻底释放出来,除了跟随着音乐尽情呐喊之外,别无选择!

    利亚姆和伊莱此时都是真正的震撼了,他们跟随荣耀至死一路来到了孟菲斯,他们听过“锂(Lithium)”这首歌无数次,但震撼力度却从来都没有今天如此强悍,那种让人屏住呼吸都无法控制的颤栗,让他们像是一个爬虫一样,含着泪水嘤嘤哭啼,但他们都知道,这不是爬虫的表现,而是来自灵魂的宣泄。

    萨摩拉更是受到了无以复加的冲击力,他今天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爆发,面对电台司令演绎那首让人感觉被黑暗吞噬的脆弱的“爬虫”之后,荣耀至死居然在“锂”这首歌上释放出如此强悍的爆发力,将整个现场表演的质量提升了一个档次。两支乐队都奉献了堪称顶级的经典演出,灵魂的欢悦让世界都变得无比美好起来。

    萨摩拉喜欢电台司令,即使仅仅是听了一首歌,他也喜欢上了这支个性十足、现场完美的乐队;但他更喜欢荣耀至死,甚至可以说是钦佩、崇拜、憧憬,因为他一路见识着这支乐队成长起来,他们今天现场的表演可以轻易秒杀他们之前任何一次现场,无论是情绪的释放还是旋律的掌控,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巅峰,这种临场发挥能力、这种快速进步能力,让萨摩拉叹为观止。

    萨摩拉突然十分好奇,如果给荣耀至死足够的时间,他们是否会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比如说披头士,比如说迈克尔-杰克逊。即使只是在脑海里想一想,萨摩拉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就像他最鄙视的小女生一般开始哭哭滴滴,但萨摩拉却没有擦拭眼泪的打算,相反,他还跟随着雨果那已经开始变得沙哑的嗓音一起怒吼着,“我还没有崩溃!”

    所谓的视听盛宴,大抵就是如此了。

    先是欣赏了电台司令让人绝望到心碎的演绎,然后又倾听了荣耀至死狂暴到足以摧毁一切的宣泄,情绪的起伏让广场上每一位观众都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即使他们想要呐喊,也有心无力,内心的狂吼却根本没有办法表达出来,最后只能用掌声狂潮来表达自己的敬佩。

    “呼啦啦……”当荣耀至死的表演结束时,现场观众的掌声刹那间聚集而来,压抑了四分十七秒的情绪在这一刻都酣畅淋漓地释放了出来,那种铺天盖地的掌声夹带着情绪宣泄,如同海啸一般将整个广场淹没。

    这对于孟菲斯来说、对于比尔街来说都是值得令人铭记的一天,电台司令和荣耀至死的街头对决势必将成为1993年这个特殊年份最特别的一个瞬间。

    很难想象,现场居然只有两百多人经历了这历史性的时刻,但这两百多人的震撼却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开始向四周扩散开来,孟菲斯这座城市骨髓里流动的音乐血液开始澎湃,以比尔街为中心,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朝广场拥挤了过来,只因为这里传出来的音乐呼唤深入了他们的灵魂。

    当雨果演绎完毕时,他可以感受到浑身舒畅的畅快感,不仅是他对歌曲的理解和对表演的阅读都更上一层楼,这对于他站在主唱的位置上来说绝对是一大进步;而且整个乐队的磨合在刚才也第一次达到了完美的境界,回头看看自己的队友们,无一例外,每个人的脸上都残留着享受的笑容。

    这是一场完美的表演。

    荣耀至死的五名队员同时转头看向了左侧,三十码之外的电台司令乐队五名成员也都看了过来,双方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情绪,一方面双方都对彼此的表演佩服不已,那是发自内心的赞叹;一方面双方也可以感受到那种紧绷的竞争,彼此都发挥出了极高的水平,这种奇妙的竞争心理让内心的情绪开始翻涌。

    明明隔了三十码,雨果只能看到汤姆斯脸部的一个轮廓,但他却觉得汤姆斯分明是朝自己笑了笑,然后抬了抬下巴,似乎在说着,“第一轮结束,再来第二轮怎么样?”

    两支配置几乎相同的乐队都是另类摇滚风格,但双方所演绎的音乐却又截然不同,而双方骨子里的惺惺相惜不约而同地爆发出来,就彷佛遇到了知己,但同时也遇到了竞争对手,这种情绪让人亢奋不已。更重要的是,双方都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实力,酣畅淋漓地将乐队所拥有的一切都展示出来,不为一分高低,只为切磋竞争一番,至于观众如何评判胜败,这并不重要。

    于是,雨果也无视了这段距离,微微抬了抬下巴,撇了撇嘴,彷佛在说着,“有何不可?”

    果然,紧接着就看到了汤姆斯回头对着自己乐队伙伴们说了句什么,然后电台司令就再次开始了表演。

    1993年七月二十二日,比利街上的威廉-克里斯托弗-汉迪广场有一场在十年之后都为人津津乐道的对决,电台司令与荣耀至死,这两只在当时都籍籍无名的乐队选择了摇滚诞生地孟菲斯进行街头表演,而双方都奉献了超出自己水准的演出,让现场观众一饱耳福,同时也拉开了这两只乐队成就经典的漫长音乐生涯。

    广场上的人潮越来越多,路过的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陆陆续续感到广场上来欣赏久违的音乐盛宴的人们将这个小小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恍惚之间让人们又再次想起了每年五月初在这里举行的比尔大街摇滚音乐节(Beale。Street。Music。Festival),摇滚的荣光又再次在孟菲斯这座城市绽放出无限光芒。

    一百人,两百人……五百人……八百人,超过八百名观众将整个广场围堵住了,让人怀疑就连一只蚂蚁都很难再挤进去了,可即使如此,孟菲斯城市四面八方依旧有不少忠实的摇滚歌迷朝着这里进发,将整条比尔街都挤得满满当当,周围交通彻底陷入了瘫痪。

    人们已经忘记了,自从1969年山姆-菲利普斯将太阳唱片公司解散之后,孟菲斯这座城市已经有多久没有纯粹因为摇滚而如此激动了。而今天,那种纯粹的感动又再一次在孟菲斯的上空回响。

    只是这一次,不是因为涅槃乐队来到孟菲斯开演唱会,而是因为两只初出茅庐的乐队站在了广场舞台上进行对决,他们对于音乐最纯粹的热爱,他们彼此之间对决所迸发出来的火花,让整条比尔街重新焕发了三十年前的无上荣光。

    这个下午,伴随着记者们的笔下报道,开始在美国各大城市逐渐传播了开来。电台司令从大西洋彼岸来到了美国,为宣传“爬虫”这首单曲而展开巡回演出;荣耀至死以旧金山作为起点,一路边走边唱,横跨美国进行街头公路巡演。这样的故事,实在太过传奇,也太过励志,在记者笔下绽放出了别样光芒。

    但对于电台司令和荣耀至死这两支乐队来说,全情投入酣畅淋漓的演唱才是最大的收获,隔着三十码的距离,两支乐队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嘴角的笑容、眼底的不服输,碰撞之后绽放出激烈的火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