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90.第390章 390 家庭真相

    在此之前,雨果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亚当话语的真实性,按照亚当的阐述,当年是他们的婚姻感情破裂了,亚当动手打了莉娜,最终莉娜不堪家暴,离开了这个家。

    其实这种说法是十分具有真实性的,亚当本来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吸烟和喝酒的坏习惯更是让家暴的说法具备了冲动条件,而且亚当在和雨果的对话之中,始终都在排斥着雨果的靠近,对莉娜更是屡次口出恶言,所有的一切都在印证着亚当的说法。

    但是今天回来蓝切斯之后,雨果却发现事情不是如此,也许亚当不是一个好爸爸也不是一个好丈夫,但他绝对不是一个会施展家暴的男人,当然,也有可能他年轻时冲动做了错事,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但雨果内心深处却有一个问号不可遏制地冒了出来:如果所有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呢?

    于是,雨果脑海里就彷佛闪电一般出现了一个想法,然后像是野草一般疯狂得滋生出来,最后他终于抑制不住地脱口而出,“当初,是妈妈主动离开的,对吧?”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雨果自己都吓了一跳,不管是兰开斯特的思想里还是他自己的思想里,都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性,因为这是从兰开斯特八岁起就从父亲那里知道的事实,不可动摇的事实,父亲没有必要欺骗儿子,而且还是肩负着一个如此糟糕的恶名;但是这一刻,这样的想法却如同苔藓一般在雨果的脑海里漫无边际的滋长,始终都无法甩掉。

    雨果心头一震,他也看到了亚当的表情顿了顿,那眼神里的痛苦一闪而过,就好像天际的流星,但却被雨果敏锐地捕捉到了,可随即亚当就镇定了下来,咬着牙齿一副深恶痛绝的表情,“你不应该这样怀疑你妈妈,她知道了会很伤心。”

    “我只想知道真相。”雨果却从亚当的声音里听到了内心深处的痛苦,这是在电话里所无法听到的细节,电话线的传输往往夹带着杂讯,同时也掩饰了声音里的细节,而亚当此时此刻那隐忍的表情更是被尽收眼底,雨果感觉自己的心跳前所有未的跳动起来,真相彷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亚当看着雨果的坚定,儿子比两年前“哈德森之鹰”上映时看起来又成熟了许多,也坚强了许多,社会的坎坷让自己心里那倔强、任性却脆弱的儿子长大了,他甚至没有办法面对儿子那双眸子,这让他狼狈地避开了视线。

    亚当闭上了眼睛,狠狠地咬着牙齿,愤怒而暴躁地说到,“不,是我殴打了你妈妈,你妈妈忍受不了这一切,结果这才离开的,这就是真相!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都已经承认错误了,这还不够吗?你还想要继续折磨我吗?如果你想替你妈妈抱不平,你可以过来打我,你已经长大了,你的拳头已经强壮到可以对抗我了,所以,不要像个娘炮一样扭扭捏捏,把内心的愤怒发泄出来!”

    亚当又再一次否认了雨果的猜测,但这一次,雨果却没有像以前一样暴跳如雷,因为他清清楚楚地在亚当那双浑浊的眸子里看到了隐藏在深处的痛苦,雨果的眼眶忽然就一阵温热,他意识到,他已经触摸到了事实的真相。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雨果出声说到,然后就看着亚当那颓废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他的视线转到了雨果身上,试图迎面对抗,但看到雨果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他却心虚地再次把视线转移了开来,“因为你担心你的眼神出卖一切,因为你知道你是一个糟糕的说谎者。其实我可以去询问老杰克,我相信他至少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但我希望由你亲口来告诉我,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前所未有地,雨果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也许亚当的那些说法全部都是谎言,全部都是。

    亚当缓缓抬起头,看着雨果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十年来,他一直在避免着这一刻的到来,因为他不想毁了儿子内心深处那最后的一点美好,可是好像这一刻终究来临了。

    两年前他听说“哈德森之鹰”上映之后的糟糕情况,几乎隔三差五就可以在报纸上看到关于儿子的负面新闻,他担心地感到了洛杉矶,偷偷地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狼狈不堪地被酒精和毒。品击垮,但他却不敢上前,他的内心在煎熬着,他希望儿子能够重新坚强起来,但他却不能亲手把儿子扶起来,只能希望用自己的糟糕脾气把儿子骂醒。

    现在,儿子终于长大了,他现在不得不抬头仰视着儿子那坚挺的身躯,儿子也终于可以依靠自己的肩膀顶住那些流言蜚语的压力,然后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梦想靠近。亚当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丝欣慰在缓缓流过。

    “你又何必执着于真相呢,很多时候,真相只是更加伤人而已。”亚当扯着沙哑的嗓子说到,整个人都灰败了下来,所有的气势都如同沙雕城堡一般在浪潮面前土崩瓦解,他颤抖着自己的双手从柜台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然后把香烟点燃,放在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才稍微稳定了一些。

    但是亚当抬起头时,却注意到了雨果往后退了半步,还把右手遮挡住了口鼻,亚当充满疑惑地看了过去,雨果的声音从手掌后面闷闷地说到,“我对尼古丁过敏。”

    听到这句话,亚当有些手足无措,他看了看眉头紧蹙的儿子,又看了看手里的香烟,最后慌张地把香烟掐灭了,然后拘谨地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最终把手放进了口袋里,低声嘟囔到,“你以前怎么没有事……”但声音很快就小了下去,因为亚当意识到,他对儿子的了解无限趋近于零。

    亚当视线无意识地在旁边扫了一下,原本是想询问一下雨果过敏严不严重的,但由于太久没有关心儿子了,他反而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最终只能沉默了下去。

    便利店里就这样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之后,亚当发现儿子还是一脸坚定地看着自己,他知道,儿子还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这个真相,从儿子八岁开始就保持到了现在,原本亚当以为这个事实会被自己带入坟墓,但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要重见天日了。当初,亚当是担心儿子无法承担事实的真相,可是现在,似乎也到时候了。

    “我……”亚当开口说到,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沙哑到快没有声音了,他不得不用力咳嗽了两下,然后咳出了一口浓痰之后,这才继续说到,“我在夏延认识莉娜时,她才十八岁,正是青春最美好的岁月,她才过完十九岁生日没有多久,就有了你,于是我们就结婚了。”

    亚当说话并没有太多的修饰,明明是自由恋爱的一段回忆,却被他说得干巴巴的没有任何感情,雨果也只能从亚当那隐藏在胡子后面的微笑猜测出那段岁月的美好和甜蜜。

    “结婚之后,她就和我来到了蓝切斯,我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这间便利店,平时做做木匠,周末就去竞技场玩一玩,生活过得十分惬意。”亚当低声说到,他的眼神微微往下低垂,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柔情,但很快就消失在了浑浊的眸子里,“可是莉娜不喜欢这里,她想要去纽约去洛杉矶闯闯看,她想念城市里的车鸣人潮,我曾经带着她和你到夏延去居住了两个月,但……这依旧不是她想要的。”

    怀俄明州,地广人稀的西部区域,比起纽约、洛杉矶这样的繁华来说,这里完全可以说是荒凉,即使是怀俄明州的州府夏延也算不上繁荣。显然,莉娜不想待在穷乡皮囊,她想要到大城市去闯荡。生完雨果的莉娜,也就是二十多岁,而亚当比莉娜足足大了八岁,两个人对于未来生活的规划发生了巨大的差异。

    “所以,在你八岁那年,一个晚上,她趁着我们都睡着的时候,收拾好行李选择了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过。”亚当终于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从那只言片语之中就可以感觉得到,虽然亚当不是一个温柔浪漫的男人,但他对莉娜的确是付出了自己的全部,他想要守着妻子和儿子过幸福生活,但年轻的莉娜却不想被家庭束缚自己的翅膀,所以她选择了远走高飞。

    “三个月之后,她寄来了离婚协议书,她当时的地址是在纽约。”亚当简单地说到,他没有刻意渲染情绪,也没有夸大事实,就只是简单地说到,说完之后,亚当低着头安静地说到,“这就是事情的全部了。”

    “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虽然雨果内心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希望能够从父亲口中听到回答,雨果只觉得自己心中的情绪在翻滚着,眼眶里的温热让他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亚当抬头看了一眼雨果,然后颓然地低下了头,“你总是呼唤着想妈妈,我不是她。”

    事情居然就是如此简单,但却又如此复杂,这所有的谎言,只是因为亚当那木讷却深沉的父爱,他不想要毁坏莉娜在儿子心中的完美形象,所以说谎了。雨果的睫毛终于再也承受不了泪水的重量,滚烫的泪珠就这样滑落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