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386.第386章 386 近乡情怯

    深峡蜿蜒在峭壁之间,浓密的松林沿着落基山脉一路往北,错综复杂的石灰岩洞隐藏在那连绵的山涧里,地热谷里间歇喷出的热泉水萦绕着袅袅水蒸气在山林之间氤氲,时而可以听到蒸汽所发出的怪声在山谷里奏响悠远的回音,野牛和棕熊在山脉的碎石路上漫步,湖水、冰河、森林和雪原在视线里将天地的宽广勾勒得恢弘不已。

    在这片苍莽的大地之上,汽车轮子骨碌碌不断往前行驶的声音都显得如此寂寥,往车窗外看到的每一个角落,都美好得像是一幅明信片,那无止境的辽阔让人们看起来就像是一粒尘埃,如此微不足道,彷佛随时都可能会消散在迎面而来的风中一般。

    进入怀俄明州之后,雨果的心跳就开始失去了原有的节奏,他可以清晰感觉到这片土地就是自己的家乡,这种感觉很是奇妙,因为这是陈雨果第一次来到寇特地狱(Colters。Hell),可是来自血液沸腾的那种呼唤、忐忑、焦躁、平静,错杂得让人口干舌燥、不知所措。雨果不确定这是来自身体的本能,还是自己和兰开斯特记忆完成大部分融合之后灵魂的反应,雨果觉得应该是后者。

    因为即使雨果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片土地,但视线之内的景色却是如此熟悉而真实,他甚至可以在脑海里描绘出自己小时候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和长筒皮靴的小牛仔模样,那一顶棕色的牛仔帽就好像是宝贝一般被自己拿在手里。

    忽然之间,雨果就有些害怕,害怕见到亚当-兰开斯特,不是害怕两父子又再次争吵,而是害怕被亚当识破了自己,如果亚当知道这具皮囊里面的灵魂已经不是他的孩子了,那将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打击;同时,雨果还可以感受到来自灵魂里的排斥和犹豫,他知道,兰开斯特还是在拒绝回到家乡,拒绝和父亲有进一步的接触。

    那种恐惧和错杂在舌尖绽放开来,苦涩和担忧将脑海里的所有思绪都打乱了。有那么一瞬间,雨果想要落荒而逃,他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片土地,其实他有这个机会,因为荣耀至死的队友们都不知道雨果的家庭,自然也就不知道这就是雨果的家乡,而雨果也没有提起他要回家探望父亲的盘算,所以,他完全可以和乐队继续踏上前往丹佛的旅程。

    可是,雨果强迫自己留了下来,他知道,逃避不可能解决问题,他没有办法逃避一辈子。

    荣耀至死在盐湖城待了三天之后,驱车前往了夏延,而后又在夏延驻留了两天,这座属于牛仔的城市对于街头表演并不那么热衷,但是居民们的淳朴和善良还是让乐队的表演有了一些生气,表演过程中总是有那么十几二十人停留下脚步,为乐队送上掌声,这种情况可是有了巨大的改变。

    就在乐队准备离开夏延之前,雨果终于下定了决心,“伙计们,我们下午再出发,可以吗?我家就在这附近,我需要回家一趟。”

    雨果的话语让乐队成员都十分意外,“你为什么不早说,我们可以一起去啊?”佩德罗个性最直白,想当然就说到。雨果想要回家,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根本不需要征求乐队的同意,相反,他们都十分愿意与雨果一起踏上回家的征程。

    但尼尔、福金和阿方索三个人都察觉到了雨果话语里的艰涩,雨果一直到离开夏延的前一刻才说要回家看看,之前都没有透露任何口风,这就说明了雨果不想让乐队成员知道,这是他的个人隐私。不过,雨果没有说谎,他完全可以找一个其他借口——比如说看望朋友之类的,但他还是实话实说,这就说明他是愿意相信乐队成员的,只是家庭……家庭这个话题太过敏感,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难言之隐。

    尼尔的反应还是最快,“佩佩,你昨天不是还嚷嚷着想要去观看牛仔竞技吗?刚好,今天雨果去办事,我们去看比赛,这样就不会影响我们行程了。”尼尔其实已经注意到了雨果过去几天时间里情绪越来越焦躁,一开始尼尔还以为雨果是在担心乐队表演始终没有吸引更多观众的缘故,但现在看来,显然另有答案。

    “你尽管回去吧,我们就在这里等你汇合,然后再出发。”福金简单地说到,他由于就住在雨果楼上,所以或多或少还是听说到一些只言片语,不过福金没有做出自我推测的打算,那都是雨果的家事,而他并不八卦也不好奇。

    阿方索悄悄在身后拉了佩德罗一把,他看到佩德罗一脸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尼尔和福金,显然对于他们如此客套的说法并不太理解,结果被阿方索拉了一把之后,他虽然疑惑更多了,但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看着队友们这谨慎的模样,雨果反而是被逗乐了,他轻笑了一声,“没有什么,只是我十四岁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和我父亲见过面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好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回去。有机会的话,下次再待你们去看看,至少先确保我不会迷路。”

    雨果的解释让佩德罗顿时一脸尴尬,然后佩德罗就大大方方地说了一句“抱歉”,雨果自然是不介意,“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你没有眼力价,这事我们都很了解了。”这一句话,顿时让尼尔和阿方索都轻笑了起来,佩德罗更是一脸郁闷。

    有了队友的这个小插曲,雨果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可是坐上出租车之后,那种紧张的情绪顿时又再次袭上心头。

    蓝切斯距离夏延并不远,八英里左右的路程,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十五分钟就可以到达。雨果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景色,那些山那些树那些云,似乎十几年都没有变化一般。

    说来真的很有趣,陈雨果和兰开斯特似乎冥冥之中有着太多太多的相似,陈雨果是十五岁离开了家,而兰开斯特则是十四岁,然后十五岁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小餐馆”,两个人都前后十年时间没有回家了。此时,是兰开斯特踏上归途,又何尝不是陈雨果踏上归途呢?

    雨果不由自主想着,如果这是自己回家的巴士,那窗外的山丘和树林又是否有所改变了呢?家乡的泥土路是否铺好了?县里的建筑又是否有所改变了呢?十年,多么漫长的一段时间,能够改变的事情太多,甚至说是沧海桑田也不为过,而自己的人生到现在才进入第二十六个年头而已,这一条回家的路,是如此静谧,却又是如此喧闹。

    道路沿着那宽敞的牧场一路往北走,牧场里正在散步的牛羊懒洋洋地晒着阳光,这应该是切斯家的牧场,果然,经过牧场大门口时,那个硕大的“切斯家”牌子虽然已经不是记忆中那块黑色的木头但依旧是熟悉的字样。

    在进入镇子之前,雨果就下了出租车,站在这个典型的西部村庄门口,贪婪地打量着四面八方的景色,但脚步却是停在了原地,就连一步都迈不开来。不是他不认得路,而是他想看清楚这个地方。

    其实镇子的变化比想象中要少了许多,雨果根据脑海里那模糊的记忆寻找着熟悉的建筑,那被风雨拍打得褪色的警。察局依旧伫立在镇子的入口处,唯一一辆警车就停靠在门口,只是警长应该不是雨果记忆中的杰克-泰勒(Jake。Taylor)了。

    警。察局对面的空地却多了一座加油站,这是雨果记忆里所没有的,而再过去的那一排空地也多了几间平房,看起来像是商店的模样,斜对面那间披萨店居然变成了旅馆,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改造的。

    虽然增加了一些房子,但其实整条街道并没有太大的改变,雨果甚至可以勾勒住自己在街道上奔跑的画面。一切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嘿,年轻人,我可以帮你吗?”一个声音从加油站那里传了过来,雨果转头看了过去,加油站里有三个人聚集在一起,格子衬衫、牛仔裤和皮靴的一致打扮有着浓郁的牛仔风格,他们把视线投了过来,低声讨论着。对于这样一个安静的小镇来说,有外人来访并不是经常发生的事,不过他们既然新建了加油站和商店,就说明还是增加了一些过路的旅客。

    走出来的那个人挺着一个啤酒肚,穿着一身警探的制服,手里拿着自己的帽子,然后一边走着一边把帽子戴了起来,“欢迎来到蓝切斯镇,你是路过还是打算在这里停留?”

    “这个镇子有什么值得停留的吗?”雨果开口询问到,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在脑海里似乎有些印象,因为这就是一个巴掌大的镇子,几乎每个人都应该或多或少认识一些,但他实在是想不起对方的名字了,习惯性迷糊。

    “当然,我们这里有安排牧场的体验活动,你刚才进来的时候,应该看到切斯家的牧场了吧,那里你可以体验一下牛仔的生活。还有,你要去登山的话,也可以在这里住宿,这里可比夏延的费用低廉了许多。”警探热情地介绍着,“对,忘了自我介绍,我是镇子的警探,杰克-泰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